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袁彌昌:媚共國家政權或變天

人氣 7344

【大紀元2020年03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葉依帆、梁珍香港報導)曾擔任香港新民黨政策總裁的袁彌昌博士,對於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最近向中央抱怨建制派未護航,以及隨後港府、建制派與中聯辦之間的互動,他解讀表示,建制派不敢得罪中聯辦,為「鐵票」而歸隊;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疫情擴散全球,他也從防疫措施做的好的港台俄朝觀察到:越了解中共防備越深;而近期大陸復工卻出現多地病例數據零增長的現象,他認為數據「嚇死人」。

袁彌昌是新民黨前政策總裁,香港大學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榮譽講師,香港國際關係研究協會召集人,主要研究項目包括中西戰略理論、國際安全、中美關係及道家理論。

記者:妹妹袁彌明是人民力量的主席,太太容海恩屬於建制派——一個是民主派的前領袖,一個就是建制派,你夾在中間怎麼生活?

袁彌昌:一直以來我們家都是很liberal(自由派)的。其實政見上,我一家人有是比較進步派或者激進泛民,我通常都是中間的。家裡我是排第二的,我有姐姐和妹妹,所以作為中間派的角色,我一直都很習慣。我在2017年幫曾俊華競選特首之後,就加入葉劉淑儀的新民黨,出任她的政策總監。我和容海恩結了婚之後,就去了黨之下的智庫工作,慢慢抽身到去年8月底、9月初就正式離開了新民黨和它下面的智庫。

記者:《珍言真語》節目就想請不同顏色、不同光譜的人,大家說一些真話。覺得你有個特點,無論人家怎麼看,你是說真話。

袁彌昌:我也是一個學術人士,中間溫和派也好、學術上也好,儘管我可能有個人的取向,但我不可以亂來、亂說話。

建制派陷入危機 支不支持林鄭都是死

記者:林鄭最近給中央打「小報告」,其中有一事大家都覺得很有趣,為什麼她會講到她和建制派的不和,之後使中聯辦還要去見建制派,好讓他們支持林鄭,你對這件事的看法?

袁彌昌:我想首先大家不應該覺得太奇怪,其實林鄭、甚至整個特區政府都要給北京寫報告,這是很正常的事情。也能看到特別是疫情爆發和擴散之後,民建聯就一口氣衝出來,一次的動作比較大的,它在Facebook上做了六幅不同的圖,很明顯是很不滿政府,那時候應該是糾纏在封關或不封關的問題上,民建聯採取了一個比較進取的,就是說政府一定要當機立斷,一定要再積極一些,再多做些事情之類的。當然如果我們再繼續向之後想,我們都明白到區議會(選舉)之後,建制派某個程度上陷入了一個「存在危機」,他支持也好、不支持也好,不支持也死,支持也死,這個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說回來剛才民建聯也好,其它黨派也好,就算罵完林鄭,都發現沒什麼起色。所以我覺得這個打小報告裡,某程度上林鄭所做的事情,和之後中央或者中聯辦,我不知道哪一個是最終拍板的,如果以特區政府和建制派,它先後的次序要保哪一個?是先要保住特區政府,如果特區政府保不住,或者民望太差,或者被人攻擊、罵得太厲害,其實建制派都是不能倖免的。

建制派不敢得罪中聯辦 為「鐵票」而歸隊

袁彌昌:我們看到在這次疫情裡,一開頭林鄭失分失到簡直就是負分,之後慢慢在封關上有很多爭議,但之後平息了;最近在武漢包機使滯留在湖北的港人回來,和整體上整個疫情都是受控、財政司長派一萬元,看到其實政府是慢慢地將它的一點聲譽挽回一點,所以我們都不可以完全排除,雖然反修例運動到現在,很多人已經很恨政府了,但經過財政司長陳茂波派一萬元之後,民望可以一下子反彈。

在各方面的配合之下,中聯辦也叫建制派歸隊,去支持政府,首先讓政府建制基本盤不要倒下來,使它的民望可以慢慢回升,這是一個合理的做法;另外可能也是近期比較大的動作,就是警方拘捕了黎智英、李卓人和楊森,這也是一個挺大的訊號。首先我想他是為將要來的選戰去定調,這個是一個返回去比較意識形態的分野,如果不是這樣的話,很多藍絲因為這個疫情,都半放棄政府或者很恨政府了,唯有用這個意識形態的分野,重新叫建制派歸隊,接著叫他再進一步去鞏固他本身的基本盤和選民。

很多建制派根本不知道他可以拿到多少票,中聯辦也知道,有些票從社團、從什麼人,除非是很明星級別的,例如田北辰、葉劉淑儀這些人,基本上會知道一定會贏或者一定不會輸,吸票能力很多都是靠中聯辦在背後,特別是在這剩下的半年的時間裡,其實最不能夠得失(得罪)的就是中聯辦。所以在這個情況之下,他們歸隊也都是無可避免的。

選舉分野線 黃絲與藍絲

記者:上一次區議會選舉結果,顯示出市民對中共政權不滿,如果建制派再一次在政治立場上選擇親共的話,會不會成為流失選票的一部分。

袁彌昌:這個我覺得有幾個分野。一個就是親共與反共,一個就是說剛才的意識形態,與親共和反共有些不一樣。香港的意識形態是黃絲、藍絲和最基本的經濟民生。如果要選這三條戰線,我想北京也不會這麼笨,會走親共和反共這條線,它怕挑起了很多人,如果它真是抗共或反共或仇共,它就慘了。而經濟民生其實是不容易打的,香港可能將陷入經濟的寒冬,樓市、股市都會受到波及受到影響,到9月都是不可靠的,所以對它來講,剩下的唯一一張牌,基本上就是藍絲黃絲。我想很多人之前有幾次選舉經驗,藍絲要他投給黃絲,黃絲相反是很難接受的,這是比較容易固化的一個分野,所以他們沒有什麼辦法之下只能這樣做。

中共做事極不負責 一次就將信譽清空

記者:中共外交部講,如果說這個病毒是中國的病毒,是極不負責任的說法。怎麼看中共外交部現在在名字那裡要抓得這麼緊?

袁彌昌:我們都看到其實中國(中共)的做法都一樣,極度不負責任。首先他們講日本的疫情,就說「日本新型冠狀病毒」,它就將標點符號,逗號、句號的問題,故意不將它分開,讓人看了是伊朗的新型冠狀病毒,或者日本的新型冠狀病毒。我們明白的,夫子都有說現在「終南山變成了中南海」,到了這些危急的時候,就將信譽一次都清空,都通常這樣做的。

媚共國家領袖 政權要變天

記者:83歲的老黨員(鍾南山),帶領大家入黨,都沒見過這樣,就好像《紅燈記》再一次出現。

袁彌昌:這些事情,我們在外面的人是一笑置之,甚至覺得是可笑、可恥的,但是對於他內部的人來說,當他想去影響他人的想法,他一定要做這件事情。當然,他有一個附帶損害,很慘的就是,特別在外交上,現在反而和中國友善的人、國家、領袖,就給它害慘了。韓國總統文在寅本來已經很親中,現在一下子今天已經去到確診5766宗,害慘他,他本來都想對你(中共)好的,怎麼知道他為了旅遊業、為了不封關,為了向中共示好,怎麼知道中共就害慘他了;日本也是,中共害得連東京奧運會都不知道怎麼算,本來為了旅遊業、習要訪日和奧運會,它都忍下去,這樣又慘了。還有意大利、德國都和中國做生意,都不想和中國搞得這麼僵。所以長遠來說,中國(中共)害慘的這些人可能會下台,使他們的政權變天。

港台俄朝不信大陸 越了解中共防備越好

記者:有人說這個病毒是有眼睛的,受影響的都是親共的人,包括教宗與中共的關係非常好,陳日君主教也多次忍不住說出對教宗親共的不滿,你是否認為這次是報應?

答:我想報應還沒有這麼快來到,我不是說因果、宗教的報應。你做的事讓別人不高興,人家自然會這樣,但這也打破了當初的謠言,當初說這個病毒只攻擊黃種人或中國人,現在明顯不是了。親共或反共是有分別的,比如台灣、香港為什麼做得比較好,因為一直以來我們對大陸有戒心。台灣從其他人的角度來看,一直對共產黨的反應是過敏的,這次過敏是對的,謹慎、過敏,做得多一些反而成功了,(保護了自己)北韓也算還好,沒有韓國那麼厲害,當然打死染上的人是另一回事。俄羅斯也不給面子,當初只是封了東北的邊界,但後來是全封,所以這個不一定是親共或是反共,只是對共產黨了解得越多,對它防備越深。

復工後各地「零」病例數據嚇人

記者:到底事實的真偽是什麼?病毒的源頭在哪裡?是否真的來自美國?病毒是否在中國受到控制?中共說一個星期很多城市都沒有新增案例,但這些數據是否可信呢?

答:那些數據是嚇死人的,除了湖北之外,其它地方是零或一、二,有些整個省份是沒有的?所以在這個訊息上,我們要有一個大的掌握,但這就是我們的缺口和真空。中共很輕率就做出要復工復產的決定,想當然一定會有很多人被感染,很多工廠會因為感染而消毒、關門,但為什麼這幾個星期都沒有這方面有關事情大量發生的資訊?所以,我們真的要從中國長期的內情,掌握一些更可靠的消息,如果不是,會讓我們這邊、中國之外的地方,陷入一種宣傳戰的情況。本來我們平時有一些很具體的東西去反擊或者去證明、反證一些東西,但現在我們變成了它一個宣傳遊戲或宣傳機器的元素在內,這是有危險的。

港人自發自救有效控制了疫情

記者:中共的宣傳攻勢相當猛烈,人們在這個時候應該怎麼樣思考、站在什麼立場,包括這次香港的抗疫,林鄭邀功,說是自己的功勞、中央的功勞。但其實真正的功勞是來自哪裡呢?

答:香港9月之前就知道政府是不可靠的,還知道大陸(中共)是不可靠的。其實香港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例子告訴全世界,用自救或自發性的辦法是可行的。所以我跟外國朋友講,你們國家應該多派人去香港、去台灣學習一下這邊是怎樣有效控制這個病疫,因為這已經不是一個意識形態的比拚,是有實質的數字。長遠下去,其實我們當初的算盤、當初的考量,大陸這次大件事了,所有人對中共對大陸的信心都沒有了。香港的例子不一樣,我們經歷了薩斯,我們知道怎麼去防禦。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珍言真語】專訪劉細良:中共肺炎是對中共致命一擊
【珍言真語】鄺士山:可重用口罩面世 助人解困
【珍言真語】梁家傑:抗疫關頭拘人 亂中加亂
【珍言真語】何俊仁:港府抓名人 威嚇港人
最熱視頻
【羅廚尋味】尖椒炒五花肉
【有冇搞錯】港人DNA數據大憂慮
【現場視頻】瀋陽高壓線遭雷擊 火花飛濺
【珍言真語】袁弓夷:港府延選犯法 加速滅共
遠離甲溝炎 常喝2味養甲茶 指甲紅潤不易裂
【珍言真語】潘焯鴻:無懼權貴揭弊 替天行道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