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專訪劉細良:中共病毒不及共產黨的病毒

人氣 18854

【大紀元2020年02月06日訊】(大紀元記者梁珍香港報導)面對來勢洶洶的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香港政府卻堅持不肯全面封關,令醫護界被迫以「罷工」要求政府回應封關等五大訴求,其它行業罷工也在醞釀著。香港前中央政策組全職顧問、資深時事評論員劉細良最近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欄目主持人梁珍專訪時表示,林鄭月娥堅持不全面封關的舉措並非剛愎自用,而是在執行中共當局的命令,目的是將香港作為中共權貴的最後一個「逃生門」。因為中共經濟急速下滑,極度需要香港來挽救中國經濟。

面對疫情迅速爆發,香港甚至出現死亡案例,劉細良認為,今次事件說明「好人一生平安」的道理。很多支持反送中的黃絲,因為不信政府,加上經常參加抗爭運動,家裡通常有口罩,也不會回大陸,意外地在這次疫情中得到了保護;而反對抗爭運動的藍絲卻相當被動,甚至某些撐警人士還鼓勵大家回大灣區,因此失去對這種病毒的抵抗力。

劉細良強調,冠狀病毒不及共產黨的病毒,冠狀病毒可能是研究疫苗出了意外或吃野味出了意外,但共產黨的病毒會將這個傷害擴大很多倍。

以下是專訪內容全文。

林鄭不封關 為中共權貴留逃生門 並延遲國際圍堵

梁珍:外界很關注疫情,到今天為止,政府都沒有全面封關,也引起很多人的焦慮。醫護界正在罷工,其它行業也在醖釀著罷工。怎麼看政府這個堅決不全面封關的措施呢?

劉細良:好多人就覺得林鄭在剛愎自用,或者是她不聽別人的話,或者是喜歡鬥氣。我覺得這個完全跟她個人的性格是無關的。因為防疫封關的問題,一定是北京中央的參與了,因為那是中國之間的關口嘛。你看到1月22日世衛第一次專家會議決定將事件升級,而中共一直在幕後影響世衛,希望它不升級的目的是什麼呢?正好就是不想國際在這個空運、航運和邊境去禁止中國人入境,不想停止航運和航班。這個其實是國家的政策來的。

如果香港在1月22日到1月30日之間決定去封關的話,這個根本就是中共最不想見到的事。如果在香港這樣做的話,就會產生一個很大的國際影響。國際上的其它城市和國家就會跟隨香港去封中共的航班,和(阻止)中國人入境了。所以這個事我覺得,在1月22日、23日世衛的會議裡,仍然維持這個(疫情)不是一個緊急事件,這是整個中共連同世衛,希望在國際社會裡把整個疫情的負面影響一路淡化和降低的戰略之一。在這個國家的大戰略裡,香港是不可能自己去封關的,這個決策一定是由北京決定的。到了1月30日,世衛終於要決定將它(疫情)列為國際緊急疫情事件之後,當時你看到林鄭其實可以把封關擴大到落馬洲、皇崗和羅湖了。這就對了。

但是仍然留了一條尾巴,就是港珠澳大橋、深圳灣口岸和香港機場。那麼,機場這個就是中共最不想(封)的了,因為現在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已經開始在陸陸續續地停飛中國的航班。如果在香港再加入停航班的話,那中共也很難確保其它亞洲(國家和地區)不停自己的航班。所以這個一定是守到最後沒得守了,香港才能得到中共的批准去停這個飛機。而另外深圳灣,就是港珠澳大橋的私家車過來,因為原本深圳灣口岸,就不是港珠澳那個口岸,現在他們可以由港珠澳經過深圳灣過來,然後下來就可以去機場。這個很多人亦在揣測就是跟中共的很多,比如說企業、商界的高層、權貴、地方的權貴、共產黨的精英要外逃的一個逃生門。有沒有這樣的作用呢?我說絕對有。不過這政策本身不是說放逃生門,這個政策本身就是要儘量延遲國際在飛機航班和出入境裡的一個對中共的不信任,和一個圍堵的政策,儘量推遲(這個事)的出現。

梁珍:所以你認為這個從頭到尾都是中共的政治決策。

劉細良:一定。這個跟反送中是一樣的,是中紀委決定交給林鄭去做這個送中條例,林鄭就找方法去解釋,所以就找了潘曉穎和陳同佳(案子)出來。這個也是一樣,中共給了個指示,不可以封掉所有關口,那她就拿來解釋,拿世衛的立場,曲解世衛的立場,硬拿那些無關的同樣的話來解釋。然後一會兒多封點兒,一會兒又像擠牙膏一樣封,你可以看到完全沒有政策的理性在背後,跟送中是一模一樣的。

梁珍:既然疫情是和生命相關的,這些中共權貴這麼(看重)保命,為什麼不在第一時間就走呢?還要留到現在?

劉細良:你知不知道(湖北)黃岡市現在300多個幹部已經落馬了,在湖北省。那幫人現在個個都沒法走的。我想首先到他們的家人先外逃吧,第一步。權貴的家人用這個解放軍,用軍車運走不行的嘛,他只能用私人的方式來到香港嘛。澳門沒用的,澳門不是一個國際的航運樞紐啊,他去美加都不行啊,他也要先回來香港的啊。所以為什麼澳門(封關)行,香港不行?不就是這個原因嗎?因為澳門全封都無所謂的嘛,因為那些權貴外逃不會飛澳門的嘛。但是香港就是,不僅僅是他自己,他自己是走不了的,因為習近平最近已經下了一個相當嚴厲的命令,就是所有官員違紀瀆職要落馬的嘛。好了,他(官員)自己留在這,但是你知道中國人做官最重要是什麼,讓自己的下一代和自己的親戚朋友、老婆子女快點走嘛。所以這些人就飛香港這個逃生門走啊。現在這個就是整個權貴集團的逃生門,不是自己或個人的,是包括了他們的親朋好友的。

梁珍:所以林鄭現在也在說,因為香港和大陸的關係是很密切的。

劉細良:對,她這個沒說假話。這句話是真的。這個關係的密切,不過不是跟普通中國大陸的公民,或者是和香港市民的密切,而是和中共的權貴集團的關係很密切。所以要用作一個逃生門的存在。當廣州市的這個飛機沒辦法飛去,這個白雲機場沒辦法飛加州的時候怎麼辦?廣東省的那些權貴的親朋好友就又要通過深圳灣來到香港,在香港坐飛機走嘛,是吧。那麼他當然是說,那你是來自中國的,他總有辦法可以迴避的,因為(海關)仍然是一個申報制度的時候,他迴避了自己來自廣東省這個旅遊歷史,然後聲稱自己從香港過來的。

市民罷工自救 避免香港淪為疫埠

梁珍:但是現在人家說你香港不封關,而現在全世界都封香港了。

劉細良:當越來越多的中共的權貴,甚至好像入境到澳洲那個大陸學生,訛稱自己是香港來的,而去闖關,闖入這個澳洲,去破壞人家那個防疫制度的時候,那麼人家下一步收緊的時候就會針對香港,這個是必然的;我覺得已經是。所以為什麼香港市民這麼憤怒就是這個原因,因為林鄭是照顧中共權貴的利益而犧牲自己市民的利益。

梁珍:是啊。如果到時那些機場都罷工了,林鄭用什麼辦法去應對呢?

劉細良:大家看到了,剛剛就確診了一個39歲的,就是個案,第一個死亡個案。當有第二、第三個時,我覺得香港市民的恐慌會達到極點。因為這個恐慌來自兩個原因:第一,對這個疫情的恐慌,這個是根本。第二,更根本是對政府無能的恐慌,這樣的話,為什麼每一個人要搶口罩、消毒液,都是因為現在不信任這個政府嘛,自救嘛。好了,最終自救是什麼呢,除了醫護罷工之外,就是航空業工會,就是國泰港龍的工會會議,已經準備召開這個委員大會了。然後就是巴士職工會已經宣布召開委員大會,討論罷工了。港鐵的其中一個工會也已經討論了。雖然港鐵有很多工會,但其中一個工會罷工,它就會有一個骨牌效應。那你說你不封關,那我們就只有不提供巴士服務了,不提供鐵路了,不提供飛機服務了。已經到了第二步了。現在,就是靠市民的罷工,令香港的人流停擺,這樣停擺的話就堵截大陸人會將病毒傳到香港。這個很快會出現的。

梁珍:是的。當時反送中你記不記得市民呢,就是勇武派在前面抗爭的時候,當時希望有第二輪的罷工可以全面鋪開去支持,但那時做不到。但這一次武漢這疫情反而促成……

劉細良:我相信這次成功的機率大很多,因為這一次不是一個政治上的訴求,去要求林鄭下台。這個是一個關乎香港會不會成為一個疫埠,很多人也覺得這個是跟自己的性命有關的。所以你見到醫護第一階段罷工,支持的聲音大過反對的聲音。而組織起來反對的你看到都是些藍絲群組,中聯辦有關係的紅色「愛國組織」。一般市民呢,甚至病人也好,是沒有什麼強烈的反應,因為他們覺得醫護是為了集體的利益。即使我覺得巴士業罷工也好,也是一樣,別人會覺得巴士的司機是為了香港的整體利益,所以這個政府是贏不了的。在整個罷工(事件)裡,如果她繼續堅持不封的話,好了,罷工一成形開始,在這時才開始封呢,以後罷工就會成為逼政府撤回或者下台的最有效的政治方法。

北京錯了 香港封關才能保住金融樞紐

梁珍:但現在問題就是香港跟大陸這種關係,你見到,習近平他比較主動去封大陸的城市,但香港這裡,卻留下缺口,好像有點令人難以接受。

劉細良:我覺得最重要是,對北京來說,它需要這樣的一個窗口,這個是由1952年韓戰開始的,它1967年為什麼不收回香港,當時的民兵已經在深圳了,隨時一越境,英軍可能撤退。但當時周恩來為什麼堅持不收回香港,而出賣香港的左派群眾?是因為他覺得八個字:「長期打算,充分利用」,到今日香港的角色仍然脫離不了這八個字,就是作為中共權貴集團一個充分利用的工具。你想一想,這個工具在今時今日,武漢疫症蔓延全球的時候,扮演了一個什麼樣的角色。

我覺得有幾種情況,第一,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不能停擺,因為大家想到了,中共現在的經濟總量1百萬億(人民幣)GDP,但是,沒有人想到,在過年七天停止消費,看電影和去飲飲食食和去旅遊,已經令中共的損失是1%的GDP,一萬億。由100萬億,少了1萬億。你想想,這個疫症現在不知道那個影響有多大。

武漢市的確診個案是完全低估的,因為很多在家裡死的,甚至沒有辦法進到醫院確診,而已經在路上倒斃,已經燒了屍體。它是用這個方法來去減低那個確診數字。如果按照港大(李嘉誠醫學院院長、公共衞生學院講座教授)梁卓偉的推測,或者是英國倫敦大學帝國學院的推測,現在的情況應該不是現在的數目,現在確診的個案應該已經去到三、四萬人了。它是一路壓制著那個數目。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共的經濟,中國大陸估計的經濟,我想現在最保守的估計,全年2020的GDP增長可能是保持到5%已經很好了,由原本預測的6.3、6.4,其實6點多已經是跌了的,由保7保8變成了6點多,甚至可能是退到5。

共產黨現在最要緊的防範,不是只是消費的衰退影響,春節之後什麼時候生產復工,民工什麼時候可以回去東部沿岸上班,或去了西北等,即是說,交通運輸要恢復了,那些病毒到處(傳播)。如果你繼續封下去的話,不單只影響消費,影響生產,那個影響更加深遠。影響生產之後企業倒閉,接著債務危機大爆發,你想想,如果沒有香港這個仍然和國際接軌的金融中心,中共的金融危機爆發的時候,怎麼辦?所以,必定要保持著香港,作為一個國際城市的樞紐。

但是,他走錯了一步,他應該讓香港封大陸的入境,這樣才保得住香港作為金融樞紐,因為這樣的話,別人就會把你區別看待。你見到現在菲律賓,突然封了來香港的航班,麻煩了,香港很多中產現在很麻煩,因為那些菲傭不能來,回去放假的工人不能回來,現在滯留了幾千個菲傭在馬尼拉。接著,如果印尼也是這樣做怎麼辦?所以,我就說,它有一個動機或一個意圖,但是執行的方法是錯的。中共執行的方法是錯的,如果它放生香港,反而才符合整個中共的利益。我覺得就不是個別官員外逃的利益,而是整個國家經濟(利益),面對2020年這麼高風險的經濟危機的時候,如果放生香港,香港保得住金融中心地位,就不會被外國封殺。(相反的,)當外國的人都來不了香港,經濟活動金融投資活動都停下來了,如果大陸出現大量信貸違約危機,變成金融風暴的時候,你見到,最近新聞都講的,它現在已經是要用國家隊入市的手段,去撐著金融市場。

中共肺炎衝擊中國經濟 比薩斯嚴重多倍

梁珍:即是很快就有一個股災。

劉細良:這個是必然的。很多人說,會不會像薩斯(SARS)那時候那樣,其實我想跟大家講,這個是比薩斯的時候更惡劣。薩斯那時,中國是製造業大國;現在中國消費市場占超過5成,在中國的GDP裡面,是一個消費大國,現在首先重擊的就是消費,消費市場。你說是不是比那時候更難堪。第二,中國的製造業現在是全球的供應鏈,即是說,當那些工廠復工,你看到的,蘋果手機那些,是會加快移離中國的,因為當他們的生產供應鏈一斷裂,貨品在外國市場推不出去,他唯一方法就是將工廠移離中國,去越南,去台灣,去緬甸這些地方,這個是會加速。美國國務卿都講了,其實是會令更多的企業回到美國。我想他們回到美國之前,他們先去東南亞其它國家。這個在2020年是一定會出現。所以,很多人以為只是像薩斯那時候那樣惡劣,其實不是,是會比薩斯更惡劣,因為今日中國的經濟活動,已經不是薩斯那時候的那個規模,而這種(中共肺炎)這樣的一個高度擴散,感染率相當高,差不多接近2%死亡率的,那樣的大規模的疫症,其實是比薩斯嚴重很多的。

梁珍:你覺得香港就是2003年薩斯,我們的樓價跌的很厲害,但如果這次已經是預計了,可能比2003年更加差,商界為什麼不出來反對呢?

劉細良:我相信他們現在仍然是,怎麼說呢,習近平在2019年的年初,在黨校講話裡面,就提到灰犀牛和黑天鵝的問題,就是警惕,就是中國面對國際的環境,灰犀牛即是遠遠已經看見它的了,但是你習以為常,認為它沒有威脅;黑天鵝是什麼呢,就是突然間出現,那個影響是一發不可以收拾。其實香港正是兩種情況同時出現,對中共來說,灰犀牛是什麼呢,它一路都以為香港是囊中物,即它已控制了香港,所以,可以搞送中修例不會有事,好像一地兩檢那樣沒有問題,已經習以為常,那些共黨官員,覺得香港已經飛不出他的手掌心,這個就是灰犀牛。黑天鵝就是林鄭月娥。

林鄭月娥個人的因素就是黑天鵝,很近習近平身邊,而他預估不到她的損害,破壞力是那麼厲害,是兩者同時出現。當我們對樓市的看法就好像灰犀牛,我們經常以為有影響,不過你見到了,反送中抗爭半年都沒有影響,不會跌的。為什麼?因為反送中沒有直接影響中國大陸的經濟,他已經將他切割開。你留意一下,所以中國在香港房地產市場的那些資金流動是沒有影響的,香港樓市現在其實沒有個人的炒家,一路保持著樓市的投資價值。相對於內地來講,香港的投資市場仍然是比較穩定的,那個避險的能力比較高,所以,錢就放在香港樓市那裡。但是,這次(中共肺炎)疫症的衝擊,對中國經濟的衝擊是比2003年的薩斯嚴重很多倍的,而只是新春的消費市場都已經是1萬億的影響,這個是中國自己專家的估計。當企業倒閉潮開始的時候,香港樓市可不可以挺得住,現在當然還沒有去到薩斯的情況,但我估計它不會那樣急劇的下跌,斷崖式的跌,但它會一步一步一步地跌,這個是對香港投資市場的一個最大的影響。

從公民抗暴到公民抗疫 好人一生平安 親共或送命

梁珍:現在香港人就要自救,上次反送中運動中香港人都很團結,你覺得這次面對的疫情,會不會在民間有另一個突破?

劉細良:我覺得是,那時大家有一句話,叫做「好人一生平安」。就是這樣的原因,大家投入到反送中裡面,其實是減少了我們被疫症的影響,第一,很多的群眾已經有口罩,因為我們每一次上街,總會有人派口罩,有前線的手足給我們裝備。第二是什麼呢,大家都不信這個政府,林鄭的政府的信任度是很低的,所以政府說沒有事,當中共的專家說,這個疫症可防可控的時候,香港人已經是不信的了,在農曆新年前,我認識很多朋友都買了口罩,現在找口罩的其實是支持警察、支持中共、支持政府的群眾,那些才突然間發覺,原來信錯了這個政權。

所以我覺得醫務人員罷工是得到很多市民支持的,這與過去七個月的抗爭有關。你想一下,醫務人員罷工對正常的香港人來說是很難接受的,因為醫生是救急扶危的,這很容易變成了政府道德勒索的方法,但現在為什麼接受呢,如果沒有之前七個月的抗爭,我覺得醫務人員罷工是很困難的,我相信之後航空業、運輸業罷工也是一樣的,其實是水到渠成的。正是有了之前香港人「兄弟爬山、各自努力」,與政府抗爭下去的意志和認知,我覺得是認知的改變,不會再認為只要罷工就是不對的,只相信政府,那時完全沒有了這些想法,這是整個從公民抗暴到公民抗疫,早期是公民抗暴,現在是公民抗疫,你看到他們改了口號,叫「康復香港」,健康的康,所以我相信,我覺得「好人一生平安」的意思就是,正是你以往有為公義付出,支持這些人去反對不公義的政權,所以在疫症肆虐的時候你可以能夠及早防範。

梁珍:所以今天看到第一個死亡案例,他也發表一些撐警的言論。

劉細良:這不是報應,但我覺得是與人的認知有關,當你撐警察的時候,你一定是相信政府的,因為警察做了那麼多暴力行為,你還支持他,你就是相信政府,也就是支持中共,因為中共背後就是「止暴制亂」的黑手。當中共告訴你說這個武漢疫症是造謠,你當然會相信,你看見當時很多藍絲個個都說武漢疫症是造謠,你記不記得一開始武漢政府抓了八個醫生,拘留他們,去年12月份,武漢公安還說他們造謠生事。

梁珍:現在平反了。

劉細良:這樣(既然政府說中共肺炎疫症是造謠),他們自然會想農曆新年去哪裡玩呢,那回大陸吧,因為那些撐警察的,那個光頭警察還叫人到大灣區,這些親共的取向令他們對共產黨的病毒沒了防預作用。我告訴你,冠狀病毒不及共產黨的病毒,冠狀病毒可能是研究疫苗出了意外或吃野味出了意外,但共產黨的病毒會將這個傷害擴大很多倍!因為冠狀病毒是從去年10月開始出現,一直隱瞞,非典也是這樣。(中共肺炎)10月開始出現的,不是12月,也不是在華南海鮮市場出現。這樣,當你做決定的時候,黃絲很簡單,共產黨說的,我們不相信,不要回大陸,我們也回不了大陸,因為過境會被查手機,會被抓去羅湖問話,要你供出你們群組裡面的成員,所以我們參與抗爭的人非必要都不回大陸。那回大陸的人一定是撐警察的人,支持政府林鄭的人。所以我說這個不是報應,是當你的認知錯了的時候會影響你的決定,可以沒了命。你撐警察以為可以拿到很多的利益、便宜,以為親共可以拿到很多便宜的東西,但你有沒有想過,親共可能會沒命,其實這次是一個很好的教訓。#◇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顏丹:「冠狀病毒」為何被稱為「官狀病毒」?
中共肺炎衝擊中國和全球經濟 規模恐超SARS
【熱點互動】中共肺炎會擊垮中共政權嗎?
中共肺炎摧毀中國經濟 損失將超過16萬億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病毒有眼睛 一帶一路成「疫路」
【直播回放】5.24港人反國安惡法遊行
【老外看中國】從未說過的故事 給七年老觀眾
【紀元播報】歷史上瘟疫:神農嘗百草的祕密
【愛麗話五千】北宋三位垂簾聽政的賢后
【珍言真語】吳明德:中共打養子 黑暗過後是光明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