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聖的團圓

文藝復興巨匠 拉斐爾《使徒行傳》壁毯畫 重聚西斯廷禮拜堂

文/洛林·費里埃(LORRAINE FERRIER) 翻譯/陳遇
拉斐爾, 《使徒行傳》
教宗利奧十世委任拉斐爾為西斯廷禮拜堂的下半牆面設計壁毯,以此豐富廳內的聖經故事圖畫。當時,許多優秀藝術家皆投入其中,其中也包含了米開朗基羅。(圖片來源/ Governatorato SCV–Direzione dei Musei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918
【字號】    
   標籤: tags: , , ,

「以普世的審美觀來看,這個世界上沒有比他更美的事物了。」
——巴黎德格拉西斯(de Grassis),16世紀教宗利奧十世(Pope Leo X)的司禮官在看到拉斐爾《使徒行傳》壁毯畫後在日記裡如此寫下。

「約500年後的今天,12幅拉斐爾壁毯畫重新掛在西斯廷禮拜堂(Sistine Chapel)的下層牆面上,就如教宗利奧十世原先的規劃一樣。上一次所有壁毯畫一齊懸掛在禮拜堂已經是16世紀末的事了。」該展覽暨梵蒂岡博物館的策展人亞歷桑德拉·羅多爾福(Alessandra Rodolfo)向路透社透露。

拉斐爾, 《使徒行傳》
拉斐爾的作品《使徒行傳》的其中一幅。睽違500年,全部12幅壁毯畫終於重新在西斯廷禮拜堂內掛出。(圖片來源/ Governatorato SCV–Direzione dei Musei提供)

「這場難得的慶典是為了紀念拉斐爾逝世500周年。為了表現莊嚴盛大,依循了古老的習俗和基督教禮拜的傳統,特地以精美的壁毯畫來妝點這座教宗禮拜堂。」羅多爾福在記者會上說道。

西斯廷禮拜堂「具有普世的重要性,不僅僅是在視覺藝術上,對我們的信仰也意義深遠」,梵蒂岡博物館館長芭芭拉·賈塔(Barbara Jatta)如此告訴路透社。「所以我們真的很希望能與大家分享這份美好,就算只有一個禮拜的時間。」

拉斐爾, 《使徒行傳》
在公開展出之前,訪客可以一睹拉斐爾的壁毯畫作品《使徒行傳》掛在西斯廷禮拜堂的樣貌。(圖片來源/ Governatorato SCV–Direzione dei Musei提供)

感謝梵蒂岡博物館文物保存工作者多年來辛勞的修復工作,讓我們得以欣賞到這些壁毯畫原來的樣貌。

教宗的委託

1515年,教宗利奧十世委託拉斐爾設計壁毯畫,描繪基督教教堂之父——聖彼得和聖保羅的故事。拉斐爾這一系列的作品正好補足了禮拜堂講述福音從耶路撒冷傳至羅馬的完整圖像故事。

拉斐爾, 《使徒行傳》
《約翰福音》二十一章15-17節中的故事《耶穌遞鑰匙予彼得》(Christ’s Charge to Peter),1517-15》19。(圖片來源/ Governatorato SCV–Direzione dei Musei提供)
拉斐爾, 《使徒行傳》
《使徒行傳》十七章22–31節中的故事《聖保羅在雅典傳道》(St. Paul Preaching at Athens),1517-1521。(圖片來源/ Governatorato SCV–Direzione dei Musei提供)
拉斐爾, 《使徒行傳》
《使徒行傳》九章3-5節中的故事《掃羅的皈依》(The Conversion of Saul),1517-1519。(圖片來源/ Governatorato SCV–Direzione dei Musei提供)
拉斐爾, 《使徒行傳》
《使徒行傳》十三章6-12節中的故事《羅馬總督的皈依》(The Conversion of the Proconsul),1517-1519。(圖片來源/ Governatorato SCV–Direzione dei Musei提供)

這些壁毯原先的規劃是用於節慶的時候掛在西斯廷禮拜堂的下壁、原本漆了窗簾圖樣的牆面上。掛起之後,這些壁毯畫會剛好位在15世紀知名畫家(米開朗基羅)描繪摩西和基督生平的壁畫之下。

當時,教宗利奧十世支付給拉斐爾的酬勞三千硬幣,是支付米開朗基羅繪製西斯廷禮拜堂天花板壁畫的五倍。不過,拉斐爾只有收下一千硬幣,其餘的金額都用在製作壁毯上。

拉斐爾和他的工作室於1515年至1519年間完成了壁毯畫的圖稿。在其中的十幅壁毯畫中,拉斐爾描繪了聖經福音和《使徒行傳》中聖彼得和聖保羅的故事,剩下的兩幅細長壁毯畫則設計了希臘神話中的時序女神(Hours)。(譯者按,時序女神是希臘神話中掌管季節氣候變遷、植物生長和社會法律秩序的女神們的總稱。)

拉斐爾, 《使徒行傳》
《使徒行傳》三章6-7節中的故事《治癒瘸子》(The Healing of the Lame Man),1517-1519。(圖片來源/ Governatorato SCV–Direzione dei Musei提供)
拉斐爾, 《使徒行傳》
《路加福音》五章4-10節中的故事《撒網捕魚的神蹟》(The Miraculous Draft of Fishes),1517-1519。(圖片來源/ Governatorato SCV–Direzione dei Musei提供)
拉斐爾, 《使徒行傳》
《使徒行傳》七章55-60節中的故事《石擊聖史蒂芬》(The Stoning of St. Stephen),1517-1519。(圖片來源/ Governatorato SCV–Direzione dei Musei提供)

拉斐爾將設計好的圖稿送往布魯塞爾,在世界著名壁毯師傅彼得·范·奧爾斯特(Pieter van Aelst)的工作室中進行編織。為了方便編織,全彩的圖稿被切成約一碼(約91公分)寬的長條。然後採用絲綢、羊毛和珍貴的銀線和金線將這些壁毯畫編織完成。

其中7幅壁毯畫在1519年送達羅馬,懸掛在西斯廷禮拜堂內,用於慶祝12月26日聖斯德望日(St. Stephen’s Day)的彌撒聖祭。到了1521年,所有12幅壁毯畫皆到達了梵諦岡。然而,拉斐爾本人或許只親眼看過前7幅壁毯畫掛在禮拜堂內,因為他在1520年便突然去世了,享年僅37歲。

拉斐爾, 《使徒行傳》
拉斐爾的帶狀壁毯畫描繪時序女神,1517-1521。(圖片來源/ Governatorato SCV–Direzione dei Musei提供)
拉斐爾, 《使徒行傳》
《使徒行傳》十六章23-26節中的故事《聖保羅在囚》(St. Paul in Prison (Earthquake)),1517-1521。(圖片來源/ Governatorato SCV–Direzione dei Musei提供)

拉斐爾:其人如其畫

「這位偉大的藝術家去世時,似乎也標誌著繪畫藝術之死。他闔上了雙眼,留下雙目已盲的她(繪畫藝術)」,歷史學家兼藝術家喬爾喬·瓦薩里(Giorgio Vasari)在著作《藝苑名人傳》中如此評論拉斐爾。

在下一段落中,他接著寫道:「誠然,我們從他身上學到了藝術、色彩以及創作之間的和諧,並且達到了幾乎無法想像的完美境界;可能再也找不到想要超越他的才子。」

對於瓦薩里而言,拉斐爾的偉大之處不僅止於藝術:他真的是一位很好且很偉大的人。瓦薩里相信拉斐爾擁有「優雅、勤奮、美麗、謙遜,和足以抹去所有劣行的良好性格」,而且他「是多麼溫柔且充滿慈愛,不用說人類了,甚至動物都十分尊敬他。」

整個羅馬似乎都出動參與了拉斐爾的送葬隊伍,一路到梵蒂岡舉行葬禮彌撒。「這個隊伍真正壯觀之處,在於有無數的朋友、學生、藝術家、著名作家、各種階層的人共聚一堂,陪伴著他,整座城市皆為之哭泣;這是一場全民的哀悼,因此教廷也一同參與了」,法國作家卡特勒梅爾·德·坎西(Quatremère de Quincy)在1824年的著作《拉斐爾傳》中寫道。

「因此,可以肯定地說,那些像拉斐爾·聖齊奧這樣擁有罕見且無數天份的人,不僅僅是人,如果這樣說不犯罪的話——是人間的神;而那些透過他們的作品在我們塵世史冊上留名青史的人,可想而知他們在天國一定也有對應他們的辛勞和功績而享有的福份」,瓦薩里寫道。

「拉斐爾500」

儘管現在這些壁毯畫又再度離開了西斯廷禮拜堂,我們仍可以在梵蒂岡博物館的藝廊( Pinacoteca)輪流展示時,透過玻璃帷幕見到它們。

拉斐爾, 《使徒行傳》
《使徒行傳》十四章13-17節中的故事《路司得的獻祭》(The Sacrifice of Lystra),1517-1519。(圖片來源/ Governatorato SCV–Direzione dei Musei提供)
拉斐爾, 《使徒行傳》
《使徒行傳》五章3-5節中的故事《亞拿尼亞說謊而猝死》(The Death of Ananias),1517-1521。(圖片來源/ Governatorato SCV–Direzione dei Musei提供)

不僅僅是梵蒂岡博物館,全世界還有許多知名的機構也有舉行「拉斐爾500」紀念活動。儘管他已逝世長達五世紀之久,這麼多展覽、活動同時也標誌著拉斐爾的輝煌。近期在華盛頓國家藝廊也展出了《拉斐爾和他的圈子》(Raphael and His Circle)。而《使徒行傳》的原始圖稿則將於2020年末在倫敦維多利亞與亞伯特博物館的拉斐爾廳,在該藝廊和展覽廳大規模翻修後重新展出。#

註:這篇文章所引用《使徒行傳》的作品名稱主要取自皇家收藏信託(Royal Collection Trust)所提供的拉斐爾圖稿標題。

原文 Sacred Reunion: Raphael’s Divine ‘Acts of the Apostles’ Tapestries Gather at the Sistine Chapel 刊登於英文大紀元。

責任編輯:茉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劉海粟先生曾經說過:「一部藝術史即是一部創造的歷史。……堅持與別人不雷同,才能有自己獨特的風格。」所謂創作,就是要有新意、要能「創造出新意念的作品」。否則憑什麼叫「創作」呢。不過也有另外的說法是:創造不是憑空生出來的,仍然要有「底子」,要以傳統做養分的。無所適從的我們,就只好在這兩者之間徘徊了。
  • 毛公鼎,西周晚期青銅器,現藏於台北故宮博物院。毛公鼎是特定禮器,高貴華典、古意盎然,與散氏盤、大盂鼎、虢季子白盤並稱為四大國寶。
  • 這幅畫全以毛巾沾墨拍打而成。我們先把毛巾弄濕再沾上墨汁,在紙上輕輕拍打,時濃時淡,時聚時散,輕盈地拍出一幅構圖。等水墨全乾了再層層上色。
  • 在校園內的一個小角落裡種有一大叢仙人掌,五六株雜亂的長在一起,長得很高很茂密。因為它有尖刺,少有人敢靠近它,學生們打掃校園時也都離它遠遠的。不過,在這些畏人的針刺叢生的隱處,竟然有小雀兒在那裡築巢,既隱密又安全。
  • 在這場大瘟疫之後, 我們將穿越現代科技文明的廢墟, 回到人類文明的泉源。此時,新唐人「全世界人物寫實油畫大賽」 邀請全世界藝術家一起來思索: 在變形、抽象的繪畫一百多年後, 如何把寫實繪畫放回主舞台, 尋回創作的心法,再現藝術的曙光?
  • 自晚清翰林王懿榮發現甲骨文後,許多學者、名人參與甲骨文研究,其中一些人進行臨摹與書法創作,遂使甲骨文書法藝術再生…
  • 甲骨文是商至周初之際契刻在龜甲獸骨上的文字。它是三千多年前漢代文字發展成熟的體現,是遠古盛世文明的時代象徵,藴含著中華文明的基因。
  • 一九九八年冬天,邀同事經龍潭到楊梅,沿路邊玩邊寫生。途經楊梅鎮附近的某一個小村落,不期然看到對面那座小丘陵上有整齊排列的茶園以及山後的一批高樓大廈,櫛比而立,恍如海市蜃樓,美得令人驚羨。(當時的寫生稿放在《徐明義畫集四》P.74頁,可與此圖相參。)
  • 看畫題就知道,有閑適寧靜的心境,才能畫出一張淡泊致遠的作品。 閑聽溪聲靜看山——多麼悠然高雅閑靜的生活啊,令人嚮往。
  • 以前讀朱光潛先生寫的「文藝心理學」,裡面談到農漁人在田裡海上辛勤工作,勞累危險,可是畫畫的人往往把他們畫得很美,充滿了詩情畫意,說在濃霧中看帆船真的好美啊,殊不知捕魚的漁夫在濃霧中航行是多麼的提心吊膽,還深怕會觸礁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