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清明引(234) 降天罪-瓊林鏖戰4

作者:云簡

圖為明《平番得勝圖》局部。(公有領域)

  人氣: 719
【字號】    
   標籤: tags: , ,

第六章 瓊林鏖戰(4)

六子乘風而行,落雲於前。為首一人,一身白衣,仙風道骨,收起古琴,笑靨盈盈,走近眾人,道:「此處已淨化了。」眼神落於一人身上,道:「辛元,緣何不用心法驅毒?」

「嗯?」辛元一頭霧水。

那人又道:「爾父之琴,吾不是已送還給你了麼?」

「啊。」辛元恍然大悟,道:「你是……送吾禮物的師叔……」那人點了點頭,身後一人近前道:「這位便是大師兄之子。」

「是的。」那人道。

「真想不到,多年不見,已經長得這麼大了。」另有一人道。

肖彰皺眉道:「你們又是誰,怎地識得辛元?」

為首那人道:「吾是琴部二師兄,林和。這五位是吾師弟,馮平……」蘇伊道:「方才明明看見有七個人,緣何少了一人?」此言一出,琴部六子皆沉默。林和朗笑一聲,道:「辛元,吾等琴陣,瑤光之位尚缺一人,你可願暫時助力?」

「我?」辛元不解,道:「只怕能力不足。」

馮平笑道:「無須擔憂,想必爾已習得大師兄之劍法,其與陣法有相通之處。」

林和道:「三師弟,不妨你先行指點。」

「辛元,你隨吾來。」馮平二人離去。

林和道:「為何不見西白馬師叔?」芮微四處張望,一無所獲,不解道:「師父方才還在。」蘇伊道:「各位琴部師兄,緣何不去棋部幫忙?」肖彰道:「是啊,不知棋部情況如何?」魯信笑道:「棋部、書部早已解決,吾等已教授心法於各部弟子,望其能可自衛。」

「啊?為何吾等畫部卻是最後。」肖彰不滿道。蘇伊睜大眼睛,好奇道:「究竟如何解決,師兄可與吾等講講?」林和轉頭,見辛元剛習練至第二層,便對眾人道:「也好。吾等趕到之時,棋部、書部弟子已接到邵奕師叔之令,便宜行事。是以助百姓撤離之後,各自組陣,護衛乾坤闕與文書塔。棋部之陣,書部之武功,吾等親眼見之絕學,莫不讚歎於其精妙……」

林和講述大概,一刻之後,辛元、馮平完成習練。馮平道:「行了,不做主力,只占位支援,已是足夠。」

「甚好。」林和道。

平術道:「太好了,吾亦不用再行分身之術。」

林和道:「吾等還要誅殺罪魁,不便在此耽擱。告辭。」

「各位師兄師弟,保重。」辛元拱手及地,轉身之間,雲煙四起,七人騰霧而去。

話說西白馬眼見七子琴陣,心下了悟,片刻不待,提氣奔至寂封沉淵。眼前之人,非是琴部弟子,卻是言畢盡:「師弟。」

「你緣何在此?」西白馬負手道。

言畢盡道:「掌門有令,召集四部首座於峰頂,有任務交託。」

西白馬苦笑一聲,道:「好個四部首座,可是要放景陽出來?」言畢盡道:「當然不是,掌門師父自領一位。此陣乃掌門為誅玄主而設,師弟不可意氣用事,錯失良機。」

西白馬擊掌於石壁之上,道:「明明景陽師兄才是對戰玄沙的不二人選,上一個甲子,封印禍王者,正是師兄,緣何現下……」

言畢盡亦嘆了口氣,道:「事到如今,唯有萬事向前,何苦再糾結過去。」

西白馬怒道:「只有十年,便淡忘了麼!師父臨終之時囑意人選,絕非士君夫。」

「師弟慎言。」言畢盡道。

西白馬無可奈何,舉掌拍打石壁,明知徒勞,卻仍抱有一絲僥倖。言畢盡道:「奇蹟不會發生,師弟還是隨吾離去吧,畢竟,大戰在即……」

「唉——」西白馬重重嘆了口氣,眉心難解,憂心難舒,拂袖而去。

孤寂峴鋒之頂,士君夫負手而立,愁眉緊鎖。

邵奕道:「師父,西白馬師弟還未到,不如弟子前去接應。」

「也好。」士君夫道,「如果未見到人,便至西風台,無須再行回來,浪費腳程。」

「是。」邵奕下山而去,士君夫手捋長鬚,神情嚴肅。

半刻之間,言畢盡、西白馬落於峰頂。

「掌門,師弟已至,可以開陣了。」言畢盡道。

士君夫面色鐵青,道:「既然來了,抗命之事,本座便不再追究。」

西白馬道:「不知掌門作何主意,可拯救瓊林於危難。」

「哈……」士君夫朗然一笑,道:「擒賊先擒王,吾退避三舍,只為誘敵至此,一舉殲滅。」

「啊……」西白馬一愣,道:「掌門怎知玄主會來。」

士君夫凜眉道:「人,已經來了。」

西白馬俯身下望,果然見到山谷之中,深闕之前,一個女子,全身玄服黑衣,負手緩步,自有王者之風。

「掌門料事如神,師弟爾還有何話可說?」言畢盡得意道。

「便等事成之後,再來言說。」西白馬轉向士君夫,道:「請問掌門,如何開陣?」

士君夫道:「孤寂峴鋒之四風台,由吾四人各執一方,邵奕已去西風台,吾在東位,言畢盡去南位,西白馬去北位。四方起陣,誅滅玄主。待有四階臣救援,亦是飛蛾撲火。」

言畢盡道:「玉玄雪已至,吾等趕快就位。」

士君夫道:「瓊林存亡之戰,便在此一役。」

西白馬、言畢盡拱手道:「定不負掌門所託。」說罷,各奔南北風台而去。

****************************

瓊林四部,各展絕技,天音助陣,破霾驅毒。玄沙攻勢一時受制,四階臣於心不甘,定策再欲強攻,豈料便在此時,接玄主之令,即刻面見。四人不知何故,雖心頭不解,然則懾於玄主之令,莫敢不從,只好暫留兵士抵抗,四人受命返回玄主身邊。玄沙軍失將帥,卻逢瓊林重整旗鼓,調度得當,立時戰局逆轉,半個時辰之內,戰線退至瓊林邊界。玄沙之人,丟盔棄甲,敗北而奔。

四階臣奉令來至孤寂峴鋒,唯見玄主一人,於瓊林至高之處,巋然而立。

毒姥姥不滿道:「王上,不欲一舉拿下瓊林,急召吾等來此作甚!」玄雪轉身,見四階臣皆面有慍色,道:「此戰之目的,本不為踏滅瓊林。」

「那是為何?」胡姬道。

玄雪負手道:「救子民於危難,拯雪國於傾覆。」

「緣何不早言說?」步沙塵道。

「誒。」金山打斷道,,「玄主既有戰略,吾等執行便可,何須廢話。」玄雪轉身四望,瓊林已毀,殘屍遍地,硝煙瀰漫,心下一慟,記憶猶現:曾經蓮花峰之戰,不及此十分之一,卻教人痛悔至極。而今面對此蒼痍滿目,心卻無起波瀾,捫心自問:「究竟是做對了,還是做錯了?」

「王上,打算如何做?」毒姥姥問道。

玄主仰望蒼天,心中祈願:「只要雪國子民能來此境重建家園,延續民族血脈;於此,即便吾粉身碎骨,亦無怨無悔。於此,吾所有之割捨與承負,也便擁有全然意義。」闔目低首,戰事在前,喝道:「爾等助力於吾,打開瓊林深闕,取得靈源,重建通道,救吾子民。」

「是。」四階臣領命。

玄雪運使玄沙絕學,雖不及全功,亦足以撼天動地,周遭陰雲密布,電閃雷鳴,騰起巨大光球。能量凝聚一點,玄主額沁汗珠,耗盡能量,只待一掌之間,便至功成。

孤寂峴鋒四風台,言畢盡、西白馬嚴陣以待,只等士君夫號令,起陣誅殺玄主。

便在此時,發生不可思議一幕。四掌加身,十成功力,不及人之意料,全數擊中,玄主登時遭受重創。

「還有餘力,公主果真厲害。」毒姥姥陰森道。

金山狠道:「那便再來幾掌。」

玄主遭受重創,然則心念不消,耗盡最後餘力,橫空一掌,將巨大光球推向深闕。只聞怦然巨響,孤寂峴鋒竟被炸出一處空洞。

「為、為何……」玄雪驚駭無解,轉身怒向四人,大喝一聲:「為何?膽敢偷襲本宮!」

胡姬心下大駭,語聲顫抖:「完不成禍王之令,吾等死無葬身之地。步沙塵,快上!」步沙塵不以為意,神情輕蔑。

「公主,爾身受重創,束手就擒吧。」金山道。

「大膽。」碧水兒飛步登壇,持劍護衛:「爾等想造反乎?禍王雖被封印,然則性命尚在,爾等膽敢行刺公主?!不怕禍王懲罰!」

聽聞此言,毒姥姥哈哈大笑,道:「殺你,便是禍王之令!」

「一派胡言!」碧水兒喝道,「玄主乃是禍王之女,禍王怎會下此命令?」

金山冷笑一聲,道:「玄主有公主之名不假,然則誰人曾言,公主便一定是禍王之女?」

「什麼!」玄雪震驚之際,胸中翻湧無息,連吐幾口鮮血。碧水兒攙扶,玄主勉力定立:「爾等瘋了麼?父王怎會……」

「多說無益,動手吧。」步沙塵陰冷道,鐵劍出鞘,寒光閃爍。

四人各自運力,欲取玄主之命。眼見事情不妙,碧水兒道:「王上,快離開。」說罷,起劍揚塵。四階臣巨力襲向一點,煙塵騰空數米,待沙礫散盡,早已空空無人。

「追。」毒姥姥喝道,四人分頭追擊而去。

孤寂峴鋒之頂,士君夫眼見驚人一幕,轉念之間,心思萬千。西白馬隔空傳音:「玄沙內亂,吾等該當乘勝追擊,剿滅罪惡。」

士君夫當機立斷,道:「令四部弟子全力反擊,務令畢其功於一役。」

「是。」四人領命而去。

眼見同門殞命,百姓流離,四部弟子早已按捺不住,摩拳擦掌,只恨不能即刻反攻。現下終得掌門之令,馬不停蹄,四方而出,追擊玄沙殘眾。日頭將落之際,玄沙大軍四散者、奔逃者,無可計數,餘者皆為瓊林俘虜。

夜幕已臨,悄無聲息。

京郊紅石山,洞內赤光隱現,似言禍王,一息尚存。山風一陣,卻見一人,於月色之下,隱隱而行,到得山腳之下,提衫運氣,躍至紅石洞中。

禍王似已察覺,雖氣若游絲,仍勉力喘氣,道:「你來了。」赤色閃爍之間,一道白衣身影,緩步而入:「玄沙大軍,已被瓊林所滅。」

「噢。」禍王喘了幾口粗氣,道:「那……咱們的事情,成功了麼?」

「你說呢?」那人探入懷中,取出一方錦帕。

禍王見得此帕,登時欣喜若狂:「哈哈哈……玉瓊絲,哈哈……吾之生機,終於到了……」邵奕揚手,玉瓊絲落地。三項寶物齊聚,玄鐵斷鎖,瓊絲接脈,明珠照路,禍王臨世,風雷大動,暴雨傾盆。(本章完,全文待續)

點閱【天地清明引】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楊麗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