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肺炎致中國出現更多強摘器官案例?

在無錫市人民醫院副院長以往的微博中驚異發現,該院的器官移植所需肺源幾乎隨要隨到。(大紀元資料室)

人氣: 433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0年03月07日訊】中國為一名中共病毒(俗稱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者進行雙肺移植手術,中共希望能得到些掌聲。但是短短幾天時間就能找到兩個匹配的活肺,再次引發人們對器官摘取的質疑,這與倫敦的「中國法庭」(即調查中共強摘器官的獨立人民法庭)作出的終審判決不謀而合。

據長期關注中國人權問題的《寒冬》雜誌刊登研究員露絲·英格拉姆(Ruth Ingram)的報導說,本週隨著倫敦的獨立人民法庭發布其調查中共強摘器官案的終審判決,人們再一次對駭人聽聞的中國(中共)非法器官交易充滿了恐懼。

巧合的是,多家中共報紙3月3日都不約而同地在其國際版頭版頭條上發表報導,鼓吹中共首例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病人的雙肺移植手術。該患者因肺功能急劇惡化,於2月24日被告知最多只能活幾天,但他只等了5天就等來了完全匹配的活肺,由一名「同意」捐獻肺部的腦死亡者提供,活肺經便利的高鐵轉運7小時後抵達無錫,並在無錫完成了手術。

這條噱頭十足的新聞報導非常適時地印證了杰弗里·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及其團隊的懷疑和結論,他們自2018年12月至2019年5月進行了為期半年的證人證詞和令人心情沉重的受害者陳述徵集活動,並於2020年3月1日發布判決報告,其中很多內容《寒冬》早前已進行過多次報導。

這份判決報告提到,願意按價付款的海外患者按需換肺、換器官只需等待短短的兩週時間。中共《新華日報》高調報導一名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病人從確診到成功接受為時5個小時的手術,整個過程可謂神速,而這正好印證了獨立人民法庭對器官源的質疑。縱觀全世界,要等到一個合適的器官捐獻者提供一個肺,往往需要幾年的時間,而中共卻在本週表明,只需等幾天時間就可以弄來兩個完美匹配的肺。

為了配合中共的宣傳,此次移植手術務必要成功,外科醫生不得不冒著感染中共病毒(俗稱新型冠狀病毒)的危險進行手術。主刀醫師陳靜瑜坦言「風險很大」。他說:「我不知道患者的肺裡面是不是含殘留的病毒,病毒是否有活性、有傳染性。」他稱此次探索性手術是為了更多的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危重症的病人和瀕臨死亡的病人,「給他們一個生的希望」。但至於以後手術所需肺源如何能在短時間內獲得,他隻字不提。

獨立人民法庭的這份完整版判決報告列舉了令人震驚的新證據,表明江澤民(1993—2003年)親自下達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命令,也證明中共政府從始到終都充當了同謀。

判決報告的結論部分詳細說明了中共官方公布的數據存在巨大的差距,在過去的5年中,移植病例增加了一倍以上,而匹配的器官源卻沒有增加,這表明數據被大幅度篡改。雖然中共政府承諾自2015年起不再使用死刑犯的器官進行移植,但有證據表明,「自願」捐獻者和「非自願」捐獻者的身分是可以改的,中共已經把犯人劃為「自願」捐獻者。

獨立人民法庭將這些情況形容為「自相矛盾」、「不合情理」、分類不當,完全是被「重金」動機所驅使。

早在2005年,以色列的頂級心臟移植外科醫師之一雅各布·拉維(Jacob Lavee)就被中共的器官交易所震驚,當時他的一名患者專程前往中國換一顆兩週前預訂的新心臟,拉維醫師也從此成為了反器官交易運動的領導者。他堅信在中國712家器官移植醫院中,絕大部分醫院的器官都來源於不道德的途徑,例如摘自被關押的信教犯人。

他說:「不僅參與的中國醫師都涉及大規模謀殺和反人類罪,而且國際社會和世界衛生組織(WHO)也出於某些原因對此視而不見。」

目前大部分的受害者是法輪功學員,他們的遭遇在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和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所著的《血腥的器官摘取》(Bloody Harvest)以及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所著的《屠殺》(The Slaughter)中有詳細記錄。

獨立人民法庭的主席是前海牙國際法庭戰爭罪檢察官杰弗里·尼斯爵士,他明確表示:維吾爾人民遭到了酷刑,在中國,有「數十萬甚至數百萬」維吾爾人遭到關押。

獨立人民法庭繼2019年7月發布臨時簡短版的判決後,本週發布長達150頁的完整版判決報告並重申其結論:國家運作的強摘器官項目仍在繼續。獨立人民法庭認為,這是本世紀世界上最嚴重的暴行之一。

他還說:「結論表明,有許多人無緣無故地慘死,更有許多人同樣在蒙受苦難。我們大家都生活在同一個地球上,而在這個地球上,一個現代人類迄今所知擁有最古老文明之一的,我們都應尊重和學習的國家,其掌權者如今盡幹一些極其邪惡的勾當。」

那些總無動於衷、總持懷疑態度的人應該聽聽新聞報導,看看中共政府在自身感染中共病毒(俗稱新型冠狀病毒)機率最高的情況下,如何高調吹噓本國醫學再創首例的。不應一味地趨炎附勢,而應在他們以後還想在手術室裡逞英雄,尤其是在他們以後參與短時間內獲得器官的雙肺移植手術的事上,提一些嚴肅的問題。

責任編輯:鍾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