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採訪】隱匿疫情釀禍 武漢人要求國賠

人氣 12301

【大紀元2020年03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洪寧、方淨採訪報導)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在全球造成人命和經濟的巨大損失,世界各地追究中共責任的呼聲越來越大。武漢市民張勇(化名)對大紀元表示,由於政府隱匿疫情,才釀成這巨難,「這不是屬於天災,是屬於人禍。活著的人都要賠償。」

「我母親六十多歲又沒有什麼疾病。剛剛退休幾年,突然就因為這個,人都沒有了。」張勇說,「我們是直接受害者,由於政府的過錯,這是明打的事情。我們肯定要求賠償。」

張勇同時表示,武漢的死亡人數無法估計,政府的數據絕對不可信,「據我所知,絕對不止兩三千人,我開出租車的,什麼事情沒見過。我知道就有五、六家殯儀館滿負荷地燒。有些一家都全滅了,你知道嗎?很多。」

老百姓生活也陷入絕境,「企業垮了,經濟收入也垮了。沒有收入怎麼辦,以後還要面對生活怎麼辦。小孩餓死了,這都是真的。」他並提到,目前精神病院人滿為患,「人受不了這個壓力,受不了這種恐慌,還有跳樓的,自殺的,不曉得有多少。」

回溯這兩個月的過程,他以武漢當地人所看到的、了解的、以及家人所親歷的種種,指證中共官員說謊,掩蓋疫情、欺騙百姓,還打壓說真話的人。他質問,「我們老百姓酒駕以後是不是被判危害公共安全,那它這行為嚴重危害公共安全,造成這麼嚴重的後果,死了那麼多人,它不用負責嗎?」

「我把我媽所有看病的視頻都錄在我手機了,有視頻還有單據,我能出去的時候,要找律師,要找國家賠償都行。」他說。

核酸檢測是假的 門診處活人挨著死人看病

「我母親過年前得了病,元月28號去世,發病到去世大概15天。」張勇說,中間看了3家醫院,都住不了院,「最後協和醫院收了,當時叫我媽在門診等,從早上等到晚上7、8點鐘,說有病床了,我們才幫我媽轉上去,她就病危了,10點鐘左右我媽就去世了。」

張勇提到,母親應該是確診了,不然醫院不會收。「肺部感染吧,雙肺纖維玻璃狀。但是核酸一直沒通過,因為我媽的症狀是不發燒,不咳嗽。」他指出在新華醫院做檢測,前後三天才拿到核酸檢測報告。「報告後來在協和醫院醫生一看,問我們哪裡做的,他說是假的,重做。簡單地說我媽在最後一道還沒來得及做就已經病故了。」

後來他了解,當時依核酸檢測結果來決定是否住得上院,實為掩蓋病床不夠的事實,「新聞說核酸檢測的準確率只有30%,甚至不到,我當時很氣憤,這是極其不負責任的說法,我媽住不了院,就是因為他們說核酸檢測沒檢測出來,然後你告訴我說這檢測(檢出)率只有30%。」

「我認為30%都是假的,同濟和協和是全國最好的醫院,他們都不能把我媽收到醫院裡,試劑肯定是有問題,簡單說核酸檢測我媽沒通過,他寫『陰性』(但是不排除陽性)的可能,這做了等於沒做。」而且政府說不收錢,但新華醫院做檢測收了298塊錢。

他質疑,武漢市搞核酸檢測而且檢測檢出率只有30%,還有很多沒確診的病人死在家裡,當局的目的是將死亡人數控制在一定的數字上,但實際的死亡人數遠不止如此。

他回憶帶母親去醫院看病時,門診現場的恐怖情況,「我們當時嚇得要命,死人就在門診裡面,因為拖都來不及拖走,活人就跟死人一起,挨著看病。你說我們心理壓力多大?」

他說,當時僅僅封城半個月,但死亡人數已無法計算,「這半個月我敢說,武漢死了一、兩萬人。要不然武漢五、六家殯儀館會不夠燒,怎麼可能?」

「有醫生自己說,那時候武漢感染了將近40萬人,為什麼有的醫生哭,因為太多了。」他說,武漢就像人間地獄一樣。

掩蓋疫情造成嚴重後果 中共不用負責任?

張勇表示,他在武漢土生土長,對於當地疫情的很多事看得比較清楚,「我媽不是屬於第一批,第一批在過年前就爆發了,通過醫生朋友告訴我,封城之前就爆發了,一開始爆發大概有幾千人,控制不了,才封的城。」

他提到了,武漢中心醫院發現的第一例感染病例,是由呼吸科門診艾芬醫師,把消息傳給李文亮醫師在內的八位醫生,後來他們全被打壓訓誡了,「公安局說他們造謠,然後就有專家出來說不會傳人,這才造成武漢市這麼嚴重的疫情,這完全是一些官員不負責任的行為(導致)。」

《人物》雜誌、《南方週末》等媒體接力報導武漢中心醫院的黑幕,包括黨委書記蔡莉、院長彭義香,以及紀委書記李蜜等人應對疫情付的責任,其壓制醫護人員不能對外示警,並強迫他們在沒有防護下暴露在巨量的病毒中,導致該院300多醫護人員感染、4人死亡,4人僅靠儀器維持生命的慘劇。

張勇憤怒地說,「中心醫院的書記,還是黨的一把手,她不讓所有醫生談這事情,開會時還不讓人戴口罩,說怕引起恐慌。連口罩都不讓戴。」但是事發至今,當局卻對當事人沒有問責,「我是不懂法律的人,都知道可以扣押,造成這麼嚴重的後果,死了那麼多人,她不用負責?」

他提到,元月初他在武漢就聽到不明肺炎,「那時候是說非典,後來政府說這是謠傳。」所以整個事件就是政府掩蓋的人禍,「如果當時政府就說這個事情可能會人傳人,戴戴口罩,這個事情可能就不會那麼嚴重了。元月初就確定下來(防疫),後面根本不可能這個樣子。」

「絕對沒清零,前兩天我們小區裡面就出了兩例」

張勇表示,他母親過世火化後,政府也不准家屬處理安葬,「(骨灰)沒有取回來,不讓你去。一個多月了還沒有通知我們,現在武漢市所有去世的人都不准辦喪事。」

自從這次事件後,他表示對共產黨這些官員的行徑看透了,「自從我媽病了以後,跟它們打交道打得太多了,它不是今天吹,就是明天打,從來沒有承擔過它的責任。」

「反正(從來)不(承認)是它(中共)的問題,都(推卸說)是別人的問題,從來沒有擔當,看到它們這副嘴臉,我就氣爆了。」對這些共產黨員,「每次他們過來我都罵他們(共產黨員),你們害了多少人?」

張勇認為,中共直到今天都還在掩蓋疫情,「據我所知,還在極力地隱瞞,我就不相信今天清零了,電視報的全部清零,絕對沒清零,因為前兩天我們小區裡面就出了兩例,但是他沒有報上去。現在武漢基本上是這種情況,就是出了院的人又復發了,不是一個兩個。」

他表示,復工也不可能,「復鬼個工,簡單說吧,這個病根治不了,它有超級潛伏期,有些(隱性携帶者)又沒症狀,他帶著病毒誰也不知道,這是最危險的。」即使真的復工,「幾個月、半年、一年都賺不到什麼錢,因為現在這種情況,老百姓都知道,能不出門儘量不出門。」

精神病院住滿了 跳樓、餓死者越來越多

張勇提到,武漢死了太多人,「我們家算兩個,六口,就出了兩個。你知道有多少家庭,是一家都沒了。」

除了疫情,許多人現在飯都沒得吃了,「人家要吃飯。你看有的人隔離得受不了了,沒吃沒喝得跑到派出所去,他犯過案子,自己跑過去自首。」

還有小孩餓死了,「我們那邊兩個小孩被餓死了,這都是真的,小孩的家都給抄,住了多少天都沒人管。」

「連神精病院裡面的人都住滿了,好多人厭生的,沒希望的,跳樓的不知道有多少,我都看到不少有跳樓的,自殺的、跳樓的,各種各樣的,還有一家被入室搶劫,搶了60萬現金,女的在家裡被殺了。」

他說,現在整個社會情況動盪不安,「那些人殺搶,動不動拿車子撞,動不動拿把刀子砍,精神上出了問題的人,你知道有多少嗎?」「受不了這個壓力,受不了這種恐慌的,肯定越來越多。」

「人到絕境的時候,鋌而走險的也有,所以現在很不安全,能活下來的,還要面對生存,還面對安全問題,種種方面的生活困難。」張勇說。

造成今天這樣的亂象,他認為共產黨難辭其咎,「說句老實話,(共產黨)壞透了。」#◇

責任編輯:林琮文

相關新聞
【一線採訪】被隱匿的輕症染疫者 求醫無門
【一線採訪】收入見底 武漢人生活陷絕境
【一線採訪】復工?你是湖北籍不能上車
【一線採訪】武漢市民:對政府徹底失望
最熱視頻
【直播】白宮簡報會:抗議持續 暴力緩解
【珍言真語】從六四倖存 林洋鋐為反送中辯護
【有冇搞錯】網傳李克強檢討信 習李之爭表面化
【胡乃文開講】牙不好原因在腎?中醫2招保養 牙齒不鬆動
【新聞看點】美警港警六大不同 中共趁亂大外宣
【思想領袖】中共屢用藥品短缺威脅美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