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看點】肺炎攻進中南海?高層傳秘訂出逃計劃

人氣 12545

【大紀元2020年02月26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繼習近平前天承認,中共遇到了篡政以來「最嚴重的公共衛生危機」之後,中共極權政府昨天(2月24日)正式宣布了一個重大決定,推遲召開兩會。舉國大疫之下,中共認慫了,多方消息傳聞,中共病毒(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簡稱武漢肺炎)已經攻入了中南海,一名中共正部級官員正在隔離治療。

美國情報界注意到,新冠肺炎的快速蔓延,使北京內部的擔憂越來越明顯了。雅虎新聞網引述三位美國情報界消息人士的說法,中共高層正在制定應急計劃,準備在「前所未有的危機中」逃離中國,或到海外庇護所避難。

我們今天就來聊一聊當前的現狀,看看疫情有多嚴重,中國經濟受到什麼樣的重創和北京的兩難。看看是不是病毒長了眼睛。

中共推遲兩會

一向嚴控政治日程的中共極權政府,昨天宣布,由於新冠病毒疫情,延後舉行今年的兩會。美國之音表示,新冠肺炎疫情是習近平執政以來遇到的最大的政治挑戰之一。北京當局推遲兩會,是採取的一個「自保」措施。

而路透社認為,推遲兩會的決定,顯示出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對這次抗疫行動的重視程度。文章引述倫敦東方與非洲研究學院中國研究所主任曾銳生(Steve Tsang)的說法,疫情的爆發動搖了習近平的地位。他只有採取果斷推遲兩會的措施,才能把損失降到最小,「重新掌控局勢」。

曾銳生表示,人大並沒有實權,所以沒有理由要在中共控制人們出行、禁止大型集會的時候召開這兩個會議。「推遲兩會刻意減少有人利用會議的機會發表過激言論的風險」。

其實中共推遲兩會,早在人們的預料之中。畢竟這場瘟疫,按照中共官方通報的數字,已經造成了2500多人死亡,7萬7千多人感染病毒。

據中共官媒表示,參加兩會的3000多名代表中,1/3是中共省市官員。而這些中共官員,其實最怕死。就像當年SARS攻入北京,江澤民帶著家小逃到上海,並要求上海市政府「嚴防死守」一樣。

但是這次新冠肺炎在中國大陸全覆蓋,已經攻陷了所有的省份,哪裡也不安全。不過,美國情報界已經注意到,中共高層有意向訂逃離計劃,很可能要逃到國外。

病毒攻入中南海,高層密訂逃離計劃

雅虎國家安全與調查記者珍娜·麥克勞林(Jenna Mclaughlin)表示,因為中共官員有限制冠狀病毒傳播信息的嫌疑,美國情報機構一直在幫助政府層面收集包括中國在內的全球冠狀病毒傳播信息。

一位前美國情報官員告訴她,美國情報人員最重要的追蹤話題之一,就是中共領導層的「運作連續性」計劃。「運作連續性」,指的是政府在核戰爭或者自然災害等前所未有的危機中維持基本職能的能力。

消息人士說,這個追蹤話題,在中國可能涉及到中共高層領導人離開中國,或者尋求海外庇護所的安全舉動,「類似美國的世界末日掩護所」。

看過電影《2012》的朋友應該會有一點概念性理解,中共的海外庇護所,很可能就是類似那個「方舟」的東西,用來逃避災難的設施。

說白了就是,中共高層要躲藏到一個安全的地方,然後向一線的人員發號施令,讓他們「嚴防死守」、「頂住」。這個安全的地方,很可能是設置在國外。

有人說病毒沒長眼睛,因為它奪走了許許多多人的生命,不分男女老幼。其實從另一個角度來說,病毒是長了眼睛的。因為它一路長驅直入,直奔中南海,甚至有消息說病毒已經攻入了中共權力核心。

最近兩天人們都在瘋傳一件事,中共國務院參事室黨組書記兼主任王仲偉被確診感染了新冠肺炎,目前正在隔離治療中。

網名「沈根林」的帳戶23日推文說,他的前老闆王仲偉被確認感染新冠病毒。海外博訊網也表示王仲偉染病,並且說他是中共官員中第一個被公開確診染病的正部級官員。如果這個消息屬實,那麼就證明病毒已經攻陷了中南海。

上週北京西城區區長孫碩承認,西城區政府部門出現了確診病例,並有69人被隔離。北京人都知道,西城區是中共的權力核心區,包括中南海、國務院、中紀委、中央書記處等等中央單位就有120家。所以西城區也是中共權貴們居住生活的地方。

病毒在權貴密集的地方肆虐,能說病毒沒長眼睛嗎?所以這也讓中共的權貴們憂心忡忡,想找個安全的地方避難。但是如今全國都沒有「好地方」、哪裡都不安全。

這種情況下,中共官員有可能到國外避難。也反映出大疫之下三種尷尬的現狀:疫情難控制下的混亂管理、經濟困境和復不復工的兩難。

現狀之一:疫情嚴重  管治混亂

病毒攻入中共權力核心區,直接反映出兩個問題,一個是疫情的確非常嚴重,另一個是管理上非常混亂。

疫情嚴重

22日,我們在節目中提到,病毒也感染了武漢社會福利院的老人們。據內部的一名醫護人員透露,12名老人染病後,有11位老人不幸離世。昨天(24日)又有進一步消息傳出。

網絡視頻顯示,在武漢江岸區西馬街社區衛生服務中心所屬的養老院門口,停著多輛救護車。據知情人陳小姐向自由亞洲透露,這家養老院的120多名老人都感染了病毒,「被接到醫院」。

記者想進行求證,但這家服務中心的電話一直無法接通。

當地另一家養老院負責人任女士表示,確實有幾家養老院出現疫情。但整個武漢市養老院的情況她並不清楚。

武漢江南區丹南社區養老院的聯絡人夏侯女士在回應電話查詢時,沒有直接說西馬街養老院的情況,只是說那家養老院的所有老人和工作人員正在做核酸檢查。

而距離華南海鮮市場幾百米遠的武漢社會福利院,從12月至今,已經有19名老人死亡。大陸財新傳媒昨天報導,死亡的19名老人,只有一人是確診死於新冠肺炎。另有6人死於肺部感染,但沒有進行新冠病毒排查。

報導稱,武漢民政局養老院對老人的死因鑑定,是從本月中才開始的。而且因為物資缺乏,導致護理工作人員也被感染了。

與社會甚少接觸的社會福利院都出現大面積的感染,足見疫情的嚴重程度。

從武漢市民政局官網上,看不到養老院、兒童福利院的染病情況。但可以看到,民政局曾因為醫療物資缺乏,導致看護人員和福利院的老人與孩子們受到了疫情威脅。

醫療物資被轉賣

醫療物資缺乏,這是一個普遍現象。突如其來的瘟疫之下,人們大量購買囤積防護用品,有可能導致一時醫療物資緊缺的狀況。但是多方消息顯示,世界各國都在向中國捐贈醫療物資,很多海外的華人也紛紛向國內捐贈物資。那些物資去哪了呢?

美國早就捐贈了17.8萬噸醫療物資的事,我們已經說過幾次了,今天來說加拿大。

加拿大華裔社區正在進行大型的籌款、支持中國抗疫的活動,22日募集了超過40萬加元,23日加拿大亞太商會也發起賑災行動,用拍賣、晚宴等形式,呼籲各界慷慨解囊。

在籌款賑災現場,人們都願意向國人奉獻一片愛心。不過也有民眾表達了憂慮,就是之前各界捐贈的口罩都沒有如實發放給武漢第一線醫護人員,甚至爆出轉賣的惡劣行徑,詢問加拿大紅十字會如何保證愛心善款到需要的人手上。

中共只允許通過紅十字會接受海外物資,但中共紅十字會一次次爆出醜聞,使它的信譽在民眾心中徹底破產了。所以人們擔心,自己捐出的物資,可能到不了有需求的人手裡,中途就被中共給扣下私吞了。這種擔心,並不是個別現象,而是大面積的存在。

加拿大時事評論員陳艾瑞告訴自由亞洲,中共紅十字會並不隸屬紅十字國際委員,而是由中共政府領導管轄。中共政府在把持著捐贈的管道,一切都要紅十字會來運作。這種官官相護、監管不透明,更容易產生弊端。海外華人社區愛行善本來很好,可惜在中共官僚腐敗的體系下都被糟蹋了。

這個視頻是我在前幾天收到的,是一位一線醫生到倉庫去領取防護服的視頻。當她看到防護服的那一刻,她哭了。倉庫保管員告訴她,倉庫裡面的防護服都是「標準的,無菌的」。保管員說知道哪些東西是一線醫務人員急需的。

【原聲視頻】:

女:謝謝,謝謝。

男:別激動,別激動,別激動。別激動,別哭,別哭。這是標準的,無菌的。

女:對對對。

男:我們採購都是有標準的,因為我們搞這麼久,都懂了,哪些東西是你們急需的。

採購人員很清楚一線醫務人員急需什麼,所以採購的醫療物品都是符合標準的。但是之前有多方的消息都在說,一線的醫護人員沒有標準的防護服等物資。這也是醫護人員大量被傳染的一個主要原因。

一線醫護人員拿不到標準的防護服,是不是都被中共紅十字會給私用和倒賣了呢?

今天還收到一位廣東網友發來的爆料圖片。他在網絡上買的口罩,廠家竟然是湖北的。口罩軟包裝上貼著的標籤顯示,生產廠家是「湖北維康防護用品有限公司」,生產日期是「2020/02/01」。而在封箱的標籤上,清楚地顯示著打印日期是「2020年2月24日」。

大家可以想想,目前湖北到處都缺少口罩,有的因為沒有口罩不敢出門;有的沒戴口罩出門,就被警察抓走;這一類的視頻,網絡上到處都是。

湖北是全國的疫情重災區,怎麼可能會有企業開工生產呢?如果沒有企業生產,那麼廣東收到的這些口罩是來自湖北的哪裡呢?

再來看這個視頻,更清晰地顯示出湖北口罩被倒賣到廣西的過程。【廣西網友】

還有這個湖北女子在網上「炫富」,她的老公是當官的,社區把物資給送到了家裡,口罩用不完,糧油吃不完。

我相信,我所披露的這些,連冰山一角都算不上。但是可以反映出中共紅十字會被濫用的黑幕,也折射著地方管理上的混亂。

「習家軍」難控局面?

昨天(24日),武漢人經歷了一次情緒上的大起大落。當局早晨宣布有限度地解封武漢,滯留在武漢的外地人可以「分批有序」地出城。這個消息讓很多人喜出望外,終於可以逃離了。

可是剛剛過去3個半小時,當局發布新的命令,前面的解封通告無效。新的通告稱 ,對相關人員進行了批評,要求「樹立全國一盤棋的思想」,嚴控病毒「輸出」。

武漢解封,這是一個相當重大的決定。習近平說「武漢勝則湖北勝,湖北勝則全國勝」,可以看出,當局對武漢的疫情防控看作是重中之重。怎麼可能在疫情沒有控制的情況下解封呢?

那麼是誰「假傳聖旨」、先斬後奏呢?新任武漢市委書記王忠林、湖北省委書記應勇都不太可能,這兩人可以說是「臨危受命」。在緊急關頭,習派這兩人鎮守武漢和湖北,顯然是對他們比較放心的。特別是應勇,外界一致認為是習近平的嫡系。

而被習委任到湖北督戰防疫的中共政法委祕書長陳一新,也不太可能。習特派他到湖北,就是代表習本人在場。這麼重要的職位,北京不可能安排信不過的人。

那麼這樣說來,能宣布武漢解封的只有當地官員。

異議人士王愛忠表示,重大問題上出現分歧,一種可能是反映出空降的「習家軍」還沒有與原來的地方官員順利磨合。另一種可能是當地的物資短缺問題加劇,所以有人先斬後奏,作出局部解封,試圖減輕地方資源緊張的問題。

前天,《湖北日報》報導,湖北省委組織部報請省委同意,「提拔重用」4名基層幹部,「激勵更多黨員幹部」,並希望更多黨員幹部在戰疫中「衝鋒陷陣、拼搏奉獻」。

這個消息一方面說明,在這場瘟疫中,中共的黨員幹部並沒有「衝鋒陷陣」。另一方面則在反映著,地方官員可能在試圖擴展自己的勢力,試圖與空降的「習家軍」分庭抗禮。

中國有句話,強龍難壓地頭蛇。這個事件,或許就在反映著「習家軍」目前的尷尬,對當前的局面不能真正駕馭。

好的,以上就是今天的節目部分。在會員區,您還可以看到封城給中國經濟帶來的危機、北京的賭博和中共有沒有錢等完整內容,歡迎您加入新聞看點會員觀看。再會。

大紀元《新聞看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新聞看點】疫情發展3可能 北京怪異4動作
【新聞看點】武漢6個一律 北京等地異象紛呈
【新聞看點】武漢市長「失蹤」官場釀更大風暴
【新聞看點】疫情嚴峻3方甩鍋 川普為習說好話
最熱視頻
【現場視頻】疫情未完 安徽黃山萬人扎堆爬山
【現場視頻】武漢楚河漢街已人來人往
【珍言真語】蔡陳葆心:世局難測 持有現金為上
【思想領袖】美政府應在大學保障言論自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