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丹:上海和北京兩醫生的言論有說道

人氣 1529

【大紀元2020年02月27日訊】最近,上海和北京各有一位醫生,在接受不同的媒體採訪時,都針對當前的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疫情,發表了一番驚人的言論。然而,這一南一北、恰巧在同一天發聲的兩位醫生,其觀點、態度卻迥然不同。

張文宏醫生是上海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的中共黨支部書記,也是此次中共肺炎上海醫療救治組的專家。但他在牆內接受陸媒採訪時,卻一直以上述醫院「感染科主任」與「教授」的身分示人。令人大跌眼鏡的是,這位只想向公眾展示其學術權威的醫療界官員,竟然公開說出了一套有辱其權威的荒誕言論。

在幾日前的一段視頻中,他一開頭就說,「你要真的得一個新冠肺炎,倒是不那麼容易,你知道吧,真的很難啊!」

他的論據有二:其一、「我們大部分的病人,現在都非常明確了,都是武漢回來的,或者去跟武漢的人接觸了;「很多上海人也生病了嘛,基本上都是因為,跟這個疫區來的人接觸了」;其二、「這一次的傳播,絕對就是因為密切接觸,所以你如果沒有密切接觸,你起碼就沒有機會獲得了,比如說,你在家裡,也沒有人生這個病,家庭的傳播就會沒有」。

說白了,張醫生的意思就是,武漢肺炎僅限於密切接觸武漢的人傳給自己的家人。這足以讓活在當下的中國人都感到納悶兒:難道瘟疫爆發一個多月以來,這位張醫生都是在過著「無絲竹之亂耳,無案牘之勞形」的日子嗎?

早在1月底,大陸財新網就已公開報導,「至1月25日17時,北京市正式通報有兩例無湖北接觸史病例」;「在北京報告無湖北接觸史病例前,廣東也公布有12例病例發病前無湖北居住史或旅行史」。因此,當時「人傳人」的病例就已經受到了國內研究者的關注。

假如只因為接觸了武漢人、湖北人才會染病,那麼湖北以外近百城市封城、甚至封路、封村、封街道、封小區的政府行為豈非多此一舉?把武漢、湖北封住不就行了嗎?

說到「密切接觸」這個最大的危險因素,張醫生為何只考慮「家庭傳播」?如今,在最密切接觸的醫患之間以及目前正在復產、復工的企業,尤其是勞動密集型企業工作的員工之間,病毒就不會傳播?

不久前,鍾南山已明確表示,核酸檢測的準確率只有30%到50%,並且漏網的可能性極大。而黑龍江省也於近日下發政令,要求「符合《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六版)》出院標準的患者,應繼續在定點醫院進行隔離醫學觀察14天」。

由此足見,當下醫學界以及湖北以外的省份、城市都無法對這個難診斷、難治療、難覓蹤跡、有可能讓人再次發病的病毒的傳播狀況感到積極、樂觀。那麼,張醫生敢下「不容易得新冠肺炎」這種論斷的底氣又從何而來呢?

常關注大陸新聞的人或許已經發現了,張醫生的「敢言」並非只此一次。兩週前,當中國各地相繼封城,一度引發民眾恐慌時,他在媒體上露臉稱,「你在家裡不是隔離你,你是在戰鬥,你是在悶」;「連續作戰兩個星期,把那個病毒一直給悶死」。既然病毒能在家裡被悶死,請問張醫生,我們又何須忌憚病毒會通過「密切接觸」傳給家人?

上海這位張醫生的論調如此荒謬、滑稽,著實令人啼笑皆非。這既不是一名嚴謹的科學工作者能說出口的話,也不是一位本該懷揣著誠意、仁心的醫者所能講出的話。但沒想到,張醫生卻說的理直氣壯、喜大普奔。

相比之下,同樣是醫生,同樣是科室主任,北京某醫院的侯勇(化名)醫生在接受海外中文媒體《看中國》的採訪時,就顯得悲憤、痛心得多。

侯醫生說,「剛開始出現疫情苗頭的時候,我就知道疫情一定會大爆發,所以我就提醒周圍的朋友同事,讓他們買口罩,他們都不相信我說的話。結果一兩天之後,所有的口罩和消毒液都被搶光了」。

他還說,「現在武漢那個地方被封城,包括湖北的封城,其實就是政府放棄了那裡的人,讓老百姓自生自滅吧,尤其那個方艙醫院,幾千人住進去,沒有任何隔離措施,就是讓他們自生自滅,沒有病的人住進去也得被感染。把城一封,然後讓大量的醫護人員進去填坑」。

侯醫生還透露,仍有外省的醫護人員被陸續派往武漢。他說,「山東基本上都已經掏空了,還有像江蘇這些地方,基本上掏了一半的醫生,派到武漢去填坑」;「我們(北京)那個醫院去了幾個醫生和護士,本來以為(只)去兩個禮拜呢,到現在已經快1個月了,那幫人都快崩潰了」;「我們的醫生到那邊兒的話,自己帶東西,否則的話,那邊兒什麼都沒有」。

針對政府的作為,侯醫生也指出,「整個武漢,我說句實話,目前就是人間地獄」;「恰恰就是因為這個腐敗的政府,無能的官員,才導致疫情擴散成這樣」;「湖南一個醫生說確診了50個病例,累得渾身濕透,精疲力竭!但是湖南今天報的新增病例只有1例!說中國政府統計的數據是真實的,打死我也不信!」

面對習中央下達的「復工」令,上海那位張醫生擺出一副「不必驚慌」的樣子,輕描淡寫的說「要真的得一個新冠肺炎,倒是不那麼容易」。而這位北京的侯醫生卻憂心忡忡的說道,「如果不復工,老百姓生活不下去;復工吧,又很難避免交叉感染,現在當當網不是已經出事了嗎?只要有一個人出事,所有接觸員工都要隔離,這對勞動密集的單位(來說)真是一件大事」。

北京的侯醫生與上海的張醫生,二者在面對險情時所發表的言論孰真孰假,相信每一個珍愛自己生命的中國人都很容易判斷出來。侯醫生要是能在牆內說這番話,也就不必冒著風險、痛心疾首的在牆外發聲了。同樣是最先在家人、朋友間示警的李文亮醫生會被扣上「造謠者」的帽子冤死,就是最有力的佐證與參照。

此外,兩位醫生在公開發聲時,雖然所處的環境不同,但上海的張醫生寧可昧著良心,也要上趕著說假話的原因又是什麼呢?這恐怕得追朔到他在武漢肺炎爆發時的第一次電視講話。

1月29日,張文宏醫生在接受陸媒採訪時宣稱,要立即給華山醫院感染科全部換崗,命令手下的共產黨員都上崗,替換前線所有的醫護人員。他之所以決定「讓黨員換崗」,是因為他認為,不能再「欺負聽話的人」了。

與其說,張醫生說這番話是想讓中共黨員起表率作用,倒不如說,他想藉此機會,整頓一下不聽話的下屬,以此來彰顯基層黨組織的領導權威。張醫生一副「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的姿態足以表明,他完全是「手下黨員」的老大,而非該院醫護人員的專業帶頭人。他的小懲戒、大幫忙最終都是為了保全「黨」的顏面,維護「黨」的形象。說白了,他就是在替「黨」說話。

既然他把自己擺在了「黨員幹部」的位置上,那麼他說的話就必須得符合黨性。然而,中共歷來的原則都是,黨性要大於人性,甚至關鍵時刻還要違背人性、泯滅人性、扼殺人性。在這種「總方針」的訓誡下,作為「黨支部書記」的張醫生恐怕再難說出人話了。

換言之,只有像侯醫生那樣,摸著良心、貼合人性來說話,才能道出肺腑之言,才能打動人心,引發大眾的共鳴。遺憾的是,這樣的人話、實話卻很難讓此時正飽受無妄之災的中國人聽到。

在這個生死攸關之際,醫生說的話如同其醫術,能救人,亦能害人。張醫生與侯醫生,誰在害人,誰想救人,只看二人在跟誰走、替誰發聲便知。中共害死人不償命,正是由其邪惡的黨性所決定。此時,跟中共走,替這個惡黨發聲,不就是在充當其幫凶,為其殺人害命嗎?作為濟世救人的醫生,手裡卻沾滿無辜者的鮮血,這又是一個怎樣的悲慘世界!

責任編輯:莆山

相關新聞
大陸首例 武漢醫生染新型肺炎大年初一去世
【十字路口】武漢醫生爆「遺體多到用貨車拖」
武漢醫生:冤魂太多 夜空滿是他們的哭喊
武漢醫生刊文總結疫情7大教訓 中共忙刪文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左派科技竊權 天才博士駁拜登勝選
【重播】密歇根就大選計票問題舉行聽證會
【重播】三名爆料人現身揭郵寄選票舞弊
【新聞看點】4大驚人舞弊 亞利桑那強認證遭批
【遠見快評】頂級專家加盟 川普優勢在哪?
【直播預告】朱利安尼參加密歇根眾院聽證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