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武漢大氣出現驚人濃度的二氧化硫 在燒什麼?

中共肺炎蔓延,尤其在1月23日就封城的武漢,到底死亡多少人,或許從焚燒屍體的量可以觀察。圖為示意。(STR/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氣: 69685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20年02月09日訊】(大紀元記者賴意晴、吳旻洲台灣採訪報導)根據國際數據提供商「Windy」追蹤的數據,2月8日晚間,中國武漢市周圍的大氣中包含大量有毒物質二氧化硫(SO2),遙遙領先其它城市。有網民質疑,武漢空中二氧化硫突然暴增的現象,很可能與大量焚燒中共肺炎(俗稱新冠肺炎)死者遺體有關。但台灣事實查核查證顯示,Windy主要是看風場走向,其提供的空氣品質指標,並不是來自各地監測站實測的數據,且人體燃燒後只會轉化成低濃度的二氧化硫,不會造成高濃度排放,所以二氧化硫濃度指標並不適合作為遺體焚化的判斷依據。

根據捷克公司「Windy」的全球交互式天氣數據顯示,武漢市充滿大量二氧化硫,全市每立方公尺的濃度均超過80微克,武漢各行政區都難以倖免,在2月8日晚間7點甚至出現每立方公尺1700微克的驚人濃度,甚至湖北省其它城市也飄散著此類有毒氣體。

「Windy」顯示的數據,與中國重慶、上海以及周圍城市相比,武漢市的二氧化硫排放量已經遙遙領先,高達1342.27µg/m3,遠高於屬於危險水平的80µg/m3。

「Windy」顯示武漢市周邊的二氧化硫含量高於重慶與上海,但台灣事實查核查證顯示,Windy主要是看風場走向,其提供的空氣品質指標,並不是來自各地監測站實測的數據。 (Windy.com)

二氧化硫(SO2)是最常見的硫氧化物,是石油、碳、天然氣與生物類有機物等的燃燒都會產生該化合物。二氧化硫為無色氣體,有強烈刺激性氣味,溶於雨水時,會形成酸雨。

海外一名推友「Interlwave」指出,如果這是一個燃燒煤炭石油的發電廠放出的二氧化硫,那麼在同樣人口聚集的上海與重慶,以及中國周邊的其他人口密集城市,並沒有出現像武漢市那樣多的二氧化硫。這名推友認爲,武漢市可能正在燃燒有機物城市垃圾,或者是動物屍體類的有機物,他推斷,武漢空中二氧化硫突然暴增的現象,很可能與大量焚燒新冠肺炎死者遺體有關。他分析,以武漢市這樣的濃度,推測要燃燒1.4萬具屍體才能達到這樣的排放量。當然,這一推測數據還有待專家的權威鑒定和證實。

台灣事實查核中心闢謠表示,人體燃燒後只會轉化成低濃度的二氧化硫,不會造成高濃度排放,且二氧化硫濃度指標並不適合作為遺體焚化的判斷依據,這則傳言為錯誤訊息。

另外,台灣事實查核中心也指出,Windy主要是看風場走向,其提供的空氣品質指標,並不是來自各地監測站實測的數據。查核中心諮詢氣象專家彭啟明,他表示,氣象模擬需要很大的運算資源和大量的氣象專業人士,所以通常是國家機關、特定機構或氣象公司在運行「氣象模式」,例如歐洲ECMWF、美國NCEP、台灣中央氣象局等。Windy是想辦法取得這些各機構的模擬資料,然後建立一個視覺化的平台,從事商業活動。因此,Windy系統本身並沒有做「模擬」的工作,也不是網站實際監測的資料。

燃料可能是產生二氧化硫的主因

不過經記者調查,焚化屍體過程所使用煤、柴油等燃料,有可能是產生二氧化硫的主要原因。

另外,雖然Windy的顯示不是來自各地監測站實測的數據,但就武漢當地情況顯示,確有殯儀館正在大量焚燒屍體的情況。據武漢當地流出的通告顯示,自1月25日起,武漢殯儀館與火葬場已經啟動「24小時服務」,全天候運作,且還要求遺體進館後,處理程序要「短、平、快」,殯儀館暫停舉辦告別式,只提供「遺體接運、遺體火化、骨灰寄存」三項服務,而且只允許直系家屬到場。

從武漢市民政局資料顯示,武漢地區大約有7個殯儀館、80座焚化爐。湖北某殯儀館高層日前曾透露,他所在的殯儀館,一台爐子焚燒一具遺體需要50分鐘。若依此推算,武漢地區每天最多可以焚燒約2,300具遺體(註:80乘24(hr)乘(60mins/50mins)=2,304)。

另外,據本報2月4日以調查員以特殊身分暗訪湖北省多家殯儀館的高管,從而獲知其中兩家殯儀館每天的實際火化量,是平時火化量的4~5倍。從這些資訊推測,當前武漢確實有大量屍體被火化。


此外,依中共民政局所公布的「火葬場大氣污染物排放標準」內容顯示,中國焚化爐設備所用燃料主要分成三種,目前都是以柴油為主的燃油式火化機,另一種則是燃煤式的火化機,但由於污染嚴重,多分布在老、少、邊、窮地區;第三種燃氣式火化機,雖然排污較少,但因為價格較高,所以中國使用較少。

學者:武漢工廠停工 燒屍體是合理推斷

對於武漢空中二氧化硫突然暴增的現象,台大大氣科學系教授陳正平也表示,其實人體的硫含量非常低,即便大量焚燒屍體,也很難達到這麼高濃度的二氧化硫。

他認為,重點應該是拿什麼東西去燒,如果大量燒煤的話就有可能,若是燃燒柴油的話,硫含量也會比較高,但以焚化爐的規模來看,只要距離一遠,濃度就會低很多,而且因為沒有更多相關數據,他也無法斷言。

他強調,工廠和煉鋼場才是排放二氧化硫的大宗,當然氣象條件也很重要,如果當天沒有什麼風,加上高壓層下降、空氣流動很緩慢,二氧化硫就很會難擴散,也會導致二氧化硫濃度飆高。

台灣大學大氣科學系教授徐光蓉則說,自然界在一般情況下,除非火山爆發,否則不會產生大量的二氧化硫,由於武漢當地沒有火山,再加上封城的關係,工廠停工、車輛無法行走,所以在沒有別的污染源,又沒有中國自己的相關數據情況下,外界會認為是在燒屍體,也是合理的推斷。

世衛顧問:中國日增五萬例新冠病例

倫敦帝國學院的世界衛生組織(WHO)顧問佛格森(Neil Ferguson)教授2月5日在接受訪問時說,根據模型分析,中國境內每天感染新冠病毒的人數大約5萬人,更糟糕的是,他估計這個傳染病的傳播速度每隔五天就會翻一番。

另外,佛格森的模型估計,中共當局每天大概僅發現感染新冠病毒總人數的10%。

挪威媒體「CCN」2月8日報導,從中共官方公布的感染數字來看,佛格森的推論有其可信度。

報導指出,雖然在爆發不久後,中共每天通報的新冠病毒病例數呈指數增長,但是現在曲線已傾向線性增長。過去一個星期的時間,中共每天持續通報大約三千名新增感染人數。事實上,在過去的10天裡,這個數字一直保持穩定。

然而,令人懷疑的是,如果近期每天新增感染人數「穩定」在三千人,中共各城市為何接二連三地宣布封城或加強管制?因此,佛格森推測的遠大於中共數據的數字,似乎提供了一個合理的解釋,中國境內新冠病毒的問題相當嚴重。

英國《衛報》1月26日報導,佛格森當時的猜測是,儘管到目前為止只有二千多例確診病例(中共報告的數據),但可能已經有10萬人感染了中共肺炎。目前大部分感染者都在武漢市。

弗格森的演講團隊曾為WHO對中共肺炎進行建模實驗,他說,他們估計該病毒的繁殖率為2.5—3,這意味著每個受感染的人都可能將病毒傳播給另外三個人。

佛格森說:「我現在的猜測是目前可能有10萬個病例。」病例也可能在3萬至20萬之間。「幾乎可以肯定,有成千上萬的人被感染」。

更正啟事:在台灣事實查核中心刊出查證後,本文有修改過內容,補上台灣事實查核中心的查證,並加上專家學者的解讀。謹此更正,並向讀者致歉。

責任編輯:玉珍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