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海外危險 中國更安全嗎?

前鳳凰網記者揭中共如何操縱疫情輿論

旅居加拿大的前鳳凰網記者張真瑜表示,從疫情開始一直到現在,中共對輿論的一系列動作,並不是為當時的情況準備,而是做了長久的預案,為事件的進一步惡化做的整體預案。(張真瑜提供)
人氣: 758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0年03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伊鈴多倫多報導)正當中共肺炎持續蔓延全球之際,大陸官方卻宣稱疫情「清零」。與此同時,中共媒體不斷刊登海外多個國家疫情告急的各類文宣,並向海外華人頻頻揮舞橄欖枝:國外危險,中國更安全,導致許多留學生、華人移民不惜買高額機票回中國。

這種詭異的新聞到底是怎麼產生的?旅居加拿大的前鳳凰網記者張真瑜表示,從疫情開始一直到現在,中共對輿論的一系列動作,並不是為當時的情況準備,而是做了長久的預案,為事件的進一步惡化做的整體預案。

張真瑜最近從大陸獲得的內部信息,進一步證實他的推測和分析。

300人記者團的祕密

中共肺炎(武漢肺炎)開始時,中共就向疫區派出一個300人的記者團。這些記者到底做了什麼?

張真瑜從大陸多方獲得內部信息稱:記者團有嚴格的規定及紀律約束。首先強調:不能報導任何負面新聞。報導原則遵循兩社一報(新華社、中新社和人民日報)的評論員文章或通稿。

由於信息提供人士處於安全考慮,不方便提供文件,只有口述內容。具體內容綜合如下:

第一,這次去武漢報導的300人記者團,國內重要的媒體都有派人參加。以某報社為例,人員選擇直接讓地方站的人去,而不是讓要聞部的人去,也就是不讓很專業的人去。他們對外稱記者團,對內自稱宣傳隊。他們的任務只負責宣傳,不是為了去報導。

第二,中宣部下達禁令,團隊成員必須對自己的身分嚴格保密;不能私自脫團,不能擅自進行違規性報導。報導規定,以維穩的那一套為主。疫情以新華社、中新社及《人民日報》的口徑統一報導,且發稿之前要做好審核。

第三,對報導行蹤嚴格保密,不能向其它媒體透露;特別嚴防外媒滲透,嚴防所有信息通向外媒;任何國內媒體,尤其是這300人記者團,不能透露任何消息給國外媒體;包括香港媒體,不管是否親共,都不能透露。

網管辦下發禁令,大致內容如下

第一,淡化武漢疫情的焦點,以正面報導為主,不能有任何負面新聞,突出武漢復工,即武漢正常化。

第二,疫情必須是零增長,不能給社會帶來恐慌。

第三,增加國外的報導,來替換國內的疫情報導。如意大利、加拿大、美國這些災區疫情蔓延的報導。也就是轉移視線,把報導引向海外,彰顯海外沒做好,中國做的特別好,以凸顯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

第四,實施預警:一旦有相關的評論、文章、視頻,立刻刪除,並作為報備,加強戰鬥值班。

第五,除了軍隊媒體和少數媒體可以離開之外,300人記者團成員必須等疫情結束,即武漢城市解封之後,才能回到原單位。

張真瑜透露,消息提供人士特別強調,這次特別嚴厲,大家很小心。去武漢之前,記者團成員已得到警告:如果有誰違反規定,出了問題直接提升到國家安全層面,由國安負責。到時找麻煩的人就不是警察,而直接是國安。記者團成員自身也明白,他們的手機很可能被監視,他們什麼都不能說,也不敢說,連家人都不能多說。

記者團記者形同人質

張真瑜說,組成300人記者團,就是把人集中起來,這是中共宣傳機構常用的手法,每當國內有某重大事件發生,中宣部會組織把人員集中起來,名義上是去某某地方採風,其實是去旅遊。主要是為了方便控制和管理。

比如,中宣部從某家媒體抽調一個人,那其他人就不能再去,這家媒體的報導就受到限制。另一方面,組成記者團,其實就是盯梢,以軟硬兼施的方式,讓記者順著他們預先的安排來走。儘管日程安排挺滿,但採訪的內容都是事先規定好的。

「所謂的記者團,其實就是給每個記者脖子上套一根繩子:我讓你叫,你就叫;我讓你往哪去,你就往哪去。」張真瑜說,「吃住一起,行動一致。而且相互監視,其實就是一個囚徒困境。想讓你報導什麼就報導什麼,想讓你怎麼報導就怎麼報導。在報導之前主管部門發出的通稿,甚至連照片都得用他們篩過的。」

張真瑜說,在國內,媒體想要保護記者,如果報導超出中共的規定,作為記者檢討一下就行了,其餘的事由媒體公司去解決。現在把記者集中起來,如果有記者寫了出格的東西,處分起來很直接,原單位沒辦法給他/她開脫,連逃都逃脫不了。雖然不會直接送監獄,但會讓當事人方方面面受到損害。

「在過去,我們一遇到類似這種情況就跑了。但是現在在武漢那種地方,想跑都跑不了。說白了,在這個團裡,記者就成了人質。」 張真瑜說。

中共從頭至尾操控疫情

武漢爆發中共病毒之後,開始是隱瞞,打壓「吹哨人」李文亮。直到疫情失控,瞞不住了,中共又開始造假,然後強制封城。中共無論採取的手段及出發點,都深深地刺痛了老百姓的心。當時網絡上已經有人表達憤怒,包括一些官方媒體人。尤其是公民記者陳秋實和方斌做實地採訪報導,引起了中共的注意,於是就派出了300人的所謂專業記者團。

張真瑜說,中共派出記者團,絕不是表面這麼簡單,而是有背後的預案。主要目的有兩個:一個是不遺餘力地把造成瘟疫的責任推掉;另一個是利用這次瘟疫來為它歌功頌德。不管戰勝瘟疫的是醫務工作者,還是來自外國的援助,所有的功勞都是歸結於「黨」的正確領導。這是中共操控媒體的一種常用手段。

張真瑜說,中共有一個奇怪的處理新聞方案,一旦有大事發生,比如發生在武漢這種瘟疫,當地媒體基本上要禁聲,這是他們維穩的一種極端化的表現。媒體的聲音只有粉飾太平,沒有真實的聲音。

中共媒體制度是製、播分離的,記者只負責採寫新聞,發不發由上面決定。主要是為了有突發事件時方便管制。張真瑜說,疫情當初,大陸媒體對火神山醫院及其它新建的醫院的報導,選題由政府定。當時《新京報》的報導稍有出格,即受到嚴厲警告。

「中共體制決定,它不是解決問題,而是解決提出問題的這些人。所謂解決問題,就是控制輿情。」張真瑜說。

3月8日,中共國務院舉行記者會,表彰新華社記者廖君,稱她是「疫情防控一線的巾幗奮鬥者」與「逆行而上的女記者」。疫情發生以來,她寫了200篇報導,還寫了90篇內參。

寫文章是一個創作性的過程,不是一個流水線。 「寫文章可以很快,可是要準備哪些材料,其實要花很長的時間。 可以想像,她背後到底有多少人在做這種沒有營養的文章?」 張真瑜說, 「中共幾大喉舌媒體駐各地的分社,其實就是一個行政機關,這個時候是真正顯示他們的價值的時候,為什麼那個記者能得獎,而不能給陳秋實一個獎?」

忽悠海外華人回國 進一步甩鍋

張真瑜分析,這次武漢瘟疫(中共肺炎)可以看出,中共首先粉飾太平,打壓異見的聲音,然後再把責任推給西方。然後又把手伸到國外,操控統戰部及外交部做一些表面工作,給外國提供援助、進駐醫療隊。其真正目的是占據話語權,不至於讓全世界的輿論全方位的打壓;同時,通過外媒來證實國內的宣傳:我多麼英明,我的犧牲如何之大。

張真瑜認為,中共最邪惡的在於,有計劃地、不斷地渲染美國、日本、意大利這些發達國家的災情如何嚴重,如何不可控,給全世界華人造成謊言:其實國內已經控制好了。然後忽悠留學生、拿綠卡的移民返回中國。一旦疫情再度爆發,就推到這些回國人員的身上。其實這是它(中共)再次甩鍋。#◇

責任編輯:岳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