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禁足在家的日子

社區裡許多人家都在窗戶上或門前貼上彩虹圖,表達相互鼓勵和盼望早日走出疫情困境的心願。(譚雅 / 大紀元)
人氣: 191
【字號】    
   標籤: tags: , , ,

文 | 蔡伊

3月27日,魁北克省政府下令,不屬於基本服務的企業都得關門。大多數魁北克人開始了禁足生活。

在家辦公,辦公桌放在窗下,望出去是一片寂靜的街道。住在街對面的西人老大爺,往年這個時候,天天都能看見他慇勤收拾庭院的身影,現在整日門戶緊閉,估計是遵守政府的防疫指令,70歲以上老人不要出門。

偶爾會看到一對老鄰居在窗外馬路邊聊天。這個街區是上世紀60年代興建的,街坊中不少是一起住了幾十年的老鄰居,彼此很熟。兩個人站在人行道上,中間隔著一條馬路,你在這頭,我在那頭,一問一答地聊著。疫情的惶恐下,社交方式也變了。

社區裡的圖書館、社區中心都關了。沒有地方去,家裡的小孩就去社區裡小公園玩,公園裡住著松鼠一家三口,去的次數多了,松鼠一家都和她熟了,向她討吃的。沒過幾天,社區公園的小柵欄上掛上了關閉的警示牌,遊樂設施都用隔離帶圍起來了。

離家不遠有一大片未開發的野樹林,成了孩子的新樂園。意外發現樹林深處有一大片沼澤地,棲息著很多大雁。平日看見大雁在天上飛,總是一大群排成隊形。細心觀察了幾天,它們在地上多數是成雙捉對,兩兩一起散步,覓食,戲水,發呆,各有各的領地。也是一個個小家庭組成的社會,日子過得嘰嘰呱呱地熱鬧,有時聽起來在爭吵,有時像是在嘮家常。

禁足的日子裡,時而望著窗外的世界遐想。小小的病毒,改變了人們的生活,不僅蒙特利爾,美國、歐洲,乃至整個世界,都變了。報端屢屢讀到政要名流顯貴染疫的消息,在病毒攻擊面前,財富、名譽、地位都成不了防毒的護盾。人引以為傲的高科技,在這肉眼都看不見的微生物面前,也無能為力。

有一天,在街區裡散步的時候,灰暗的街道突然冒出了色彩,一家家的窗戶上貼出了彩虹圖,有打印版的,更多是手畫版的,充滿稚氣,還有用彩色粉筆在人行道上畫的。畫面無聲,「Ca va bien aller 」(一切都會好起來)幾個字卻讓人感到溫暖。在寂寥的窗簾背後,人們沒有忘記相互鼓勁,祈願著能早日走出疫情困境。

瘟疫並非無跡可尋,從新聞中看到,所有與中共往來密切的國家、地區就是重災區。從與中共抱團取暖的「老朋友」伊朗;國家政策大幅傾向中共,受疫情重創後卻遭中共倒打一耙的韓國;到引進中共警察去歐洲國土上巡邏、G7中唯一加入「一帶一路」的意大利;乃至多年來給中共輸血投資數万億美元的紐約華爾街……

禁足在家的日子,找時間重溫了《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和《魔鬼在統治我們的世界》這兩本書。書中闡述得很透徹,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如何擴散全球,污染人的靈魂,毀滅人的道德……共產主義不就是感染人思想的病毒嗎,就是這場瘟疫的根源吧!
疫情之下,商場裡最搶手的是消毒液,人人都需要它來抵禦病毒入侵。這兩本奇書也可比做消毒液,人看了之後可以清除思想中的共產邪靈病毒。想到這,我覺得不妨在彩虹圖加上幾個字,就更有力量了:遠離中共,Ca va bien aller !

責任編輯:顏永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