【福爾摩斯家族III】

華生的獨立探案(下)

作者:布瑞塔妮‧卡瓦拉羅(美國) 譯者:蘇雅薇

約翰·華生(左)與福爾摩斯,西德尼·佩吉特繪畫。(公有領域)

  人氣: 111
【字號】    
   標籤: tags: , , ,

續前文

第二章 夏洛特

五歲的時候,我說服自己相信我會通靈。

這個推論並不誇張。爸爸總說凡事要以事實為基礎,而所有的事實都符合。整整一星期,我都夢到要去倫敦。這些夢也是基於事實,我的姑姑阿拉敏塔要去倫敦處理一些財務問題,她提議帶哥哥和我一起去,辦完事後帶我們去國家歷史博物館看恐龍展覽。

麥羅愛死劍龍了。

在我的夢中,我們下了火車,來到煙霧瀰漫的車站。姑姑給我們各買一個椒鹽蝴蝶餅。我們必須在大理石裝潢的大廳等很久。麥羅拉了我的捲髮,雖然我不曾燙捲頭髮,花那麼多時間打扮太不實際了。他把我鬧哭了——這也奇怪,我從來不哭——最後我們沒有去博物館。

等那天實際來到,一切發展都跟夢境一樣。出門前,媽媽把我的濕頭髮捲成髮髻,等我在車廂中拆掉髮圈,頭髮已經乾了,變成一團亂的捲髮。姑姑在車站的攤子買椒鹽蝴蝶餅給我們。抵達銀行後,姑姑進到霧面玻璃的辦公室處理事情,我們必須在大理石裝潢的大廳等她,等了非常久。

我忍不住扭來扭去,由於我們不該坐立不安,麥羅伸手拉了我的一綹頭髮。我很痛,但沒有叫出聲。我們不能發出聲音,什麼都不能做,只能注意周遭的一切,記下來以備不時之需。我們在大廳等了四小時,我非常想上廁所。我很怕會尿褲子,而且無法想像要是尿了會遭到什麼懲罰。

想到這兒,我不禁哭了起來。自從我有記憶以來,從未在公眾場合哭過。麥羅又伸手扯我的頭髮,當作警告——麥羅十二歲,年紀夠大,想避免我承受自己行為的後果,卻又不夠大,無法用理性的方式表達——這時阿拉敏塔姑姑從辦公室出來,正好目睹我哭哭啼啼,麥羅不斷戳我。

她用冰水般的聲音說:「孩子呀。」

聽到這句話,我再也忍不住了。

我們沒有去博物館,而是搭了下一班火車回家。

幾小時後,上床睡覺前,我敲敲爸爸的書房門,打算為我的行為簡單道歉,然後跟他說,我推論我會通靈。我心想,他一定會很驕傲。

爸爸聽我說明我的理論。他沒有笑,但他本來就很少笑。

「妳的邏輯有問題。」我說完後,他說:

「小洛,相互關係不等於因果關係。妳媽媽早上七點幫妳洗澡,阿拉敏塔七點半就要來接妳,媽媽當然沒時間幫妳綁頭髮,這時候她都會把妳的頭髮挽起來。妳知道車站有賣椒鹽蝴蝶餅的攤子,也知道可以要求阿拉敏塔買點心給妳吃。妳知道你們要在銀行等她,也許要等很久,沒時間特別繞去博物館。妳的舉動確保你們去不成了。」

「可是我的夢……」

「無法預測未來,妳也知道。」

他盤著雙手,朝我皺眉。

「只有清醒的人腦能推論未來。至於廁所那件事,我相信妳不會再犯了。」

我將雙手背在背後,免得他看到我扭來扭去。

「姑姑要我們等她。」

「沒錯。」

他眼睛上的肌肉一跳。

「妳只需要遵守合理的規則。合理的做法是站起來,詢問最近的廁所在哪裡,上完後回到位子上。把現場弄得一團亂,要別人幫忙清理,這樣才不合理。」

我覺得很有道理。

「好的,爸爸。」

「妳該上床睡覺了。」

他的眉頭稍微鬆開。

「明天早上八點狄馬西黎耶教授會來,跟妳檢討等式作業。從妳的指甲判斷,我想妳還沒寫完功課。來,跟我說我怎麼知道。」

我稍微站直身體,聽話回答他。

只需要遵守合理的規則。

這項原則有個問題,因為經過審慎檢視後,其實很少規則是合理的。

舉例來說:法律禁止強行將人鎖在櫃子裡。整體來看,法律感覺有道理——侵犯對方自主權,可能破壞衣櫥——然而我至少能舉出七個合理的理由,解釋我取得需要的資訊前,為何要把這個小流氓鎖起來。

他其實不算流氓,年紀也不小。他是護照辦事處的員工,現在是下班時間,我們在他辦公室。護照辦事處員工:這個稱謂一點也沒用,無法形容他發紅的臉,他的紐澤西腔調,還有我多麼容易就在週日晚上堵住他,提出我的要求。

有時候語言終究無法滿足我們的需求。稱他為我的目標應該最貼切了。

他威脅道:「我會報警。」

他威脅我太多次,聲音都啞了。

我告訴他:「你的決定真有趣。」

我說的沒錯。

我背抵著櫃子門坐著,檢查靴子鞋尖一道討厭的擦痕。想把痕跡擦掉,我又得去買貂油。雖然貂很兇猛,卻也長得小巧可愛,看來很脆弱。

(我意識到我很偽善──我的鞋子是皮做的,皮來自牛身上,牛不應該因為沒那麼可愛就遭到懲罰,可惜事實就是如此。這世界冷酷不近人情,我還是繼續穿我的翼紋靴子。)

他又開口了。

「有趣?」

「很有趣啊,因為你得跟倫敦警局解釋我在你辦公室找到的這堆偽造文件。」

我從口袋掏出一張影本當範例(歐盟護照,二○一八年到期,姓名是崔西·波尼茨),摺起來從櫃子門下滑進去。

我聽到他攤開紙張。

「蠢女孩,這不是假護照……」

「這本護照的正本沒有無線射頻辨識晶片,沒通過紫外線測試,浮水印和微壓紋連基本的手電筒分析都騙不過……」

「妳到底是誰?」

我聽不見他用手去擦汗水淋漓的臉,但我知道他肯定擦了。

不相干的問題。

「我要你替魯西安·莫里亞提偽造的所有文件。」

「我沒有這個名字的文……」

「他當然不會用本名,我知道你很熟悉他的假名。他經常飛來美國,每次不管花多少錢,總是在華府這兒的杜勒斯機場降落。我追蹤了他過去六個月搭的航班,你認為他為什麼只在星期三抵達?」

一片靜默。

「這麼說好了。你的情婦星期三晚上輪班多久了? 她是海關人員,真方便呢!就算護照沒有晶片,她的無線射頻辨識機永遠都掃得到,真方便呢!」

一片靜默,接著傳來拳頭捶門的聲音。

這時我已檢查完靴子。那道擦痕其實很好處理,等我不再穿得這麼類似自己(黑色衣服,金色假髮),轉而裝扮成天差地遠的樣子,宛如自己的衛星(例如海莉,完全為男性眼光設計的尤物),我就會把靴子送去擦亮。今晚我幾乎維持本色,純粹因為櫃子裡的男人看過我手邊所有的造型,而且我希望今晚來他的辦公室要低調些。

我岔題了。如我所說,我的鞋子沒問題,於是我拿起鐵錘。

「我告訴你接下來五分鐘會怎麼樣。」

我拋起鐵錘,沉重的鐵塊在傍晚夜色下看似黑色。華生會注意這種細節,想到這兒,我聽到自己的聲音強硬起來。

「要不你把魯西安·莫里亞提的別名全都交出來,也交出相對應的護照,要不我就回到你家,闖進你兒子臥房,我會確保他睡著了,再用鐵錘敲爛他的喉嚨。」

爸爸教我要等一秒再強調。於是我等了一秒,然後下最後通牒——我拿鐵錘飛速敲向櫃子的門。

裡頭的男子驚叫一聲。

「你還沒從可悲的小洞爬出來,我就可以闖進你家又走了。或者我們可以跳過這整段累人的過程,你把我要的資訊給我就好。基於你現在精神受創,我給你三十秒考慮我的提案。」

「妳是潔娜。」

他疑惑地說:「妳是丹尼的女朋友,他在遛狗公園碰到妳……」

我來不及阻止自己,就用潔娜「拜託拜託喜歡我」的聲音開口。

「哇,B先生,你的梗犬好可愛,她叫什麼名字?我一直想養狗,但爸媽從來不准。有這麼愛她的家人,她真的好幸福! 你看她的小尾巴!」

他好一陣子沒回答,害我一度擔心可能害他中風了。然後我認出門縫下傳來的細碎聲響——他在哭。

我低頭看向手中的鐵錘。

最近我終於接受我可以很殘忍。

從過去幾年的紀錄來看(再次感謝華生),這個新發現或許很滑稽。即使在表現最好的時候,我也不是優等生,但我從來沒想通為什麼。

我就是我——把自己塑造成雕像的女孩。我向來認為應該尋找他人身上的裂痕和缺陷,記錄下來,詳加利用,並抹平自己的缺陷,直到我像大理石一樣發亮。我必須對一切無動於衷。我不斷告訴自己我做到了,連我都信了。可惜隨後就發生了一連串的爆炸性事件。在城市裡當莊嚴的大理石廊柱很好,但是當城市陷入火海,你碎成一片一片,可就不太好了。

感覺城市已經燃燒了好久。◇(節錄完)

——節錄自《華生的獨立探案》/ 臉譜出版公司

(〈文苑〉登文)

華生的獨立探案》書封/ 臉譜出版公司提供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這一次,當我又站起來往前走時,我不再吝於承認:事實是,無論如何,我媽都是個非常、非常、非常棒的母親。從小到大,我一直都很清楚這一點。她快死的時候我知道,現在我還是知道。我有一些朋友的母親——不論多麼長壽——永遠都不能夠給他們像媽給我的那樣毫無保留的愛。
  • 對緹娜,他一直是傾其所有,將天堂送到她眼前:為她買下漢堡高級住宅區哈佛斯特胡德依諾仙蒂安公園旁的高級別墅,並依她的意思整修裝潢,裡頭甚至有一間完全屬於她的套房,包括衛浴及更衣室!讓她能夠毫無後顧之憂,瀟灑地跟廣告公司美術設計的工作說掰掰,隨心所欲地過自己愛過的日子。
  • 我的感官變得靈活無比,對咖啡的味道、高大青草的顏色、遊樂場裡孩子們的交頭接耳聲都無比敏銳。我覺得無憂無慮,但又跟無憂無慮剛好相反。
  • 「因為這些信向來都寄送到這棟大樓的這一層樓,現在你把它租下來了。而且你知道的,租約中特別載明,這屋址的使用者必須負責回這些信。」
  • 一隻玩具鵝唸出的童謠、 一張會演奏生日快樂歌的卡片, 是來自臺灣的劉老先生留下的僅有的線索…… 在福爾摩斯故居開業的律師——雷基 再次因為事務所地址而平白捲入罪案! 他該如何找出兩起命案與一樁綁架案之間的關聯……?
  • 我在友人的小屋,走到船塢盡頭,縮起腳趾。那是二〇〇七年的初夏,水和天空一樣灰灰冷冷。我打算跳入水中,睪丸拚命往骨盆縮。咿,冷得發抖。 手機在我皺巴巴的衣服旁響起。我彎腰接電話,心想會是很長的一通電話。 是多倫多大學急診部主任: 「詹姆士,是我,邁克。歡迎從蘇丹回來。我聽說有一份工作是前往衣索比亞。」 說不、說不、說不,我在腦海中重複道,接下來又想到,就在蘇丹旁。 風越來越強。
  • 長年為貝格街的福爾摩斯故居處理來信的熱心律師雷基,終於要與名演員女友蘿拉訂婚了!他們計劃前往蘿拉的家族位於鄉間的古城堡舉行典禮,卻在出發前得知,曾經綁架蘿拉、自認是莫里亞提教授後代的瘋狂女子——妲拉,再度現身。而且又一次犯下命案、逃逸無蹤。
  • 如果夏洛克‧福爾摩斯、華生醫師、莫里亞提教授都是真實的歷史人物,他們活在現代的子孫繼承的顯赫名號,是一份充滿傳奇卻也無比危險的遺產……
  • 他們放棄過去的傳統住家,打破租金和房貸的枷鎖,搬進旅行車、露營車和拖車式活動房屋,追逐美好的天氣,四處旅行,靠旺季時的臨時打工來確保油箱的滿載。
  • 奧古斯特‧莫里亞提對外捏造自己的死訊、躲在夏洛特‧福爾摩斯哥哥麥羅的國防科技公司裡。他不計前嫌,答應協助夏洛特和詹米‧華生找出夏洛特叔叔林德‧福爾摩斯的下落。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