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讓科學家難解釋的多個現象

人氣 29706

【大紀元2020年03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古清兒報導)由於中共隱瞞疫情,去年12月初爆發中共病毒(新冠病毒)後,疫情向世界擴散,全球確診與死亡病例飆升。到目前此病毒還沒有有效的治療藥物,也沒有預防的疫苗。而圍繞該病毒的多個現象,也讓科學家難以解釋。

病毒同時結合傳染性和致命性

3月初,流行病防範創新聯盟CEO理查德(Richard Hatchett)在海外電視節目中表示,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的傳染力是季節性流感的3倍,死亡率是後者的10倍。自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以來,人類從未見識過有哪個病毒像這樣,同時結合了傳染性和致命性這兩種特性。

他表示,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的潛力在中國、意大利伊朗等國家已經得到展示,這可能對全球50%至70%的人口造成威脅。

截至發稿前,這次歐洲中共肺炎重災區意大利,累計確診病例達到17,660人,死亡人數超過1,200人。

中共肺炎大爆發後,網絡上傳出多部影片,可以看到一些疑似染病者有的突然倒地死亡,有人突然四肢無力倒下,有的倒臥在醫院或是街頭上,場面觸目驚心。

陸媒報導,從北京調往湖北省的支援醫生梁騰霄,也遇見過這樣的案例。有一個病人,早上查房時感覺還好好的,但查房一結束,病人就停止了呼吸。「你沒有想像到病人的情況會這麼嚴重,但是病情卻發展很快。」

一名參與屍檢的醫生透露,死者屍檢解剖結果出來後發現,重症病人的肺功能損傷得很厲害,免疫系統也幾乎全被摧毀。

「SARS只攻擊肺,不會傷害免疫系統;愛滋病只傷害免疫系統,中共肺炎對危重症病人的損害,像SARS加愛滋病。」上述醫生說道。

感染者高復陽率、高潛伏期、無症狀及找不出感染原因

這次中共肺炎具備的一些特徵,都讓醫學專家大跌眼鏡。如患者的高復陽率、高潛伏期、感染後無症狀及找不出感染原因等等。

此前,成都、武漢與廣東等多地出現了出院患者複檢呈陽性的情況,其中廣東14%的出院患者都存在複檢陽性現象。

2月下旬,武漢醫生張旃曾對44名兩次陰性結果的患者、醫護人員患者進行了多次病毒核酸檢測,有大約26人第三次核酸結果為陽性,比例高達50%以上。

此前,多間收治中共肺炎患者的武漢方艙醫院,一度緊急叫停辦理病人出院手續,原因是康復出院者中復發情況較多,需要重新入院治療,甚至有人因此死亡。

3月4日,澎湃新聞報導,武漢一確診患者36歲李亮,2月26日從方艙醫院出院,到指定的酒店康復點隔離,3月2日突然在康復點發病,送醫後不治。

由武漢市衞健委開具的死亡醫學證明書顯示,其直接死亡原因仍是中共肺炎,屬呼吸道阻塞猝死、呼吸循環衰竭。

而有的中共肺炎患者潛伏期長得驚人。湖北荊門市趙女士於3月1日接受中共病毒核酸檢測呈陽性,但發現她是1月被傳染的。一名山西65歲女性於2019年12月25日自武漢返回山西,於今年2月5日確診。

此外,中共肺炎患者也出現無症狀傳染。2月28日,中共專家鍾南山團隊的論文承認,近半數就診患者無發熱症狀。

更有一些中共肺炎患者,連感染原因都找不到。3月10日晚,武漢市民張毅告訴美國之音,「像我們前面就有一個人正好就是拿了一個化驗單出來,他是陽性,……醫生就讓他去隔離醫院。然後我就問了一下,每天都有這種新增的病人,而且是確診的病人,他們都是在家裡,根本沒出過門,但是無任何症狀,既不發燒,也沒有任何症狀的病毒攜帶者,是來看其它的病才發現。」

親共國家普遍疫情較重

除中國大陸外,目前意大利、伊朗、法國、德國、韓國等都是疫情重災區,而這些國家與中共關係都較近。

截至3月13日,伊朗確診人數達11,364例、514例死亡。

這次中共肺炎在伊朗似乎「長了眼睛」,直指伊朗政要,上到兩名副總統、下到地方長官。該國目前至少有7名高級政要、24名議員確診,多名現任和前任國會議員死亡,其高級官員因中共肺炎死亡率居全球之首。

日前,伊朗女副總統馬蘇梅‧埃布特卡(Masoumeh Ebtekar)及伊朗第一副總統埃沙克‧賈漢吉里(Eshaq Jahangiri)先後證實確診。

此外,衛生部副部長伊拉吉‧哈里奇(Iraj Harirchi)、外交政策委員會主席莫哈塔巴‧佐爾諾(Mojataba Zolnour)和工業、礦業和貿易部長雷扎‧拉哈瑪尼(Reza Rahmani)等人也確診。

至少有6名伊朗高官死於中共肺炎:伊朗前國會議員穆罕默德‧雷扎‧拉查瑪尼(Mohammad Reza Rahchamani),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IRGC)前政治局官員法扎德‧塔扎里(Farzad Tazari),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顧問委員會成員、前國會議員穆罕默德‧米爾穆罕默德(Mohammad Mirmohammadi),剛獲連任的女議員法特梅‧拉赫巴爾(Fatemeh Rahbar)等。

大紀元的特稿指出,中共是伊朗的後台,也是其「親密戰友」。在中共「一帶一路」計劃中,伊朗是中共滲透歐亞非的戰略樞紐。過去10年中,中共一直是伊朗最大的貿易夥伴,在伊朗投資規模巨大。

此外,歐洲國家意大利也成為中共肺炎重災區。3月9日,意大利總理宣布全國封鎖。14日,意大利累計確診病例達到17,660人,死亡人數超過1,200人。

在歐洲國家中,意大利最早對中國實施旅行禁令,如今卻成為中國以外確診病例數最多的國家。

同樣,意大利與中共的關係「親密」,該國與中共已結成74對友好城市。其中包括疫情最嚴重的倫巴第大區及米蘭、威尼斯、貝加莫等城市。

作為最發達民主國家G7集團成員之一的意大利,近年經濟衰退,幻想中共的「一帶一路」會帶來好處,不顧西方盟友的反對,於2019年3月與中共結盟、「加強全面戰略夥伴關係」,成為G7首個簽署中共「一帶一路」協議的國家。

意大利此次疫情大爆發,對該國經濟和人命的損失無法估計。

讓科學家困惑的非洲低發病率

截至3月14日,非洲有16國發現中共肺炎確診病例。埃及為確診人數最多的國家,有80例。

在中共肺炎疫情全球肆虐之際,為何非洲大陸發病率較低?

對此,法國熱帶傳染病專家Pr. Pierre-Marie GIRARD對法廣表示,人們目前還沒搞懂為何非洲沒有更多的病例。目前僅有的幾個通報病例,出現的時間也要比整個疫情的爆發遲很多。許多假設被提了出來。

他認為,第一種假設是只有很少的感染者前往非洲。但這種假設似乎不太可能,要知道有一百萬中國人在非洲生活,而且,中國與非洲大陸的往來十分頻繁,還有二月初時中國黃曆新年所帶來的人口流動。

第二種假設是建立在氣候角度。熱帶高溫不利用病毒毒性的傳播。但這種可能性也不大,因為在活體外,病毒在高溫下繁殖很快。

第三種假設,想法是從基因上更具抵抗力去解釋生活在非洲的人對這種病毒不太敏感。但那也讓人們看不太懂原因。

中共科學家們至今確認不了「零號病人」的身分

圍繞著中共肺炎,中共科學家們試圖尋找「零號病人」(即中國第一個感染中共肺炎者)到底是誰,以及病毒的來源,但至今沒有定論。

對於這次中共肺炎病毒的來源,中共官方最初將毒源指向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

之後,武漢市金銀潭醫院副院長黃朝林等人刊發在權威醫療期刊《柳葉刀》文章顯示,第一例患者發病時間為2019年12月1日。該院重症監護室主任吳文娟表示,這是一位年過七旬的男子,他沒有去過武漢華南海鮮市場的記錄。有學者說,考慮到潛伏期因素,該患者應在2019年11月被病毒感染。

香港《南華早報》3月13日報導披露,一份沒有公開的中共政府文件顯示,早在2019年11月17日就已出現中共肺炎患者,是一名55歲的湖北居民,但不確定該人就是「零號病人」,也不排除還有更早的案例。

責任編輯:林銳 #

相關新聞
【疫情透視】意大利疫情與親共政策
金言:大國藏疫——從隱瞞疫情到掩蓋罪行(2)
周曉輝:政要名流為中共背書後 法國陷入恐慌
【疫情最前線】中共密件曝光:轉移病毒來源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反制中共黨媒滲透 台灣下驅逐令
【珍言真語】劉銳紹:國安法四任務 借外打內
【重播】川普在「向美國致敬」慶典上演講
【深度報導】隱形之戰 中共的戰書
【新聞第一現場】52國與中港簽引渡條約 入境可送中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