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日媒體人評台灣防疫二大功臣 第一名竟非陳時中

日本媒體人盛讚台灣在這波中共肺炎的防疫能力,他認為其中最大功臣應屬台灣副總統陳建仁,衛福部長陳時中(右一)也厥功甚偉。圖為資料照。(陳柏州/大紀元)
人氣: 162950
【字號】    

【大紀元2020年03月17日訊】日本自由媒體人野島剛盛讚台灣在這波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的防疫能力,讓總統蔡英文及台灣國際評價急速上升,其中最大功臣應屬副總統陳建仁,衛福部長陳時中也厥功甚偉。

據中央社報導,日本出版社「新潮社」的國際新聞網站Foresight於10日刊登野島剛的文章。他在文內表示,蔡總統政府因應中共肺炎(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疫情獲全球各國讚揚,背景跟政府內部有曾在2003年因應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疫情的成員,也有對醫療、傳染病相當熟悉的人才有關。

他說,台灣政府在因應疫情方面,不像日本決策給人混亂無序印象而飽受輿論批評,除了外界不清楚的北韓以外,台灣在東亞以最能有效抑制疫情擴散表現突出,讓蔡總統支持率及台灣國際評價都急速上升。

野島認為,台灣成功因應疫情的最大功臣應屬陳副總統。他說,陳副總統任期到5月屆滿,這次疫情發生在陳副總統卸任前,「對蔡總統也好,對台灣整體來說也好,可以說是最大的幸運」。

野島以蔡總統與陳副總統公開的LINE對話,來說明陳副總統在因應疫情上扮演的角色。

蔡總統在LINE的對話上希望陳副總統以SARS的經驗,教導大家正確的口罩使用方式。

陳副總統說,有發燒、咳嗽、流鼻水等症狀,或即使沒有任何症狀但會進出醫院時,「必須經常戴著口罩」;處於空氣不流通、擁擠的密閉空間,或是有慢性病的人,「戴口罩會比較好」;至於健康的民眾,「不用經常戴也可以」。

蔡總統叮嚀,量測體溫、勤洗手,不要去人多且密閉的地方,這些都很重要;陳副總統說,民眾使用一般醫療用口罩就可以,必須告知民眾不必用到N95口罩。

野島認為,台灣政府為了讓更多人獲得關於口罩的正確知識,選擇了更親民的傳達方式。

野島也特別介紹陳副總統的背景,他出身公衛領域,本來並不是政治人物,但在2003年到2005年間,擔任前總統陳水扁政府的衛生署長(衛福部前身),直接面對SARS疫情,並獲好評;後來他擔任中央研究院副院長,並在2016年就任副總統。

文章指出,SARS的時候也好,這次的疫情也好,病毒都從中國跨海進入台灣。因此,對與中國間每週有數百班航班頻繁往來、約80萬人為了工作等理由在中國生活的台灣來說,如何抑制從中國入境感染者帶來的風險,是危機感的基礎。

野島說,蔡總統在SARS時擔任大陸委員會主委,負責與中國(中共)方面談判。依據當時的經驗,蔡總統很清楚,中國(中共)對民進黨政府始終抱持警戒心,即使以「人道」為理由要求,在傳染病對策方面可能也得不到充分協助。

因此,台灣政府做出只能以關閉與中國的窗口來防範病毒的判斷,早在1月下旬就對中國旅客加強入境限制,2月上旬更決定全面禁止。

野島說,如果考量到台灣企業跟中國的經濟往來,及中國觀光客為台灣帶來的經濟效益,毫無疑問,這些措施帶來的痛苦更甚日本。不過,正因台灣政府衡量大局,一旦疫情在境內蔓延,損失會遠遠大於經濟,才能做到這些措施。

除了蔡總統與陳副總統,野島還特別提到這次防疫不可或缺的重要人物,衛生福利部長陳時中,同時也是疾病管制署設置的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

基於「資訊太多,(說明)可以防止恐慌」, 陳時中每天都舉行記者會,接受媒體「問到飽」;陳時中的表情經常鐵面一般嚴肅,但有時想到感染者又會落淚,展現充滿人情味的一面,人氣急速上升,甚至出現「下屆台北市長」的呼聲。

陳時中除了會用「鐵面一般的嚴肅表情」呼籲民眾留意疫情擴散,在郵輪抵達台灣基隆港時,也趕赴現場,用溫暖言語安慰旅客;在「鑽石公主號」的台灣旅客舉辦相關慶祝會上,陳時中也在場。

野島認為,陳時中這種軟硬兼具、全部精力投入的超人般工作方式,「把1天當3天用」,感動台灣民眾。

野島還舉出台灣在這波防疫總動員中的幾位關鍵人物,例如開發口罩庫存地圖的行政院政務委員唐鳳、曾在SARS期間擔任台北縣長(新北市長前身)的行政院長蘇貞昌、公衛出身的行政院副院長陳其邁等人,不光是醫療問題,因應傳染病的能力也很強,適合因應中共病毒疫情的人才可說齊聚一堂。

野島認為,從這個意義上來看,雖然也可以說蔡總統很幸運,但從結果論來看,能延攬相應人才防疫,也讓蔡總統獲得今日的讚揚。

野島表示,雖然無法直接相比,但如果試著把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厚生勞動大臣加藤勝信等日本官員與蔡政府比較的話,日本政府在宣傳能力也好、政策能力也好,都讓人感到有所不足。

他說,即使日本與台灣沒有正式外交關係,日本政府從現在開始,仍應派人到台灣,兼負資訊交換任務,聽一聽台灣在防疫因應及情勢判斷方面的經驗。

責任編輯:鄭宜芬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