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制裁侵犯人權者 澳聯邦議員促立法

2月7日晚,澳洲人權小組委員會主席安德魯斯議員在研討會上發言,推動《馬格尼茨基法案》立法。(李奕/大紀元)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0年02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李奕澳洲墨爾本采訪報導)2020年2月7日晚,為推動澳洲《馬格尼茨基法案》立法,國家公民委員會(National Civic Council)首次聯合澳洲聯邦議員、中國民主人權代表團以及包括法輪功團體、香港、新疆、西藏等社區的代表,面向公眾舉辦中國人權陳情研討會。

前國防部長、澳洲人權小組委員會主席安德魯斯議員(Kevin Andrews)、聯盟黨聯邦議員克里斯滕森(George Christensen)出席了當晚的活動。

澳洲國家公民委員會前主席威斯特摩爾(Peter Westmore)主持研討會。(李奕/大紀元)

7點30分,研討會正式開始,會議由澳洲國家公民委員會前主席威斯特摩爾(Peter Westmore)主持。聯邦議員及各社區代表依次發言,陳述中國人權現狀,隨後伴隨約30分鐘的問答環節。

國家公民委員會主席拜恩(Patrick J. Byrne)對《大紀元時報》表達了迫切通過《馬格尼茨基法案》的願望,「我們想要一個行動方案。」

活摘器官證據確鑿 中共如何解釋

2月7日晚,澳洲人權小組委員會主席安德魯斯議員發言,推動《馬格尼茨基法案》立法。(李奕/大紀元)

安德魯斯議員在澳洲政界德高望重,曾多次擔任聯邦不同部長職務,他目前正在主持對澳洲通過《馬格尼茨基法案》的問詢調查。該法案旨在對侵犯人權的外國官員實施制裁、發布旅行禁令等。

安德魯斯說:「中共領導下的中國在內部變得更加壓制、在外部變得更有攻擊性,其『愛國主義』也更加好戰。」

中共對新疆和香港人民的殘暴鎮壓引起了全球關註,但安德魯斯認為,中共活體摘除並販賣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行徑讓他非常擔憂。

去年,由英國禦用大律師傑弗里·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主持的國際獨立「人民法庭」判定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的行為已存在多年,並仍然存在,法輪功學員是器官供應的最主要來源。

安德魯斯認為,人民法庭以大量證據揭露了中國器官移植存在的人權問題。「很明顯,中共當局需要就此給出答案,為什麽被關押的犯人以及『政治異見者』會在違背本人意願的情況下被摘取器官。」

2019年12月,美國政府宣布根據《全球馬格尼茨基法案》,認定9個國家的68個個人和實體從事腐敗和侵犯人權行為,並對中共官員施加了簽證限制。

安德魯斯認為,自從美國通過《馬格尼茨基法案》後,該法案已發展成為一項全球性法案。澳洲、英國、歐盟、加拿大等國已經通過或正在研究通過類似的立法。

雖然澳大利亞目前擁有《自主制裁法案》,可以依法對海外的個人和組織進行制裁,但安德魯斯認為《馬格尼茨基法案》的作用巨大,「它可以阻止他們(人權迫害者)在通過該法案的國家進行投資,或阻止他們使用這些國家的銀行或金融系統進行交易。更進一步來說,如果他們受到根據該法案做出的制裁,他們將無法前往已經通過這項立法的國家。」

「除此之外,在世界各地參與了迫害人權的人,他(她)的家人,兒子、女兒或親屬也不得獲準(在通過法案的國家)接受教育。所以這(《馬格尼茨基法案》)是一項措施,雖然不是唯一的,但它是一系列人權措施中的一項,不但幫助我們保護人權,而且要制裁那些參與侵犯人權的人。」

聯邦議員:無火不升煙,中共犯下反人類罪

圖為聯盟黨聯邦議員克里斯滕森(George Christensen)。(Tracey Nearmy/Getty Images)

聯盟黨聯邦議員克里斯滕森對《大紀元時報》表示,「這是我第一次見到不同的組織——來自法輪大法、香港社區,西藏、維吾爾族社區的人參加這樣一個活動,討論他們對侵犯人權、坦白地講,對中共反人類罪行的擔憂。」

「這傳達了一個強有力的訊息,無火不升煙,這股煙來自很多地方。」「這是鎮壓、是侵犯人權、是反人類罪。作為澳大利亞人,除非我們更多地呼籲,否則(悲劇)就會繼續發生下去,而得不到任何結果。」

他說:「這裡的每一個團體都在力推這項法案,這是一項很好的措施,給包括我在內的聯邦議員釋放了很有力的信息。」

中共官員侵犯人權 澳洲應制裁

維州法輪大法代表鄧先生(Wing Tang)在研討會上發言。(李奕/大紀元)

維州法輪大法協會代表鄧先生(Wing Tang)隨後發言。他說:「我們必須為中國數千萬人民發聲,並且採取行動。他們成為共產極權的目標,被無理拘留、關押、監禁、折磨,僅僅因為他們修煉法輪功。」

「法輪功學員一直通過非暴力方式反抗國家暴力,努力用真相和事實戳穿謊言和宣傳。

「我們經受了酷刑、再教育營、勞教所,迫害一直持續到現在。

「對於那些把這說成是中國內部事宜的評論家來說,他們可以看到,迫害已經越過了中國邊境。2018年,在維多利亞大學,為放映曝光孔子學院內幕紀錄片的場地,在放映前遭到臨時取消。

「據最近的報導,在西澳,神韻藝術團與珀斯劇院基金會擬定劇院租用協議,但隨後遭到拒絕。而此前一年,該場地主管曾經因向臺灣團體出租場地設備,親自向駐珀斯中領館道歉。」

鄧先生認為,受到《馬格尼茨基法案》制裁的中共官員應該被澳洲政府永遠拒絕入境,更無權在海外消費或投資。「他們應該受到全世界點名批評。」「希望這能阻止其他參與這類罪行的人。」

「去年11月底,美國、加拿大、英國、澳大利亞及新西蘭的法輪功學員向各自政府提交了參與迫害法輪功的惡人名單。這五個國家被稱為『五眼聯盟國』。報告顯示,因為沒有嚴格立法,這些國家往往被中共貪官當作避風港。」他說。

香港社區代表潘女士(Jane Poon)在研討會上發言。(李奕/大紀元)

香港社區代表潘女士(Jane Poon)表示,盡管目前面臨著冠狀病毒的威脅,香港抗爭者仍然堅持民主抗爭。她認為,澳洲若不能效仿英國、加拿大、美國,審議並通過《馬格尼茨基法案》,澳洲會成為海外人權侵犯者的避難所,從而危害澳洲民主社會。

來自香港、年僅19歲的馬同學(Elvis Ma)一直走在「反送中」的第一線,他在研討會上說:「警察暴力發生在我生活中的每一天。」「我的頸部在一次集會中被橡膠子彈擊中,如果它傷到裡面的動脈,我很可能就死了。」

2月7日晚,為推動澳洲《馬格尼茨基法案》立法,聯邦議員等各界人士舉辦公眾研討會。(李奕/大紀元)

「警察並不需要為他們的行為承擔任何責任,因為他們在『執法』期間連警號都沒有。」馬同學說。

他希望獨裁統治者能夠明白,「假裝一切都好」並不可行,「你不能夠通過經濟力量讓他人認同你的價值觀;你不能夠一方面打壓人民的基本自由,一方面尋求發展強大。」

維州維吾爾族社區主席歐茲曼(Alim Osman)表示,居住在澳洲的5000名維吾爾族人中,每個人的身邊都有至少一名親屬或朋友「被失蹤」。「根據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的2019年報告,中共政權是對現今全球人權的最大威脅。」

「(捍衛)民主並不是慈善事業,而是自我保護。面對國際上的人權侵犯者,全球《馬格尼茨基法案》是我們用來保衛自己的十分有力的武器。」歐茲曼說。◇

責任編輯:李欣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