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真:共產新冠病毒為禍世間溯源

人氣 1117

【大紀元2020年02月26日訊】共產主義在二十世紀在全球造成超過一億人非自然死亡,其中1949年至文革結束,中國共產黨發動的歷次政治運動導致超過八千萬中國人死亡。自去年十一月在中國武漢傳出的中共病毒(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簡稱武漢肺炎),因中共在應對該事件中的種種不當舉措,如瞞報感染數據、誤導不會人傳人、對於大部分感染病人不加以隔離確診而致使其在家庭和社會上傳播病毒、以及操縱世衛和國際專家誤導國際社會等,再次造成生靈塗炭,正在嚴重危害中國和世界。筆者擬綜述中國官方報導、相關文獻,以幫助讀者識別共產幽靈的反人類本質。

1. 武漢疫情中的瞞報

據中國疾控中心論文於2020年2月17日發表的論文數據,至 12月31日已出現104例感染中共病毒(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簡稱武漢肺炎),15例死亡,占14.4%,見圖1.

圖1. 屏幕截圖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流行病學特徵分析》一文中的表1,論文由中國疾控中心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應急響應機制流行病學組撰寫,發表於《中華流行病學雜志》

而中共武漢衛健委於12月31日的官方通報則稱共有27例病例,見圖2。

圖2. 屏幕截圖-騰訊網1月27日報導「武漢新增病例0增長的12天,發生了什麼?」一文中的兩個相關段落

對比之下,可見疾控中心的感染數量是衛健委官方數字的3.8倍。

疾控中心的論文提到「2019年12月31日之前,病例均在湖北」,「在1月10日之前,分布在20個省份的113個縣區,其中湖北占88.5%」,那麼到1月10日,湖北感染數12月31日前的104例加上1月1日至10日的新增653例即757例的88.5%,故到1月10時,湖北累計670例感染。截止1月10日,在病毒已經傳播全國20個省份113個的嚴重態勢下,中共官方當時還只承認在全國只有在武漢有感染髮生(衛健委專家稱疫情可防可控),故當時只有來自武漢衛健委的數據-41例(圖2),與疾控中心的數據670相比,是縮小了16.3倍。

以上分析表明,十二月底官方公布數據縮水3.8倍,而到1月10日,則縮水16.3倍,如取一個平均數,則是十倍。假定這個縮小比例不變,對於中共衛健委公布的截至2月10日湖北省累計報告中共病毒肺炎病例31728例,那麼當時實際湖北感染數量高達317,280人。

對於至2月10日公布的湖北累計死亡974人,按疾控中心論文中十二月底的死亡率14.4%計,則截止2月10日,湖北省因感染此病毒導致的實際死亡數量可能是317,280X14.4%=45,688人。

2. 武漢疫情中對確診收治嚴苛限制

中共更嚴重的不當舉措在於,一直到兩月上旬,中共對醫生已經臨床診斷的感染病人中的絕大部分不加以確診。在元月18日之前,主要是通過《入排標準》要求有華南海鮮市場接觸史,否則不加以於上報確診,絕大部分沒有這個強行規定的接觸史,從而得不到確診,見圖3;並且對於檢測病毒的試劑盒的發放數量直至兩月上旬一直有嚴格限制,這也導致大部分患者得不到確診。

圖3. 財新網2月19日報導屏幕截圖

中共經常把醫生們已經多次明確臨床診斷認定的無數病患不作最後認定,無數百姓離世,也未得到政府確認感染了這一病毒。這兒舉兩個公開報導的例子,如黃石市長楊曉波感染病毒離世,死因稱是重症肺炎,未列明是中共病毒。還有如武漢市環境教育帶頭人和環保NGO的領軍人物、大陸自然教育專家徐大鵬因「肺部感染」於1月21日離世,徐大鵬的妻子也於元月12日因肺炎離世,兩人均未新冠病毒的確診人數和死亡人數之內。電影導演常凱同樣如此,未算在內。

對於受中共病毒感染的楊曉波這樣的中共市長、徐大鵬這樣的專家、常凱這樣的導演,在生前,也是沒有得到最後確診,中共治下的普通平民百姓則更是如此。被醫生診斷已經感染的病人,因得不到確診收治,大多數是不作隔離,而是打發回家,任其拖著病體每天從家中奔波到醫院來哀求確診收治,在這個過程中把病毒在社會上和家庭中傳染開來。

2003年的SARS倖存者,也有回憶共產黨在很長一段時間內無論如何對其不承認確診收治,並把擔心傳染給家中孩子的病人也打發回家,見圖4。

圖4. 屏幕截圖 1月20日新浪報導SARS倖存者回憶

17年過去了,共產黨根本沒吸取任何教訓,繼續以確診問題迫害患者和危害健康人群。中共一方面可能是虛報確診數字的需要,實際上感染人數和死亡人數,到2月10日,在湖北省要遠高於上面扣除瞞報因素而估算的30萬以上及5萬以上;另一方面,一旦承認確診,民眾會得到免費醫療,而中共拖著不作確診,則由民眾自掏腰包支付每天來醫院的門診費用。

還有,中共一開始就公開宣稱病毒最早來源於華南海鮮市場(這其中可能另有詭謀,以後再談),目前這已經被多位國內學者證明也是虛假的。

3. 沒發現人傳人證據?

12月份早就發現人傳人以及醫務人員受到感染的情況下,到1月中旬,中共還在宣稱沒有發現人傳人的證據。人們信以為真,而不加防範。近日,中國科學院西雙版納熱帶植物園、中國科學院核心植物園等團隊,從病毒基因演化角度試圖描繪出病毒傳播路徑,並試圖找出可能的「零號病人」。研究者們認為,華南海鮮市場的新冠病毒是從其他地方傳播過來,可能是受感染的人將中共病毒傳染給了市場的工作人員,並於2019年12月初傳播到整個城市,見圖5。

圖5. 屏幕截圖 - 澎湃網2月23日報導中國學者最新發現

4. 世界衛生組織(WHO)為中共站台

自中共病毒暴發以來,在中共操縱下,來自埃塞俄比亞的世衛總幹事長譚德塞多次公然附和中共:

  1. 在十二月已經發生人傳人的情況下,至1月中旬譚德塞仍照搬中共官方說法稱沒有證據表明人傳人。
  2. 元月20日,中共被迫承認疫情存在「人傳人」的情況,世衛官員於1月21日稱疫情可能存在「持續人傳人」的狀況,但仍然需要更多資料進行分析。
  3. 在病毒已經傳播到約20國的情況下,在元月22日、23日世衛緊急會議上,仍拒絕把疫情列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
  4. 1月28日,正在北京訪問的譚德塞卻無視各國從武漢撤僑努力,按中共口徑表示不建議各國從武漢撤僑。
  5. 1月30日,世衛終於將疫情列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但譚德塞同時表示反對各國對中國大陸採取旅行和貿易限制,譚德塞與世衛前總幹事陳馮富珍都盛讚中共對疫情的處理。
  6. 2月15日,面對在中共措施不當致使武漢新冠病毒全球漫延,譚德塞在德國慕尼黑表示,中共採取的措施為全球應對新冠肺炎疫情贏得了時間。

中共從十二月至一月中旬完全隱瞞確診病患數字,對於大部分感染者不加於確診收治,並且虛假宣傳稱病毒不會人傳人,處罰向社會各界預警的醫生護士,導致百姓認為當時病毒感染人數很少,並且不會人傳人,故不加防範,武漢還舉行了萬家宴、團拜會、500萬在武漢的外地人回外地過年, 武漢1月23日封城前,病毒已經傳播了全中國。而中共通過對世衛的統戰,使世衛誤導全球各國政府,認為沒必要對各國與中國間的旅行貿易加以嚴密的限制,這一切導致從武漢傳播到全中國的新冠病毒目前已經擴散到65個國家,特別在韓國、日本、伊朗、意大利等近來感染人數快速增加,已經造成了許多生命損失和巨大的災難,皆共產黨之罪。共產黨為何會如此禍害人類,這要從其來歷說起?

5. 紅龍撒旦被摔到地上來到歐洲

《聖經啟示錄》第十二章第7~12節記載,在天上,天使長米迦勒(Archangel Michael)率眾天使與紅龍及其魔眾交戰,紅龍戰敗,失去了它在天上的容身之處,紅龍及魔眾被摔到地上。這條紅龍即古蛇,也叫魔鬼或撒旦。

圖6. 巴黎第五區聖米歇爾噴泉(Fontaine Saint-Michel)天使長米迦勒與撒旦魔鬼搏鬥的雕像,建成於1860年。(來源: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紅龍掉到地上後,仇視於神,反傳統正信,反人類,紅龍先來到了歐洲。據美國國會圖書館館長、著名歷史學家詹姆斯•畢靈頓(James H. Billington)的論文-」A primer on the Illuminati」,1776年在德國巴伐利亞,大學教授亞當 魏薩普(Adam Weishaupt)受路西法教徒(註:路西法是紅龍撒旦被從天上摔下來之前的名字)的間接影響,成立了反傳統正教和世俗政權、圖謀統治世界的光照幫(Bavarian Order of the Illuminati)。光照幫的一個教義是「致力於欺詐的藝術、偽裝自己的藝術、偵察別人的藝術,和洞察別人思想的藝術(Devote yourselves to the art of deception, the art of disguising yourselves, of masking yourselves, spying on others and perceiving their innermost thoughts)」。

光照幫的分支組織正義者同盟(後改名為共產主義同盟)的成員馬克思和恩格斯,於1848年在歐洲發表的《共產黨宣言》,標誌著紅龍附體的共產黨登上人類歷史舞台。

正如《共產黨宣言》第一段所說的:「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遊蕩。為了對這個幽靈進行神聖的圍剿,舊歐洲的一切勢力,教皇和沙皇、梅特涅和基佐、法國的激進派和德國的警察,都聯合起來了。」傳統的歐洲文明,無論正統宗教,還是歐洲的各國世俗政權,均是信奉神,反對撒旦,自然而然對紅龍共產幽靈及其世間的實體組織共產黨加以提防。

6. 共產幽靈掌控政權

1864年馬克思建立第一國際,煽動各國工人進行階級鬥爭以暴力奪取政權。1871年3月,巴黎公社成立,第一國際成員占公社81名中央委員會成員近50%,可算是世界上第一個共產黨政權。巴黎公社建立後摧毀巴黎珍貴文物、禁止出版自由、攻擊宗教。特別是,巴黎公社失敗前下令公社流氓放火燒毀了杜伊勒里宮、王宮、盧森堡宮、巴黎歌劇院、巴黎市政廳、司法部以及香榭麗舍大街兩邊的豪華飯店和公寓。盧浮宮也被縱火,盧浮宮的花廊、馬爾贊長廊、盧浮宮的圖書館被部分焚毀,但盧浮宮主體建築奇蹟般的倖存。巴黎公社還派人去燒巴黎聖母院,不過火被撲滅。藝術之都巴黎的美麗建築凝聚了燦爛的歐洲傳統文化的精華,由巴黎城遭受浩劫,共產幽靈對傳統文化的仇視可見一斑。

巴黎公社失敗後約半個世紀後,紅龍撒旦首先於1917年在俄國得手,血腥暴政下很快把俄國變為了人間地獄。列寧於1919年下令成立共產國際,著手在中國推廣共產主義,中國共產黨作為俄共的中國支部於1921年成立,並於1949年占領了中國大陸。

7. 北宋邵雍《梅花詩》預言紅龍占據中國

(八)
如棋世事局初殘,共濟和衷卻大難。
豹死猶留皮一襲,最佳秋色在長安。

(九)
火龍蟄起燕門秋,原璧應難趙氏收。

以上《梅花詩》之八與《梅花詩》之九的上半闕詩句,預言蘇共為首的龐大共產陣營在與自由世界的冷戰中走向衰敗,紅龍幽靈的主體從中共的老大哥蘇聯移師至中國。地圖似豹的蘇聯於1991年解體,中國也並沒有人再相信共產邪惡主義,中共當權者把共產黨強權統治形式像一張皮一樣繼承下來,維護自己的權力謀取私利而已。在中國,共產邪靈徹底消亡前會有一段時間迴光返照。紅龍幽靈在1989年對在天安門廣場呼籲反腐敗的愛國學子實施了大屠殺,之後引領中國改革開放的趙紫陽因支持學生而被趕下台。

8.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標

《共產黨宣言》談到:「有人會說,「宗教的、道德的、哲學的、政治的、法的觀念等等在歷史發展的進程中固然是不斷改變的,而宗教、道德、哲學、政治和法在這種變化中卻始終保存著。此外,還存在著一切社會狀態所共有的永恆真理,如自由、正義等等。但是共產主義要廢除永恆真理,它要廢除宗教、道德,而不是加以革新,所以共產主義是同至今的全部歷史發展相矛盾的。」

傳統的正教、以道德為基礎的人類傳統文明是各民族信奉的神創立並代代承傳下來的,從紅龍撒旦反神、這一角度,可理解共產主義為什麼要廢除宗教、道德。紅龍反神,從而也反神所創造的人類。

如同九評編輯部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一書中所首次揭示的:「共產主義並非一種思潮、學說,或者在人類尋找出路時一個失敗了的嘗試。它是魔鬼,亦稱共產邪靈,由恨和宇宙底層空間各種敗壞物質構成,其終極目的是毀滅人類。」

前述中共各種錯誤舉措致使武漢新冠病毒傳播世界,禍害人類;目前的世界局勢仿佛是陰霾翳天中,赤龍張牙舞爪,在低空飛舞肆虐、吞食紛紛逃難中的人類。人唯有了解共產黨的邪靈本質,在心靈上告別中共,不再與其為伍(曾加入過中共黨、團、隊組織者應立即三退),為其站台,才可逃過此劫。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赤黨‧赤禍‧赤劫
王華:五星紅旗裡伸出的奪命爪
凌曉輝:武漢P4實驗室對蝙蝠身上病毒的改造
陳思敏:武漢P4實驗室陷中共病毒風暴眼的背後
最熱視頻
【紀元播報】內幕:中共女軍醫掩蓋身分在美被捕
【紀元播報】習被指是中共滅亡「總加速師」
【一線採訪視頻版】孫春蘭急赴大連的背後
【有冇搞錯】北斗三號開通 中美軍事仍差一代
【珍言真語】桑普:美封TikTok 或掀全面脫鉤戰
新唐人最新紀錄片《大疫襲來》即將播出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