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丹:韓國公務員自殺與中共官員逃亡

人氣 1245

【大紀元2020年03月06日訊】最近,海外有媒體援引《韓聯社》的報道稱,「(韓國)警方調閱監視器發現,南韓一名30多歲的男子外出時,開車撞上首爾銅雀大橋的欄杆,接著在4點57分跳入漢江,直到上午9時許,男子的屍體被打撈隊發現。警方獲報後,也立即調查男子輕生的原因,發現他生前任職於韓國法務部緊急安全計劃辦公室,單位目前則被分派負責中共肺炎新冠肺炎)防疫工作」。

從目前全球的發病情況來看,韓國感染中共肺炎新冠肺炎)的新增以及總人數似乎是除中國以外最多的。但我們更應該想到,面對災難,人的求生意識也是最強的。況且,從「韓國政府2月6日宣布,一個4人家庭中只要有成員需要居家隔離,政府將每月提供123萬韓元(約人民幣7257元)補貼」以及該國遠超中國的醫療水平、人均醫療支出和收入來看,此時普通的韓國民眾因無路可走而選擇自殺的可能性並不高。

因此,在分析上面那位跳江自殺的原因時,必得將其身分、職位納入最重要的考量範圍。而 他「負責中共肺炎(新冠肺炎)防疫工作」則更是關鍵因素。從疫病在韓國呈短時爆發、局部失控的緊急狀態來看,負責防疫的部門和人員必然承受著來自各方的巨大壓力。從此前,韓國曾有兩位總統都因涉嫌腐敗而受審、被監禁的先例來看,值此風口浪尖之時,若有政府及其官員防疫不力或失職瀆職,韓國民眾定會不依不饒、追責到底。

在「畏罪」心理的驅使下,官員選擇道歉、甚至自殺的消息在海內外時有耳聞。尤其在影響惡劣、道歉無用的情況下,自殺或許就會成為官員出於讓自己擺脫罪名、讓家人擺脫污名的惟一選擇。當然,如果韓國那位公務員的職位較低,也會有另外的可能,那就是為了替上級背鍋而走上了「被自殺」之路。

如果說,此時官員「被自殺」在韓國還行得通,還能讓更高級別的官員平穩的度過政治危機;那麼放在中國當下,就不是什麼有意義的選擇了。從疫情失控後的高致死率以及病毒來源與「人造」有關的消息越來越受到關注的現實境況來看,中共或已深知,目前決不能僅靠幾個官員的畏罪自殺來解除自身的亡黨危機。

湖北作家方方在近期的日記中寫道,如今的「災難是醫院的死亡證明單以前幾個月用一本,現在幾天就用完一本;災難是火葬場的運屍車,以前一車只運一具屍體,且有棺材,現在是將屍體放進運屍袋,一車摞上幾個,一併拖走;災難是你家不是一個人死,而是一家人在幾天或半個月內,全部死光;災難是你拖著病體在寒風冷雨中四處奔走,試圖尋得一張可以收留你的病床,卻找不到;災難是你從清早在醫院排隊掛號,一直排到次日凌晨才能排到,有可能還沒有排到,你就轟然倒地;災難是你在家裡等待醫院的床位通知,而通知來時,你已斷氣;災難是重症病人送進醫院,如果他死了,進醫院的時刻就是跟家人訣別的時刻,彼此都永無相見之日」;「你以為……死者還能擁有死的尊嚴?沒有了」。

正如方方所見,災難對此時的中國人來說,就是隨時都會到來的死亡。那麼多的中國人如此慘無人道、毫無尊嚴的死去,罪魁禍首真的只是這個病毒本身?

顯然,方方所列舉的這一條條人道災難,無一不是在中共的政令指揮下發生的。隱瞞疫情、草菅人命也就罷了,讓中共最終會成為眾矢之的的更是這個病毒的來源問題。

假如最後真相揭曉,

中共病毒(新型冠狀病毒)不是自然存在的,而是由中共製造的,那麼至少就會應了諸葛高參先生的那句話——「你(中共)以為大疫過去,死難親人的百萬千萬中國人不和你算總帳啊?!」

俗話說,紙是包不住火的。就這個全國、甚至全世界人民都極為關心的問題,崔永元於近日做了一項直戳中共心窩子的調查。他讓人從「1)天然病毒,自然傳播;2)天然病毒,疏忽泄露;3)人造病毒,疏忽泄露;4)人造病毒,惡意傳播」這四個選項中,選出一項來回答「武漢中共病毒(新型冠狀病毒)是什麼?」

結果顯示,在10278名接受調查的人中,認為中共病毒(新型冠狀病毒)是「人造」的高達75%。況且,沒有中共的批准和大力支持,武漢能建成中國惟一的、等級最高的P4實驗室?顯然,不管病毒是怎麼泄漏的,中共都難辭其咎。研發害人、殺人的病毒,這種居心就足以讓中共這70年的執政合法性喪失殆盡。

或許有人會說,繼續隱瞞、維穩不就行了?但凡遭遇危機,中共扼殺真相、讓人閉嘴的速度向來是天下第一。此話不假,但問題是,隱瞞、維穩也是需要成本的。從如今生產、復工難、企業的資金鍊以及整個中國的產業鏈都即將斷裂的經濟現狀來看,中共對維穩的投入能持續到疫情結束?

最近,學者文昭在視頻中談到了中共已遇到「困境螺旋」的問題。他認為,中共當下「恐怕真的是沒錢了」。據他分析,「現在中共各級政府所陷入的財政困頓,一部分原因呢,是由於經濟停頓和這個防疫本身造成的;還有一部分原因,非常重要,是由於這個維穩開銷在危機當中暴增造成的」;「越是危機時刻,這個財政負擔越會失控」。

文昭說,中共政府「動員的維穩力量十分龐大,再加上執行別的任務,監控各種各樣所謂不安定因素,動員的那個維穩力量,就更加龐大了,開銷也更加巨大了,而且透露出來的消息是,如果警察染疫,他的撫恤標準,也遠遠高於一線的醫護人員」。顯然,「這種關鍵時刻你要讓別人給你賣命,不掏銀子那能行嗎?所以,這勢必就會讓中共財政進入一個非常緊張的狀態,會不堪重負」。

對中共來說,當下要花的錢不少,更要命的是,整個社會難以為繼的經濟現狀也在給它拆台。最近,《瘟疫失控,中共面臨空前危機》一文寫道,目前「很多供應鏈將被迫撤離中國,很多中小企業將倒閉,大面積的失業潮將席捲中國,巨額的債務危機將被引爆。中國的房地產泡沫將被刺破,數額巨大的房地產債務疊加地方政府債務將徹底摧毀中共的經濟」;這「對中共而言就是致命的打擊」。

在這種兩眼一抹黑的爛攤子面前,千古罪人中共惟一能想出的爛招又會是什麼呢?必然就與推責、逃避有關,說不定乾脆溜之大吉。實際上,中共準備逃亡的消息已於近期不時傳來。據《中共準備逃亡消息雖然聳聞但言之成理》一文介紹,「美國情報界正在看到一些跡象——中共官員正在制定逃離中國之類的應急計劃」。

不久前,《北京變毒都 中南海三條出逃祕道要用上?》一文也提到,「中共為末代備下的中南海高層逃亡祕道」即將「派上用場」。其中,「一條是從中南海到西山的空軍基地」;「另一條祕密通道就是從中南海到人民大會堂,再到北京國際機場」;「還有第三條……就是有一條祕道前往去年9月才投入運營的北京大興國際機場」。

對於早就辦好了假護照、假身分的中共官僚們來說,此時不逃又更待何時?要說這些貪生怕死、不敢擔責的紅色權貴們,哪天真的逃亡了,想必都不會太出人意料。

然而,逃,真的有用嗎?參照歷史不難發現,相比德國納粹,有過之而無不及的中共納粹們會更幸運?時至今日,德國仍在全世界範圍內搜索、抓捕納粹戰犯,就連那些沒有直接參與屠殺的雜役,只要有關聯,就決不放過。既如此,已向海外轉移資產、在發達國家有存款、有買房、投資記錄的中共官僚們真的能成功的隱姓埋名、躲過「法網恢恢」?

不少仁人志士早已預見,在這場中共病毒(新型冠狀病毒)禍害人類的歷史大戲中,罪魁禍首中共只等著演完最後的這點戲份,就會被清算、淘汰了。遺憾的是,那些到現在還沒能醒悟的中共官僚們,最終所面臨的結局恐怕就只能是隨中共陪葬、墮入萬劫不復之地。如此悲慘的生命又怎會比韓國那位選擇自我了斷的公務員更幸運?

責任編輯:莆山

相關新聞
韓國公務員控告江澤民將迫害延伸海外
「堵一個等於抓一個」北京嚴堵貪官外逃
貪腐事發 浙江官員外逃在機場被抓
收繳護照 北京頒新規嚴控官員外逃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庫奇內利談移民 邊界 中國問題
【新聞大家談】關鍵一天 川普大戰兩州
【財商天下】脫貧「大躍進」 習皇帝新衣再戳破
【微視頻】亞利桑那聽證會 賓州選舉人動議啟動
【直播】亞利桑那議會舉行選舉誠信聽證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