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有命 功名利祿早有定數

文/許茹
有多少世人明白人在世間不過是匆匆過客,所謂的功名利祿皆有定數?(fotolia)
  人氣: 3357
【字號】    
   標籤: tags: , ,

中國四大名著之一的《紅樓夢》第一回有一首《好了歌》,詩中寫道:「世人都曉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將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沒了。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金銀忘不了!終朝只恨聚無多,及到多時眼閉了。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嬌妻忘不了!君生日日說恩情,君死又隨人去了。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兒孫忘不了!痴心父母古來多,孝順兒孫誰見了?」一首詩道盡了無數人在人世間執著的追求,但是到頭來卻是一場空。有多少世人明白人在世間不過是匆匆過客,所謂的功名利祿皆有定數?

及第時間有安排

清朝乾隆二十四年(公元1759年),大學士紀曉嵐出任己卯科山西鄉試正主考官。閱卷之後,有兩份試卷已經明確可以中舉。一份確定為排名48位的舉人,可是蹊蹺的是,在填寫草榜的時候,試卷被同為考官的萬泉縣令呂令癏,誤收進了他的衣箱中,因此遍尋不到。另一份確定排名53位,但在填寫草榜時,陰風驟起,將蠟燭吹滅三四次。更換其它名字後,陰風就停止了。這兩名本該中舉之人在這一年都落榜了。

待到揭榜後,拆開試卷的封條,才知道這兩名考生的名字,失卷者叫范學敷,滅燭者叫李騰蛟。紀曉嵐疑心這是鬼使神差,刻意阻撓他們的前程。

不過在第二年的恩科鄉試中,兩人卻又同時中舉。范學敷仍然是48名,而李騰蛟則在乾隆四十六年(公元1781年)中了進士。

可見功名利祿是早有定數,早一年也不可以的。所以,那些在仕途上努力鑽營的人又何必呢?即便鑽營得到,也是其命中注定,而其不去鑽營也是可以得到的。

可見功名利祿是早有定數,早一年也不可以的。圖為明(傳)仇英《觀榜圖》局部。(公有領域)

莊學士墜江得神救

翰林學士莊本淳,小時候曾跟隨父親莊書石先生乘船。夜晚,船停靠在江岸,他不慎失足落入江中,船上沒有人發現。

正當莊本淳在江中掙扎時,突然聽到耳邊有人說道:「快救起福建學政的大老爺,這事兒關係中第,千萬不要馬虎。」聲音落下後,他發現的身體已不知不覺中掛到了船尾上,於是大聲呼救,得以倖免。

莊本淳成年後參加科舉中第,後來果然官至福建學政。他在上任之前,把這件事告訴了紀曉嵐,並說:「我可能回不來了吧?」紀曉嵐便用安身立命之說勸勉他。誰料想,他果然在任上去世。

還有他的兄長、禮部侍郎莊方耕,雍正庚戌年在北京居住,正好趕上了地震,被堵在一條小胡同裡。當時,正好兩面牆對倒,成人字形帳篷的樣子,他在裡邊坐了一天一夜獲救。紀曉嵐覺得這正說明生死有命

烏魯木齊卒於烏魯木齊

烏魯木齊這個地名,翻譯成漢語的意思是「好圍場」。紀曉嵐在烏魯木齊做官時,有位筆帖式,名字就叫烏魯木齊。算起來,他命名的日子,是在清朝軍隊平定西域前二十餘年。

烏魯木齊說,他剛出生時,他的父親夢見他的祖父說:「你所生的兒子,應起名為烏魯木齊。」並用手指比劃這幾個字給他的父親看。他的父親醒來後,不明白是什麼意思,然而夢中的一切又清晰異常,所以就給孩子起名叫烏魯木齊。沒想到,烏魯木齊長大後竟然來到了烏魯木齊,這難道意味著他將死於此地?

後來,他升遷為印房主事,果然病死在任上。計算一下,他從軍到烏魯木齊,直到去世,始終沒有離開過此地。凡事皆前定,怎麼能不相信呢?

凡事皆前定,怎麼能不相信呢? (chungking/Fotolia)

誰人肯向死前休?

東光人霍易書先生,是雍正甲辰(1724)年鄉試舉人。為求顯達,他滯留在京城很長時間,也還是沒得到一官半職,十分鬱悶。

於是他到廟中求神,神仙隨後在夢中用詩點化他:「六瓣梅花插滿頭,誰人肯向死前休,君看矯矯雲中鶴,飛上三台閱九秋。」

雍正五年,清朝開始實行官品以頂戴做區分的制度。霍易書的頂戴為銅盤分六瓣組成的,如梅花,他這才明白夢中詩歌首句的意思。他心裡想,仙鶴為一品官的補服,三台為宰相位,首句既然應驗,最後兩句也應該應驗。

此後,他從中書舍人官至奉天府尹,後來,卻因事獲罪,被貶到軍中,被貶的地方叫葵蘇圖,意思是「第三台」。這與詩中的第四句吻合,而他戍邊九年才回到京城,應了「閱九秋」。

在塞外的日子裡,霍易書自署別號為「雲中鶴」,也是取詩中之意。

後來,霍易書將這段經歷講給紀曉嵐的父親姚安公。姚安公說:「霍字上為雲字頭,下為鶴字之半,這裡邊正好隱藏著你的姓氏。所以『矯矯雲中鶴』之語也不是空談了。」

霍易書聽罷,感嘆道:「豈止如此啊!早年,我年輕氣盛,銳意進取,自認為卿相之位垂手可得,但終是一無所獲。這樣說來,第二句是神在告誡我啊,可惜我當時並沒有明白。」

君看矯矯雲中鶴,飛上三台閱九秋。(fotolia)

享樂奢華致祿數用盡

清朝獻縣令某臨死前,有看門的僕人在夜晚聽見他的書齋裡有人說話,大意是:你這些年來享樂奢華,祿數已經用光了。你的父親在陰間打報告,要替你預支下一輩子裡一年的祿數,以好處理那些未了事,不知是否得到了批准。不久後,令某暴卒。

紀曉嵐聽工部侍郎董文恪公曾經說:「上天之道,主張凡事不能做得太過分,因此,過於奢侈和過於節儉,都會招致不幸。經過多方面的驗證,對於過於奢侈者的懲罰,富人比較輕,而有權力的人比較重;對於過於節儉者的懲罰,有權力的人比較輕,而富人比較重。這是因為富人過於奢靡,耗費的是自己的錢財,而有權力的人奢侈,必然利用職權、貪婪無度,想要得到的也就很容易到手。有權力的人過分節儉,不過是把緊自己的錢財罷了。而富人過於節儉,其對下屬和百姓必然非常刻薄,對他們也必然斤斤計較,也因此不免利用機巧,陷害他人。所以,士大夫要時時記住,過分利己必損害他人,凡事留有餘地,才是謀得福分之道。」

誠如斯言!

參考資料:《閱微草堂筆記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牛樹梅(1791~1875),字雪樵,號省齋,甘肅通渭人,道光二十一年進士。道光二十八年,牛樹梅任寧遠府知府,寧遠府屬四川省,府治在西昌。
  • 人們常說世上沒有後悔藥,是說已經做錯了的事情無法更改、造成的損失無可挽回。如果就事論事,可能會是這樣的。但人在俗世中,孰能無過呢?關鍵是如何對待自己的過錯。所以孟子誇獎孔子的學生子路具備「聞過則喜」的高貴品質,南宋陸九淵更推崇「聞過則喜,知過不諱,改過不憚」的精神境界。
  • 在資訊爆炸的當下,想要找到真實的信息並非易事,尤其在中國大陸。除了中共設置的高高的防火牆外,媒體和不少媒體人以及各級政府、司法機關,都秉承著「政治第一」的原則,無時無刻不在顛倒黑白、美化罪惡,用炮製出的謊言毒害著中國人。中共自然是罪責難逃,但是這些追隨中共、散發不實甚至是有毒信息的寫手們,也難逃上天的懲罰。古代的「刀筆吏」們的結局就是前車之鑑。
  • 古往今來,很多人都在追求仕途上的發展。有些胸懷天下,先天下之憂而憂;有些則在誘惑中迷失了自己,成為權力的奴僕,更有甚者,憑藉權力,欺壓坑害百姓,為自己謀取私利。中國古人講,三尺頭上有神明,那些坑害百姓的官員們哪裡會沒有報應呢。
  • 中國民間一直流傳著這樣的老話:「禍福無門,惟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候一到,什麼都報。」「種善因,得善果。」然而,現代在無神論灌輸下長大的不少人,卻對這些老話嗤之以鼻,完全無視千百年來人類歷史上留下的正面的和反面的教訓。下邊古書中記載的三則故事或許可以帶來某種啟示。
  • 紛繁亂象中,神的安排從未偏離,神掌管著一切,巨細無遺地查看著人的一思一念。瘟疫是對每個人是否公義的檢驗,在自救無效的當下,離神太遠的我們,是不是應該歸正對神的敬畏?我們是不是要真心懺悔:我們享樂縱慾的生活,是否早已背離神為我們做的安排?「政治正確」與道德相對主義是否讓我們喪失了原則與道義?我們的文化藝術是否越來越不辨善惡美醜,越來越墮落變異?我們的商業貿易裡有多少傷天害理、不可告人的祕密?在與倫理道德不符的科學領域裡,我們是否扮演過反神的角色?我們是否迷信神靈,卻從不遵守戒律?
  • 「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的概念,在戰國時代曾經歷經一場實戰的考驗。戰爭發生在魯莊公十年(公元前684年)的春天,魯國面臨齊國大軍揮動大旗進攻的緊急保衛戰,結果如何呢?
  • 作為神傳給人的文化,圍棋與書畫、詩詞、音律等藝術一起,融匯於悠悠數千年的中華文明歷史之中,歷代流傳著大量與圍棋有關的神話典故、奇聞軼事,僅從它眾多的別稱便可見一斑。
  • 一般說人沒有定見,容易改變心意,對事或物的愛好或決定反覆無常,改變可能就在朝夕之間叫「朝三暮四」。你可知「朝三暮四」還有深奧的道理?這成語來自《莊子.齊物》。
  • 說到刺客,很多現代人腦中馬上浮現的是沒有善惡之分的冷面殺手。其實,出現在春秋時期的中國的早期刺客,其行刺動機較為單純,往往因感激委託人的恩德而去行刺,因此帶有一些俠義精神,其中《史記》中刻畫的以「士為知己者死」作信條的四大刺客專諸、聶政、豫讓和荊軻最為有名。秦朝之後的刺客,雖然行刺動機多了金錢、名聲、仇恨、政治等因素,但仍有一些刺客保持著俠義精神。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