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語典故.【成語數來寶】

不耍「爾虞我詐」實話實說 救下二國人命

作者:允嘉徽
君子一句老實話化解危機。 (pixabay)
font print 人氣: 105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春秋時代,南方的楚國漸漸崛起,成了南方的第一大國。宋國雖然是周朝的最高等級的五個諸侯國之一,然而領土與實力都不強。公元前597年,楚莊王在邲之戰中擊敗了中原霸主晉國,躍登「春秋五霸」之一。過了三年(公元前594年,魯宣公十五年),楚莊王圍攻宋都,已經窺知對方疲憊至極,城中人「易子而食」,勝券在握了,卻僅僅因為一句話,棄攻班師而返。什麼話有這麼大的力量,為兩國迎來完好和平的終結呢?

楚莊王圍攻宋國,久久不克。那時楚軍剩下七日的軍糧,楚莊王打算,在七日內攻下宋都城,七日不下就撤軍。於是,楚王派遣使者司馬子反去刺探宋國都城的虛實。

窺探軍情

司馬子反登上城門窺探宋城,這時,宋國的使者華元也登門而應。兩國的使者就在城門上進行了一段重要的外交對話。

子反問道:「您的國邦現在怎樣的景況呢?」

華元說:「極度疲困!人們易子而食,拆骨骸當柴燒。」

子反說:「嘻!真的是極度疲困。不過,雖然你這麼說,我倒是聽說被圍困之國,總是強行餵馬餵得肥肥的,顯示給人又強又壯的模樣。今天你怎會表露這般情況讓我知道呢?」

華元說:「我聽說君子見到人處困境則會有哀憐之心,小人見到人處困境則幸災樂禍。我看您像個君子,所以就告訴您實情了。」

子反說:「好。您就再加加油支撐支撐!我軍有七日的糧食!」說完作揖行禮,反身而去。

君子如何打通牆裡牆外的世界?(pixabay)

回禀

司馬子反返回軍營後,禀告莊王觀察偵探的結果。

莊王問道:「敵情怎麼樣?」

子反說:「困乏極了!易子而食,拆骨骸當柴燒。」

莊王說:「嘻!真是困乏極了。這次一定要拿下宋國而歸啊。」楚王已經勝券在握,喜色溢於言表。

子反說:「這樣行不通!我已經告訴宋人我軍僅有七日的糧草。」

司馬子反的行動完全不在莊王的算計之內,莊王聽了大怒道:「寡人派你去窺探敵情,你為何反而自掀底牌?」

子反說:「區區一個宋國,猶有實不欺之臣,何以我泱泱楚國反而沒有人呢?因此,我也告訴對方實情。」

莊王心意不動搖,說道:「固然這樣,我國還是要拿下宋城而歸。」

子反答說:「請大王在此坐鎮,臣下要請歸了。」

莊王說:「你去寡人而歸,寡人留在此地何作為?寡人也將和你一起歸國。」於是楚國和宋國解怨和好撤軍而歸。

這件事記載在《韓詩外傳》。在春秋三傳和《史記》(*細節有異)也有記載。《春秋穀粱傳》「宣公十五年」特書了這兩國之間很不平凡的和平善解,展現善與義自發的力量。(*原文:「夏,五月,宋人及楚人平。平者成也,善其量力而反義也。」)

《春秋公羊傳》也說這次和平善解很不凡。(原文:「夏,五月,宋人及楚人平。外平不書,此何以書?大其平乎已也。」)

《春秋左傳》則記載,宋國寧以國斃,也不肯立下城下之盟。華元趁夜進入司馬子反之室,要求楚國軍隊退三十里,兩國和平解圍。華元以自己為人質,立盟:「我無爾詐,爾無我虞。」

成語「爾詐我虞」,也作「爾虞我詐」,就是源自於這個歷史事件。後代用來形容人際間鉤心鬥角,互相猜疑欺騙,和當時使用這個詞的情境完全不同了。

《韓詩外傳》稱讚君子華元善於以相告,得以解宋城之圍,同時救了二國人之命。華元的對手司馬子反被誠心善意所感動、懾服,同樣以君子的誠心相應,熄滅了爭戰野心,扭轉了犧牲的命運。這也是善能量連鎖反應的結果。兩人能在危境中展現「信」的勇氣——相信對方是個君子,和「誠」的擔當,真是不凡的君子呀!

《中庸》中說:「誠者天之道,誠之者人之道。」孟子也說:「誠者,天之道也,誠之者,人之道也。」一誠人心轉,一誠天地易,力量何其大!現代人的變異觀念把說實話當傻瓜行徑,反而造成世風日下,搞壞了人心,人們在推波助瀾中也害了自己。

參考書籍:

《韓詩外傳》
《春秋公羊傳》
《春秋穀粱傳》
《春秋左傳》
《史記》

@*#

-點閱:【成語數來寶】系列-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房玄齡十八歲時,本州舉薦他應進士考,及第後被授羽騎尉。吏部侍郎高孝基,一向被認為有知人之明,見到房玄齡後深加讚歎,對裴矩說:「我見過的人多了,還從未見到像這位郎君那樣的人。他將來必成大器,但恨我看不到他功成名就。他會位高凌雲。」
  • 在西漢史學家司馬遷撰寫的《史記‧循吏列傳》中,春秋時期楚國的令尹(宰相)孫叔敖被其列為「循吏之首」。「循」意思是遵循道義、順應時勢,也就是說,孫叔敖被視為遵循道義、順應時勢的官員之首。
  • 《三國演義》中有寫到一幕是諸葛亮到江東舌戰群儒,在這群儒生中有一位是少年成名的陸績,字公紀。他從小就非常孝順,年紀輕輕就頗有名氣,後被拜為太守,其為政清廉,深受百姓愛戴。
  • 作為名臣,張養浩是元朝三俊之一;作為文學家,他更是元曲作家中的泰斗。今人對張養浩的了解,大概就是從那首《山坡羊·潼關懷古》開始的。
  • 自孟子道出「我善養吾浩然之氣」的千古名言,其剛正、博大的氣魄深受歷代文人仰慕。他們甚至化用這句話為名取字,時時激勵自己,其中最知名者有唐代的孟浩然,還有元代的一位名臣兼文學大家——張養浩。
  • 于成龍
    于成龍是清朝著名的廉吏,45歲才出來做官,當過知縣、知州、知府、道員等地方官,較高層級則為藩臬按察使、布政使二司、督撫大員。到哪他都勤政廉潔,到哪都深得民心。史書對他的評價是:「得民心如此,古史罕見。」
  • 唐朝安史之亂後,唐皇增添了許多節度使,節度使管轄的地區稱為藩鎮。在隨後的一百多年間,藩鎮的形勢是比較穩定的,但與安史之亂前的大唐盛世相比,中央政府並不能完全控制節度使,因此,唐朝中後期時有節度使叛亂。而在中唐的亂局中,一位「戰王爺」起到了定海神針的作用。
  • 劉大夏曾有兩句名言,一是「居官以正己為先,不獨當戒利,亦當遠名」;二是「人生蓋棺論定,一日未死,即一日憂責未已」。前一句的意思是:做官要首先正己,而後才能正人。只有不圖名利,才能真正做到清正。後一句則是說:嚴於律己要自始至終,不可有一日鬆弛。
  • 歷朝歷代皇家子嗣,除了繼承皇位的兒子外,其他皇子多被封為「王」,而凡是有王爵的人都可稱為「王爺」。與唐宋和清朝的王爺只是虛銜相比,明初王爺職銜的含金量很高。他們不僅有封地,還有官署和軍隊,而他們主要鎮守在邊疆及內地的主要城市。比如明成祖朱棣就曾被封為燕王,封地是今天的北京一帶。
  • 呂蒙正,字聖功,河南洛陽人,在宋太宗、宋真宗時三次擔任宰相,對上遇事敢言,對下則寬容有雅量,被人稱為一代賢相。他自幼受家庭影響,敬信神佛,敬奉佛法,為人仁慈厚道,參加科舉考試時金榜題名,狀元及第。以下為《宋史•呂蒙正傳》中記載的幾個小故事,給人以啟迪。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