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說:末任書記(8)

作者:伍指
(Getty Images)
  人氣: 557
【字號】    
   標籤: tags: ,

八、上海闖關

上海是國際性大都市,位於長江入海口,南來北上西進東出的船隻猶如江海巨鯊,鐵路如蛛網四通八達,跨長江大橋,飛虹般溝通了南北中國大陸。每天,成千上萬的國際國內商業大鱷,通過海陸空進出上海。上海每年向國家交的稅款名列前茅。

習進平被調往上海,其實主要是當時中共總書記胡錦滔的安排。由於陳良宇被抓,江澤民執意要調薄熙來進中南海主政,遭到中南海退休共黨大佬們的一致反對,主要原因是江澤民2004年全權退休,大佬們很反感它戀權干政。李瑞環就說:「放手讓年輕人幹嘛,要相信年輕人,他們能做得更好。」2007年十七大上,胡錦滔以辭職相逼,江澤民才妥協。後來胡聯合了溫家寶、吳儀等人把薄趕到了重慶。但是,同意了江的要求,設立九名政治局常委,各人管一攤,有大事要請示他並徵得他點頭,同時讓周永康調任中央任政法委書記,成為第九名常委。

周永康是誰?就是在四川把一些法輪功學員關在大山中廢棄的軍用防空洞內進行器官活摘,把狼狗、蛇等動物與他們關在一起,並對他們進行醫學試驗的省委書記。他因為迫害法輪功特別凶狠而引起江的注意,同時,江聽說周與薄在北京酒店調戲服務員,酒店董事長就把服務員送到周的房間,周把董事長趕出房門,看著白嫩水靈的女服務員,把人家按倒在床,一激動,把人家的一個乳頭咬了下來。江早聽說了周有「百雞王」的綽號,周的淫亂好色讓江心花怒放,他知道這樣的人聽話、好操控,就看中了周永康。

但是作為條件,胡要求把習調到上海任書記。因為胡錦滔和溫家寶的提攜之人是胡耀邦,他們倆人稱胡耀邦為恩師,而胡耀邦和習仲勳是多年知己,胡溫的升任,也有習仲勳的功勞,因此,胡溫為報恩,決定升任習進平。

江想到,上海是自己苦心經營的地方,有很多自己人,習到上海,正好利於自己監視,於是爽快答應了。其實上海作為江的地盤,市委市政府確有江派很多核心人物。習進平被調到上海,其實正陷入了江的圈套。江覺得又能在習面前顯功,一箭雙鵰。習也知道上海是不好惹的地方,不願去。江說:「不要怕人生地不熟,我都給你安排好了,經濟上有韓正幫你,社會治穩方面有政法委和公安局的吳志明幫你,黨政上有黨委及副書記班子幫你,軍隊上我也替你想了,有問題你問他們就是了。」

習進平一到上海,第二天,就收到市委九名常委、市政府五名副市長、市人大主任和四名副主任,以及市委、市政五十八個部門的「表決心」、「表擁護」的信函:在習進平新書記正確、堅強領導下做好各自工作;堅決擁護黨中央的決定,以習進平同志為首的市委新班子……緊接著,來自各區、局、縣的一百五十多封恭賀信又送到習進平書記的辦公室,前呼後擁地稱習進平為「上海騰飛的帶領人」、「華東發展的設計師」……

市委市政府還給習進平安排了一幢800多平米的英式三層獨立花園洋房,帶超大泳池、健身娛樂棋牌房、前後景觀庭院,習進平一看住這別墅,就是政治局委員也只能住300平米,自己只是個中央委員,他暗暗吃驚,住進去就被人抓違規的辮子。他想起算命高僧的話:「別人給你好處你別要。」他緊繃的神經更抽緊了,匆匆看了一下,轉身就走,只說了一句話:「留給老同志作為療養院,或者留給解放軍傷病員,合適些。」

捧人、溜須、跪侍……這總不犯法、總受人喜歡的吧。一招不行,上海市委市政府又想出了一招。按規定,黨政領導一律乘用國產轎車。因為上海幫靠著江澤民撐腰,膽大,所以他們沒有一人執行。他們也從市政府外辦調撥一輛奔馳(平治)400型轎車、一輛凌志轎車,作為習進平的專車,讓他也別「潔身自好」。

同時,上海市委從第二軍醫大學調來教授級內科專家,配備給習進平。按規定,政治局委員、副總理一級的官員,才能配備保健醫生,但非教授級。還規定,省部級官員是不能配備專職廚師的,上海市委竟然從錦江賓館抽調一名特級廚師為習進平一個人服務,打算把他撐糊塗了。

習進平每次都能想起算命高僧的話:「別人給你好處你別要。」於是,這些好處統統被他拒絕了。

因為習進平開始經常要回浙江處理一些未辦完的事,上海這邊的人就為習準備了一趟專列,這相當於中央黨魁的待遇,習進平心裡格登一下子:豈不是在說我要奪江澤民的位置嗎?要置我於死地!如果習坐了,就說明他有做黨魁的野心,如果不坐,市委市政府也是討好了習的心,算表忠心,一舉兩得。

習說:「這是違規的,我不能搞特例。」因此,習從來都是由祕書開小車回杭州。市委市政府一看軟刀子不行,兩名上海市委常委、三名副市長躺到醫院撂挑子裝死,市委、市政府屬下有四十多名區局級幹部威脅要「病退」。

習進平說:「那我來給你們治治病,你們都回家休息吧,市委再招公務員,重組班子。」

上海市委把這報告給了江澤民。江澤民罵道:「笨蛋喲,每天整這些沒用的東西做什麼?上海要加大迫害法輪功啊,這才是唯一試驗的辦法。我三個月後還要來的,彌補上次浙江之行的缺憾。」

市委市政府立即「病」好了,落實了江澤民的「口諭」。

習進平說:「我們按照中央的模式進行分工,這事由政法委全權負責,不用報市委。」

市委市政府就要求習進平給全市黨高官訓示演講「反腐倡廉,崇尚科學,反對迷信」。

上海無官不貪,陳良宇留下一大攤財政漏洞,連養老金都沒有了,老人都上街抗議過,叫他講「反腐倡廉」,這不是噁心他?習就說:「不要搞形式,多到基層走走,了解真實情況。上海的經濟問題很多,不要給中央惹麻煩,先把經濟問題和菜藍子工程解決了。」

習進平便一心一意抓經濟。他甚至親自打電話給阿里巴巴創辦人:「您能來上海幫助我們發展嗎?」

為拉近與民企的關係,習進平手下的官員把一些虛職分配給企業家,讓一些人成為人們嚮往的地方人大代表,自認為自己是體制中人,以便效忠於黨。習進平謹慎地支持在上海開展小規模的政治改革,在那裡,當時基層正冒出民主實驗的事例。

上海城郊有個小農村,那裡的幹部們允許村民選舉產生一個三人的村務監督委員會,負責監督村領導,習進平注意到了這件事。他發出一些重要指示,幫助推廣了這個不起眼的試點項目。這套制度贏得中央黨校(培養有前途的中共幹部)的讚許。後來,上海在安排了附加的控制機制的條件下,同意在個別基層採用這種做法。得到了當時國務院的中共大佬們的一些認同。

習進平還通過推動上海與內陸貧窮省份建立經濟聯繫,使他的仕途也得到了重要提振。他率領富裕的滬商團隊與西部省份的官員們見面,贏得其它省份領導的好感,直至他升至最高職位。

江澤民決定親自到上海走一遭,直接看習進平簽署鎮壓法輪功的命令。

習進平召集了上海五套班子,尤其是公安局局長和政法委書記,在市委辦公室開會。上海市委辦公室,兩邊掛著共產黨用人的鮮血染紅的黨旗,象徵暴力的斧頭、鐮刀,似乎時刻要砍殺人。中間,原來掛著的「科學發展觀」被習換成了「三代表」。大家圍成一圈,江澤民坐在上座,習進平坐在邊上,習進平說:「熱列歡迎江主席親自到上海布置和指導工作!」江澤民說:「要把對法輪功的鬥爭上升到黨的生死高度,這是我的政治交待,上海要拿出一套切實可行的模式,在全國做個表率。對法輪功煉功者的轉化,要落實到縣鄉鎮地方基層,對哪個地方抓捕指標不達標,就撤他的職。對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往死裡打,見到就可以開槍,警察不負責,一切由中央承擔。對單位、居委會、村莊、鄰居實行株連,哪個地方有煉功的,讓那個地方依規處罰。進平書記,你說呢?」

江澤民把臉轉向習進平。習進平下意識往後仰了仰,挪了一下椅子說:「江總書記高屋建瓴,政治戰略和智慧值得我們晚輩學習,我們上海要樹個典範,這是江總書記對我們的信任和期望,我們會後一定要好好總結江總書記訓示,分工負責,向黨中央、江總書記匯報。」

江澤民特別喜歡聽別人叫他總書記,因為自己退休了,最擔心很多人把自己晾在一邊,現在習左一聲右一聲總書記,顯然還是很敬畏自己的,和自己在位一樣,看來習是聽自己的,這也算是替自己被胡奪去權力出了點氣,讓他心裡舒坦了很多。

會後,江澤民的外甥——上海公安局局長吳志明下達了各縣鎮抓捕和轉化法輪功的人數指標。大量的法輪功學員沒經過法院判刑直接被投入監獄,坐老虎凳、被灌辣椒水、開飛機、關水牢、用蛇或狗等動物咬……女法輪功學員還被剝光衣服投入關押偷搶犯、流氓強姦犯、貪污犯等犯人的男牢房,甚至逼她們穿艾滋病人的內褲,還將法輪功學員關到精神病院強迫給打神經藥物針、吃慢性毒藥,讓人慢慢變瘋子……男法輪功學員被吊打、逼著看六級黃片;剝光衣服拔陰毛並用細針扎陰部;割睪丸;男警察用內褲塞他們的嘴,甚至在一個大型企業裡的眾多煉功人被投入煉鋼爐中被沸騰的鋼水燙死……

江澤民為什麼要升級對法輪功的迫害、如此仇恨法輪功呢?原因是1999年,江要鎮壓時,全世界法輪功學員給江澤民寫了大量的信進行勸告,江不但不聽,一意鎮壓。三年後,法輪功學員在美國、加拿大、瑞士等四十多個國家以「反人類罪、酷刑罪、群體滅絕罪」把江澤民告上了法庭,西班牙和阿根廷法庭判江澤民有罪,江澤民嚇得魂不附體,願意停止迫害,同時把同等數量的迫害煉功人的警察祕密槍斃,換取各國的免訴和拆訴。但法輪功學員認為,這等於是縱容江澤民及共產黨以後繼續對中國其他人搞政治運動和進行迫害,因此沒答應,而且法輪功學員在世界各地鋪開地向世人講真相、勸「三退」。江澤民由嫉恨到惱羞成怒,由怒到變態的歇斯底里的恨,便把迫害演變成它個人情感的宣洩,不升級對法輪功學員的虐殺就不足以洩恨。

而這時世界上的人們,有理智能分清真假的少,自保、追歡逐樂、自私的多;靜心思考生命與真理的少,被科技或現代思潮變異的人多;真正保存人本和傳統理念的少,被現代思想變異的多……很多人對法輪功學員講真相或嗤之以鼻,或怒目斥責,或誣告陷害,認為他們在宣傳搞政治,或認為他們是洩私憤,誰也不信現在社會還有好人、還有捨己救人的事。共產黨規定,誰舉報法輪功學員就可以升官、拿高額獎金,因此,對法輪功的迫害還是令人觸目驚心,這也引起了世界各國政界和有良知人士的高度注意,很多國家開始以國家的名義公開表態反對中共的反人性的迫害。

吳志明還利用共產黨各級組織在城鄉公共場所到處建設體育鍛鍊場地和設施,以撫民心;要求所有企事業行政單位工作人員人人簽字保證不練各種氣功。同時,以工作、利益威逼所有公務員批鬥法輪功。最後,蒐集了大量要迫害的名單交給習進平,要求習簽名。

習進平說:「江總在會議上明確說了要達到轉化指標,上海怎麼還有這麼多人?這怎麼在全國做表率?怎麼向中央匯報?這不是在自打耳光嗎?要動動腦筋,怎麼樣在書面上說明上海工作做得好、煉法輪功的人很少了。只有這樣,讓中央高興,才能上升。」

習叫他的辦公室主任會同公安局重起文件。(待續)

點閱【末任書記】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953年6月1日,北京海淀區紅山口法場外的廣場上,紅旗飄飄,人來人往,「絞殺國民黨反動派」、「反革命分子向人民謝罪」「無產階級鐵拳砸碎資產階級」「富翁、地主都是壞分子」「窮人翻身得解放」……紅標語、紅橫幅在樹木間、跨街橋下、房子陽台上抖動。人們穿著灰色或黑色或土黃色的衣服,有的是長衫還戴著西瓜帽,被集中在一起,仰頭觀看最前面大平台上。
  • 毛澤東知道,知識分子對他搞文革是不滿的,於是,毛澤東決定把知識分子下放到農村去變相隔離。當時定下的農村有北大荒、新疆建設兵團草原懇勞基地、陝西河北河南山西等一些偏遠地方。習進平得知這一消息,很是高興,他連續申請「主動響應黨中央號召,去最偏遠農村進行貧下中農再教育」。但是,因為他是「狗崽子」、「黑五類」,上面不批准,連接受變相勞教都受歧視。直到第三次,才同意他到習仲勳「曾經革命過」的陝北延川縣梁家河插隊。
  • 習到了正定後,無心於官職,倒是一邊觀察政事人情,一邊寄託山水,根據齊媽媽的要求,建設自己的小家庭,為習家傳宗接代。在中央軍委工作期間,習進平認識了當時駐英國大使的女兒柯小明。 柯小明思想開放,喜歡西洋自由、民主的生活,經常和習進平談華盛頓的三權分立。習進平覺得她很優雅,受過良好教育,知識淵博,性格直爽,很喜歡。
  • 江澤民一上台,就開始開展對自己的造神運動,企圖像毛澤東一樣搞絕對領導。那全國人民瘋狂一樣崇拜毛的場景,在年輕時,讓江澤民豔羨不已,如今,自已有獨裁大權的條件,能讓全國人民膜拜了。因此,他企圖否定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提出「市場經濟也有姓資姓社的鬥爭」、「警惕資產階級顏色革命」。1991年,蘇聯共產黨由於專制壓迫蘇聯人民而解體,江澤民如天塌般恐懼,大喊:「改革膽子太大、步子太快,堅決打擊資產階級復辟念頭,把反對社會主義原則的因素消滅於萌芽狀態。」
  • 氣功是中國傳統文化的根源,是人體修煉的現代說法。包括儒、釋、道都可以說是人體修煉,因此,在「文化大革命」時期,中共砸廟毀寺,那些被中共無神論的民政局和宗教局毀壞的場所,已變異了墮落了修煉的內涵,人對神佛的信仰被安排成以氣功的形式保護下來。在文革的時候,毛澤東再怎麼「反天反地反人」,也沒有涉及氣功。
  • 安康醫院是中國司法部門直設的專門對犯人進行精神試驗的醫院,包括藥物臨床試驗、人體精神控制、電波聲波改變大腦思維、神經藥物破壞試驗等,全國各省都有,大量法輪功學員被當作精神病人在這兒作為科研試驗品,很多健康的人出來都變成精神病患者。浙江安康醫院設在浙江女子監獄與浙江莫干山女子勞教所之間的一個叫良渚的縣城裡,那地方是丘陵地帶,林多樹高,路曲地偏,醫院用高牆和林木與外界隔開,外人很難知道那地方是個祕密研究人體精神的醫院。
  • 江澤民迫不及待地開門見山說:「十七大來,我們這些老同志也有責任,說的多,做的少,遷都通州也好,遷都雄安也好,一帶一路也好,中國製造也好,經濟調控也好,朝鮮核武也好,台灣和美國選舉也好,哪件事做成功了?現在冒出香港問題,怎麼向社會交待?」
  • 江澤民令兒子江綿恆把江派的核心幾個人物叫到曾慶紅家裡開會。決定趁習進平在301醫院做體檢時,讓自己安排在那的醫生給習打毒針。「這個已經落後了,現在有最新的科技——聲波震腦,用聲波器遠遠向他發射,這種微波人耳聽不到,經年累月的,就能神不知鬼不覺地破壞他的腦子的神經系統。」駐北京的一個武警頭子說。
  • 首先,收拾阿三。因為習的打虎全是靠阿三打的。通過海外的特務及豢養的媒體,放消息說阿三有野心要取代習進平,想奪李克強手中的總理大印。與此同時,在大陸官媒上無休無止地讚美習進平。
  • 「什麼依法治國?」曾慶紅把王滬寧叫到江澤民家裡。「到底是黨大還是法大?」「依法治國,那鎮壓法輪功怎麼辦?」「權在法律中的地位如何擺放?」曾慶紅連珠炮地對江綿恆說。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