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領袖】美政府應在大學保障言論自由

人氣 1004

【大紀元2020年04月06日訊】(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楊傑凱(Jan Jekielek)採訪報導/柏川編譯)在「美國轉折點」(Turning Point USA)機構舉辦的「2019學生行動峰會」(2019 Student Action Summit)上,我們採訪到了《人類事件》媒體(Human Events)的主編威爾·張伯倫(Will Chamberlain),並與他一起探討他的出版物背後的願景,以及他為何認為政府或許可以介入並減少大學校園裡的對保守黨的審查。

威爾·張伯倫,歡迎您接受《美國思想領袖》節目的採訪。

張伯倫:沒問題,來這裡太棒了。

楊傑凱好吧,我想,5個月左右以前,你作為《人類事件》媒體的主編,成了這份媒體的掌舵人。

張伯倫:不敢當,這是個很棒的經歷。

楊傑凱給我們講講,你要做的是什麽?編輯的願景是什麽?

張伯倫:我們致力於做非常高端的評論、從一種親川普的國家主義者(Nationalist,又譯:民族主義者)的角度、從保守黨的觀點來寫評論。我覺得很少人這樣做。有一些地方(是這樣),我很喜歡,比如克萊爾蒙特研究所(Claremont Institute)的《美國思想》(The American Mind)。

真正堅持國家主義

但是總的來説,像那些老的校園雜誌,比如《國家觀察》(National Review),他們並沒有真正堅持從國家主義者(nationalist)的角度來評論。而我們是致力於此、並真的從我們這方面來提升專業水平。

楊傑凱:就是與那個「全球主義者」(Globalist)常常一起提到的「國家主義者」?

張伯倫:是的,我是這樣理解的,或者說帝國主義者(imperialist),你想怎麼看都行。但是,我們不把其理解為新保守主義者(neoconservative)或孤立主義者(isolationist)。對吧。新保守主義者想要四處發動顛覆政權的戰鬥,我們很反對。

簡而言之,我們會嚴謹地討論美國怎樣對待墨西哥、怎樣嚴肅地應對那裡的危機,以及這從國家安全角度對我們產生什麽影響。

類似地,我們也會探討如何應對中共,這個我們自己的強大力量所面對的正在變強的勢力。我們認為,利用外交政策來應對中國和墨西哥,這非常符合美國的國家利益,這也是一個國家主義者計劃中的一部分。

楊傑凱:所以非常有意思的是,我覺得,人們很主張、或認為,國家主義某種角度來説,等同於孤立主義。我知道他們不是一個東西。在我的認識中他們有點混雜,是這樣嗎?

張伯倫:新保守主義者經常這樣去解釋,以期為(自己的)干預辯護。這不是真的。(頗有影響力的以色列知識分子)約蘭·哈扎尼(Yoram Hazony)寫過一本真正偉大的書《國家主義的美德》(The Virtue of Nationlism)。

「國家主義者想確保美國不被中共價值觀主宰」

在書中他談到,國家主義者會尋求各自民族國家組成的全球秩序,但同時也關注自己國家的利益。所以,很明顯,國家主義者會想確保美國不被中國(中共)的價值觀主宰。

同樣地,從另一個角度來講,國家主義者也認為顛覆政權的戰爭是不好的。當然這並不意味著每個外交政策項目的正確答案都應當是停止干預或後撤——我們不是這樣看待世界形勢的。

楊傑凱:有意思。你說的中國價值觀,指的是不是中國共產黨(的價值觀)?

張伯倫:沒錯,(指的)是中國共產黨。很明顯,中共的價值觀絲毫不尊重言論自由。中共有巨大的網絡防火墻,這跟美國人的世界觀完全不同。説到基本人權,中共對待自己的穆斯林和新疆人的方式,是完全被美國人所厭惡的。

我們就是否可以限制某些阿拉伯國家的移民的問題進行了廣泛的討論,因為這些國家在審查(出入境)人員方面存在問題。而中共是把(穆斯林)國民直接關進集中營裡去進行「再教育」。中共的廣義上的價值觀,跟美國右派和左派們的那些爭論,有著很大的差異。

「大學系統已不再特別保護言論自由」

楊傑凱:確實,很明顯,我們《大紀元時報》也很敏銳地察覺到此類事情。所以,關於言論自由,我知道事實上你有很多想法,關於大學校園內部及以外的言論自由等問題。這塊兒正在發生這些鬥爭。

張伯倫:是的,我的意思是,很明顯,大學系統已經不再對言論自由有特別的保護了。我是説,如果是公立大學,我們可以走上法庭,迫使他們(保護言論自由),因為《第一修正案》管著他們呢,讓他們給人們一個説話的地方。

但是,普遍來講,他們沒有提倡任何自由言論的文化,也沒有在大學裡保護思想多元化的保守主義。我有一個大項目,就是讓保守派運動更強勢地去針對大學校園,並且想用政府力量去對他們施加壓力,從而讓他們(這些大學校園)不再是馬克思主義的製造工廠。

所以我搞了個誇張點的行動,叫做「抓牢(教育)捐贈」(Seize the Endowments),這意思就是,如果大學們不再為我們(國家)的利益行事,還讓孩子們背上數十萬美元的(學費)債務,而且生活狀況並沒有明顯好轉,那還不如用他們的這些捐助來償還那些受騙的孩子們的學費貸款。

楊傑凱:是不是這些促使你萌發了自由主義思想?

張伯倫:是的。這裡有個憲法問題,未經正當程序就沒收私人財產,這是觸犯憲法《第五修正案》的。但是同時,我認為對大學系統保持一種立場和態度很重要,就像民主黨人對待煤炭公司一樣(註:前民主黨總統奧巴馬時代的燃煤發電限制),也許保守主義者也應該同樣對待大學,也許應該這樣,之後我們也會就此再討價。

「大學就是馬克思主義製造工廠」

楊傑凱:我覺得這種説法有點極端,你說的是(大學就是)馬克思主義的製造工廠?

張伯倫:是的,而我覺的這麽説很準確。另外一點就是,數十年來,保守黨為了大學校園裡的言論自由而奮鬥,特別是近十年來,做的很困難。大量的機構在為此努力,還訴訟到了法庭,做了大量可圈可點的工作。但是情況卻越來越糟,形勢並未好轉。對於保守派的學生來說,大學裡的校園文化變得越來越糟糕。

在大學校園裡做一個保守派越來越困難了。可是,你知道,這個國家的一半都是保守派,保守人士也在資助這些機構。這(種情況)得改改了,他們應該對保守人士更友好一些。我覺得,也許他們需要暫停聘用任何投票給民主黨的教授們以便能夠糾正這種不平衡?

楊傑凱:很有意思。你是在建議採用平權行動的理念,並應用在保守派人士身上。

張伯倫:是的。我一直不諱言採用自由派的思想和進步派的理念(註:反對任何形式的歧視),這可能是進步派不喜歡的方式。關於社交媒體,我認為應該自由使用,那是公民權。我的理念是,即使是私人公司都不應該限制你,如使用「臉書」(Facebook)和「推特」(Twitter),或其它大型社交媒體平台,因為那是你表達自己的權利的組成部分。

至於學校,我非常希望應用公民權利的法案、以及平權行動的理念,告訴他們,我們會用政府權力來使你對保守派更友好一些,否則就限制你吸納學生的能力,如果你繼續這樣蔑視地對待保守派的話。

楊傑凱:這問題很有意思,關於這些巨型社交平台,比如「臉書」(Facebook),比如「推特」(Twitter),那裡已經成為了「公開廣場」,但他們仍然是私人(公司)領域。

張伯倫:是的!我覺得一個老式的自由派保守黨人可能會說,哦,他們自己的私人公司,愛幹什麽就幹什麽,喜歡禁止保守派的言論就禁止,願意妨礙保守派贏得大選也可以,這好像是一種自我摧毀的理念。

「應該有意識地使用政府權力」

對我來説,我不相信保守派自我摧毀的理念。我覺得我們應該有意識地使用政府權力,無論是對大學還是對社交媒體公司,來確保他們不再那麽的……,如果他們仍然那麼敵視保守派運動,我們(保守人士)應該有意識地藉助政府權力來威脅他們的利益。

楊傑凱:這太有意思了,你描述的這種理念,是否就是《人類事件》的社論方向?

張伯倫:是的。(對此)最好的詮釋,就是我們做的一篇文章,叫做《反對和平時期保守主義》(Against Peace Time Conservatism),這個(題目)來自電影《教父》中的「和平時期顧問」概念。

如果你是影迷,你就知道他們為什麽要拋棄(家族律師)湯姆·海根(Tom Hagen,註:二代代教父解除了原軍師海根的權力,因其作風不適合非和平時期)。但是這個概念是,在2019年這樣的一個環境裡,左派們不把保守主義看作是合法的政治觀點,他們的最終目的是如何有效地消滅保守主義。這不是一個和平時期的環境。

因此,我認為我們應該讓保守黨老練和務實起來,並且使用政府權力來贏得這場文化鬥爭,即使這與自由主義原則相矛盾。

楊傑凱:請給我簡單講講為什麽是文化鬥爭?

「當因政治信念被解僱 你處在文化鬥爭中」

張伯倫:這是一個發人深省的問題。它始於意識形態的鬥爭。意識形態鬥爭在學術界、媒體界、社交媒體和各種政治中都很普遍。從你在工作場所被對待的方式,你在大學校園裡被對待的方式,你在互聯網上作為保守派被對待的方式都體現了這一點,幾乎跟政治是怎樣滲透進個人日常生活是一樣的。

當你因為政治信念,在工作中被解僱、或者在大學校園裡受到羞辱時,你就知道你其實是處於一場文化鬥爭中。從這些就可以歸納出來。

楊傑凱:你是通過歸納來定義它的?

張伯倫:是的,對於文化鬥爭,我沒有提前擬好的定義。但是就像最高法院關於色情的論述一樣,只要你看到,你就知道。所以,當你遭遇被辭退或類似其它什麽事時,你就知道你其實是處於一場文化鬥爭了。

楊傑凱:你剛剛在線下時跟我講,起初你是個比較新的保守派?

張伯倫:是的,我才剛入門。我是2013、2014年才開始接受保守主義的。在那之前,我把自己歸為自由派。但是我覺得,當身涉一些問題時最終會有所改觀。在右翼面臨的更廣泛的許多重大問題上,自由派的解決方案都缺乏說服力。我的意思是,你知道,自由主義者反對社會主義,但在很多情況下都支持開放邊界。如果有了開放的邊界,就不會有社會主義,這是很明顯的。

楊傑凱:如果你有了開放的邊界?

「高福利政策 會走向社會主義」

張伯倫:對不起説錯了,如果你有了開放的邊界,就會導致社會主義。

楊傑凱:好的,我懂了。但是為什麽?這可是個影響很廣的聲明,對吧?

張伯倫:我是説,那些低技能工人的移民群體,他們的境況不是很好,他們會更容易受到高福利政策的吸引,而這就不可避免地會走向社會主義。要很小心地對待移民政策,這是避免社會主義所必須的,因為我們生活在一個民主制度中。

楊傑凱:真精采。那麽,《人類事件》下一步要怎麽發展?

張伯倫:當下首要的事情,就是要持續地推出更多的高質量內容。我們的進展良好。我是媒體方面的新手,我以前學的是律師。我(2019年)7月底只接手了社論部分的工作。對所有這些不同的事情來說,我都是新手,而且正在熟悉如何運營媒體生意。

但是我們一方面致力於在社交媒體上推出真正的高質量內容,另一方面,也是我們項目中的一部分,就是使用「推特」或「臉書」等社交媒體,不僅推出我們的文章,還要與有影響力的人們一起工作,推廣我們的理念,從而擴大我們理念的影響。

楊傑凱:哇,非常感謝。很高興能跟你談話。

張伯倫:謝謝你。#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思想領袖】谷歌臉書如何操縱大眾觀點
【思想領袖】美教育部長:如何修復教育系統
【思想領袖】假新聞與主流媒體雙重標準
【思想領袖】梁家傑:170萬選票震撼 北京錯了
最熱視頻
【直播】白宮簡報會:抗議持續 暴力緩解
【珍言真語】從六四倖存 林洋鋐為反送中辯護
【有冇搞錯】網傳李克強檢討信 習李之爭表面化
【胡乃文開講】牙不好原因在腎?中醫2招保養 牙齒不鬆動
【新聞看點】美警港警六大不同 中共趁亂大外宣
【思想領袖】中共屢用藥品短缺威脅美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