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爾仁尼琴(下)

【歷史回眸】人們忘記神 這就是一切的起因

文/秦順天
人們忘記神,這就是一切的起因。示意圖。(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ARIS MESSINIS/AFP/Getty Images)
  人氣: 232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同其他異議人士不同,他認為:
共產主義對俄羅斯傳統的巨大破壞及造成的深重危機,不是經濟的崩潰、不是專制政治的難以為繼,而是道德信仰的危機:人們忘記神,這就是一切的起因。

接上文

在美國隱居

《古格拉群島》徹底觸怒了蘇聯當局。1974年2月12日,蘇維埃主席團宣布剝奪索爾仁尼琴蘇聯國籍,當天以叛國罪逮捕了他。第二天,索爾仁尼琴被強制押上飛機,驅逐出境。

被逐出國後,索爾仁尼琴先後前往西德和瑞士,最後到了美國,隱居在佛蒙州鄉間的卡文迪許鎮。

在那個冷得像俄羅斯的地方,索爾仁尼琴足不出戶,拒接電話,也不想學說英語,一直過著真正基督徒的生活,在自己的家庭裡,他按自己宣揚的宗教理念行事,不貪戀世俗享受,強調節儉節制的美德。

雖然在美國被庇護,被授予「美國榮譽公民」的稱號,但流亡的索爾仁尼琴並未高聲讚美收留他的白宮。他在抨擊蘇聯共產主義的同時,也批判西方,認為美國過度崇拜的個人自由及物慾橫流的消費主義,導致了人性墮落、文化頹廢與道德淪喪,他認為西方文明已經失落了上帝的指引,呼籲以基督教的價值重建社會倫理。

那時,無神論、唯物論也已全面侵蝕了美國,正統基督教文明和西方傳統文化漸被瓦解,所以很多西方人不能理解索爾仁尼琴,他們以為索爾仁尼琴與蘇聯當局的鬥爭,是為了人權,是嚮往西方的民主與自由呢。

很多西方人不能理解索爾仁尼琴,他們以為索爾仁尼琴與蘇聯當局的鬥爭,是為了人權,是嚮往西方的民主與自由呢。圖為美國自由女神像。(大紀元資料圖片)

「小說必須符合道德準則」

在國家無神論的政策下,蘇聯境內98%的東正教教堂、修道院被關閉,一千二百到二千萬左右的基督徒被消滅,被迫害致死的神父高達四萬二千多人,很多人接受了共產主義信念,不相信神,不再以仁愛、克己的宗教思想作為行為準則,遠離了傳統的道德規範及生活方式。

大量西方知識分子以尼采的「上帝已死」為口號,普遍接受了西方啟蒙主義、物質主義、馬克思主義等無神論思想,各種反傳統的現代思潮層出不窮。

在道德相對主義的大背景下,同西方現代派不同,索爾仁尼琴的作品否定無神論所倡導的及時行樂及感官享受,否定科學烏托邦主義。他認為人的價值觀倫理觀不可以脫離神而獨立存在,失去絕對的道德標準,人就會為所欲為。只有通過對神的信仰,人類才能建立道德的根基,才會有愛、寬恕、公義等神性,他相信信仰是人生命的根基與支撐,只有在信仰的基礎上,人類方能救贖自身。

在《古拉格群島》和《癌病房》中,索爾仁尼琴提出了人類生存的終極問題:人為什麼活著?他繼承了托爾斯泰和陀思妥耶夫斯基的道德傳統與宗教情操,主張作家的責任就是幫助人明辨是非善惡,認為小說必須符合道德準則,而「勸善」則是作家的真正使命。

他主張作家的責任就是幫助人明辨是非善惡,認為小說必須符合道德準則,而「勸善」則是作家的真正使命。(fotolia)

人們忘記了神,這就是一切的起因

作為虔誠的基督徒,索爾仁尼琴不僅僅是政治層面的反抗者,其實他一直堅守的是道德信仰。而他之所以有巨大的勇氣揭露極權專制,不配合、不妥協,乃因為他是真正信神的人,他超常的道德力量,源自信仰中超越於人的視角與境界。

許多蘇聯流亡出來的異議人士把蘇聯的災難歸結為沙皇制度與俄羅斯文化傳統。但索爾仁尼琴看透了蘇聯共產極權的邪惡是無神論,它叫人反神、不信神。如果不相信有神,人什麼事都做得出來,沒有悔悟、沒有愛、沒有公義。是無神論使人喪盡天良、冷漠殘暴,把蘇聯拖入了無盡的災難。

所以索爾仁尼琴對蘇聯的批判,不只是針對它表面的專制體制,更針對的,是它強制推行的無神論,他認為,共產主義對俄羅斯傳統的巨大破壞及造成的深重危機,不是經濟的崩潰、不是專制政治的難以為繼,而是道德信仰的危機:人們忘記了神,這就是一切的起因。

1974年,索爾仁尼琴在德國。(公有領域)

祖國的問題永遠被「虛假的統計數據掩蓋著」

結束二十年的流亡生活後,1994年,索爾仁尼琴應俄羅斯總統葉利欽的邀請,踏上祖國的土地,受到了國王般的歡迎。此時,他所批判的共產主義蘇聯,已於1991年宣告解體。

回國後,索爾仁尼琴坐飛機到了當年他被關押的勞改營總部。從飛機走下來,他的第一個動作,就是俯身用雙手撫摸著西伯利亞的土地,他沉痛地說:「我到這裡,向這塊土地哀思,成千上萬的蘇聯人當年在這兒被殺害,埋葬在這裡。在今天俄羅斯政治變革的時代,人們太容易遺忘過去的幾百萬受害者。」他認為,只有追究過去的罪責,「過去」才不會重演。按照索爾仁尼琴的說法,斯大林時代,死於大清洗和集中營的人數高達六千萬人,即便最保守的歷史學家們估計,至少也有二千萬人。

索爾仁尼琴認為,俄羅斯推翻了共產主義蘇聯的罪惡,問題並沒有解決,對物質的崇拜、信仰缺失,結果只能套用西方資本主義,祖國的問題永遠都被「虛假的統計數據掩蓋著」,他說,比廣闊的疆土更重要,甚至比經濟繁榮更重要的,應該是人民內在的精神與信仰。

索爾仁尼琴的名字和創作永遠與俄羅斯的命運聯繫在一起,2007年俄羅斯國慶節的時候,索爾仁尼琴獲得了俄羅斯國家獎。

2008年8月3日夜,索爾仁尼琴因心臟病在莫斯科家中與世長辭,享年89歲。這位「上一代作家中最後一位代表良知的作家」,曾被蘇共百般污衊羞辱,曾被攆出國門,最後享受了最隆重的國葬,葬於莫斯科頓河修道院。

一生苦於不能高聲講出真話,一生都在奮力衝破阻攔向公眾公開講出真話,索爾仁尼琴活出了一個人的樣子:為自己而活著,而不是為謊言而活。

如今,共產主義並沒有隨著東歐共產黨的解體而消失,索爾仁尼琴去世已十幾年,他所抨擊的共產主義制度仍在肆虐,有形無形的古拉格依然存在,如果索爾仁尼琴看到當前世界的亂象,他一定還會重複這句話:忘記神,這就是一切的起因。@*#(全文完)

位於莫斯科的索爾仁尼琴紀念碑(Valera N. Trubin/wikipedia

參考文獻:

柳‧薩拉斯金娜《索爾仁尼琴傳》
陳樹林 東正教信仰與俄羅斯命運
張達明 蘇聯的東正教
樂峰 俄國宗教史
約瑟夫皮爾斯 《流放的靈魂索爾仁尼琴》
艾克曼 《偉大的靈魂》
艾力克森《索爾仁尼琴道德的形象》
《列寧與全俄肅反委員會》
尼‧別爾嘉耶夫 . 俄羅斯思想的宗教闡釋
安‧鮑‧祖波夫 《二十世紀俄國史》
徐海燕 俄羅斯保守主義政治思想及其實踐
《索爾仁尼琴:超越意識形態》
趙鳳彩 東正教與當代俄羅斯國民信仰與自我認同《俄羅斯研究》
郭國汀 論共產黨暴政的罪惡(二十一) 與人民為敵的蘇聯共產黨暴政的罪孽
《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

點閱【歷史回眸】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比切爾諾貝利核電站爆炸、唐山大地震還要慘絕人寰的中國災難,是被美國曝光的。2005年美國《Discovery》節目向全世界披露了一個排名世界第一的人為災難:1975年河南板橋水庫潰壩事件。
  • 陳誠,字辭修,1898年出生於浙江青田。父親陳希文為青田縣立敬業高等小學校長。青田以盛產凍石而揚名中外。自青田縣沿甌江西行30多公里即為浙江省著名的石門洞風景區。
  • 查爾斯‧羅伯特‧達爾文1809年出生於英國什羅普郡什魯斯伯里鎮的芒特莊園。父親羅伯特‧達爾文是當地小有名氣的醫生,祖父伊拉斯謨‧達爾文是英國醫學界權威。祖父認為生命起源於海洋,具有內在進化的力量,這種觀點對達爾文產生了一定影響。
  • 1986年4月26日凌晨,前蘇聯烏克蘭境內切爾諾貝利區普里皮亞季市的核電站4號機組發生爆炸,巨量放射性物質和燃料直噴天頂,大火燒了8天,700萬人受到輻射。當時參加救援的84萬人中,7萬人終身殘疾,30餘萬人因受放射傷害而死去。專家揭示,此次爆炸相當於1945年投到日本廣島的原子彈的400~500倍。
  • 「流腦」全稱「流行性腦脊髓膜炎」,是細菌感染導致的化膿性腦膜炎,易感者是青少年,它通過飛沫傳播,傳染性強,發病率與死亡率都非常高。
  • 1918年,亞歷山大‧伊薩耶維奇‧索爾仁尼琴出生於蘇維埃俄國基茲洛沃茨克市的一個東正教家庭裡。他出生時,是俄國十月政變的第二年,正趕上列寧發布紅色恐怖令,為「保衛新生無產階級政權」,大批「階級敵人」成為反對蘇維埃的「反革命」,從此大量被投進勞改營。
  • 1918年春,正當第一次世界大戰接近尾聲時,一場世紀瘟疫——西班牙大流感突襲全球,疫情持續一年多,有著三次流行高峰,造成約5000萬人喪生,死亡人數竟是戰爭陣亡人數的3~4倍。
  • 閻錫山。(公有領域)
    武漢肺炎洶湧肆虐,死亡人數持續攀升。大疫之下,中共在多地實行「戰時管制」,隔離醫院如同集中營。中共當局不顧百姓死活,對外封鎖疫情真相,打壓異議人士,抓捕尋求自救的平民百姓,隱瞞真實死亡數據,將急欲求生的中國百姓推向苦難的深淵。
  • 1966年,中國爆發了文化大革命。而蔣介石則在台灣展開了一場影響深遠的「中華文化復興運動」以反制文革對中華文化的摧殘。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