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丹:談「大疫之下的基本權利」多可悲

人氣 345

【大紀元2020年02月25日訊】自新冠肺炎爆發已一月有餘,在中國,除了以「政治第一」為己任的官員、醫療專家頻頻露面、發聲之外,人們甚少聽到來自民間的真實消息。尤其是在公共領域同樣具有代表性和權威性的群體——知識分子也比任何時候都顯得沉默、安靜。

不久前,牆內一家媒體的網站上突然冒出了這樣的標題——「北大教授沈巋:大疫之下善待每一個人的基本權利」。這位教授大概想要呼籲,在如今這個非常時期,請善待人民,不要剝奪他們的基本權利。這話雖然懇切、實在,但卻少了最重要的成分——主語。他並未直言指出,到底是誰該善待人民、不該剝奪其權利。

這位教授在文章開篇艱澀的寫道,「為了公眾健康安全而採取的防控措施,還是需要以科學、理性為基礎,不能盲目、無知地任意或過度侵犯公民的基本權利」。到底誰需要?誰不能?還是沒有主語!

終於,在談及「生存權」時,該教授指出,「政府也應盡力保證每個公民的基本生活所需」;在談及「人格尊嚴」時,他又指出,「在抗擊疫情的過程中,政府以及我們每一個人都應該把人之為人的尊嚴放在首要位置」;在談及「人身自由」時,他還指出,「凡《傳染病防治法》未予明確規定的可以限制人身自由的情形,任何國家機關和其他組織都不能擅自做主」;在論及「財產權」時,他又指出,「政府實施徵用、徵收必須遵循一個基本原則,即不得應急徵用或徵收任何單位和個人正在或即將用於疫情防控的、不可或缺的物資」。

不難看出,從該教授文章中拎出的這些關鍵句式的主語都直指「政府」。也就是說,在此次疫情爆發之時,中共上至中央、下至地方政府,都曾實施過「侵犯公民的基本權利」的違法行為,並且是「任意或過度」的,似乎就未把旨在保護公民權利的憲法放在眼裡。

首先,「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這話在中國流傳、並上演了數千年。在中國古代,「天子犯法」決不是僅由一個士大夫寫篇文章就能解決的。而現在的中共是數罪並犯,為何卻只有一個名不見經傳的知識分子出來列舉幾項《憲法》條款,就再也不見下文了?!難道中共官僚們沒讀過《憲法》?還需要一個教授來提醒?2018年習近平繼任時,不是還「手撫憲法莊嚴宣誓」嗎?

其次,什麼叫「大疫之下」善待每一個人?《憲法》只規定了「大疫之下」的公民權利嗎?沈教授悉數的這些權利,請問,在大疫來臨之前,中國人又何曾擁有過?侵犯了幾十年公民權利的中共為何會在公民遭受厄運時,仍然毫無顧忌、一以貫之;不就是因為中共的邪惡本質難改,又或者「不把人當人」的本性使然嗎?

在談到最重要的「生存權」時,連沈教授也發現了,「無數輕症、重症患者得不到及時隔離治療,無數密切接觸者被感染」;「他們的生存權受到了極大的傷害」。但這種「極大的傷害」決不能僅僅歸咎於「醫療資源的緊張」。況且,直到現在,一線的醫療資源仍然緊張、匱乏。由於政府管理、調度不力,已導致越來越多的醫護人員染病、甚至死亡。我們是否要讓政府給出交代,該如何保障醫生的生存權?

沈教授還說,「新冠病毒疫情防控與基本權利保障的議題,絕不只限於以上這些,言論自由、知情權、勞動權等,也是需要認真探討的」。既然是需要認真探討的權利,為何沈教授卻在文中一筆帶過,甚至一句都不談?

此外,中國老百姓要是連知情權都沒有,請問沈教授又是如何得知,「在政府和各方的努力之下,……病毒感染者都已基本得到收治」、「患者生存危機和人道主義危機確實已有緩解」了呢?中國老百姓要是連言論自由都沒有,沈教授又是如何得知,您所依據的「新聞報道」不是政府編造的謊言呢?政府若連公民的知情權都給剝奪了,其目的不就是為了瞞天過海、撒謊行騙嗎?

一個政府騎在人民的頭上作威作福了幾十年,到如今災難降臨,卻依然在用謊言與暴力防災、治國。對於這種豺狼、禽獸般的政府,竟然還有「東郭先生」對其好言相勸,實在是莫大的悲哀和諷刺!難怪這位教授的發聲會如此言不由衷、漏洞百出、前言不搭後語,因為他也是被無良政府剝奪了一切自由的中國P民之一。

能看到一隅真相的李文亮醫生,只是因為在家族群裡提了個醒,就受到了警察的訓誡;那麼這位一直扎在故紙堆裡,不知民生為何物的教授僅在牆內發個文章,就能向政府諫諍成功?恐怕也只不過是幫中共完成了「小罵大幫忙」的政治任務之後,就繼續回家當他的「犬儒」去罷了。

責任編輯:莆山

相關新聞
美通過香港人權法案 作家:最基本人權保護
美參院推出決議 紀念「吹哨人」李文亮
方毅:豈止李文亮?千百萬被封殺的吹哨人——
李靖宇:極權政府容不下普通醫師李文亮
最熱視頻
【重播】點評:川普為何要連線賓州聽證會
【思想領袖】愛潑斯坦:科技巨頭操縱選舉
【遠見快評】六個州激戰 川普都有哪些高招?
【拍案驚奇】共和黨浪潮 川普曾預言國會取勝
【新聞看點】習賀拜登何意?川普聯軍五線反攻
【有冇搞錯】數字極權主義侵襲 最後的自由之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