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採訪視頻版】武漢人領骨灰泣訴:追究凶手

人氣 1704

【大紀元2020年04月02日訊】武漢市殯儀館從3月23日起大排長龍,死去的家屬按照當局的安排前去領骨灰。母親因感染中共病毒武漢肺炎)而去世的丁先生告訴大紀元記者,當局這樣悄無聲息地將死者下葬「是一場徹頭徹尾的屠殺」,「到現在為止,凶手還逍遙法外,你說我接受得了嗎?」

丁先生說,「逼著我們把死者全部安葬了。」「社區說,如果到了清明節,我還不辦的話,那所有的流程以後都得自己辦,至於優惠是否還有,他們也不能保證。」

採訪內容:

記者:安葬母親這件事情,怎麼樣了現在,辦到什麼程度?

丁先生:社區通知我們是現在可以辦,簡單說吧,逼著你辦吧,沒有親戚朋友,限制(送葬)人數,限制時間,全程他們說是陪同,其實我認為是監控。給我們一個優惠,現在辦呢,武漢市現在封城後,所有自然死亡和因(中共肺炎)死亡的人一起辦,夾雜著很多自熱死亡的,優惠是所有手續,由社區幫助辦理,喪葬費、骨灰盒都是免費的,墓地可以打七折,這個對我們武漢市民來說是十分優惠,一個墓地在武漢一般的價格都會選擇七八萬元人民幣,打七折後相當於省了兩萬多。限制(參加)人數,很多親戚朋友都談不上了,連直系親屬都不可能了,我媽兄弟姊妹有8個,媽媽的家族是個大家庭,親戚都不可到,解封之前吧,就逼著我們把死者安葬了,就是這樣的情況。

記者:你昨天開始辦的,還是前天?

丁先生:是從23日開始的。

記者:現在怎麼逼你們呢?是社區嗎?

丁先生:社區裡,現在我們通知我們可以辦,我自己去辦,他們不允許,社區說必須要社區出面,告訴我說,殯儀館現在不對個人開放。告訴我,如果我自己去,沒有社區出面的預約,它(殯儀館)根本不會接待。我也相信,因為現在我去排隊的話,人家預約的可能要排到一兩天,才能辦這個事。剛剛開始,很多很多人。每個殯儀館一天500個人,應該網上都能看得到吧,武漢市有8家殯儀館,每天工作量差不多是一樣的。還有我在網上看到,所有場所很多便衣,不讓你拍攝,有的網友剛把手機拿出來,都不讓掏出來。這是我在網上看的,我還沒去,還在考慮這事,看看在清明節之前吧。優惠力度很大,社區說,如果到了清明節我不辦的話,那所有的流程以後都得自己辦。優惠是否還有,他們也不能保證了。我昨天的心情很複雜,這件事情被炒得很厲害了,我昨晚看網上關於殯儀館開放的消息,看到很晚,上面有很多網友評論,我的心情跟他們一樣,都是失去了親人和朋友,我是直接受害人,我看了眼淚都流下來了。

記者:為什麼要這樣監控呢?

丁先生:我想有兩方面,一是,可能主要是考慮社會輿論方面,一個謊言需要千萬個謊言去掩蓋,這些人不知道他們腦子怎麼想的。紙怎麼可能包住火呢?在說句可笑的話,這種行為都十分幼稚,事實是怎樣的就是怎樣,該承認錯誤,該追責就追責,這是對死者家屬最大的寬慰,也是對武漢市民最大的寬慰。我認為,疫情發展到現在,政府沒有承擔應該有的責任,對死者的家屬都沒有慰問,連個簡單的說法都沒有。就逼著我們把我媽悄無聲息地安葬了。限制參加喪葬人數,現在3到4個人,最多5個人,沒有儀式,沒有哀樂,就悄無聲息地把死者下葬了,而且還是告訴你私人辦不了,如果過了他們的期限後,就是自己去跑。我們家是兩人被感染了,我和我姐、我兒子很幸運,當時的情況下我看很普遍,我看到網民的遭遇跟我是一模一樣,又勾起了我的憤怒。我的想法也代表很多失去親人的想法,失去親人,無緣無故,到現在沒有一個道歉,沒有一個正式的儀式,政府該承擔的責任都沒有承擔,對我們一句慰問都沒有。就這樣悄無聲息的,逼著你呀,清明節以後,社區就不管了。我和我姐、我兒子,加我姐夫,基本上不讓有外人了。連儀式和哀樂都沒有。我接受不了這個,第一這是我的母親,第二親朋好友根本來不了,他們連最後一面都沒有見到,在心裡上我肯定是接受不了的。我母親完全是被冤死的,感情上和心裡上都接受不了,人就這樣沒了。當時我媽在搶救的時候,我跟我媽說的最多的一句話:你放心,我是你兒子,我的生命是你給的,我不要了,用我的命換你的命。(哭泣)因為當時她也很害怕,她也害怕我被傳染,也很擔心,她一直到走的時候,意識一直都很清楚的。我是背著我媽去看病,最後幾天我背著她(哭泣),人就這樣沒了。這一直是我的傷痛,這些人都是冤死的,實際情況我知道,我和我姐當時救我媽的時候,每天在醫院裡十幾個小時,沒有消毒液,口罩都是別人送給我們的,買不到口罩,我還背著我媽,我沒被感染,一般的醫務口罩,就是醫生說的那個口罩就可以預防感染,我回來最多的一件事情就是洗手。我和我姐、孩子都沒有被感染,我的朋友都說是我媽媽保佑我。開始李文亮(醫生)說的,如果政府官員聽了,這種代價太大了,幾萬人吶,如果政府在(爆發)20天之前,把真相告訴大家,我們都戴上口罩,就可以救幾萬人的生命(哭泣)。

記者:就是說也得(安葬)辦了,是嗎?還是說怎麼樣,你怎麼打算啊?

丁先生:我昨天跟社區說了,我現在生活都困難,你如果讓我辦,首先我要看要承擔多少費用,這是我要考慮的,我媽去世一直都是自己在承擔費用,封城到現在2個多月了,本來我們家收入就不高,困難。

記者:你母親死亡證明上寫的是什麼?是寫的這個肺炎病嗎?

丁先生:肺炎感染,病毒性肺炎,沒有冠狀兩個字,現在我就疑問了,恨不得找醫院的人給個說法,為什麼不寫冠狀病毒。是工作失誤,還是怎樣,作為醫院應該是很嚴謹的。我們的權利已經被人侵犯了,我們是受害者,我認為這是一場徹頭徹尾的屠殺,到現在為止,凶手還在逍遙法外,你說我接受得了嗎?衛健委的那些官員,武漢市的那些官員,公安局那些官員他們沒責任嗎?三四萬個家庭,還有的家庭是全滅,他們不能這樣冤死吧,對不對?到現在為止,沒有人出來為這件事情承擔責任。給全世界經濟帶來了大蕭條,(中共)這些人都是歷史的罪人。如果不追責,歷史還會重演,對整個人類極其不負責任的行為。他們送到國際海牙法庭也夠資格了。

責任編輯:林詩遠

相關新聞
【一線採訪視頻版】武漢居民困家中 面臨斷糧
【一線採訪視頻版】:醫院人滿為患 求醫無門
【一線採訪視頻版】武漢市民:首先要活下來
【一線採訪視頻版】封城近50天 武漢人生活困苦
最熱視頻
【一線採訪視頻版】吉林爆疫情 舒蘭公安局關門
【有冇搞錯】港國安法 每個人都是「極少數」
【一線採訪視頻版】武漢軍運村變方艙 業主抗議
【新聞看點】逾萬港人抗議國安法 北京在豪賭?
【紀元播報】川普:不想和習通話 掌握武毒所不好信息
【紀元播報】內幕:兩會內鬥激烈 中共高級軍官觀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