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丹:從中共肺炎看科學戰勝病毒的能力

人氣 963

【大紀元2020年02月10日訊日前,中國工程院副院長王辰公開曝出了一個足以「讓醫療界都崩潰的消息」。他在接受採訪時說,「在今天之前,醫療界都以為核酸檢測可以確診病毒的存在,現在發現,只有不到50%的核酸檢測呈陽性,就是說,感染病毒的患者,一多半沒有被醫生檢測出來」;「臨床症狀和流行病學分析都說明是肺炎」。有網友指出,這表明「之前醫生用的確診模式有問題」;「目前對病毒特性認識還有很大局限」。

與此同時,有諸多網友也用實例證明,這種確診模式在病毒面前,的確是不堪一擊。由於「好幾起都是轉陰了,出icu了,普通病房恢復期的時候,又突然加重」,因此,有人驚呼:「生命力太頑強了,這個病毒!」還有人表示,「這個病毒太可怕了,轉陰以後,居然還可以變異繼續復發」;「第一次看到欺騙性這麼厲害的病毒」;「看來檢測試劑轉陰,是存在問題的」。

記得不久前,國外的一個訪談節目還在探討「和2003年的SARS相比,……中國的醫療水準是有了很大的提高」的這一說法。當時,有專家認為,就醫療水平而言,應該分成兩個部分來看,即「診斷水平」和「治療水平」。

在他看來,「從診斷水平來說的話,那肯定比2003年的SARS的時候要高的多」,因為「國家CDC在1月2日就拿到了樣本,5天之內就分離出了病原體,完成了測序,確定是類似SARS的新型冠狀病毒,而且馬上就得到了電鏡照片,不到2週就做出了診斷試劑」。

儘管專家在「診斷水平」上得出的結論比較正面,但他說的卻並不誇張。他只是針對當時的情況做出了實事求是的分析而已。這裡的關鍵更在於,那個「不到2週」就被做出的「診斷試劑」,再過2週,就被發現,一經用在人身上,其效果就立即打了對摺。這足以表明,連專家所肯定的「診斷水平」,如今也無法保障了。

此外,該專家還坦言相告,「世界整體從2003年到現在,在對冠狀病毒引起的肺炎上面,並沒有在防禦和治療上的任何進步,任何一個醫生或者是醫學研究者都可以告訴你,冠狀病毒肺炎是沒有特效藥的,就是靠自己扛過去」。他還指出,「用大劑量的激素來抑制免疫反應」,「後遺症是非常嚴重的」。

此前,世衛的總幹事譚德塞還公開表示,「很難相信就在兩個月前,我們對這種病毒還一無所知」,但現在「我們已經對它有了更多的了解」。然而話音未落,他又心虛的補充道,目前「仍有很多東西需要了解,包括病毒的來源、嚴重程度和傳播能力」。

對於「嚴重程度和傳播能力」,有專家給出了這樣一個更全面的回答,即「到現在我們知道的,飛沫傳染這是已經確認的,然後接觸傳染這是確認的,現在大便有,那麼就牽扯到一個叫做『口糞傳染型』,……一個人排的大便整個衝到給排水系統後,它也許從水漂浮出來等等,各家會不會傳染?另外,畢竟糞便在河流然後澆灌到農田,然後蔬菜進入你的飯桌,會不會傳染?這就牽扯到其它很多很多其它的問題」。

不難看出,專家的回答越全面、越細緻,越足以證實,人類無論採取什麼樣的科學手段,都不太具備對這個病毒的防控能力。

正如來自德國方面的消息指出,「這個病有越來越多的未知因素」;比如「門把一摸,就有留下活性的病毒」;「武漢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中共病毒)在牆上附著了14個小時,你絕對不會考慮昨天有人在這摸過」;「你一摸會不會傳染?」

這就意味著,即使能確診,也「不知道這個人是怎麼得的」。如今,哪怕是科技、醫療水平都排名世界第一的美國,截至目前,也只能得出「這個病的起因不知道,它的來源不知道,它的傳播途徑不知道,它究竟危害性有多大不知道」這種「一問四不知」的結論。

由於「四不知」,現在針對「冠狀病毒」所採取的醫療手段,就只能是「死馬當活馬醫」,先試試再說。這種束手無策的現狀雖令人感到揪心、震驚,但卻不足以讓人感到意外。因為在人類社會爆發瘟疫的歷史中,曾無一例外的發生過這種「科學止於瘟疫」的狀況。

據系列文章《瘟疫與人》記載,公元1347年至1351年,黑死病在歐洲大陸迅速播散;而在那時,「醫藥變成了沒有用的廢物,醫生們也成為慌忙逃命的成員」。於是,「死亡就像影子一樣和人們時刻相隨」;「瘟疫肆虐的城市都幾乎變成了空城」;「這段最讓人難以忘懷的歷史片段被稱為『天降的禍』或『天譴』」。

文章寫道,「人在瘟疫面前是那樣的渺小,儘管人可以發展科學、甚至改造地球(破壞地球),但是瘟疫、天災要取人的性命可以說就在一瞬間」。

就拿黑死病(鼠疫)來說,「現在的醫學科學認為黑死病的病原是鼠疫桿菌」,但是「為什麼這種細菌會在某個時間某個地區之內爆發致病呢?這個問題就在現在科學能回答的範圍之外」。

到了20世紀,「飛機、火箭、飛船飛上了天,青黴素的發現『開創』了人類『征服』疾病的篇章」。然而,「人們都驚詫:人類使用了多年的鏈黴素、氯黴素和四環素就可以很容易殺死鼠疫桿菌」;此外,「還有那麼多更強力的抗生素」;但「為什麼印度在20世紀末還會爆發這麼大面積的鼠疫呢?」

這無疑表明,「抗生素做不了人類在疾病面前的救命稻草」。此外,「瘟疫潛伏、爆發的原因中哪一個是人類可以控制的因素?」更何況,「時至今日,細菌耐藥的問題被稱為世界範圍內人類最大的威脅之一」;「細菌耐藥使得死亡率增高,治療費用增高,醫務人員面對無法控制的感染毫無對策」;「誰也不敢保證人類一定不會在哪一天大面積爆發由耐藥鼠疫桿菌引起的瘟疫」。

然而,人類從未好好反思過,為何在瘟疫面前,科學竟是如此無力?

在西方,「瘟疫」不僅被解釋為「某種致命的傳染病」,「還特指神對人的懲罰」,因為「西方作為現代科學的發源地,向全球輸出了人類最引以為豪的反神創論的科學」。最重要的是,「反神」被中共舶來中國之後,更是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

正如《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所言,「共產黨帶頭反神」;其鼻祖「馬克思信仰邪教」,「列寧也是邪教信徒」;「共產黨的《國際歌》唱道:『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中國的各種宗教團體在中共的暴力迫害下瓦解了,佛教界、道教界真正的信徒們被鎮壓或殘殺」。

「中共建政之前,廟宇、道觀、祀堂、佛堂遍布中國」,但此後,「共產邪靈砸碎了這些讓人在生活中時時和神聯繫著的廟宇神像,也通過欺騙洗腦讓中國人完全脫離傳統的生活方式」。

時至今日,飽受「無神論」、「進化論」毒害的中國人很難不隨波逐流,不知不覺間就在戰天鬥地、褻瀆神靈。這樣的中國人,隨時都可能遭逢滅頂之災。

如今,面對肉眼看不見的「冠狀病毒」,身處在防不勝防的瘟疫肆虐之地,中國人要想自保自救,就不該再盲目的迷信科學。繼續對現代科學頂禮膜拜、瘋狂追捧,只會讓渺小的人類更加不堪一擊。

即使有一天,所謂的武肺「解藥」問世,那也是基於天意,即神佛的安排。對於那些被中共的精神毒藥灌飽,不經意就揮舞著科學大棒謗佛、反神的中國人來說,惟有清除自己頭腦中的「無神論」、「進化論」毒素,與反神、滅神的中共徹底決裂,才能免遭塗炭、重獲生機。

責任編輯:莆山

相關新聞
11歲天體物理學神童挑戰霍金:無神論謬矣
【歷史回眸】大瘟疫:改朝換代的前奏
李清:中共肺炎產生的深層原因與防治
武漢肺炎疫情失控 中共專制體制受挑戰
最熱視頻
【重播】川普和夫人舉行感恩節火雞赦免儀式
【欺世大觀】「奇襲白虎團」翻轉 陳屍10萬主演打臉
【重播】專訪《蠶食美國》製作人鮑爾斯
【遠見快評】「移交」啟動 拜登「白等」?
【新聞看點】拜登選帶「病」閣員 墨菲遭死亡恐嚇
【拍案驚奇】阻川普連任 揭祕全球大重構計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