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盛頓將軍系列故事

1776年 東河上的那場白霧

作者:宋闈闈
在大陸軍所有的撤退中,無論身處怎樣危險的境地,華盛頓將軍永遠是最後離開的那個人。圖為大陸軍撤離長島。(公有領域)
  人氣: 825
【字號】    
   標籤: tags: , ,

紐約,一個振奮人心的地理名詞,一個世界性的座標,一個具有靈魂的都市。我想和朋友們一起,溯流而上,追溯時光最初時的紐約往事,美國歷史。我們今天追溯的是,1776年,獨立革命時期的東河。

當年跟隨華盛頓將軍獨立戰爭的這些士兵,多數是沒有受過任何軍事訓練的民兵,他們曾經是農夫、磨坊主、鐵匠、鞋匠、教師等等,追隨著擺脫英王暴政、獨立建國的這一偉大宗旨,他們帶著自家打獵用的獵槍,加入了華盛頓將軍的麾下。這樣的一隻臨時集結的軍隊,沒有統一的軍裝,沒有軍餉,同時也缺乏戰鬥技能。

1776年6月,曼哈頓華爾街頭,大陸軍的士兵們在炎炎烈日下操練,看得見不遠處的海面上,英國軍隊的船隻絡繹不絕,陸續靠港。大兵壓境,四面圍城。當時,大英帝國的君主喬治三世,被北美殖民地的人民激怒了,他派出了近五萬英軍,在出身高貴的豪將軍的帶領下,來收拾北美殖民地的這群反賊來了。而華盛頓將軍帶領的這群完全沒有經過軍事訓練的民兵,直到打完這場獨立戰爭,也從來沒有過五萬人馬。

五萬人的軍隊是一個什麼概念呢?當時北美大陸最繁華的城市是費城,這個城市的市民大約三萬人,所以你想想,眼睜睜地看著五萬人,尤其是裝備精良、浩然有序的五萬英軍在海岸線登陸,配戴著刺刀的來福長槍一望無際,是怎樣一種驚心動魄的景象?怎樣的一種巨大的恐懼?尤其是英國皇家海軍,那是世界上戰鬥力最強大的一隻軍隊。而海岸線漫長的北美殖民地,直到打完這場戰爭,獨立建國了,都還沒有建立一隻海軍。你就設身處地想想吧,那是怎樣的一種巨大懸殊?

紐約是天然的深水港,船隻在沿海處都可以靠岸,由於沒有海軍在海上的抵禦,華盛頓將軍不得不在英軍所有可能會登陸的地方——長島、布魯克林高地和曼哈頓,都布上部隊,這樣很快就將軍隊分散了。而英國海軍登陸的確是四面八方,絡繹不絕,以至於當時曼哈頓街頭有人驚恐叫道:天哪!是不是全倫敦的人都乘船來打我們了?

在接下來的八月,英軍和美軍正面交鋒的長島戰役,以美軍的慘重敗退而告終,若非一場從天而降的大雨,美軍的傷亡會更加慘烈。當時華盛頓將軍帶領的部隊在布魯克林高地,他擔心的最糟糕的情況,也是豪將軍最可能做的:四面八方的英軍合圍起來,形成一個包圍圈,將美國軍一網打盡,就地殲滅。

筆者近日讀過一本書,是一位美國獨立戰爭親歷者本傑明·塔爾梅奇(Benjamin Tallmadge)的回憶錄。前兩年AMC曾經製作過一部播出時間歷時四年的大劇《逆轉奇兵》(Turn: Washington’s spies),這部劇也是我極喜歡的,在那部劇裡,我重溫了獨立戰爭與華盛頓將軍所度過的那段崢嶸歲月。大劇的主角是誰呢? 就是這位英俊有為的本傑明·塔爾梅奇。他出生於紐約長島一個寧靜的海邊小村,父親是當地教堂的牧師,本傑明畢業於耶魯大學法學院,22歲時加入大陸軍。

在本傑明·塔爾梅奇的回憶錄裡,完整地記錄了發生在1776年8月29日夜晚,發生在東河上的撤退。

夜幕降臨,晚上十點鐘,華盛頓發出命令,大陸軍出發,撤離布魯克林高地,渡過東河退到河對岸的紐約市。東河河面寬度為一英里,艦隊運輸著士兵、馬匹、槍支彈藥,軍紀渙散的士兵們卻靜默無聲登船渡河,出奇的安靜和服從命令,連咳嗽聲都沒有。有9500名士兵需要撤離,需要等到木船再次返回載人,往返之下,天漸漸就亮了。而留在河岸邊還有大隊的人馬輜重,其中包括22歲的本傑明,這意味著,天光之下,河邊的大陸軍就會赫然暴露在英軍的視野範圍之內,置身於槍砲射程以內。

太陽升起,同時東河的河面上飄來一陣濃霧,白色的大霧迅即將河面遮蓋得嚴嚴實實。本傑明形容說,白霧如此稠厚,以至於六英尺之外他什麼都看不見。東河上的船隻憑著經驗繼續往返航行,載走剩下的人馬。白霧籠罩之下,過河了的本傑明玩心甚重,他擔心起自己最心愛的馬,就糾集了幾個豬隊友,返回去找那匹戰馬。

本傑明返航時,這隻上萬人的部隊已經撤離完了,而他再次看見了整夜在河邊指揮撤退行動的華盛頓將軍和他的馬,登上了最後一隻不再返航的渡船離開。

據美國建國史料記載,在大陸軍所有的撤退中,無論身處怎樣危險的境地,華盛頓將軍永遠是最後離開的那個人。而在戰場上,在互相開火的戰場第一線,身騎白馬的華盛頓將軍,總是矗立在最前線。本傑明在回憶錄裡寫道,他親身經歷的這場白霧籠罩的奇蹟,是華盛頓將軍從神那裡得到一個承諾,是神給了這隻勢單力薄的軍隊,一個無言的承諾。

而華盛頓將軍在1776年8月31日寫給國會的報告中說,策劃完成這次撤退行動,他48個小時不曾合眼。9500名大陸軍士兵,全部安全撤退。

那場從天而降的大霧,挽救大陸軍於滅頂之災之中。一如華盛頓將軍本人所言——這是上天賜予的神蹟。這場神祕的、從天而降的大霧,象徵著華盛頓將軍領導美國人民擺脫暴政的這場獨立戰爭,是正義之師行正義之舉。而天意,也就是獨立宣言的作者托馬斯·傑弗遜在宣言裡開篇即提到的Creator——創世主,神的意旨所在吧。◇

點閱【華盛頓將軍系列】連載文章

責任編輯:李樂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印度曾是四大文明古國之一,也是釋迦牟尼降世的地方。這應是神和上天眷顧的聖土,可是近兩百年來,印度幾乎是人類流行性瘟疫的大本營,霍亂、大流感、鼠疫、天花、瘧疾輪番上陣,造成近五六千萬人死亡。除了人口密度大、貧窮、生態環境差等疾病易於流行的因素外,原始佛教在印度消亡所產生的共業,以及後佛教時代印度人信仰的異化,可能是導致印度地區苦難與困厄的深層原因。
  • 像任何一次災禍一樣,瘟疫爆發前,上天就已經對倫敦進行了預警。1664年冬天,一顆彗星拖著長長的尾巴,從倫敦上空划過,占星家認為這是「惡魔要降臨人間的預兆」,戰爭、饑荒或者瘟疫可能會降臨。
  • 以百戰百勝而載譽歐洲近代史的拿破崙,卻在1812年與俄羅斯帝國的戰爭中損失慘重,60萬大軍只剩下區區2萬人馬。俄法戰爭成為拿破崙強盛運勢下落的拐點。
  • 1910年10月至1911年4月是大清王朝的最後一個冬季,也是最寒冷而又慘烈的一個冬季。1910年秋,位於俄羅斯赤塔州俄中邊境的達烏里亞小鎮車站附近,中國人張萬壽在那裡經營一所小工棚,9月的一天,工棚內有七人突然發病死去。俄國當局得到消息後,立即燒毀了工棚及一切衣物用品,將三千多華工隔離在破舊的火車皮內。
  • 獨立宣言,這個美國最重要的立國文件,由五人小組共同上呈大陸會議。事實上,托馬斯·傑斐遜一個人完成了這篇名垂千古的雄文,而同為寫作小組成員的約翰·亞當斯和德高望重的富蘭克林老人只是為這篇文稿修改了一些單詞,以及末了刪除了一段指責英帝國販賣黑奴的文字。
  • 在後世史學家的眼裡,托馬斯·傑弗遜是一個謎語,是一個無法被定義的人,因為他太龐大,太壯闊,猶如大霧籠罩的千丘萬壑,你看見的,永遠只是其中一峰一巒。
  • 在人類歷史上,19世紀是一個告別古典與傳統的時代,近現代文明粉墨登場:工業革命與資本主義席捲歐洲;早期議會民主制誕生;物理、化學、生物等自然科學漸成體系;藝術領域走向遠離傳統的印象派。此外,社會主義勢力在19世紀逐漸得到擴張……
  • 拿破崙‧波拿巴是法國歷史上乃至世界歷史上一位叱吒風雲的人物,他在法國大革命末期發動霧月政變,結束了革命狂潮所帶來的混亂局面。1804年,他建立法蘭西第一帝國,成為「法國人的君主」。之後,拿破崙以其傑出的軍事才能帶領法國發動拿破崙戰爭抗擊反法同盟,所向披靡,並迅速在歐洲大陸建立霸權。
  • 清末,中國政治由君主制向民主制度轉型的過程中,報刊熱可以看作是那個時代的風向標之一。報刊不僅數量激增,而且呈現民間化趨勢,新聞報導和評論越來越擺脫官方的鉗制,而凸顯廣泛的民意。
  • 兒時的喬治·華盛頓,就顯示了他天性的慈悲心腸,身處在複雜關係中,周到地維護著這一大家的家庭成員之間的親密聯繫。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