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其正:記實搭郵輪被中共病毒隨後緊追之旅

作者:許其正

圖為五星級郵輪造訪高雄港。(陳柏州/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86
【字號】    
   標籤: tags: , , ,

春節後,我和內人蜜子、兒子傑傑及媳婦慧霞,搭挪威翡翠號郵輪,從香港到越南、新加坡作了一次旅遊。正是中共病毒(俗稱冠狀病毒)肺炎即將流行前夕,可說是大難來臨前的冒險之旅。我們是被中共肺炎(俗稱新冠肺炎)緊追著完成這趟旅遊的。

沒辦法。這是我兒子傑傑從美國回來前向郵輪公司訂好的。我因此戲稱這是命定的。他在美國俄亥俄州立Toledo大學任教。該校有一法規,明訂在該校任教授七年可以請休假半年。正好他太太於去年八月起,回來擔任台中宏光科技大學醫療健康學院院長,他便趁此時,請休假回來。回來前就為我們訂好了這趟郵輪之遊。他訂前雖曾徵得我們同意;但那是去年八月的事;我們沒能預知會有這中共肺炎(俗稱新冠肺炎)發生。就這樣,我們誤上了這趟驚險之旅的「賊船」。

是春節後的一月三十日出發的。我們從桃園機場乘華航飛機前往香港,然後轉搭郵輪,二月一日到越南,先遊下龍灣,次日遊蜆港,再次日遊胡志明市;然後就到新加坡了。那已是二月六日下午,在那裡過了一夜,七日一早就搭華航飛機飛回來了。

這趟旅遊,其實沒什麼特別的地方。要說,只有下龍灣比較可看。那地方像桂林、貴州、廣西,屬喀斯特地形,山水比較可玩賞,新加坡的港灣區也可回味一下以前去時的印象,其他都和一般的旅遊差不多,總是看一個古蹟又一個古蹟,一個景點又一個景點,很有制式的感覺。沒去過的地方看看,熟悉一下陌生的事物而已。

比較特殊的是,我們好像被中共病毒(俗稱新型冠狀病毒)追著跑。

出發前就傳出該病可能來襲。我們一直耽心著;果不其然,它來了。

曾經想取消這趟旅遊;但是想到兒子這一片孝心,只好把話吞回肚裡。他從取得博士學位,在美國的大學任教,我們是離多聚少。我很清楚他的一片心意,一直找機會想「報答」我們的養育栽培之恩,不知有多少次邀我和蜜子前去他那邊,我們盡可能讓他心願得償。那是純粹的一片孝心。最近一次是去年六月,他獲美國傅爾布來特基金會推薦成為他所學那一領域的專家海外學人,回來到幾個大學裡講學,就曾邀我們在他講學結束時,跟他一起去他那邊住半年,等他休假一起回來。我以太久而且不適應那邊的寒冷天氣婉拒。

這次如果因為這疫情而取消,我於心不忍,只好勉強忍著。沒想到疫情真會這麼嚴重,來得簡直有點秋風掃落葉之勢。

在船上,雖該郵輪各方面設備都覺得不錯,吃、住樣樣都好,尤其吃的方面,船中各層樓早中晚餐都有中西餐免費供應,任人挑選,出入也方便,也有各種娛樂場供遊樂,有健身房供運動,晚上每每有劇院演唱或作表演,最特別的是,進任何場所,門口都有人拿消毒水(酒精?)幫人噴灑雙手,似乎過的是被奉為上賓的日子;但心裡常覺不安。

都是因為中共病毒(俗稱新型冠狀病毒)消息在作怪!更甚的是,到最後幾天,不利消息此起彼落,台灣這邊親友也一直報來不好的消息,我家長女靜靜還說我們回來可能要被居家隔離,而郵輪更隨時在做消毒和防疫的工作,讓我但覺好像我們是被中共病毒(俗稱新型冠狀病毒)在後面緊追著,總覺得不自在,總想能夠馬上回來該有多好。

當七日回來,在機場就覺得氣氛非比尋常,好像進入一個備戰狀態了。現在更覺得好像進入戰爭狀態了。哦,戰就戰吧!大家齊力來把病毒驅走吧!趕快走!我們人類不歡迎你這壞蛋!

雖然搭上賊船;但幸運的是,台灣的管制措施從我們回來的次日開始實施,我們也算逃過一劫。那叫千鈞一髮吧!再晚回來一步,我們可能也被當成帶原者管制了。顯然是我們回來後疫情才真的嚴重起來。

喔,一次該愉快而覺壓力相當大的旅遊!說驚險是相當驚險了。平生少遇的。增添幾許回憶的。@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船航行著,在海上。 是船就必須在海上航行。 它從此岸航行到彼岸,從一個港口航行到另一個港口
  • 我來了。我到海邊看海浪來了。 海浪正洶湧著。 是的。海上常常有海浪洶湧。
  • 有一個夢,在海上。當海波盪漾,它便隨著海波飄盪而去,去向遠方…
  • 常常,我在海邊,看見許多有著各種形象的海岩,在向人們展示造物者的神雕,尤其是在岩岸的海邊,像佳樂水,像野柳,那些形象更是顯明突出
  • 聽到海濤的聲音了。 是從海那邊傳來的。 大概是海上又將有什麼浩劫了吧!
  • 整個地球,水域占絕大部分地區,乃有許多島的出現。海中小島固然是島,大的陸地,即使是亞洲、非洲、澳洲或大洋洲,又何嘗不是島?島和洲本來就是可以互相發明的。
  • 那夜,在海邊,我們擁有許多美好的時刻,享受著沉醉,過得非常愉快。 到海邊去!
  • 再沒有比「共同海損」這個海商法上的名詞,更能適切闡釋「同舟共濟」的真義了。
  • 為了得以就近親自嚐味清晨弄潮的樂趣,我們昨夜來到了海濱,住在海濱的旅社裡
  • 懂事時,看到壁上那張圖就特別喜歡,上學認了字,父親跟阿公都告訴我那張圖叫《清明上河圖》,是祖先傳下來的,第一次聽見「清明上河圖」幾個字,打心底震了一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