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言警世

《推背圖》第56象解譯中共肺炎和解救之道

作者:道奇博士整理

《推背圖》第56象新解譯。(道奇博士/大紀元)

  人氣: 79773
【字號】    
   標籤: tags: , , ,

【前言】
從唐朝流傳下來的《推背圖》,預言歷代王朝興衰太神準了,所以在宋朝時就被當權者蓄意竄改,弄亂其卦象、甲子、或卦序。經過學院式的歸序(詳細在此不提、以免模糊掉本文焦點),發現第56象從來沒有被變動過一絲一毫。因此我們可以很確實地按照《推背圖》「通行本」第56象的卦序、卦象、配圖、讖曰、頌曰,來探討之。

推背圖》有一個很難解的案例,研究者大家都一致同意通俗版第五十六象配< 水地比卦 >,是沒有被動過手腳,一般公認此卦此象正在預言目前人類的大災難。至於究竟是啥災難,那就各說各異、莫衷一是了,因為大家都是似懂非懂。

《推背圖》第56象(公有領域)

要解讀它,首先必須明瞭正確卦序的道理,然後建立了架構,再來根據《易經》八卦的內涵來破譯解讀其中的「配圖」、「讖」及「頌」的含意。

《推背圖》第56象<比卦> 對應天時之運

對此卦此象,時下很多人都把它看成是在預言未來的第三次世界大戰, 但是古傳「比卦樂、師卦憂」,[1] 因此筆者向來獨排眾議,個人認為《推背圖》第56象在卦終第60象之前,是在預言中共和跟隨中共的最後會「樂極生悲」,如<比卦>卦辭預警「不寧方來,後夫凶」——遲遲不歸善者凶。

<水地比卦 >坎水上坤地下,它是屬於七坤運「坤卦分宮卦序」第八卦,所謂的「歸魂卦」。坤卦象徵物為「牛」,對應人體器官為「腹」。再者,此第56象預言到目前天時八兌運[2] 時的中國政局,兌卦象徵物為「羊」,對應人體器官為「肺」及「呼吸系統」。

《推背圖》第56象的配圖、讖、頌與<水地比卦 >對應的訊息

接著來看《推背圖》第56象的配圖、讖、頌與<水地比卦 >對應的訊息:

第56象配圖含意

從《推背圖》第56象的配圖,看到執矛相向的兩位武士漢子口中吐出猛烈的「炎」來。口吐之氣從肺來,口中吐炎就是「肺炎」,而且其勢炎炎。讀者一定可以聯想到讓世人色變的中共病毒引起的「武漢肺炎」吧。

第56象讖的含意

《推背圖》第56象的讖說:「飛者非鳥,潛者非魚。戰不在兵,造化遊戲」。預言說這不是一場傳統的戰爭,而是「造化遊戲」。「造化」是化育天地萬物的「自然」,超乎天地人的至高力量,如老子《道德經》所示的:「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的「自然」力量,究其實乃「造物主」——神的意志所為。

「陰陽為火,造化為工」(*出《論衡·物勢》),這陰陽不調的「肺炎」,是造化遊戲,意思就是神給人的警訊。

第56象頌的含意

《推背圖》第56象的頌曰:「海疆萬里盡雲煙。上迄雲霄下及泉。金母木公工幻弄。干戈未接禍連天。」這裡示現了事件的現象、後果。

「海疆萬里盡雲煙,上迄雲霄下及泉」,顯然這場「災疫」範圍很大。金聖歎揣測說:「戰爭之烈不僅在於中國也」。為何干戈未接已經禍連天?所以說,這不是一般的戰爭,前人也未解。這是「金母木公」的幻弄(「金母木公」也可以對應時間點),綜合配圖來看,就能知道為何這災禍能比干戈還厲害,因它是由肉眼看不到的「病毒」所帶來的「災禍」。

 《推背圖》第56象對應的<比卦>所釋訊息

有幸的是, 《推背圖》第56象配對的<水地比卦>預示人一條吉路,這吉祥遠離災殃的道路怎麼找得到呢?我們試著從卦辭、爻辭中來尋解。

<比卦>卦辭說「元永貞,無咎」,意思是說永遠堅定遵守著「正道」就沒過錯,堅守人之初的「善」性,就不會錯,「吉」就照臨。那一時走錯路的,若在此時能夠及時醒悟、誠心誠意歸善的中國人,「有孚,比之無咎」,仍有得救的機會。

醒悟者當從這其中去自省,自己是否偏離了天所示人的「善」道?是否有過自私自利損人害人的行為?找到錯處,趕快懺悔歸正,並彌補自己的過錯!如卦爻所示人:「有孚(*音同「福」)盈缶(*音同「否」,罐子),終來,有它吉」。「孚」是誠信,「有它」是指人認為的「意外」災禍;能夠真心誠意地歸善,能轉凶為吉。

以下是《推背圖》第56象配對的 <水地比卦> 卦辭及爻辭,括號中是簡單意解,僅供參考:

比(*擇善依附),吉,原筮,元永貞,無咎。不寧方來,後夫(*遲遲不來就貞善者)凶。

初六,有孚(*音同「福」,誠信之意),比之無咎。有孚盈缶(*懷著滿滿的誠信。缶音同「否」),終來,有它(*指意外之災)吉。

六二,比之自內(*從內心真誠歸附善人、走善道),貞吉。

六三,比之匪人(*匪人即「非人」,大惡之人。《象》曰:「比之匪人,不亦傷乎。」)。

六四,外比之,貞吉。(*《象》曰:外比於賢。)

九五,顯比,王用三驅(*王施仁政),失前禽,邑人不誡(*國人不憂懼),吉。

上六,比之无(*同「無」)首,凶。

筆者論斷:

無頭緒時人或問,三次大戰存不存?
比卦和樂少矛盾,大戰難由小爭紛。
爻辭失前禽云云,口腹之慾樂傷身,
卦理符合如是論,流感跡象好似真。
想像反卦水地師,瘟疫收拾靠陸軍,
假若萬地億屍焚,海疆萬里盡煙雲。

不寧方來後夫凶,卦曰後者更為瘟,
水地腹地開發頻,樂極生悲破壞深,
陽光空氣污染甚,比卦和樂過頭奔,
工廠林立煙排噴,汽車眾多耗油渾,
戰不在兵官坐鎮,鬥天鬥地還鬥人,
天災人禍拿不準,數年戰果空苦辛。
金母木公庚寅年,陰霾開始大新聞,
(2010庚寅年陰霾開始、2020庚子年開始肺炎)
霾菌兮天暗地昏,口罩層厚照煙燻,
毒粒漂浮飛非鳥,毒害藏流潛非魚,
肺部呼吸道大損,談虎色變無奈民,
無形折磨身蹂躪,默默無聲人斷魂。

毒害瘟疫無形刃,束手無策人不仁,
生機何處苦無門,比之匪人被判審,
自作自受此理真,自求多福何得身?
孚盈缶來有它吉,危難之間吉言遵。

結論: 
元永貞,善無咎。

目前由中國大陸傳出的「武漢肺炎」引起的感染已經成了世界性的災疫,已經有幾十個國家都有病例確診。「金母木公工幻弄」,就是「造化為工」,這是神所造給人的警訊。倘使人迷失到「是非善惡」的天理都分不清了,「比之匪人」,跟著「匪人」走,自然吉不來、「凶」來。

註釋:

註[1] 比卦排在師卦之後,並與師卦相綜而成一對卦。《序卦傳》:「師者眾也,眾必有所比,故受之以比。」

註[2] 「天時八兌運」怎麼看:
我們就先從了解《易經》八卦的基礎入手:伏羲先天卦為本[體], 乾(天)、兌(澤)、離(火)、震(雷)、巽(風)、坎(水)、艮(山),及坤(地);文王方位後天卦為應[用],其排列次序及所謂洛書數(筆者加上古書流傳的代數)為: 乾9->坎7->艮6->震8->巽2->離3->坤1->兌4。依序順時間旋轉,經歷八大運60卦序配六十甲子,《推背圖》就是應用《易經》八卦以定朝代興衰更替。

利用筆者提供給的附圖表(下附 :「《推背圖》甲子配卦圖」,有如懶人包、詳情和立論基礎另有後文解述),來查< 水地比卦 >水7地1 ,此卦洛書密碼為71。那麼就立即看到它是擺在「七坤運」分宮卦序的第八個(最後面、下卦又歸回根本坤地卦,而普遍被稱為「歸魂卦」)。同時您會看到欄格內的其它資料為 (56)己未,表示<水地比卦>為第56卦課(*洛書數71)、60甲子序號為「己未」,符合通俗版的第56象。

附圖:《推背圖》甲子配卦圖

《推背圖》甲子配卦圖。(道奇博士/大紀元)

天時進入二十一世紀,按照60甲子順序輪流、就到了「八兌運」。至於最終結果,天機就在歸序後《推背圖》辛酉第54象<澤水困卦>、壬戌第59象<澤地萃卦>、癸亥第60象<澤山咸卦> 中。大原則誠如《馬前課》預言的「晨雞一聲、其道大衰」及「拯患救難、是唯聖人」。@#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紛繁亂象中,神的安排從未偏離,神掌管著一切,巨細無遺地查看著人的一思一念。瘟疫是對每個人是否公義的檢驗,在自救無效的當下,離神太遠的我們,是不是應該歸正對神的敬畏?我們是不是要真心懺悔:我們享樂縱慾的生活,是否早已背離神為我們做的安排?「政治正確」與道德相對主義是否讓我們喪失了原則與道義?我們的文化藝術是否越來越不辨善惡美醜,越來越墮落變異?我們的商業貿易裡有多少傷天害理、不可告人的祕密?在與倫理道德不符的科學領域裡,我們是否扮演過反神的角色?我們是否迷信神靈,卻從不遵守戒律?
  • 三百多年前的北京城,發生了前所未有的一次離奇大爆炸,迄今人們對其成因仍眾說紛紜,被列為人類史上成規模毀滅事件的兩大懸案之一。
  • 這裡要說一說一次詭異的蝗災,發生在唐朝末年,蝗蟲大量襲擊淮南揚州,還出現不尋常的行動,就是攻擊畫像吃畫中人頭。《舊唐書》、《新唐書》都記載了這件蝗災。到底是怎麼回事?
  • 時大金朝已風雨飄搖,強悍的蒙古大軍鐵蹄奔騰,金朝的疆土日益縮減,並且,在與南宋的戰事中,金朝屢戰不勝,進退失據。國內朝綱鬆弛,官員們徇私舞弊、碌碌無為,各級官吏魚肉百姓,盜匪猖獗,義軍迭起。完全是一副王朝末路的亂象。
  • 從前文的推解中,吾人警悟到在《推背圖》中的第56象是預言中共肺炎的一象。本文將尋繹其中隱喻的得救之道。
  • 神準的預言《推背圖》第56象可能預言了武漢肺炎和出路嗎?為何說《推背圖》56象是預言武漢肺炎的一象?從配卦推解到什麼「巧合」的現象?
  • 如果你看不清當下,就讀讀歷史,因為歷史上都曾經發生;如果你讀不懂歷史,請看看當下,因為歷史正在重演。
  • 古今中外的很多大瘟疫所造成的慘烈後果,讓人不寒而慄。然而,在這些大瘟疫中,仍有一些「幸運兒」平安走過。
  • 明朝萬曆年間旱災比較多,同時瘟疫大作。萬曆八年(1580年),大同境內十戶有九戶「中招」,死亡率非常高,傳染者接踵而亡。潞安地區患病者脖子腫大,此病傳染性極強,沒有人敢探望患者,患者死了也沒有人敢收屍憑弔。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