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盛頓將軍系列故事之一

1776年 東河上的那場白霧

作者:宋闈闈
在大陸軍所有的撤退中,無論身處怎樣危險的境地,華盛頓將軍永遠是最後離開的那個人。圖為大陸軍撤離長島。(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1136
【字號】    
   標籤: tags: , ,

紐約,一個振奮人心的地理名詞,一個世界性的座標,一個具有靈魂的都市。我想和朋友們一起,溯流而上,追溯時光最初時的紐約往事,美國歷史。我們今天追溯的是,1776年,獨立革命時期的東河。

當年跟隨華盛頓將軍獨立戰爭的這些士兵,多數是沒有受過任何軍事訓練的民兵,他們曾經是農夫、磨坊主、鐵匠、鞋匠、教師等等,追隨著擺脫英王暴政、獨立建國的這一偉大宗旨,他們帶著自家打獵用的獵槍,加入了華盛頓將軍的麾下。這樣的一隻臨時集結的軍隊,沒有統一的軍裝,沒有軍餉,同時也缺乏戰鬥技能。

1776年6月,曼哈頓華爾街頭,大陸軍的士兵們在炎炎烈日下操練,看得見不遠處的海面上,英國軍隊的船隻絡繹不絕,陸續靠港。大兵壓境,四面圍城。當時,大英帝國的君主喬治三世,被北美殖民地的人民激怒了,他派出了近五萬英軍,在出身高貴的豪將軍的帶領下,來收拾北美殖民地的這群反賊來了。而華盛頓將軍帶領的這群完全沒有經過軍事訓練的民兵,直到打完這場獨立戰爭,也從來沒有過五萬人馬。

五萬人的軍隊是一個什麼概念呢?當時北美大陸最繁華的城市是費城,這個城市的市民大約三萬人,所以你想想,眼睜睜地看著五萬人,尤其是裝備精良、浩然有序的五萬英軍在海岸線登陸,配戴著刺刀的來福長槍一望無際,是怎樣一種驚心動魄的景象?怎樣的一種巨大的恐懼?尤其是英國皇家海軍,那是世界上戰鬥力最強大的一隻軍隊。而海岸線漫長的北美殖民地,直到打完這場戰爭,獨立建國了,都還沒有建立一隻海軍。你就設身處地想想吧,那是怎樣的一種巨大懸殊?

紐約是天然的深水港,船隻在沿海處都可以靠岸,由於沒有海軍在海上的抵禦,華盛頓將軍不得不在英軍所有可能會登陸的地方——長島、布魯克林高地和曼哈頓,都布上部隊,這樣很快就將軍隊分散了。而英國海軍登陸的確是四面八方,絡繹不絕,以至於當時曼哈頓街頭有人驚恐叫道:天哪!是不是全倫敦的人都乘船來打我們了?

在接下來的八月,英軍和美軍正面交鋒的長島戰役,以美軍的慘重敗退而告終,若非一場從天而降的大雨,美軍的傷亡會更加慘烈。當時華盛頓將軍帶領的部隊在布魯克林高地,他擔心的最糟糕的情況,也是豪將軍最可能做的:四面八方的英軍合圍起來,形成一個包圍圈,將美國軍一網打盡,就地殲滅。

筆者近日讀過一本書,是一位美國獨立戰爭親歷者本傑明·塔爾梅奇(Benjamin Tallmadge)的回憶錄。前兩年AMC曾經製作過一部播出時間歷時四年的大劇《逆轉奇兵》(Turn: Washington’s spies),這部劇也是我極喜歡的,在那部劇裡,我重溫了獨立戰爭與華盛頓將軍所度過的那段崢嶸歲月。大劇的主角是誰呢? 就是這位英俊有為的本傑明·塔爾梅奇。他出生於紐約長島一個寧靜的海邊小村,父親是當地教堂的牧師,本傑明畢業於耶魯大學法學院,22歲時加入大陸軍。

在本傑明·塔爾梅奇的回憶錄裡,完整地記錄了發生在1776年8月29日夜晚,發生在東河上的撤退。

夜幕降臨,晚上十點鐘,華盛頓發出命令,大陸軍出發,撤離布魯克林高地,渡過東河退到河對岸的紐約市。東河河面寬度為一英里,艦隊運輸著士兵、馬匹、槍支彈藥,軍紀渙散的士兵們卻靜默無聲登船渡河,出奇的安靜和服從命令,連咳嗽聲都沒有。有9500名士兵需要撤離,需要等到木船再次返回載人,往返之下,天漸漸就亮了。而留在河岸邊還有大隊的人馬輜重,其中包括22歲的本傑明,這意味著,天光之下,河邊的大陸軍就會赫然暴露在英軍的視野範圍之內,置身於槍砲射程以內。

太陽升起,同時東河的河面上飄來一陣濃霧,白色的大霧迅即將河面遮蓋得嚴嚴實實。本傑明形容說,白霧如此稠厚,以至於六英尺之外他什麼都看不見。東河上的船隻憑著經驗繼續往返航行,載走剩下的人馬。白霧籠罩之下,過河了的本傑明玩心甚重,他擔心起自己最心愛的馬,就糾集了幾個豬隊友,返回去找那匹戰馬。

本傑明返航時,這隻上萬人的部隊已經撤離完了,而他再次看見了整夜在河邊指揮撤退行動的華盛頓將軍和他的馬,登上了最後一隻不再返航的渡船離開。

據美國建國史料記載,在大陸軍所有的撤退中,無論身處怎樣危險的境地,華盛頓將軍永遠是最後離開的那個人。而在戰場上,在互相開火的戰場第一線,身騎白馬的華盛頓將軍,總是矗立在最前線。本傑明在回憶錄裡寫道,他親身經歷的這場白霧籠罩的奇蹟,是華盛頓將軍從神那裡得到一個承諾,是神給了這隻勢單力薄的軍隊,一個無言的承諾。

而華盛頓將軍在1776年8月31日寫給國會的報告中說,策劃完成這次撤退行動,他48個小時不曾合眼。9500名大陸軍士兵,全部安全撤退。

那場從天而降的大霧,挽救大陸軍於滅頂之災之中。一如華盛頓將軍本人所言——這是上天賜予的神蹟。這場神祕的、從天而降的大霧,象徵著華盛頓將軍領導美國人民擺脫暴政的這場獨立戰爭,是正義之師行正義之舉。而天意,也就是獨立宣言的作者托馬斯·傑弗遜在宣言裡開篇即提到的Creator——創世主,神的意旨所在吧。◇

點閱【華盛頓將軍系列】連載文章

責任編輯:李樂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紐約帝國大廈(Empire State Building)曾是世界最高的建築,並是一座鋼材結構的摩天大樓,高達1,454英尺102層。自1931年5月1日在紐約市竣工以來,它一直是美國最獨特,最著名的建築之一,也是現代風格--裝飾藝術(Art Deco)設計的最佳典範之一。
  • 兒時的喬治·華盛頓,就顯示了他天性的慈悲心腸,身處在複雜關係中,周到地維護著這一大家的家庭成員之間的親密聯繫。
  • 美國總統就職典禮
    美國總統就職典禮是國際社會近期關注的焦點之一。這次的就職典禮有重兵把守,而且因為中共肺炎(武漢肺炎)疫情而禁止民眾到現場觀禮,所以格外引起人們的關注。人們可能會好奇,在美國創建初期,總統就職典禮是什麼樣子?
  • 瘟疫
    有人說,歷史總是不斷重複;也有人說,歷史總是驚人地相似。我們從近代的流行病爆發,似乎可以驗證這樣的說法。從1720年到2020年,每隔100年就有嚴重的疫情出現,這是偶然發生的嗎?以下概述這幾場瘟疫:
  • 《獨立宣言》的作者托馬斯·傑弗遜,作為人類歷史上最智慧的,同時也是最不愛開口說話的那個人,他說出的話多是金句,他是這樣表達對法國的情感的——我們美國人都有兩個祖國,一個是美國,一個是法國!
  • 圖為美國畫家William Trego的油畫《進軍福吉谷》(The March to Valley Forge)。(公有領域)
    1777年的冬天,華盛頓率領部隊來到費城附近的山谷——福吉谷(Valley Forge),以期讓軍隊休養生息,渡過美國東部漫長的寒冬。後來的史書傳記都說,這個冬天大陸軍處境最為淒慘,日子最不好過。
  • 那段驚心動魄而又溫暖人心的空中救援行動,已成為歷史中的輝煌一筆,記錄下全世界聯手抵制共產主義獨裁的智慧和勇氣,始終閃耀著追求和平自由的人性光輝。三軍可奪帥,匹夫不可奪志。這,也是當今世界裡,人們所需要的。
  • 這樣的一封信,深深地溫暖了將軍的心。雖然將軍沉靜少言,自小就具備強大的自我約束能力,素來喜怒不形於色,然而,他也是肉身之人,出自於肉體凡胎,只要是人,就會有對於冷暖和傷痛的感知。在內外交困的鍛造谷,他對內需要安撫無力舉炊的軍隊,對外需要面對國會和同僚對他百般設限的刁難。
  • 華盛頓將軍與拉法葉特侯爵在福吉谷。(公有領域)
    Valley Forge,在中文一直音譯為福吉谷,也有直譯為鍛造谷,而這兩個名字,都蘊含著深刻天意,十分寫照現實。1777年冬天的福吉谷,是大陸軍的鍛造之地,淬火錘鍊之地,是絕境中的華盛頓將軍在白雪皚皚的森林深處,單膝下跪,獨自對天哀鳴禱告的祈禱之地;而1778年初夏,走出鍛造谷的大陸軍,已然改頭換面,煥然一新。當後世的人們回望這場歷時八年的獨立戰爭,會油然慨歎:鍛造谷,的確是獨立革命的聚福之地。
  • 華盛頓將軍高貴的純金一樣閃亮的人品,在軍隊裡擁有的絕對的感召力,也是國會的諸位議員們所畏懼看見的——他們既忙著趕走一定要對他們行使統治權的英王喬治三世,也提防著喬治·華盛頓成為北美大地上的新的君王。這樣一種微妙心態下導致的制衡和對華盛頓將軍的壓制,在獨立戰爭期間從來沒有停止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