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丹:由意大利的中共肺炎死亡率想到的

人氣 808

【大紀元2020年03月19日訊】近段以來,意大利一直在全歐洲不間斷的刷新著中共肺炎死亡病例「單日最高」以及死亡率「全球最高」的紀錄。正當中國牆內的媒體競相探討著「意大利新冠肺炎死亡率為何全球最高」時,《歐洲疫情爆發:雪崩之前,每一片雪花都在勇闖天涯》一文卻並沒有鸚鵡學舌,而是從「抄作業」的角度,為大家提供了一個全新的思路。

文章寫道,意大利是歐洲裡面「抄作業」最認真的國家——「中國的一系列硬核抗疫措施,他們都照葫蘆畫瓢了」。比如,「第一個宣布『政府緊急』狀態,歐洲第一個切斷航班,第一個模仿『火神山』(雖然是帳篷,有比沒有好),歐洲唯一一個下令『封城』,甚至『封國』(現在西班牙也開始『封城』)」。

但讓意大利始料未及的是,自己抄中共國作業最認真,「結果,形勢(卻)越來越糟,感染人數飆升,死亡率也非常高」。截止到3月14日,意大利中共肺炎的平均死亡率為7%;在疫情最嚴重的倫巴第大區,感染死亡率已達8.1%。在中共看來,這樣的死亡率是領先世界、獨占鰲頭的。不然,牆內怎麼會有那麼多媒體都在聚焦意大利的死亡率呢?

在分析原因時,這些媒體得出的結論不少,但似乎都在繞著「抄作業」走,決口不提意大利是因為有樣學樣才釀造了今天的慘狀。而這樣做,不過就是為了遮掩被「抄作業」的中共國瞞報數據、編造比效仿者還低的中共肺炎死亡率的這一荒誕騙局。

要指出的是,比較兩國的死亡率時,不能忽略時間差這個前提。也就是說,不能把意大利處在爆發期的數據與中共國爆發了兩個月之後的數據相提並論。比如,BBC中文網3月11日的報道有數據顯示,「意大利新冠肺炎死亡率為4.25%」;「中國的官方疫情死亡率為3.8%」,「排列在意大利數據之後」。然而,就在第二天,即3月12日,中共國家衛生健康委卻公開表示,「總體上中國大陸本輪疫情流行高峰已經過去」。

顯然,「高峰已經過去」的中共國死亡率與意大利此時正處在「震中」的死亡率是沒什麼可比性的。更何況,越來越多的中國記者都在反對中共官方近期所宣傳的「疫情趨緩」的論調。其中,某家官媒的記者甚至向外界透露,「他知道武漢仍然處於危機之中」。可見,中共發布的死亡率比意大利低,是很難讓人信服的。

因此,儘管中共國出現的「3.8%」的死亡率無法與意大利相較,但絲毫不影響人們通過此時意大利的數據反觀此前曾處在爆發期的武漢乃至中共國。

2月9號,湖北官方首次發布了該省的中共肺炎死亡率,指出「截至8日午夜,湖北死亡率為2.88%」、「中共死亡率為4.06%」、「天門市仍以5.08%排第一,是中國死亡率最高的城市」。3天後,習近平發表講話,稱「疫情防控工作到了最吃勁的關鍵階段」。又過了大約兩週,中共在世衛組織的代表譚德塞就公開表示,「國際專家赴中國調查組發現,武漢的新冠肺炎死亡率是2%到4%,而武漢之外的死亡率則只有0.7%」。這就是中共國對外發布的疫情已達高峰時的數據。

相比最認真效仿中共國防疫、抗疫的意大利在高峰時「破七」的高死亡率,中共的數據是否會令人笑掉大牙?如今,意大利恐怕都沒想到,竟有機會扮演「照妖鏡」的角色,讓中共的數據現出「假」的原形。

中共國最真實的武漢中共肺炎死亡率儘管難統計、難確認,但從世界少有、卻在中國、尤其武漢不斷被發現已死在家中數日的患者就足以看出,死亡率穩居第一、並且遙遙領先的國家決不可能是「抄作業」的意大利,而是第一個寫完最低分作業、導致疫情失控、病毒向世界蔓延的中共國。

要想知道中共國死於武漢中共肺炎的人到底有多少,不妨從「真相視頻:趕製百萬運屍袋?武漢到底死了多少人?」中一探究竟。視頻中說,「根據多家海外媒體報道,中國已有多家紡織工廠收到政府指令,正在趕工製造運屍袋,數量達百萬個」。然而,「根據國際數據提供商Windy追蹤的數據,武漢市的二氧化硫排放量高達1342.27微克/立方米」;「有網友分析稱,要產生這樣大規模的二氧化硫,需要焚燒上萬具屍體」。

「上萬具屍體」為何要「達百萬個」運屍袋來裝?更何況,視頻中還有鏡頭顯示「三個小孩用一個屍袋」;加上焚屍爐的運力有限;我們有理由相信,「百萬運屍袋」其實是應「需求」而生的。

不難看出,在這場人造的瘟疫中到底會死多少人,中共心裡是極為有數的。因此,才會放心大膽的把人鎖死在家裡,任其被病死、被餓死、被自殺、自生自滅。對於這樣的慘景,中共早已料到,只是不打算「力挽狂瀾」而已。

在這場災難中,中共人為導致的死亡人口又何止是被封在家裡、無法求救的這些!

《歐洲疫情爆發:雪崩之前,每一片雪花都在勇闖天涯》一文提到,相比認真「抄作業」,且「做足全套」的意大利,與其毗鄰的德國好像「啥也沒做」,但該國「死亡率居然很低」。

德國「啥也沒做」並不是真的什麼都沒做;其實指的是該國政府所採取的「開閘泄洪,降低傷害」的抗疫策略。這一策略的「基調」是由德國的一位病毒學專家定下的。他在電視訪談中指出,德國「現在要討論的問題是……如何能夠最大限度的拖延,減緩病毒傳播的速度,至少要拖到夏天」;「不是說病毒到了夏天就自己死了,而是說夏天得普通流感的人少,可以大大緩解醫院的壓力」。

因此,「開閘泄洪」就是「打發所有輕症和無症狀患者回家隔離」,這樣可以「把病床空出來,留著應對後面會出現的大量重症患者」。只要沒有聚集,沒有「醫療資源擠兌」,就能「降低傷害」。相反,「一旦所有人都湧進醫院,不僅互相感染,更嚴重的問題是,醫療系統崩潰後,病重的人無法得到治療,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這時死亡率就會飆升」。

對比之下,我們不難發現,「武漢付出了血的代價」,理由顯然不該是「因為武漢第一個面對病毒,毫無防備」。發哨子的艾芬醫生已經說了,她在2019年12月30日那天,就發現了攜帶「SARS冠狀病毒」的病人。此後,該病毒的檢測報告甚至「傳遍了武漢的醫生圈」,而「轉發這份報告的人就包括那8位被警方訓誡的醫生」。

要知道,17年前,中國已出現過可傳人、可致死的SARS病毒了。有前車之鑑的中國不應該比任何國家更「有所防備」嗎?但從了解情況的醫生遭訓誡、被噤聲的情況來看,中共根本就不想讓人知道比SARS更厲害的病毒又在中國現身的這一事實。因為這本身就是極有損厲害國的顏面以及政府形象的醜聞。既如此,連疫情都不敢公開的中共又怎會去告訴人民怎麼隔離、自救呢?

從病毒出現的那時那刻到幾十天後,疫情瞞不住了才報,這中間造成了多少無辜的人感染、甚至死亡?如今,看到病毒在歐洲乃至世界蔓延,中共幸災樂禍之餘,就有點得意忘形了,就忙不迭的開始說自己的「疫情趨緩」了。

中共自編自演、自娛自樂,誰信呢?無論是那個最認真「抄作業」的意大利,還是處在歐美大陸、與中共反其道而行之的國家,都足以成為中共罔顧人命、虐殺人命的有力見證。此外,中共戕害的每一條人命都將成為其濫殺無辜的鐵證,都將被鐫刻在中共的滔天罪行中,共同來見證中共被清算的必然結局。

責任編輯:莆山

相關新聞
武漢「小湯山」醫院內部畫面曝光 如集中營
意大利首現死亡病例 確診當天身亡
加國首現中共病毒相關死亡病例 卑詩省男長者
【一線採訪視頻版】:醫院人滿為患 求醫無門
最熱視頻
【重播】川普和夫人舉行感恩節火雞赦免儀式
【欺世大觀】「奇襲白虎團」翻轉 陳屍10萬主演打臉
【重播】專訪《蠶食美國》製作人鮑爾斯
【遠見快評】「移交」啟動 拜登「白等」?
【新聞看點】拜登選帶「病」閣員 墨菲遭死亡恐嚇
【拍案驚奇】阻川普連任 揭祕全球大重構計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