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清明引(228) 降天罪-雪國救贖1

作者:云簡

所有的磨難都是財富,都在教給我們如何優雅地走下去。學會與雪共舞,才會更加從容面對未來的一切起伏。 (pixabay)

font print 人氣: 365
【字號】    
   標籤: tags: , ,

第五章 雪國救贖(1)

四方平定,玄主班師回朝。

是夜設宴,以饗功臣。眾臣言笑之間,唯獨屈晨銘皺眉不語。玄雪道:「本宮親征四方,現下天下平定,緣何大學士愁眉不展?」

屈晨銘道:「玄主雖平定四方,然則君權五方,尚有一方或缺。」

玄雪道:「立信、立德、立威、立言……」道:「不知這第五方,究竟為何?」

屈晨銘沉吟半晌,拱手道:「極其複雜,非人力能為。望玄主允老夫數日,書寫成文,以供玄主御覽。」

玄主微一沉吟,道:「也好。」屈晨銘領命而去。

少時,哈爾奇上前稟報:「恭賀玄主凱旋。」

「亦有爾等之功。」玄雪道,「劍聖山莊之事如何?」

哈爾奇道:「屬下奉命,徹查當日劍聖山莊,圍攻京師之事。只是……禮部尚書秋悲葉殉職之時,發生一件怪事。」

「何事?」玄雪道。

哈爾奇道:「玄主曾下令,將監牢之內皇甫舊臣,交予秋悲葉統領。然則,秋悲葉被風軒逸誅殺之時,這數十人皆倒地而亡,不知何故。」

玄主眉心微皺,道:「此事已在吾之意料,爾且下去。」

「是。」哈爾奇轉身下堂,心頭不解:「此等怪事,玄主聞之而不色變,令人存疑。」轉念又想:「或許,這一年征伐,玄主亦非從前之人罷。」

宴席依舊鬧熱,玄雪額沁冷汗,起身逕自離開:「爾等不必跟隨。」碧水兒只好作罷。

沿著楊柳堤岸,緩緩踱步:「玄蠱心毒果真可怕,卻不知為何父王不肯捨棄;或許,只有將雪國子民遷徙至此,保得一方平安,父王方可卸下戒心,勿讓此毒遺害人世。」

不覺之間,行至一處小池塘,清風挾香,碧荷搖曳。塘邊坐著一人,臨水觀月,口中念念有詞。

「曇湘,爾在此作甚?!」胡姬急步而來。

曇湘指著玉盤倒影:「胡姬姐姐,你看,原來人世也有凌霄花。」語聲哽咽,道:「吾猶記得,吾十歲入宮,臨別之時,母親最後送吾一物,便是這一株凌霄花。」

「爾母早已死了。」胡姬道。

曇湘抽噎一聲,道:「吾知曉,便是許久之前的一場浩劫……想來母親墳頭,早已青草茵茵……故鄉,你說我們還能回去麼?」

「雪國玄化之時,便回不去了。」胡姬道。

曇湘莞爾道:「此處既有凌霄花,也便似故鄉一般。」

「呵。」胡姬冷笑一聲,撿起樹枝,攪亂池水,月影立時消失:「不過水中月,醒醒吧!」

曇湘「哇」一聲大哭,胡姬忿恨道:「無論爾之夢想,還是什麼凌霄花,不過都是這倒影一般,永遠也不可能成真!」曇湘聞之,哭聲更甚。

「她僅有這一絲慰藉,緣何爾也不放過。」玄雪緩步而出。

胡姬喝道:「吾得不到,誰人也別想得到!」語畢,忿忿而去。

曇湘抹抹眼淚,氣道:「管你丟的甚事,咒爾永遠也找不到!哼!」掩面奔離。

「故鄉……」玄雪出了會兒神,黯然道:「還能回去麼?」

毒姥姥道:「王上,禍王有請。」

「嗯。」玄雪擺駕,行至紅石山,拜見禍王。

「吾的孩兒,終於回來了。」滄桑聲音響起,紅石閃爍不已。

「父王。」玄雪道,「孩兒已為雪國子民,開闢新之家園。」

「你做得很好。」禍王道。

玄雪道:「只可惜,未能找到玉瓊絲下落,孩兒不孝。」

「公主不必心急,天時所至,必會出現。」右丞道。

玄雪道:「右丞,本宮出征之時,可有人來此?」

右丞道:「一月之前,瓊林天衣盟,皆被陷阱俘虜,只剩一人逃脫。」

「誰人?本宮即刻派人追捕。」玄雪道。

「其人身著天衣,是為高雲天。」右丞道。

「天衣盟內彼此因利妒忌,不成氣候。倒是此後數日,有一小子前來偷襲,內力深厚,看武功路數,是為凝碧宇一脈。」禍王道。

玄雪道:「逸超塵已被皇甫誅殺,此人年紀尚輕,當是逸超塵徒弟——寒山集。」

「此人不可小覷。」禍王道。

右丞道:「此人來攻之時,尚有一人掠陣,其人功力深厚,使得一柄寒鐵重劍,正是風軒逸。」

玄雪道:「劍聖山莊,竟敢如此大膽。」

右丞道;「這已經是第二次了。除卻劍聖山莊,中原各派勢力,尚多變數。為今之計,該當速速接引雪國子民來此,以免夜長夢多。」

玄雪道:「那便有勞父王。」

禍王道:「只怕爾費力開闢家園,雪國子民卻無法來此。」

「為何?」玄雪不解。

禍王道:「吾被束縛在此,功力有損,無法開闢通道,尚須借力。」

玄雪道:「孩兒願助力父王。」

「為父知曉吾兒心意,然則畢竟爾一人之力有限。」禍王道。

玄雪道:「無論如何,總該一試。」

右丞道:「公主如此自信,莫非已經煉成玄沙最高心法?」此言一出,玄雪面有赧色,道:「尚未……」

「難道有什麼困難麼?」禍王道。

玄雪道:「不瞞父王,孩兒盡力數次,然則每至關鍵,便有一股力量阻擋,不可突破。孩兒也不知是何原因。」

右丞道:「敢問公主,隨景陽習得《滿庭芳》 時,可有涉及心法。」

玄雪眉心微皺,道:「有。」

「原來如此。」右丞恍然道。

「何事?」禍王問道。

右丞道:「可知那景陽緣何自動上門,收公主為徒?」

「為何?」玄雪不解。

右丞道:「玄沙心法與瓊林心法,自來相剋。公主彈奏《滿庭芳》 ,且以心法引導,是以埋下禍根,乃至玄沙心法,終身無可功成。」

「什麼!」玄雪大驚,喃喃自語:「如此,當真無解乎?」

右丞道:「景陽狡猾至極……」

「右丞,何必長他人志氣。」禍王道,「無論如何,雪國子民曾經發誓,將其性命交託於吾,吾便不能任其自滅。然則現下,雪國玄化愈重,生民之命時日無多。」話鋒一轉,道:「吾兒,這也是為何父王多次口諭,催促於爾,平定四方。」

「父王苦心,相信雪國子民必定銘記在心。然則,現下如何接引雪國子民來此?」玄雪道。

禍王沉默半晌,道:「右丞,讓吾等單獨敘話。」

「是。」右丞暫退。

禍王道:「吾兒,為父與瓊林結仇,落得此境,也是該然。世人皆謾罵於吾,蔑稱禍王。然則誰人知曉,為父當年緣何挑戰瓊林?」

「吾自記事起,便知父王被封印,然則此前之事,卻全然無有印象。」玄雪道。

禍王道:「吾兒,那你還知曉你為何名作玄雪麼?」此言一出,玄雪心下一痛,點了點頭:「孩兒知道。」

「唉……」禍王嘆了口氣,道:「是啊,吾兒降生的那一天,雪國一夜玄化。爾母為爾取名若此,是令爾休要忘記,雪國玄化的那一日。」聽聞此言,玄雪心痛難解:「孩兒是不祥之人……」

禍王道:「祥也好,不祥也罷,吾兒終究是吾的孩兒。數百年前,為父也曾掃蕩中原,開闢新的家園,如爾今日一般。然則之後卻發現,雖有家園,卻無子民能可來此。為父四處尋訪,終於知曉一種力量,能可助吾打開雪國通道。」

「是什麼?」玄雪道

禍王道:「瓊林靈源。」

「竟是如此。」玄雪驚訝不已。

禍王道:「吾好言相借,然則時任掌門尹昆以祖訓為由,斷然拒絕。雖為名門正派,卻對吾雪國子民,無絲毫憐憫。為父大怒之下,下令進攻瓊林,於此便結下冤讎。」

玄雪道:「日前,孩兒曾請託景陽先生,作為調停使者,想來此番相借靈源有望。」便在此時,毒姥姥入內稟報:「回稟禍王,屬下已打聽清楚。」

「說。」禍王道。

毒姥姥道:「景陽回返瓊林之後,即刻被士君夫關入瓊林最高刑罰之地,寂封沉淵。」

玄雪大驚,皺眉道:「可知緣由?」

毒姥姥道:「無視瓊林安危。瓊林現下全民皆兵,日行操練,士君夫更言與吾玄沙早晚必有一戰,且閉關日久。」

「呵呵……」禍王冷笑一陣,令人顫慄,而後言:「看見了吧?吾欲好言相借,怎奈瓊林要與吾死戰。」

玄雪道:「其中定有誤會,請讓孩兒……」話音未落,毒姥姥續道:「公主若再執迷,只恐瓊林大軍已至,玄沙覆滅於此。」

「何故危言聳聽。」玄雪厲聲喝道。

毒姥姥道:「現下,瓊林正與夢境積極聯姻,以作助力。」

「夢境?」玄雪道:「斷無可能。本宮曾與玉瑤瑛交易,其人必會袖手旁觀。」

「唉……」禍王嘆了口氣,道:「公主若此,就讓雪國自滅罷,爾等退下!」語聲怨怒。

「父王……」玄雪從未見其如此生氣,心下不安,惴惴回宮。

****************************

日輪初升,天地甦醒。

明堂之上,胡姬伏案而眠,沉夢不醒。玄雪坐於古琴旁,撥捻之間,琴音悠悠,花開竟放,心神稍安。一曲已畢,胡姬醒轉,跪地叩首:「參見王上。」

「無事,你起來吧。」玄雪道。

胡姬起身,道:「聽聞王上被禍王召見,可是有雪國之人消息?」

「你想知道誰的消息呢?」玄雪道。

胡姬道:「不知家中大哥、二哥如何。王上,現下四方平定,雪國之中的親人,是否也快來了?」言語之間,眼含希望。

玄雪默然自語:「快了。」低眉撫琴,《滿庭芳》 再響。胡姬心下一驚:「王上,豈可彈奏禁曲。」

「你不是已經聽過很多遍了麼?」玄雪續道,「《滿庭芳》 不是禁曲。」

胡姬驚恐猶在,道:「《滿庭芳》 專克心毒,無論人世如何,對於玄沙而言,永遠是為禁曲。」

玄雪冷眼威懾,胡姬心下一驚,諾諾而去。玄雪思量一番,即刻修書一封,命人致送瓊林士君夫。後又派出四階臣,尋訪替代靈源。(待續)

點閱【天地清明引】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楊麗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暗戰赤龍
    許青平並沒有回到自己宿舍,而是驅車前往南沙島,那裡的風景區有一片高檔別墅區。粵港澳京等地的達官貴人都喜歡在那裡置辦度假住所,因為這裡交通方便,又可以遠離政治中心,但一旦發生什麼事,卻又能及時參與進來。
  • 暗戰赤龍
    許青平知道這個部門很多人利用安全部門特殊的權力、保密的性質從事原油、食品油、高檔紅酒走私,倒賣國際上緊俏的物資。總之哪種商品有市場,他們就幹什麼。
  • 這是五六十年代中國人還在餓著肚子等死時運去支援越南的禮品,這證明共產黨寧可把國內百姓餓死,也要把糧食送去越南抗美。越南人拿了中國送的武器、吃了中國送的糧食卻反目成仇,反過來打中國人,中共做的事是何等荒唐可笑。
  • 暗戰赤龍
    對於自己的命運,從出逃那天起就已經做了最壞打算。每天都是向死而生,不在乎遇到什麼危險。可是牽扯到一位無辜女子,還是讓吳偉光內心柔弱的地方感到刺痛。
  • 三中全會後,他們的冤案得到平反,那天在監獄的一間辦公室裡辦理出獄手續,他們倆終於看清楚近在咫尺遠在天邊的人究竟是誰?二個昔日容光煥發,生氣勃勃的一對青年,如今面容憔悴、又黑又廋、老態龍鍾。
  • 暗戰赤龍
    幾年下來,吳偉光的思想軌跡的變化,讓安妮預見到今天情形發生。吳偉光已經從篤信東亞集權模式優勢的刻板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信徒,轉變為新保守主義的追隨者。
  • 暗戰赤龍
    想到過去自己在中國時醫院門口碰到的那些撕心裂肺的哭喊,時而在酒吧遇到那些輟學下海的年輕女子,吳偉光心情沉重起來。
  • 暗戰赤龍
    這次捕隼行動起源於一年前,波音公司網路監控系統的一次警報。FBI監控人員發現波音公司內部有人員試圖進入一個密級很高的資料庫,經過追蹤ID位址
  • 為達到日偽共三方共同打擊國軍目的,我們先向日偽提供國民黨抗戰能力,和我共產黨矛盾衝突原因,以及國民黨與美英情報人員在淪陷區香港重慶活動等情報。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