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瘟疫】汴京大疫:金朝滅亡的序曲

文/宗家秀
  人氣: 4265
【字號】    
   標籤: tags: , , ,

金天興元年(1232年)四月,蒙古大軍攻打金「南京開封府」汴京沒有成功,半月後撤離。就在蒙古軍撤離後,汴京城內突然爆發大瘟疫,歷時五十天,半數人口近百萬人死亡,金哀宗出逃。兩年後,金朝滅亡,哀宗自縊身亡。金哀宗將明崇禎的悲劇提前400年預演了一遍。

王朝末路亂象

大金王朝從1115年完顏阿骨打建國到1234年金哀宗完顏守緒亡國也就是區區百餘年。

金哀宗,原名完顏守禮,也是歷史上具有悲劇色彩的一位末代皇帝。他原本不是太子,非儲君。皇太子完顏守中因金朝中都失守而抑鬱身亡,皇太孫完顏鏘也早年夭折。金宣宗無奈之下立完顏守緒為太子,將他的名字由守禮改為守緒。1223年,宣宗駕崩,完顏守緒繼位,是為金哀宗。

時大金朝已風雨飄搖,強悍的蒙古大軍鐵蹄奔騰,金朝的疆土日益縮減,並且,在與南宋的戰事中,金朝屢戰不勝,進退失據。國內朝綱鬆弛,官員們徇私舞弊、碌碌無為,各級官吏魚肉百姓,盜匪猖獗,義軍迭起。完全是一副王朝末路的亂象。

金哀宗即位後採取了種種措施,欲中興金國,他懲奸除惡,廣開言路,任用抗蒙有功之士,同時遣使與宋、西夏停戰修好。

志在振興的哀宗卻沒能改變金朝滅亡的歷史宿命。《金史》評:「宣宗南度,棄厥本根,外狃餘威,連兵宋、夏,內致困憊,自速土崩。哀宗之世無足為者。皇元功德日盛,天人屬心,日出爝息,理勢必然。區區生聚,圖存於亡,力盡乃斃,可哀也矣。」

金宣宗為了與蒙古和談以解中都之圍,1214年將金帝完顏永濟的女兒岐國公主(圖中左邊馬上的人物)送給成吉思汗和親,而後蒙古退回漠北地區。(公有領域)

汴京大疫日死2萬人

天興元年(1232年)正月,汴京大疫之前,蒙金兩軍三峰山之戰,蒙軍大獲全勝,金朝名將移喇蒲阿和完顏陳和尚命殞鈞州城,主力軍隊受到重創,揭開了金朝滅亡的序幕。

天興元年(1232年)三月,蒙古人對金都汴京展開進攻,大軍包圍了整個城池。雙方展開激戰,金哀宗親自出承天門安撫將士。整整十六個晝夜,蒙軍沒有攻下汴京,雙方總共傷亡百萬人。

蒙軍知道一時難以攻克城池,雙方議和,金朝送荊州曹王作為議和人質出城交付給蒙古人,並派戶部侍郎楊居仁出城給蒙古人送去酒肉,這樣,蒙古大軍才悄悄撤走。夏四月八日,雙方停戰。金朝大將合喜自以為守城有功,提出大兵退卻要舉城慶賀。

正當金人準備彈冠相慶、大擺酒宴之際,一件意想不到的事件發生了,一場突如其來的瘟疫席捲了整個汴京城。

《金史‧哀宗本紀》記載,「天興元年五月,汴京大疫,凡五十日,諸門出死者九十餘萬人,貧不能葬者不在是數。」按此史料計算,單日死亡患者接近兩萬。

這一慘劇在《金史‧后妃列傳》中也有描述:「及壬辰、癸巳歲,河南饑饉。大元兵圍汴,加以大疫,汴城之民,死者百餘萬,后皆目睹焉。」

著名文史學家元好問當時也恰被圍困在汴京城中,親眼目睹了汴京大疫的慘狀:「往者,遭壬辰之變,五六十日之間,為飲食勞倦所傷而歿者,將百萬人。」元好問當時以為是「飲食勞倦所傷」而引起的疫情。

元好問,字裕之,號遺山,金、元之際著名文學家。(公有領域)

汴京瘟疫可能為鼠疫

限於當時的歷史條件和醫療水平,導致金朝滅亡的汴京瘟疫到底是哪一種瘟疫,後世的學者多有不同的觀點,有人認為是流行性腸胃病,有人說是流行性感冒,有人認定為肺鼠疫,還有可能是傷寒、傳染性肝炎或鉤端螺旋體病……

目前學界主流說法是肺鼠疫,並將其視作13世紀鼠疫大流行中的一個環節。

當時在城中救治疫民的中醫李杲在其《內外傷辨惑論》中記載,患者出現發熱、痰結、呼吸困難、咳嗽血痰、咯吐大量稀薄痰沫、極度疲倦乏力等全身症狀,伴有惶恐易驚、意識障礙及躁、煩、亂等神經系統症狀,一般十天之內必死。根據病人發病的症狀看,和肺鼠疫很相似,只是死亡的時間比肺鼠疫要長几天,當代有學者認為可能是較輕症狀的肺鼠疫。

李杲描述的當時的死亡人數是令人觸目驚心的,「既病而死者,繼踵而不絕。都門十有二所,每日各門所送,多者二千,少者不下一千。」假設,一天一門出屍一千五百具,十二個城門就是一萬八千,和諸多其它史料是能吻合的。李杲記載疫長「幾三月」,也就是二個多月,不到三個月。

李杲,字明之,號東垣老人,後世多稱他為李東垣。金元四大家之一。(公有領域)

封城的政治考量加大了疫災

迅猛的疫情使汴京很快淪為一座死城,造成了嚴重的社會恐慌,人們爭相逃離這個災區,到了五月份,有數萬人要求出城。但是金王朝當時出於政治考量,擔心疫情泄密而被蒙古人乘虛攻入,進行了封城,不准百姓出入。

但是,疫情越來越嚴重,直到後來被迫開放城門,自蒙古人圍城到因疫情而封城,前後三個月,城內儲糧不夠,出現了大饑荒,金政府下令縱其民北渡尋食逃生。

汴京城在與蒙古軍交戰前,為了擴充軍隊,曾將城外的居民大量遷往城內,造成當時城內的人高密度聚集,加上幾乎全民皆兵、實行軍事化管理,城內的民眾數目應在250萬到300萬之間。

瘟疫高峰開城放民時,原南遷的民眾選擇向北或東南逃難,元好問和李杲也同出汴梁逃難。一時間,「京城危困之民望而歸者不絕。」

金朝滅亡之際,汴京城儼然慘不忍睹,「途茂草長林,白骨相望,虻蠅撲面,杳無人蹤。……見兵六七百人。荊棘遺骸,交午道路,止存民居千餘家,故宮及相國寺佛閣不動而已。」

夢兆與天意

蒙古大軍圍城半月之久,金軍有「震天雷」和「飛火槍」等威力巨大的火器,使得蒙軍長時間攻城不克。蒙金傷亡都很慘重,這時,雙方議和,蒙古撤軍。

末世金都汴京不是被蒙古大軍拿下的,而是被瘟疫攻克了,是為天意。

在此之前,早有夢兆。《金史》卷二三《五行》記載:「哀宗正大元年正月戊午, 上初視朝,尊太后為仁聖宮皇太后,太元妃為慈聖宮皇太后。是日,大風飄端門瓦,昏霾不見日,黃氣塞天, 仁聖又夢乞丐萬數踵其後,心惡之, 占者曰:『后為天下母, 百姓貧窶,將誰訴焉?』遂敕京城設粥與冰藥以應之, 人以為壬辰、癸巳之兆。」

哀宗繼位後,尊宣宗后妃王氏姊妹為太后,仁聖宮皇太后夢到她身後有幾萬個乞丐跟著,讓她心裡不太舒服。占卜者就說,太后為萬民之母,百姓遇大的疾苦必定會求訴於太后,於是詔令京城設置粥場發放食物和藥物給百姓。後人認為這就是天興元年汴京大疫的徵兆。

而那一年的天氣似乎也為瘟疫肆虐做了特殊的鋪墊。史載天興元年五月「辛卯,大寒如冬」。五月的開封本應是初夏的氣候,卻氣溫突降,無疑會使人的生理難以如常適應。

疫前,城內因人口聚集過多,處於戰時圍城狀態。大兵壓境,人心惶惶,飲食、衛生、氣候皆不調和。天時、地利、人和,三方面盡失。

汴京大疫之後,城中仍有147萬人,流民遷出四散,但沒有史料記載周邊地區遭到瘟疫感染。

大兵壓境,人心惶惶,飲食、衛生、氣候皆不調和。天時、地利、人和,三方面盡失。示意圖。(AFP)

歷史的輪迴

1232年12月哀宗出逃汴京,北渡黃河,奔至歸德(今河南商丘)。歸德城內,金國主將石盞女魯歡和元帥蒲察官奴互相內鬥,金將武仙攻打南宋蜀地光化,被孟珙打得大敗。至此,金朝所剩元氣皆喪。

1233年,哀宗殺掉跋扈的蒲察官奴逃到蔡州(今河南汝南),時完顏白撒的八萬精兵被蒙古大將史天澤一在蒲城殲滅了。1233年8月,蒙宋聯盟攻破唐州(今河南唐河)。

此時金哀宗想起要和宋聯合修好,派使者去遊說宋人說:「蒙古滅國四十,以及西夏,夏亡及我,我亡必及宋。唇亡齒寒,自然之理。」南宋根本不理會他。

天興三年正月(1234年),蒙宋聯軍攻破蔡州,哀宗不願做亡國之君,緊急中便把皇位強行傳給統帥完顏承麟,自己在蔡州幽蘭軒自縊身亡,年僅37歲。

末帝完顏承麟聞知哀宗死訊,「率群臣入哭,諡曰哀宗」,哭聲還未停,城池被攻破,完顏承麟同日死於亂軍中,大金王朝徹底滅亡。

百餘年前的1127年春,金兵攻破北宋都城汴京,燒殺搶掠,俘宋徽、欽二宗及皇妃貴戚三千多人,城中一半人死於殺戮與疾病,北宋亡國,史稱靖康之恥。曾經屠城擄君的金人不可一世,但竟在同一城池內,被肆虐的瘟疫奏起了王朝破滅的序曲。

歷史的輪迴總是驚人的相似。@*#

參考資料:

《金史》
《古今圖書集成》
《內外傷辨惑論》
《歸潛志》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公元前5世紀下半葉,雅典和斯巴達兩個城邦國家,為爭奪希臘世界的霸權而展開了伯羅奔尼撒戰爭。戰爭第二年,即公元前430年,當斯巴達軍隊逼近雅典城時,突然發現城外多出無數的新墳,原來雅典城內正流行致命瘟疫。驚詫中,斯巴達國王急忙下令撤兵。雅典被隔絕了,無論是雅典的敵人還是同盟,誰都不敢再靠近這座瘟城。
  • 1986年4月26日凌晨,前蘇聯烏克蘭境內切爾諾貝利區普里皮亞季市的核電站4號機組發生爆炸,巨量放射性物質和燃料直噴天頂,大火燒了8天,700萬人受到輻射。當時參加救援的84萬人中,7萬人終身殘疾,30餘萬人因受放射傷害而死去。專家揭示,此次爆炸相當於1945年投到日本廣島的原子彈的400~500倍。
  • 明朝萬曆年間旱災比較多,同時瘟疫大作。萬曆八年(1580年),大同境內十戶有九戶「中招」,死亡率非常高,傳染者接踵而亡。潞安地區患病者脖子腫大,此病傳染性極強,沒有人敢探望患者,患者死了也沒有人敢收屍憑弔。
  • 古羅馬大瘟疫中,基督徒無恨無畏,向世人傳播福音,讓世人看到了希望、幫助人們回歸正途。當歷史在今天改頭換面地重演時,人們是否也應該反思一下:瘟疫為什麽會發生?人應該如何自救?
  • 如果你看不清當下,就讀讀歷史,因為歷史上都曾經發生;如果你讀不懂歷史,請看看當下,因為歷史正在重演。
  • 東漢末年至晉初年,全國性大瘟疫共有二十多次。漢桓帝在位二十年,中原地區流行瘟疫高達十二次;漢靈帝時發生過一次;漢獻帝時發生了兩次。京師洛陽的瘟疫高達十六次之多,曹操有《蒿里行》詩云:「鎧甲生蟣虱,萬姓以死亡。白骨露於野,千里無雞鳴。生民百遺一,念之斷人腸。」
  • 東西方古今六大預言,不約而同揭示了哪兩大人間重要主題呢?綜合這六大預言預示來看,2020年是個關鍵年,關鍵世間大變局。(續上文)
  • 東西方古今六大預言,不約而同揭示了兩大人間重要的主題!:無神論的中共滅亡及聖人救世。綜合這六大預言預示,中共從2020年開始快速走向末路之途,滅亡已不是未知數。
  • 樂山彌勒大佛在1949年中共掌政後,曾顯靈出現過幾次異象奇蹟,所以「大佛洗腳天下亂」特別引人注意;《燒餅歌》中已經預示了亂世出路。
  • 今天發生的波及全球的退黨大潮,是一個歷史上許多中外先聖都有預言的事情,是天意,而且與每個人都有關聯,人們必須要在《聖經》裡說的「最後的大審判』中表態。神在給每一個人機會,神只看人心!真心希望人們在這人生的關鍵時刻,都能順應天意,為自己的未來做出無悔的選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