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我的中學生活(二)

(Fotolia)
人氣: 84
【字號】    
   標籤: tags: , ,

作者 | 阿蕾

上篇寫道在中學畢業時,全市要開一個「應屆中學畢業生代表大會」,每班選一個代表去市中心開會。選代表時,我班的人連續三次選我,班主任不得已才讓我去。我心中生悶氣,為什麼選了我,卻不讓我去,後來才明白,因為我不是黨團員。又一次我明白了,「只專不紅」在中國是沒有前途的。

但是我仍然不想入團。雖然他們很多次找我談話,要我入團,我看來看去,他們入了團黨,成績也沒什麼突出,只是嘴巴上大道理會講多些。最後,我還是選了不參與任何黨、團。

我家在上海住在一個都是獨立洋房地區,後面有一間水電公司,它的側面是上海市高干的家屬區。我從小學到中學都和上海市副市長們的子女同一間學校,其中有2個女孩比我低一班。她們都不太說話,我後來才明白可能他們的家長已經教他們,在其他同學面前不要隨便說話,是因為她們的口音,說話的內容和我們在當地成長的青年人都不一樣。

後來我升到同濟大學機電系,那時機電系只一個大班,80多人,只有6個是女生。其中有個女生有點姿色,每個學期換一個男朋友。我進大學還不到17歲,又不喜歡住在學校,每個星期一開始,就盼著星期六可以回家。星期一早上4點多鍾出門,去外灘轉車到江灣回學校,須要3個小時。大早上會看到在電線桿的陰影下,站著一個拿著衝鋒鎗站崗的解放軍,常常會嚇一跳,後來也就習慣了。

我家鄰居姓周,他的二女兒在我剛進大學那年,她從同濟暖通系畢業。媽媽和我一起去她家,想了解一些住宿在大學內的情況。周家伯伯說,他的2個女兒畢業後都不去外地工作。他們家不要吃共產黨的飯,他可以養她們。

周家伯伯是一個成功的商人,仍然有他的紗廠,只是已經搬到香港去了。後來我離開同濟大學,也去了香港。

那時我自己選擇了去香港,因為感覺去香港比在同濟畢業後派去新疆、東北好。所以,在沒等畢業就離開了大學。我的同學勸我讀完再走,我說讀完畢業,我就再也走不了了。就此一別,我從此和我的同學們失去了聯繫,再也沒找到過他們,只清晰地留下一幅幅的記憶。

責任編輯:顏永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