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清明引(228) 降天罪-雪國救贖1

作者:云簡

雪景 (pixabay)

  人氣: 361
【字號】    
   標籤: tags: , ,

第五章 雪國救贖(1)

四方平定,玄主班師回朝。

是夜設宴,以饗功臣。眾臣言笑之間,唯獨屈晨銘皺眉不語。玄雪道:「本宮親征四方,現下天下平定,緣何大學士愁眉不展?」

屈晨銘道:「玄主雖平定四方,然則君權五方,尚有一方或缺。」

玄雪道:「立信、立德、立威、立言……」道:「不知這第五方,究竟為何?」

屈晨銘沉吟半晌,拱手道:「極其複雜,非人力能為。望玄主允老夫數日,書寫成文,以供玄主御覽。」

玄主微一沉吟,道:「也好。」屈晨銘領命而去。

少時,哈爾奇上前稟報:「恭賀玄主凱旋。」

「亦有爾等之功。」玄雪道,「劍聖山莊之事如何?」

哈爾奇道:「屬下奉命,徹查當日劍聖山莊,圍攻京師之事。只是……禮部尚書秋悲葉殉職之時,發生一件怪事。」

「何事?」玄雪道。

哈爾奇道:「玄主曾下令,將監牢之內皇甫舊臣,交予秋悲葉統領。然則,秋悲葉被風軒逸誅殺之時,這數十人皆倒地而亡,不知何故。」

玄主眉心微皺,道:「此事已在吾之意料,爾且下去。」

「是。」哈爾奇轉身下堂,心頭不解:「此等怪事,玄主聞之而不色變,令人存疑。」轉念又想:「或許,這一年征伐,玄主亦非從前之人罷。」

宴席依舊鬧熱,玄雪額沁冷汗,起身逕自離開:「爾等不必跟隨。」碧水兒只好作罷。

沿著楊柳堤岸,緩緩踱步:「玄蠱心毒果真可怕,卻不知為何父王不肯捨棄;或許,只有將雪國子民遷徙至此,保得一方平安,父王方可卸下戒心,勿讓此毒遺害人世。」

不覺之間,行至一處小池塘,清風挾香,碧荷搖曳。塘邊坐著一人,臨水觀月,口中念念有詞。

「曇湘,爾在此作甚?!」胡姬急步而來。

曇湘指著玉盤倒影:「胡姬姐姐,你看,原來人世也有凌霄花。」語聲哽咽,道:「吾猶記得,吾十歲入宮,臨別之時,母親最後送吾一物,便是這一株凌霄花。」

「爾母早已死了。」胡姬道。

曇湘抽噎一聲,道:「吾知曉,便是許久之前的一場浩劫……想來母親墳頭,早已青草茵茵……故鄉,你說我們還能回去麼?」

「雪國玄化之時,便回不去了。」胡姬道。

曇湘莞爾道:「此處既有凌霄花,也便似故鄉一般。」

「呵。」胡姬冷笑一聲,撿起樹枝,攪亂池水,月影立時消失:「不過水中月,醒醒吧!」

曇湘「哇」一聲大哭,胡姬忿恨道:「無論爾之夢想,還是什麼凌霄花,不過都是這倒影一般,永遠也不可能成真!」曇湘聞之,哭聲更甚。

「她僅有這一絲慰藉,緣何爾也不放過。」玄雪緩步而出。

胡姬喝道:「吾得不到,誰人也別想得到!」語畢,忿忿而去。

曇湘抹抹眼淚,氣道:「管你丟的甚事,咒爾永遠也找不到!哼!」掩面奔離。

「故鄉……」玄雪出了會兒神,黯然道:「還能回去麼?」

毒姥姥道:「王上,禍王有請。」

「嗯。」玄雪擺駕,行至紅石山,拜見禍王。

「吾的孩兒,終於回來了。」滄桑聲音響起,紅石閃爍不已。

「父王。」玄雪道,「孩兒已為雪國子民,開闢新之家園。」

「你做得很好。」禍王道。

玄雪道:「只可惜,未能找到玉瓊絲下落,孩兒不孝。」

「公主不必心急,天時所至,必會出現。」右丞道。

玄雪道:「右丞,本宮出征之時,可有人來此?」

右丞道:「一月之前,瓊林天衣盟,皆被陷阱俘虜,只剩一人逃脫。」

「誰人?本宮即刻派人追捕。」玄雪道。

「其人身著天衣,是為高雲天。」右丞道。

「天衣盟內彼此因利妒忌,不成氣候。倒是此後數日,有一小子前來偷襲,內力深厚,看武功路數,是為凝碧宇一脈。」禍王道。

玄雪道:「逸超塵已被皇甫誅殺,此人年紀尚輕,當是逸超塵徒弟——寒山集。」

「此人不可小覷。」禍王道。

右丞道:「此人來攻之時,尚有一人掠陣,其人功力深厚,使得一柄寒鐵重劍,正是風軒逸。」

玄雪道:「劍聖山莊,竟敢如此大膽。」

右丞道;「這已經是第二次了。除卻劍聖山莊,中原各派勢力,尚多變數。為今之計,該當速速接引雪國子民來此,以免夜長夢多。」

玄雪道:「那便有勞父王。」

禍王道:「只怕爾費力開闢家園,雪國子民卻無法來此。」

「為何?」玄雪不解。

禍王道:「吾被束縛在此,功力有損,無法開闢通道,尚須借力。」

玄雪道:「孩兒願助力父王。」

「為父知曉吾兒心意,然則畢竟爾一人之力有限。」禍王道。

玄雪道:「無論如何,總該一試。」

右丞道:「公主如此自信,莫非已經煉成玄沙最高心法?」此言一出,玄雪面有赧色,道:「尚未……」

「難道有什麼困難麼?」禍王道。

玄雪道:「不瞞父王,孩兒盡力數次,然則每至關鍵,便有一股力量阻擋,不可突破。孩兒也不知是何原因。」

右丞道:「敢問公主,隨景陽習得《滿庭芳》 時,可有涉及心法。」

玄雪眉心微皺,道:「有。」

「原來如此。」右丞恍然道。

「何事?」禍王問道。

右丞道:「可知那景陽緣何自動上門,收公主為徒?」

「為何?」玄雪不解。

右丞道:「玄沙心法與瓊林心法,自來相剋。公主彈奏《滿庭芳》 ,且以心法引導,是以埋下禍根,乃至玄沙心法,終身無可功成。」

「什麼!」玄雪大驚,喃喃自語:「如此,當真無解乎?」

右丞道:「景陽狡猾至極……」

「右丞,何必長他人志氣。」禍王道,「無論如何,雪國子民曾經發誓,將其性命交託於吾,吾便不能任其自滅。然則現下,雪國玄化愈重,生民之命時日無多。」話鋒一轉,道:「吾兒,這也是為何父王多次口諭,催促於爾,平定四方。」

「父王苦心,相信雪國子民必定銘記在心。然則,現下如何接引雪國子民來此?」玄雪道。

禍王沉默半晌,道:「右丞,讓吾等單獨敘話。」

「是。」右丞暫退。

禍王道:「吾兒,為父與瓊林結仇,落得此境,也是該然。世人皆謾罵於吾,蔑稱禍王。然則誰人知曉,為父當年緣何挑戰瓊林?」

「吾自記事起,便知父王被封印,然則此前之事,卻全然無有印象。」玄雪道。

禍王道:「吾兒,那你還知曉你為何名作玄雪麼?」此言一出,玄雪心下一痛,點了點頭:「孩兒知道。」

「唉……」禍王嘆了口氣,道:「是啊,吾兒降生的那一天,雪國一夜玄化。爾母為爾取名若此,是令爾休要忘記,雪國玄化的那一日。」聽聞此言,玄雪心痛難解:「孩兒是不祥之人……」

禍王道:「祥也好,不祥也罷,吾兒終究是吾的孩兒。數百年前,為父也曾掃蕩中原,開闢新的家園,如爾今日一般。然則之後卻發現,雖有家園,卻無子民能可來此。為父四處尋訪,終於知曉一種力量,能可助吾打開雪國通道。」

「是什麼?」玄雪道

禍王道:「瓊林靈源。」

「竟是如此。」玄雪驚訝不已。

禍王道:「吾好言相借,然則時任掌門尹昆以祖訓為由,斷然拒絕。雖為名門正派,卻對吾雪國子民,無絲毫憐憫。為父大怒之下,下令進攻瓊林,於此便結下冤讎。」

玄雪道:「日前,孩兒曾請託景陽先生,作為調停使者,想來此番相借靈源有望。」便在此時,毒姥姥入內稟報:「回稟禍王,屬下已打聽清楚。」

「說。」禍王道。

毒姥姥道:「景陽回返瓊林之後,即刻被士君夫關入瓊林最高刑罰之地,寂封沉淵。」

玄雪大驚,皺眉道:「可知緣由?」

毒姥姥道:「無視瓊林安危。瓊林現下全民皆兵,日行操練,士君夫更言與吾玄沙早晚必有一戰,且閉關日久。」

「呵呵……」禍王冷笑一陣,令人顫慄,而後言:「看見了吧?吾欲好言相借,怎奈瓊林要與吾死戰。」

玄雪道:「其中定有誤會,請讓孩兒……」話音未落,毒姥姥續道:「公主若再執迷,只恐瓊林大軍已至,玄沙覆滅於此。」

「何故危言聳聽。」玄雪厲聲喝道。

毒姥姥道:「現下,瓊林正與夢境積極聯姻,以作助力。」

「夢境?」玄雪道:「斷無可能。本宮曾與玉瑤瑛交易,其人必會袖手旁觀。」

「唉……」禍王嘆了口氣,道:「公主若此,就讓雪國自滅罷,爾等退下!」語聲怨怒。

「父王……」玄雪從未見其如此生氣,心下不安,惴惴回宮。

****************************

日輪初升,天地甦醒。

明堂之上,胡姬伏案而眠,沉夢不醒。玄雪坐於古琴旁,撥捻之間,琴音悠悠,花開竟放,心神稍安。一曲已畢,胡姬醒轉,跪地叩首:「參見王上。」

「無事,你起來吧。」玄雪道。

胡姬起身,道:「聽聞王上被禍王召見,可是有雪國之人消息?」

「你想知道誰的消息呢?」玄雪道。

胡姬道:「不知家中大哥、二哥如何。王上,現下四方平定,雪國之中的親人,是否也快來了?」言語之間,眼含希望。

玄雪默然自語:「快了。」低眉撫琴,《滿庭芳》 再響。胡姬心下一驚:「王上,豈可彈奏禁曲。」

「你不是已經聽過很多遍了麼?」玄雪續道,「《滿庭芳》 不是禁曲。」

胡姬驚恐猶在,道:「《滿庭芳》 專克心毒,無論人世如何,對於玄沙而言,永遠是為禁曲。」

玄雪冷眼威懾,胡姬心下一驚,諾諾而去。玄雪思量一番,即刻修書一封,命人致送瓊林士君夫。後又派出四階臣,尋訪替代靈源。(待續)

點閱【天地清明引】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楊麗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