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圍著中共轉的世衛和裡外不是人的外宣記者

橫河

人氣 4676

【大紀元2020年04月15日訊】【編註:本文是時事評論員橫河先生在希望之聲的採訪】

主持人:聽眾朋友好,歡迎您收聽《橫河評論》,我是楊光。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美國的中共肺炎(武漢肺炎),這個星期的確診人數雖然還是繼續飄高,但是壞消息中的好消息就是,紐約每天的新增的重症病房人數、插管人數和上呼吸機的人數都持續的降低,似乎就讓大家看到隧道盡頭的希望之光。

因此我們就看到川普在每天的新聞發布會上增加了一項新的內容,就是指責世衛組織WHO把整個事情搞砸了。世衛總幹事譚德塞的回應很有意思,他沒有為自己辯護,而是一轉臉就去罵臺灣搞種族歧視。這種思維邏輯,我們到底該怎麼去理解呢?

這個星期還有2位中文媒體的記者也上了熱搜,一位是鳳凰衛視的王又又,另外一位是東方衛視的記者張經義,他們都是因為迴避自己屬於中共媒體的身分,在網絡上被小粉紅們罵是漢奸。那麼他們為什麼會犯這麼低級的錯誤呢?我們今天就來聽聽橫河先生對這幾個問題的分析。

橫河先生,我們先來討論WHO的問題。川普在記者會上最近經常批評WHO失職,我想很多聽眾都知道WHO,但是對WHO如何工作並不是很了解,您能不能介紹一下WHO的具體職責是什麼呢?

橫河:世衛組織是聯合國下面的一個機構,從成立之初,它的主要職責就是指導和協調全世界和衛生健康有關的事物。根據世衛組織自己網站上面的介紹,它負責擬定全球衛生研究議程,制定規範和標準,向各國提供技術支持,以及監測和評估衛生趨勢。就這套說法。

具體到這次中共肺炎(武漢肺炎)的話,它應該就是密切觀察疫情的發展和傳播,然後和各個國家即時的交換信息,從一開始就應該對疫情中心,就是中國,特別是湖北武漢進行監督,它做出疫情評估以後,向各個國家進行通報,而且對各個國家的預防和治療提出建議。按照川普總統的說法,就是世衛組織在這一次,每一步都失職了。

主持人:您以前在節目中也多次批評WHO,但是我們從來都沒有系統的討論過這個問題,我想藉今天這個機會,您能不能跟我們總結一下,WHO到底做了一些什麼不合適的事情?

橫河:根據以上談過的職責和世衛組織的原則,我覺得有這幾個方面,第一個是對疫情方面,對疫情方面有幾步,第一個是在1月中旬的時候,就是中共官員堅持說疫情可防可控,沒有發現明顯人傳人證據。所以在1月中旬的時候,世衛組織就完全重複了中共的說法,就說人傳人現象沒有得到證實。但這個時候病毒其實已經通過人傳人,傳到了中國境外了。

第二點,在1月23日武漢封城以後,世衛組織還是拒絕宣布全球衛生緊急事件。3月2日的時候,世衛組織還在堅持說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疫情沒有構成全球大流行,一直到3月11日才宣布全球大流行。

第三個,當時有很多國家,包括美國在內,多個國家宣布,對中國或者中國部分地區的旅客進行限制入境的措施。1月31日的時候,譚德塞就說世衛反對任何針對中國的旅遊及貿易限制。這完全是跟著中共的說法來做的,所以他的建議是跟著中共的。

再一個,譚德塞本人利用一切機會去稱讚和誇獎中共這次抗疫措施很得力。1月23日的時候,譚德塞說中國分享疫情信息非常即時,這時候全世界都知道它在封鎖信息。因為在這之前的3天,就是20日,中共才正式承認人傳人。實際上這次承認以後,就證實了在這之前中共一直在隱瞞和撒謊。

就在這種時候,作為一個協調指導全球抗疫的機構,在中共謊言剛剛被揭穿以後,和不斷的被揭穿的過程當中,它還在完全重複和推廣中共的謊言。這次導致全球疫情大爆發的原因,世衛在這裡是有直接責任的。這是對疫情方面。

第二個方面就是打壓臺灣,這次他利用這個機會打壓臺灣打得很厲害。這裡有很多事件,我們簡單說一下,一個是他不理睬臺灣在12月31日寫給世衛的信,這封信裡面提到了對人傳人的擔心;世衛組織僅僅回答說收到了,就再也沒有給予理睬,也沒有採取任何措施。

另外,世衛總幹事助理在接受香港媒體採訪的時候,問到是不是接納臺灣的時候,他先是裝作沒聽清楚,第二次就直接掛斷;在重新接通以後,人家就問他是不是能夠評價一下臺灣的抗疫情況,他又否定了,他說是已經談過中國了,如果你看一下中國各地區其實都做得很好,他就避開臺灣。

在被美國和很多其他國家譴責以後,譚德塞本人就打種族牌。當時臺灣網民有一些由於世衛歧視孤立他們,所以在網上有一些言論,他就把這些網民的言論強加到臺灣政府,而且人家是對他本人的批評,他就把它轉為說是對黑人的批評,所以這是種族歧視。

其實沒有一個政府這次批評是針對種族的,即使有極少數的網民有的話,這種所謂的歧視,一個是它不能代表任何一個政府;再一個,也遠遠不能和世衛組織對臺灣的歧視相提並論。因為畢竟個別網民的批評,對他本人是沒有傷害的;而世衛組織的歧視是對臺灣民眾實實在在的傷害。而且這個也違背了世衛組織的原則,世衛組織的原則當中有一條就是「享受最高而能獲致之健康標準,為人人基本權利之一,不因種族、宗教、政治、信仰、經濟或社會情境各異」。

世衛的做法就違背了自己的原則,它剝奪了臺灣人民的基本權利。這是把公共衛生政治化的一個典型案例,正是譚德塞和世衛組織把疫情政治化了,然而他卻倒打一耙,說美國和臺灣把疫情政治化,這個情況就是世衛組織在這次做得最不好的地方。

主持人:我們就來討論一下您剛才講的最後這一點,就是世衛總幹事譚德塞的反應確實是比較奇怪,因為川普是批評他說,美國的疫情這麼嚴重,其實有WHO的責任。他可以說美國有什麼地方做得不好,或者自己WHO作為這個組織做了什麼,但是他什麼都沒有說,只是突然開始罵臺灣。因為批評WHO和譚德塞的其實是美國和西方國家,他怎麼會把這個帳就算到臺灣頭上呢?

橫河:我覺得這是中共的一貫手法,譚德塞要就是跟中共學的,要就是他跟中共就是一丘之貉,所以不用學他也會這一套東西。我們可以看看中共,當然了,在歐洲和美國這些國家以前長期以來實行綏靖政策的時候,那時候中共誰都敢欺負,沒有區別,它還經常把美國作為重點,針對美國欺負,動不動就拿美國出氣。

但是川普上台以後,尤其是貿易戰開打以後,中共突然發現美國是個硬釘子,打不動了,怎麼辦呢?轉過頭來就敲打臺灣。我們可以看到在貿易戰的過程當中,它有一系列打壓臺灣的行動,包括停臺灣自由行、加強對各個國家航空公司航班上面臺灣名稱的打壓,還有很多事件。雖然每個特定事件不一定和美國跟中共之間的關係有直接關係,但是它碰美國碰不動就轉過來壓臺灣,這是一個整體的趨勢。

我們可以看一下這次臺灣的表現,雖然不是有意的,但是他實實在在的讓這個世衛組織和譚德賽的臉丟大了。從一般的角度看,就是說世衛組織從蔡英文第一次當選總統以後就排擠臺灣的觀察員身分,這個就是純粹是為了討好中共。

因為觀察員不是正式成員,它本來就是為了滿足中共的這個「一中原則」而設立的。所以說觀察員並不影響所謂「一中」政策,就是說它用不著再加一個,把觀察員都趕走,這是沒有必要的。現在很多國家都表示世衛應該恢復臺灣曾為世衛的觀察員的地位,美國和歐洲國家在疫情過後一定會推動這個議案的。

但是如果我們再進一步的探討的話,就發現臺灣之所以表現的優異,正是由於受到了世衛和中共的打壓。臺灣人從本質上認清了中共,用選票拋棄了中共,所以臺灣才表現得這麼好。這裡不是臺灣需要世衛,世衛在這裡它不是不起作用,而是起了反作用。聽了世衛的都吃虧的!所以臺灣不需要被世衛承認,嚴格的說。

而是世衛組織需要洗心革面清理門戶,最起碼讓譚德塞走人,向臺灣和全世界道歉以求原諒,做不到這一點,各國也沒有必要去幫助臺灣爭取什麼觀察員的身分,就讓中共和世衛自己去玩去,誰願意它們玩誰跟它們玩。其他的國家大可以重新成立自己的互助的國際衛生組織,或者就像現在那樣,向美國、捷克那樣,還有一些歐洲國家也在跟進,就是單獨和臺灣進行防疫方面的雙邊合作。

我想這是國際衛生組織去政治化的一個實際行動,將來可能在其它的國際組織當中也應該採取這樣的行動。

主持人:美國已經有一些參議員在說,以後不會給世衛撥那麼多款了,川普也發了這種話,他也有這個意思。其實川普他批評這個世衛的話是挺有道理的,就是說美國是世衛最大的捐款國,每年大概資助是4億多美金;中共的資助是美國的十分之一。那在我們一般人的這個推理中,應該是捐款比較多的就比較有話語權嘛,起碼你會得到比較好的服務。那世衛它怎麼會放開美國然後圍著中共轉呢?

橫河:我想有這麼幾個原因,第一個原因是期望值不同。美國對世衛組織的經濟支持啊,他是在履行國際義務,他不帶附加條件的。就是說他沒有要求世衛特殊對待,他也沒有指望世衛組織對他有什麼回報,他只是一個國際公平,他只要求這一點而已,所以世衛組織不必看美國的臉色做事情。而中共給每一分錢它都是指望你回報它的,世衛組織很清楚這一點,就是說它需要回報的。

第二個是資助的對象不同。美國給的錢給的是世衛組織,他不會去討好譚德賽。而中共呢,它除了正式捐款之外,它會有很多很多不同的行賄,或者是准行賄,或者是類似行賄的方式。任何世界組織的官員到中國去沒有不被統戰的,就是沒有不被提供一些個人的經濟援助的,接受不接受是另外一回事。從體育到奧運、從衛生到什麼移植,沒有例外的,都是這樣的,這些國際組織的成員到中國去都是的。你像這個移植,國際移植協會的在美國國會作證說是到中國去,人家國會議員清楚得很,馬上就問了誰付的錢?人家知道你是吃了別人的嘴短。

第三個是中共在選擇世衛總幹事的過程當中做了很多公關,就是把自己中意的人或者就是自己的人推上台;美國基本上不做這種事情。中共也不是第一次了,上次世衛總幹事叫作陳馮富珍,就是中共竭力推上去的。退下以後現在幹什麼去了?到中共政協當常委去了,香港的。

這只是世衛這一個國際組織,中共對所有的國際機構的滲透、控制影響力都是和它對這些組織的經濟資助不相配的,就是說都是美國是資助大頭嘛,它資助的是小頭。但是中國非常善於利用這個槓桿,就是給小錢做大事,槓桿來做這些事情。以世衛組織為例,美國疫情過後我想肯定有一個清算期,現在很多國會議員已經提出來了,會慢慢的調整對世衛組織,甚至其它的國際組織的政策。

主持人:說到這個中共的滲透呢,我們以前討論比較多的應該是對媒體的滲透了。那麼這個星期剛好也有一件熱點事件是跟媒體相關的,就是4月6日川普和香港鳳凰衛視的記者過招的這個視頻就傳遍了社交媒體。就是鳳凰衛視的記者王又又她否認自己是為中共服務的,但是她在回答問題的時候又完全是站在中共的立場上去講話。那您怎麼觀察他們的對話呢?

橫河:這個大家都評了很多了,具體我就不說了,我就談一下我自己的這個看法。川普總統的這個警惕性是非常高,就是你說一句話,他真的就知道你想做什麼,而且反應極快。你看,當王又又開始推銷這個中美合作抗疫,還有中國正在支援美國,就這一套東西的時候,川普立刻就意識到她說這個話內含的信息是什麼,所以他直截了當的就問她,就說你不是提問,你是在發聲明;而且馬上就問是不是中國來的?那麼這一來一去就不重復了,大家都聽到了。

重要的是,川普總統當時肯定不知道鳳凰衛視的背景是什麼,但是他每句話都在要害上,他馬上就能想到這是代表中共政府的。而且他根本不聽王又又關於鳳凰衛視是香港的,是私人擁有的這套狡辯詞,就是說川普總統這個直覺和他的反應實在是驚人。

其實看了這個整個過程以後可以得出一個結論,就是王又又當時幾乎不可能有別的反應,就是說這種丟醜是一定的,根本沒有辦法避免。為什麼呢?我可以說一下,一個就是,前面我們剛剛講的就是說她的陳述,就是王又又開始的陳述,或者叫作聲明,就作為記者,她是不應該在這種場合發表長篇大論的。但是顯然王又又必須說這個話,為什麼?她是帶著任務來的,就是來說這個話的,她就是配合中共發動的這個合作抗疫,或者是中國支援世界的這個新的攻勢。

之前我們知道,已經談過了,就是美國和中國各有百人來簽名發表聲明,就是說要求美國和中國配合來抗這個疫情。王又又這個發言就是和這一個相配合的,相呼應的,所以她不可能不問。她去了就是問這個問題來的。

第二,在回答是不是代表中共的問題的時候,她也沒有別的選擇,她肯定不敢說她代表中共,也不敢說來自中國。因為本來鳳凰衛視設在香港就是為了掩蓋中共喉舌的這個真實身分,所以她只能回答香港,而且只能說這是私人的。這就避免了被直接作為中共喉舌對待的命運,那也是鳳凰衛視設置的本來的原因。

但是緊跟著就出來了另外一個問題,這個也是沒法避免的,也是必然的,就是違反了中共的一個原則,這個原則是什麼呢?就是「一中原則」,「一中原則」不僅對臺灣,其實對香港更明顯,因為香港已經是主權移交了。

但是這個違反又是根據中共這個外宣要隱藏真實身分必需的,所以就出了一個誰都沒有想到的這個後果,就是大陸的小粉紅們不幹了!你怎麼能有意說香港而否認是中國呢?香港難道不是中國的一部分嗎?你不是變成港獨了嗎?所以一下子王又又變成那個港獨分子了。這就是自己挖的坑把自己給埋了,她躲都躲不過去。

這個也怪不了任何別的人,誰在那個場合都會那樣。因為這個矛盾不是鳳凰衛視自己設立的,也不是王又又自己設立的,這是中共設立的。它就是要設這麼一個機構來隱藏真實身分來騙全世界,所以說誰都避免不了。也就是說,這些機構是中共的馬甲,是中共喉舌的馬甲,就是掩蓋真實身分的。

結果就是這個樣子。她典型的就是屬於老鼠鑽風箱嘛,兩頭受氣,既要受國際社會美國的氣,又要受中國小粉紅的氣。

這個事情的一個直接後果,我想就是白宮肯定要事後嚴查這些中共二等喉舌的身分,因為一等喉舌都已經被定為外交使團了,就很清楚了,那下一步我就看看,他們會怎麼收拾這些二等、三等的中共喉舌。

主持人:因為我們確實看到已經有美國議員發出聲明來了,說香港鳳凰衛視它就是代表中共大外宣。那我們看到其實兩天之後,因為上一個時間是6號,那8號又有是中國東方衛視的一個記者,他自稱自己是臺灣來的。那位記者的確是臺灣人,但是東方衛視它是中國的,他一說臺灣的,川普還真回答他的問題了,顯然這個表面上看川普是被騙了。但是川普當時問他是哪裡來的時候,顯然是問他是哪家媒體的,而不是問記者的祖籍在哪兒,對吧?

橫河:問題就在這裡,就作為一般常識,記者會上面,如果主持人問記者哪來的,他一定是問他哪個媒體的。誰在乎你記者的祖籍在哪裡,你老家在哪裡,誰在乎啊?他只在乎你代表哪個媒體。

實際上就在一天前,他的同夥,就是鳳凰衛視已經丟醜了,我不知道他是不是要吸取一個教訓,說前面一個人騙得不夠,他要騙得好一點。就犯了同樣一個性質,但是表現形式不同的錯誤。他的情況其實跟王又又還不完全一樣,他是可以直接說中國來的;王又又嚴格的說還真的不好說是中國來的,因為它總部確實在香港。他可以直接是中國來的,結果他肯定是慌了,沒有想到川普問他;也可能想到了,他事先準備了,就說臺灣。也就是說他是撒了謊的,或者說他就沒有準備好。

關鍵問題是什麼呢?關鍵問題是這兩個記者,都是屬於中共宣傳系統的,連他們都要竭力避開中國記者的身分,也就是說中共喉舌的名聲在全世界已經臭到什麼程度了。而且這個名聲之臭,從這兩個記者,就中共這個喉舌系統的記者的表現來看的話,這個臭已經是在國際社會和中共內部形成共識了,就是說他們中共內部人也這麼認為了。

主持人:這個對中共在國際上的名聲,現在真的是世界各國是談中共色變。不過我覺得這個情況也怪中共的一些企業不爭氣,比如說最近連連爆出歐洲國家從中國進口口罩,發現口罩質量不合格的事情。那口罩我們想又不是高科技產品,中國你不是號稱是世界工廠嗎?怎麼連個口罩都不能保證質量呢?而且還有試劑盒也不合格。

橫河:當然了,口罩,其實口罩嚴格的說,N95口罩是屬於高科技的;普通口罩、外科口罩,普通口罩它雖然不是什麼高科技,但是生產這些口罩的大部分是中國的小企業,它是看到商機,一窩蜂的上馬的,什麼技術含量都沒有,什麼把關都沒有,他出口的都是這些。三個月以前這些企業都還沒有出生呢!質量高的有沒有?有,都是外企在中國生產的,那些它不會拿出去給歐洲出口的。

其實不僅是口罩,圓珠筆芯不也是嗎?就是說純粹中國自己的中小企業生產的低技術含量的產品都是這個類型。圓珠筆芯也是自己前兩年剛剛能夠自己生產。

至於說測試盒的話,我們可以看到美國現在已經是,有人說第七代了,一代比一代準確有效、測試時間短,最新出來的抗體檢測,它的時間已經縮短到2分鐘就可以出結果了。而且FDA已經批准了,他們已經在多個州試用成功,準確率非常高,馬上就要進行大規模的測試。

從技術上,美國已經遙遙領先了。而且還不僅在技術上,更重要的是在整體的抗疫情的戰略上,美國這次其實又勝了一籌。就是在大規模的抗體測試,大規模的抗體測試,因為抗體測試跟核酸測試不一樣,抗體測試是知道這個人曾經被感染過,倒不一定現在剛剛被感染。就是當人體產生抗體以後,就證明他可能是現在還在感染中,也可能是已經痊癒了,就是說所有被感染過的人產生了抗體它都可以測試出來。所以他就會得到很多信息,就是真正的流傳過程當中,有多少被感染的人是無症狀的人群?這個到現在為止其實沒有準確數字,但是大規模抗體測試就可以得到。

疫情怎麼傳播的,感染人群當中的比例,各種各樣的流行病學、統計學的數據,可以得到很多,從而對下一步採取的行政措施提供支持,就是科學支持。比如說為什麼要加強這些管制措施,或者為什麼要減輕管制措施?它是有這些依據的。

你看中國武漢封城和解封,它都是說封就封,說解就解,它是根據政治需要下達的行政命令。為什麼封?為什麼解?它都沒有科學依據的,這就是區別。美國將會根據這種大規模的人群調查的檢驗的結果來制訂下一步的政策。

中國的測試盒其實也是同樣的問題,它為什麼會出問題?是這些測試盒,就他們中國出問題的,大部分是測抗原的。測抗原的測試盒到現在為止,最可能有效的就是臺灣中研院搞的那個,人家是有一套方法來提高它的靈敏度的;中國的是用傳統的那種方式,沒有經過改進的,甚至都沒有實際測試過,直接就拿到市場上去賣去了,而且出國賣。它在國內都沒有試過,國內都沒有批准它賣,有沒有效他自己都不知道。

其實這就是中國一些企業的戰略,就是先搶奪市場,鋪開搶市場,就跟5G是一模一樣的戰略。搶完市場以後,布局完了以後,再去完善技術,這是他們的想法。但沒想到經過這次疫情以後,我覺得大家都認清這一點了,情況就會完全不一樣。

主持人:那麼這次節目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就討論到這裡,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時間再見。

橫河:好,謝謝大家,再見。

——轉自希望之聲

責任編輯:任慧夫

相關新聞
王友群:人算不如天算 大瘟疫當內省
台灣捐的口罩抵達 美歐及友邦感動致謝
KN95非N95?麻州醫界擔憂口罩安全
中國產口罩質量不達標 愛爾蘭警告:中斷交易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五中前習換將 共和黨提滅共目標
【遠見快評】亨特電腦門新一輪風暴 谷歌被起訴
【珍言真語】港龍停飛 前空姐追憶香港價值
【一線採訪視頻版】民眾廈門舉橫幅要中共下台
【遠見快評】新郵件新證人席捲民主黨大佬
【新聞看點】拜登中資項目 賀錦麗等大佬捲入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