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于非:「疫」字被黃標 中共施壓

人氣 1215

【大紀元2020年03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葉依帆、梁珍香港報導)武漢疫情爆發後,幾乎所有提及疫情的影片,都被YouTube標註「黃標」。對此,網名「于非」的香港YouTuber王陽翎接受《珍言真語》主持人梁珍專訪時表示,YouTube嚴審影片無疑是遭受政治壓力,在環球政治壓力下所為,「毫無疑問地它是受到世衛的影響,而世衛是受到中國(中共)的壓力影響。」

黃標」事件令很多內容創作者(YouTuber),無法賺取流量相應的分紅。網民也質疑YouTube助中共打壓言論自由,在白宮網站發起連署,要求YouTube交代是否受到中共的施壓。

為阻止黃標事件繼續發酵,YouTube亞太區高層3月3日在香港與多名知名YouTubers開會,與會者之一的于非表示,疫情爆發後,影片中只要出現「疫」、甚至是「戴口罩」都會被標上黃標,「我們認為這是很荒謬的,沒有定向,沒有取捨下,是不合理的。」他表示與會的YouTube官方也承認做法不合理。

「其中一位會議代表承認有上面的壓力,但他沒有具體講壓力是指什麼,這個講法很重要,是受到上面指示要嚴厲審查關於全球疫情言論。」于非說。

于非於去年9月創立個人YouTube頻道,主打時政評論影片。他表示,親歷反送中抗爭,發覺香港局勢變得很混亂,社會產生很多爭執,充斥很多假消息、失實的消息,「我自覺知識分子應該有使命,決定開一個頻道。」于非目前擁有約8.5萬訂閱者。

黃標事件令他收入影響逾八成,不過他表示不會放棄YouTube,「我們不放棄YouTube去平衡輿論,如果我們是負責任的,有根據而不是假消息謠言的YouTuber,主動草率地離開YouTube,某程度是助長了藍絲陣營。」

他形容YouTube是「新時代的工具」,中介電視台的工具,「它是一個顛覆傳統媒介的東西,所以我們如果能認真利用好這個工具,它的力量是很大的。」

親歷反送中 自覺知識分子有使命

記者:什麼時候開始做YouTube?

于非:大概是2019月9月,(反送中)衝突了幾個月,我本來和朋友合作經營另外一些東西,沒想過拍YouTube。因為我親身看見那些(反送中抗爭)場面,那時的局勢真的很混亂,很多的爭拗,很多假消息、失實的消息。

我自覺知識分子應該有使命,多年來我很關心時局問題,終於決定第一次開一個頻道Channel去講,沒有想到這麼快就有很多人喜歡這種分析。按照幾年前的氣氛,香港社會偏向喜歡收看一些很激情、很多特別技巧的那種論述的。沒想過這場(反送中)運動實在太使香港人震怒,於是乎,他們(香港民眾)很需要一些真實的、更加持平的言論。我這種比較平淡、溫文些的講法,他們能接受,開Channel到現在,剛剛滿半年。

記者:大概有多少粉絲?

于非:訂閱大概八萬五千左右。

YouTube邀與會:「我們需要你的腦」

記者:最近你被YouTube邀請去討論這個黃標事件,四個YouTubers選了你,除此之外都是蕭若元、李慧玲等等都是知名主持。

于非:對,我是比較新進的YouTuber。我估計是兩個因素,其一,可能是我和那位接觸的人員(我不透露他的職位),覺得我除了提出很猛烈的批評之外,也向他指出很多技術問題,甚至提供了很多建議,他也是挺重視一些想法的,他可能是想使會議更加多元化些,除了想聽一些YouTuber的不滿和反映問題之外,可能有一些他們都想不到的意見。所以最後他請我去時候是很幽默的,他說:「我們需要你的腦」,所以上來開開會。

疫情爆發 YouTube審查下「黃標」

記者:解釋一下什麼叫做黃標?

于非:黃標事件,嚴格來說是幾年前才開始出現的,因為YouTube經歷了幾年前,尤其是伊斯蘭國IS一些爭議的片段,有砍頭或者很血腥的片段出現了,也擺了廣告,使某些廣告商很不滿意,因為這些太過,他們接受不了,影響品牌;另外,就好比美國一些很野火的YouTuber,直接就講種族仇恨,同意希特勒的某些主張,所以累積了這些事件,YouTube就開始思考如何去規管某些能否討論的範圍,所以這幾年它就調整了一次,之前就是要不就有錢綠標,要不就沒有,完全灰了完全不給廣告費。

後來因為它覺得要平衡一些,就中間出現了黃標,所以黃標可以說是近年的一個特色,只不過不是這麼多人遇到,因為不是經常世界發生全球重大事故,所以為什麼是這麼明顯的焫著(燃發)。有人說其實這次全球疫情之前,經常看到黃標,對於YouTube如何理解和怎樣審查那些Channel(頻道),可能有一定主觀的判斷。

現在,YouTube明顯是內部……因為趙善軒首先講出來了,其實我們開會的時候,那種激憤是衝激到那些YouTuber的代表把日子講出來,就是1月30日之後,就開始宣布YouTube對全球疫情規範的政策要走最嚴謹,是上頭的壓力,但當然沒有講是什麼原因出現這種做法。

從2月初開始,所有疫情有個「疫」字的敏感詞,任何講法,甚至進一步對於字幕和廣東話的一些掃瞄都有,一大堆的黃標,是使整件事情拋出來,才發現原來YouTube背後那種演算是長時間積累了一些問題。因為它一試過強硬執行全通殺黃標,連帶出現了YouTube都不承認有干預過的事情,它說不應該,在沒有疫情全球敏感的那些片段,你一上就「黃」,它說這個問題不應該存在。

我那時可能表達得又直率和比較激烈一些,有一個代表補充,原來還沒有疫情之前,已經察覺到有這種現象Channel,而特意問了技術部門為什麼,而技術部門說完全沒有寫過相關的編碼,但就沒有結論,沒有任何設置沒有任何寫過編碼,不應該針對審查那些主題以外的很多不關事的影片全部自動被黃標。

據我觀察在最近一個星期開始有改善,很明顯是針對我們幾個開過會的Channel(頻道)做實驗,我不知道現在是不是拓寬了,有機會再多一些的Channel(頻道)都有我們那個新功能,自己take(選擇)的一些情報的界線,你的影片有沒有觸犯自我申報了,現在似乎它的信託機制,明顯地運行得比沒有開會之前有所改善了。所以現在,多了一些不講疫情的片一上,終於沒有黃標了,暫時是這樣看,但要觀察下去。

那麼可見YouTube長期以來,不關任何政治立場的事情,技術的改善都是很疏懶和很有問題的,另外我保留其他人估計,如果他們發現一些根本是政治帶起的事情,他們不想解決,可能很多背後一些不同的估算,但起碼我最明確看見就是,它一間國際企業應該解決,而它又承認是一個問題的,為什麼這麼多年到現在,搞到這麼大的控訴之後,原來一個禮拜之內可以解決的,現在的問題似乎是這樣了。

全版是黃標 收入影響逾八成

記者:那麼開這個會之前,大概黃標的比率有多高?

于非:我的情況比較特殊些。我不喜歡給人管,就算連續幾條片黃標,我是不妥協的,所以基本上從1月到2月,我沒有試過講其它主題,就變成清一色的全版都是黃標。

我一貼圖出來,人們看到是譁然的。甚至本來有一些沒有黃標,事後因為它要嚴厲執行,追加黃標,一天之內全版變回黃標,一講到疫情大概六至七成都是黃標。我最關心疫情,我明知道黃標,無論有沒有收益都好,我很重視的議題我就照講,其它的主題都不說。

記者:大概收入影響多少%?

于非:應該超過八成,七至八成的影響。

記者:對你的影響都相當之大。

于非:是啊,我的慣性是有一點反主流的,我是經過籌備、統籌、推敲一些事情,隔幾天出一段片,再要看身體狀況,所以我的出片量本身已經不多,我又堅持出疫情,所以打擊是極大的。

觀眾發動支持 保持穩定流量

記者:點擊率有沒有下降?

于非:下降了一點點,我不知道是不是有的叫觀眾支持、捧場,所以他們(觀眾)也都留意到情況,多主動關注我的Channel(頻道)發片之後,就積極地告訴其他人,我又沒有很密切的規律,不是每一天都有片,所以最近都有一點影響,保持大概四分三左右的流量都是穩定的。

記者:黃標不但會影響收入,此外,YouTube也不會將黃標影片作為推薦的影片,所以會降低點擊率。

于非:這個有爭議的,我補充。

黃標的YouTube條文指明只是局部影響收入,是有部分廣告的,理論上是這樣。但實際上近一個禮拜才明顯覺得,局部收益是增加了一點,如果是黃標網標。如果不是開完會之前,原來這麼多年以來我們發現,它幾乎沒有動過,只是黃標了,極微小,如果只有一、兩美金的鬆動,基本上就等於沒有收益,最近明顯多了幾成,在綠標之下打了折扣的效果,那麼另外就是黃標點擊率現在有爭議。因為我們都提出過,YouTube官方的講法不承認有這件事,它說完全絕不影響推薦度,因為它有一個recommended推薦欄,完全不影響,影響的是多不多粉絲或者訂閱者去按那個like(喜歡)那段片,和留言區討論的,主要透過這個的。

但我們不知道,因為我們曾經觀察過,應該有一些影響的,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事後開完會又開始修正了,總之官方說不會特意這樣做的。看來要長時間觀察下去。

受政治壓力 YouTube嚴審背後有原因

記者:YouTube做出這樣的審查,是受到什麼壓力?

于非:有一個是很肯定的,我和劉細良那天談過,毫無疑問的是受到世衛的影響。而世衛是受到中國(中共)的影響壓力,所以層層疊加之下,基本上YouTube高層,就無可避免,我不管他們識不識政治,實際上是受到一種環球政治壓力下做的一種執行方式,要嚴審。

但是以他們企業內部的做法,我不相信那些高層就算知道明顯是受到世衛的壓力,他會和員工或者經理講明:「我們因為世衛所以這樣做」,一定是講一些比較一般平日的做法。總之既然寫了一些指引,全球敏感具爭議的大事件,就是應該要處理的,這次起碼在會議裡面,講多了一步,就是明顯比以前一般的指引更加嚴苛,是用最嚴厲的方式處理這次全球疫情,終於都聽到了,在會上,變成有這樣的現象。

但是說到它執行的方面,是不是每一個人手審查去看片,去決定給不給綠標的那些人員,全面充滿著所謂中共滲透、很親中立場的那些,是難以肯定的,而這個難以肯定是因為,它本身的準則都是含糊的,你不需要特別猜我完全有證據去指控說他們人手審核是親中立場,根本整個YouTube指引,說怎樣暴力色情、不適合兒童、其它那些,指引本身的定律是保守的,對於它來講。那麼你可想而知,一個偏保守的企業立場,交給一些員工,根據一個比較保守的指引去審查,我相信那些人員就算不關他個人的政治立場,他都會嚴謹一些的。

所以為什麼我建議將黃標事件區分為兩個階段,一個是發生全球疫情、進入2月那時候是最嚴厲的,波及到現在的事件。一個是全球疫情黃標事件之前,這種保守去審查一些持平的頻道或很多社會坊間一些激烈輿論的頻道,那些人手審核員的眼光應該也是保守的,所以容易集中在有爭議的頻道,早年已經出現了有黃標的情況,我是這樣看的。

「戴口罩」也黃標 與會代表承認:有上面壓力

記者:你們上次的會議是否也受到上面的壓力?

于非:這次會議大概有六位代表出席,其中一位承認有上面的壓力,但他沒有具體講壓力是指什麼,因為這個講法很重要,是收到上面指示說要嚴厲審查關於全球疫情言論的審查,當然那種審查他們認為原意是良好的,已經有指引這樣做,要強硬劃一執行,所以他們有一個自己都覺得很安樂的解說,因為我們強硬的地步不只是你們所稱的持平討論,無論質素高低或是否散播謠言劃一處理之外,甚至一些跳舞唱歌,任何反送中,任何有「疫」字的,他們聲稱只要是掃描到的都會變成黃標。

記者:戴口罩都算是?

于非:是,他們官方承認了,我們認為很荒謬的,沒有定向,沒有取捨下,認為是不合理的,他們也承認是不合理,其中一位代表自己也反映不滿,他有向上面反映,但上面說就這樣執行,他們是聽到一些不滿意的聲音,包括內部人員的聲音,不滿意他們這樣去做,但高層最後還是堅持,但高層沒有具體講明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強硬。所以我們去憑空想像,推斷是應該受到上面的壓力,這個已經在海外的媒體曝光了,今年2月才報導的,相信有機會可以追溯到1月。

制衡藍絲洗版 不棄YouTube平衡輿論

記者:經過黃標事件之後,覺得對香港的言論自由,YouTuber何去何從?有什麼打算?

于非:由於我現在看到它似乎更大的反映和得力於很多對YouTube這種做法不滿的觀眾,唾棄它的會員制,變成我在沒開會之前就開了會員制。

記者:你已經先走一步了

于非:是,我還沒去YouTube,還沒有了解,沒有具體知道什麼是黃標,還沒聽到它解釋,我看到有的開,我就開了,有些觀眾也加入了。那個時候大家都在找問題,甚至我連人員都沒見到,我怎麼知道真實的情況呢?到我們見到的時候,我們就分析,我們估算那些不滿的理由是對的,現在大家去了美國的另一種會員制去代替YouTube的會員制,就是Patreon(合作伙伴)。

近期我們幾個YouTuber——我、徐少華、趙博和梁芷珊出了一個新的video(視頻),雖然不是熱話時事,但是我們知道很多觀眾與我們一樣有不滿,無論是否針對政治動機,技術上是不滿的了,這是一個疏懶有問題的做法。為了這個,我們首先唾棄會員制,如果有觀眾很強烈就馬上取消YouTube會員,去Patreon(合作伙伴)那裡,不給YouTube分紅的一個做法,所以現在的壓力是有一定的反響出來,讓YouTube觀察一個星期之後,每一個細節在過去是很有問題的,現在出現鬆動,這個情況是否會持續非常長久,疫情可能維持半年或一年,或更長時間,是否會一直這樣,我覺得未必是這樣,但某程度上我們的施壓是有效的,現在變平衡一點。

一方面我們不放棄YouTube的工具去平衡輿論,如果我們認為是負責任的,有調查過資料,有根據不是假消息謠言的YouTuber,都是主動很草率離開YouTube,某程度是助長了藍絲陣營。胡說八道是因為政治立場親中,誤導群眾的言論洗版YouTube,所以我認為謹慎的做法只是搬會員制,不是將所有影片徹底離開YouTube,我覺得暫時還是可以平衡到會員制,亦都是感謝觀眾很明白事理,知道現在發生什麼事。

記者:網友發起白宮網上聯署,覺得有沒有幫助?

于非:聯署人數還不到10萬,(現在是)9萬左右。那個聯署是有用的,起碼對白宮施壓,就算是過了10萬是不是就起作用呢?我有所懷疑,但是對YouTube和google這些定期會有一些內部、部門之間、高層之間的檢討會,它起碼不是中資的公司,我相信這些白宮聯署造成國際政治化的壓力,他們是會感受到的,是有一些作用。

藍絲、五毛、被黃標一起來 是巧合?

記者:除了黃標事件,最近KOL的藍絲YouTuber,是不是針對你們這批挖真相的YouTuber?

于非:背後一定是有針對的,好像是整個集體行動一樣,幾乎是很短的時間集體湧現,我不排除背後有一些政治操作,甚至是中聯辦統籌、出錢,尤其是現在見到一些簡體字留言,即是中國(大陸)、親中的網民留言,他們特別強調:「人家藍絲YouTuber根本就不介意YouTube收入」。

講得真是好,他們真的不介意YouTube收入。因為他們收入背後的來源大有方法,因為在香港這樣的政局,越火爆、越講真相,政權就是與你對立的,很多的權貴、商家是不會支持、不會捍衛、甚至有方法的都不轉增廣告到這個人身上,對比較偏正直、有花時間、有根據的、不是隨便說每天有很多片的人的最大打擊。背後肯定是很多資源收錢,包括政治的資源,其他金主支持的所謂藍絲100的陣營是沒有影響。正是留言說得對,藍絲不會發聲反對YouTube,因為他們根本不在乎那筆錢,他們有太多的其它錢去支持親中的言論,所以很可笑,他們好像在質問黃絲,你們為什麼好像在喊救命一樣,但就是間接反映了一個現實:背後有權謀的政治在支撐著藍絲KOL。

記者:是否與黃標同一時間開始的,兩個之間是否有相連的關係?

于非:我認為沒有直接的相連關係,但就是這麼巧,在輿論對抗最激烈的時候,因為當藍絲有新興的計劃要頂撐著黃絲對疫情說法的時候,它要製造很多攻擊也好,抹黑也好,要對抗你的時候,會說很多東西,這樣會激發某一時期講疫情的片子,會大量更加多,因為雙方湧現了同一主題的對碰,加上黃標事件併合在一起,但藍絲背後的勢力是否大到可以聯繫到YouTube的做法,我認為事情還不至於。但這麼巧這個疫情爆發得很厲害,正是黃藍的對決加劇了審查的關注度,要去處理了,大量的片子也分不清真偽,對於一些疏懶的企業來說,要分辨真假是很困難。

閱讀分析再判斷 環環緊扣求真實

記者:怎麼去追查真相,怎麼去求真?

于非:我在統籌一個主題的時候,我喜歡用「統籌」這兩個字,好像在編織一些推論,包括在看很多文章之餘,我訂閱了全球各大不同報紙,也會看書,我可以為了一個主題,在一段時期裡收集有關這方面的書,看完後結合最新的趨勢,綜合不同立場的分析之後,我有信心去判斷出接近的真相,我不會說什麼絕對真相、我百分之百對、一句都不會錯等之類的話,人肯定會有疏漏,只要自己盡力,做好所有功夫,環環緊扣去看整件事,用這個態度去求真。

所以我的立場不可能像一些現在的藍絲陣營,他隨便拿一個文件或紙出來,就說病發死亡率來讀,還講黃絲的謠言,很多的形容詞就當成一個根據。他用一個失實的數據來說美國流感病發的死亡率很高,但事實上看一下人家真正拿出來的數據,不是fake news(假新聞),美國流感真實的死亡率是0.1%,他們拿的是假數據,說死亡率7%,所以很奇怪,很多這樣的爭拗出來了。

我們背後有這些功夫在裡面,我知道趙博也看了很多文獻,有他自己的學術背景,看些相關的角度去講時事主題,所以大家有不同的付出,會見YouTube代表的時候,我們是充滿信心的,其實我們是很累的,是消耗了能量、時間才講的出來的,不是放錄音機說的,這就是分別,因為我們有努力付出過,所以與有關人員講的時候,情緒才會這麼激烈,我們不是在玩。

這是一個新時代的工具,某程度是在扮演著一個中介電視台的一個工具,它是一個顛覆傳統媒介的東西,所以我們如果能認真利用好這個工具,它的力量是很大的,我們不要草率去看,把它當成是玩的或賺錢的東西,我們是有要求的人。

責任編輯:王堇#

相關新聞
【珍言真語】蕭若元:武漢疫情或令中共亡黨
【珍言真語】專訪劉細良:中共肺炎是對中共致命一擊
【珍言真語】劉達文:中南海系統失靈
【珍言真語】薛浩然:民心盡失 政府走不遠
最熱視頻
【重播】川普8·8發布會:簽署4項救助令
【薇羽看世間】 制裁中港官員 推倒中共防火牆
【新聞看點】胡編稱等著擦槍 中美衝突誰勝算
【珍言真語】袁弓夷:美國「淨網」可癱瘓中共
【新聞第一現場】唐娟潛逃中領館 聯邦訴隱瞞身份
【珍言真語】金鐘:美驅逐中記者 意識形態脫鉤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