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Publica起底中共藉推特做大外宣

人氣 92

【大紀元2020年03月29日訊】歷時半年多的調查,追蹤1萬多可疑推特帳戶,非營利新聞機構ProPublica起底中共僱用商不僅使用被盜推特帳號,並以一篇2,500元的高價利誘推特大V發大外宣推文的事實。由於中共宣傳機構在海外社交媒體的滲透歷史已久,ProPublica表示,調查出來的也只是冰山一角。

去年,ProPublica拿到了一網互通(北京)科技有限公司(OneSight)一份價值124.488萬人民幣(約17.5萬美金)合同的副本,合同內容是增加中共官媒中國新聞社在推特上的讀者群。ProPublica發現,不僅中共該新聞社的推特帳戶讀者群增加了,中共媒體的其它推特帳戶,如新華社和《人民日報》,都藉助社交媒體承包商的操作增加人氣。長期以來,中共政府涉嫌僱用社交媒體承包商來實現海外宣傳的傳聞得到了證實。

承包商原在中共外宣部工作

新華社、《人民日報》和中國新聞社等這些中共喉舌機構均由中共的統戰部管理,該機構長期負責如何在海外提高中共的影響力。ProPublica就此聯繫了一網互通和中國新聞社,但一網互通拒絕答覆,中國新聞社也未作答覆。

據一網互通網站的自我介紹,該公司成立於2017年10月,很快在2018年5月成為Twitter大中華的品牌合作夥伴和技術合作夥伴。2018年11月,公司創始人李蕾獲2018年中國創新傳播大獎(蒲公英獎)。李蕾下海經商前在中共對外宣傳部工作。據稱,(一網互通)是為數不多的與Facebook、Twitter、Instagram等國際主流新媒體平臺成功實現數據對接、深度開發數據價值的平臺產品。

被盜推特帳戶成中共宣傳口

利用「被盜用的推特帳號」被曝是OneSight做海外新聞宣傳的手段之一,一般這些推特帳戶都已有一定的讀者群。ProPublica表示,目前不清楚這些推特帳戶是直接被OneSight盜用的,還是OneSight到別的黑客那裡買來的。這些推特帳戶被盜用後,被用來發布有關中共病毒(武漢肺炎、COVID-19)和香港民主抗議活動的虛假消息,以及一些其它國家會關注的不實信息。

大學生基岡(Kalen Keegan)的遭遇是典型案例之一。她在內布拉斯加大學奧馬哈分校(University of Nebraska at Omaha)學習。她發現自己的推特帳戶無故發出一堆中文帖子後,趕緊重新申請了推特帳戶,並告訴朋友們自己的原帳戶給黑客弄走了。

ProPublica表示,據其調查,被盜用的帳號還包括一名北卡羅來納州的教授、馬薩諸塞州的一位平面設計師和一位家庭主婦,英國的一位網頁設計師和澳洲的一名業務分析師等。

據ProPublica觀察,這些被操控的推特帳戶,成了推特上為中共政府搖旗吶喊的人,要大家「消除網上謠言」,掩蓋中共病毒的疫情真相。ProPublica追蹤了中共控制的推特帳戶如何在推特上針對政治異議人士和香港民主抗議人士。

推特上還有一些明顯受中共控制的帳戶。如一名自稱叫Melinda Butler的推特帳戶大肆抨擊香港民主運動的領袖人物黃之鋒,說「要像消滅冠狀病毒(中共病毒)一樣,徹底消滅好戰的暴徒!」她在另一篇推文中呼籲香港醫院管理層「清理」罷工的「黑色醫務工作者」,並以圖片詆毀抗議者希望香港政權「變色」。她的帳戶是2020年1月建立的新帳戶,沒有個人的任何信息,也不訂閱別人的推文,但充斥著中共對中共肺炎和香港抗議活動的官方言論。她的帳戶已被推特暫停。

推特在中國境內被禁,但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常在推特上發文挑釁。3月25日,她再次就新聞自由發挑釁推文,結果被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奧塔格斯(Morgan Ortagus)回嗆:習總書記講黨媒姓黨。

據悉,推特應該很清楚中共藉社交媒體平臺做政治宣傳的事實。去年8月和9月,推特稱暫停了5,000多個疑被中共控制的推特帳戶,並公布了這些帳戶的數據,同時也取消了約20萬個不活躍的閒置帳戶。

為發推文中共特工明碼標價

據ProPublica爆料,近日中共特工加強了在推特上的活動力度,聯繫有影響力的中文推特用戶,用錢當敲門磚,如對方同意發布提供的信息和圖片,按訂閱群大小一帖付多少錢不等。

據提供給ProPublica的信息,ProPublica表示中共特工定位那些訂閱人數超過1萬的,使用中文的推特帳戶。例如,一位自稱來自文化促進媒體營銷機構的人,帳戶用日本演員有村架純(Kasumi Arimura)的照片,給這樣的中文推特帳戶明碼開價,一篇配照片或視頻的推文開價400∼2,500人民幣(約60-360美金)

ProPublica提供的另一個實例是,自稱為「國際文化交流」公司的帳戶聯繫澳洲中國華裔藝術家巴丟草,說如可代發帖子,每帖可支付1,700人民幣(約240美元)。巴丟草是中共的政治異見人士,在推特上訂閱的讀者群人數高達7萬多。他在假裝和這家公司談判近一天後,拿到了一個發帖的視頻樣本,並提供給了ProPublica。視頻樣本長15秒,內容是中共政府擊敗了中共病毒,現在國內一切正常。但對方沒有提供公司的具體名字,最終拒絕簽合同,理由是「客戶審查後,發現您的發帖風格不適合該促銷主題。」

巴丟草目前正因接觸了中共病毒(冠狀病毒)而在墨爾本的家中自我隔離。「我移居澳洲就是想要自由和安全的環境。我相信這裡的民主體制。」他反思說:「但因為中共病毒,即使離開中國了也不安全。就像中共病毒一樣,人的價值觀也可能被污染。」

ProPublica近日已聯繫推特,詢問是否清楚中共在利用推特社交平臺做中共的政治宣傳,但推特的發言人沒有正面回答,只做了籠統的答覆。推特發言人表示:會監控推特的使用情況,及時發現並清除類似的信息,一旦確認是由政治勢力控制的,無論國內的還是國外的,都會關閉相應的帳戶。◇

責任編輯:李思齊

相關新聞
【翻牆必看】中共釋疫情謊言 專家破解
分析:中共疫情謊言 信以為真將付慘痛代價
中共病毒肆虐 蓬佩奧:須知真相才能避免重演
隱瞞疫情釀大禍 北京死命推責的背後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川普針對中共五連擊 港人兌美元
【直播】5.30疫情追蹤:全球確診逾600萬
【一線採訪視頻版】舒蘭爆首例死亡 公安局癱瘓
【一線採訪視頻版】舒蘭浴池爆確診 當局恐慌
【十字路口】中共入侵5步驟 川普檄文砲轟
【世事關心】班農:暴政即將崩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