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祖籍東方的法國女孩 傳播亞裔文化

——專訪華裔女作家Grace Ly

華裔女作家Grace Ly近照。(Brigitte Sombié/Fayard)

人氣: 130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0年02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林麗霞法國采訪報道)巴黎塞納河上共有37座橋,那是Grace Ly最喜愛的景點。在巴黎生活30多年,她覺得這個城市並不浪漫,但她深深喜愛巴黎人的生活。

第一次遇見Grace Ly 是在巴黎19 區華人社區美麗城Binge Audio 錄播室。長披肩,一張圓潤的臉龐散發著東方女性的甜美溫柔,從外貌來看,難以想像她已是三個孩子的媽媽。Grace Ly 說一口地道的粵語,只是不如說法語那麼自如。

Grace Ly 出生在法國東南部格勒市(Grenoble),6 歲時家人搬家到巴黎,居住至今。「巴黎的生活對我來說,就是乘坐地鐵,去博物館,可以參加各種各樣的文娛活動,接觸法國華人社區,可以去各種亞洲餐館,上中文課程。」她回憶說。

「香蕉」女孩東方面孔法國心

Grace Ly 的父母曾在巴黎92 省Clichy-la-Garenne 開店,「那時,我們大部分時間都在店裡度過。」她說,「按法國法律,我在法國出生就是法國人,但看我的外表,人們不一定認為我是法國人。 一般人們認為法國人就是白人。」

在家裡,Grace Ly 是母親眼中的「香蕉」, 外黃, 內白。「我自小就在法國的社會環境長大,看電視、閱讀書籍、上學都是一個法國的環境,中文的使用只限於在家裡,我和父母說粵語。」

「我媽媽認為我不像中國人, 中文不好,不夠禮貌,不懂得感恩,她覺得我接受的教育與她年輕時不一樣。」Grace Ly 解釋,「香蕉」一詞是用來形容華裔第二代,他們在西方出生長大。在世界各地如美國、英國、法國、加拿大都有這種叫法。

小時候的Grace Ly。(本人提供)

大屠殺陰影籠罩童年

Grace Ly 父母均是柬埔寨華人, 母親原籍廣東, 父親原籍潮汕。他們在柬埔寨出生,上世紀70 年代,因為柬埔寨紅色高棉大屠殺,逃難到了法國。「我父母是難民, 那時候很貧窮,他們失去了社會地位,內心很憂傷自卑, 對於小孩子來說,見到大人們那麼悲傷,非常難理解。」

小時候,Grace Ly 總覺得家裡有很多來客,「許多親戚叔叔、阿姨來探訪我們,他們是為了避難,他們需要幫助,我父母接待了很多逃難來的親戚。就這樣,很多人擠在一個公寓裡過日子。他們在我們家裡一住就是幾個月,甚至幾年,等待機會從新建立家庭和事業。」

然而父母從來不提及紅色高棉大屠殺,Grace Ly 感嘆:「對他們來說太沉痛了,甚至到了今天,他們亦不願再提,太難了。」紅色高棉管治期間死亡的柬埔寨人估計多達200 萬。2018 年11 月16 日紅色高棉首領農謝及喬森潘因種族滅絕罪被判無期徒刑。這是40年來赤柬大屠殺首次被認定為種族滅絕罪行。

寫一本兒時尋找的書

長大後,Grace Ly 學業有成。2004 年,她穿越英吉利海峽到倫敦研讀商法,4 年後獲得了法律碩士學位,其後兩年成功拿到了律師資格。在父母看來,律師是個高尚的職業,「因為他們的生活經歷無法實現他們的夢想,所以他們希望子女擁有好的職業不必為生活憂愁。」

達成了父母的願望回到法國,Grace Ly 最終還是沒有穿上律師袍,而是執筆寫作。2018 年10 月, 她的處女作《Jeune fi lle modèle》( 意為:模範年輕女孩)法語小說成功出版。

Grace Ly處女作小說《Jeune fille modèle》

書中Grace Ly 刻畫一位名叫Chi Chi 的柬埔寨裔女孩子,移民第二代,住在巴黎13 區,與媽媽一起經營一家餐館……

「這是一本我自小就渴望閱讀的書。」Grace Ly 解釋寫作原因,「我小時候根本沒有這類話題的書籍可讀,主人翁是法國人,但不是白皮膚的。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所以我希望在小說裡把話語權給予Chi Chi, 她和我很相似。」

Chi Chi 的故事靈感很大程度來自Grace Ly 巴黎生活的喜聞樂見,巴黎的咖啡館是她寫作時常去的地方。她以輕鬆幽默的筆墨,細膩描寫了一個法國讀者不常見的亞洲人形象,獲得眾多法國讀者好評,10 歲的大女兒也成為了她的讀者之一。

多元文化薰陶 承傳亞裔傳統

法國是個多元化的國家,像GraceLy 這樣的亞裔移民二代,按法國人的方式生活,擁有法國人的思維方式,同時也受柬埔寨或中國傳統文化的薰陶。

她說:「我父母是信佛的人,在法國他們延續自己的文化習俗,如過中國新年發紅包,全家大團聚,做供奉拜祭;過清明節,過佛教新年等等,我自小就看到家人遵循這些節日儀式,今天我自己也繼續履行這些風俗習慣。我覺得在巴黎的華裔社區一直保持著這種文化。」

每逢過中國新年,Grace Ly 都會帶著三個孩子參加巴黎13 區唐人街的大遊行。不過,在她心目中,家庭團聚才是過年的一大重點,而美食則扮演必不可少的角色。「我記得小時候,奶奶、阿姨等家裡的女性們會做大量的美食,餐桌上美味的食物分享著傳統文化的價值觀。」

「比如我們要首先給長輩上菜,小孩們不能專挑盤子裡最好的菜吃。這些小細節,我們小的時候不懂是怎麽回事,長大之後就明白了。當我們保持這些禮儀的時候,才能把其承傳給下一代。」

Grace Ly 的丈夫是法國人,他們養育了三個孩子,大女兒10 歲,老二是男孩8 歲, 小女兒6 歲。她肯定地說:「我會把家庭的傳統傳遞給孩子,我覺得讓孩子們知道家族的來源,自己的根源是很重要的。」

在對孩子的教育上,Grace Ly 買了許多關於紅色高棉大屠殺的書籍,「讓孩子們知道這些歷史的真相是很重要的。相比在我同樣年齡的時候,我卻不知道這些,因為父母為了保護我而沒有告訴過我。相反,我希望讓我的孩子知道更多關於家族的故事。」她還說,「現在我大女兒已經知道紅色高棉大屠殺是怎麼回事了。」

Grace Ly所在的播客辦公室Binge Audio。(林麗霞/大紀元)

回報父母養育之恩 貢獻華人社區

除了寫作,Grace Ly 還活躍於華裔社區的傳媒工作,從創建個人美食博客分享亞洲美食,到執導拍攝華裔論壇短片,到當播客主持人,圍繞亞裔在法國日常生活中帶有種族偏見的遭遇、安全威脅等問題發表公開討論,引起了法國主流媒體的關注。

Grace Ly 認為她的義務投入「尤其重要」,「因為我父母賦予了我生活的一切,讓我沒有任何後顧之憂,給予了我良好的教育。今天,我希望回報我父母的養育之恩,與有需要的人分享我的享有。如果我母親尚在人世,她一定贊同我所做的。」

多年來,巴黎華人社區的安全問題不斷惡化,各種大小襲擊搶劫事件頻繁發生,2016 年,華人張朝林因為遭攔路搶劫甚至被奪去生命,而導致這些悲劇的發生,往往與歧視偏見有著很大的聯繫。為此,Grace Ly 也成了公開為華裔社區發聲的一員之一。「目的為創立一個讓華裔能在法國找到自身位置的社會,有一個被受尊重的生活環境。」她說。#

責任編輯:周仁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