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病毒癱瘓旅遊業 大陸從業者「集體」失業

圖:因為疫情衝擊,旅遊業首當其衝陷入困境。中國旅遊業全面癱瘓,從業人員全體失業。(shutterstock)
人氣: 1334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0年04月03日訊】(大紀元記者伊鈴多倫多報導)「2個月前,我們是令人羨慕的行業佼佼者:工作自由,收入可觀;萬萬沒想到,2個月後的今天,我們成了完全的失業者,零收入。」旅居加拿大的原「百程旅遊」規劃師唐女士(Ivy Tang)說。

2020年初,一場突如其來的瘟疫,從武漢爆發,迅速蔓延全國以致全球,首當其衝的就是依靠人口流動的旅遊業。隨著疫情日趨嚴峻,中國內地紛紛封村、封城、封路,世界各國旅行禁令相繼出台,導致中國旅遊業全面癱瘓,從業人員失業,許多人不堪承擔房貸、車貸等經濟壓力。

行業休克 從業者失業

唐女士是旅遊管理專業出身,大學畢業後在中國最大的線上簽證服務機構之一的百程旅行工作。她說,疫情剛爆發時,國內的旅行幾乎全面停止,當時還可以做出境遊。隨著疫情的加重,形式急轉直下,疫情迅速擴散到世界各地,各國相繼出台旅行禁令,出境遊也無法做。現在是等於整個行業全軍覆沒,從業人員失業了。

2月29日,百程旅行網宣布:受疫情影響,資金不能維繫公司繼續運轉,決定關閉公司並啟動清算準備。百程的舉措正式把旅行業的寒意吹向從業者,處在寒冬中的從業者除了唏噓不已,更多的是無法應對撲面而來的壓力:房貸、車貸、養孩子等日常開銷;還有更嚴重的是,轉行困難,就業前景一片灰暗。

據陸媒報導,2003年薩斯以後,中國旅遊業規模增長約14倍,有超過26萬家旅行社及相關公司,旅遊直接和間接就業超過7000萬人;其中愈75%的旅行社於5年之內成立。不少企業在人工、房租等成本不斷攀升的趨勢下艱難運行。2020年初的這場瘟疫,成為壓垮該行業的最後一根稻草。

行業驕子光環轉瞬即逝

唐女士從業10年,從助理一直做到規劃師。她說,當初學旅遊管理專業,是覺得這個行業比較熱門,可以到處玩,還可以賺錢。在國內,導遊證含金量比較高,不僅可以帶客境內遊,還可以當領隊證使用,帶客人出國遊。

在過去的10年,中國的旅遊業很火爆,出境率越來越高,是一個較大的市場。唐女士說,那時有很多是高端客戶,包括幹細胞移植團、美容手術團,明星團,年輕人旅行結婚等。明星從一線一直到18線都有接觸;也曾幫助阿里巴巴國外選擇開年會的地方。

唐女士透露,做旅遊有很多隱形福利。為了開拓市場,酒店集團及旅遊局會經常給旅行社的相關職員送禮品。如半島酒店的下午茶;各種宴請;免費參觀新開的旅遊點;升級房間,住濱海豪華房;免費體驗國際知名酒店。坐飛機的次數多了,航空公司會把機票升級到公務艙;有些旅行社負責人可以申請到免費機票,帶家人全球免費住酒店都不稀奇。

除了有很多隱形福利,做旅遊行業本身收入也很可觀。唐女士說:「在百程,收客人的提成在10~15%。行業好的時候,有上千人的團體,上百人組團旅遊很普遍。收入相對客觀。像LV這些時尚品牌我們都有。因為全世界跑,經常去免稅店,會趕上折扣季。」

「當時做這個行業確實比較開心,接觸面廣,也很自信。如果沒有這個疫情,旅遊行業的人真是蠻風光的,真是有點小驕傲,那真是普通人羨慕的職業。」唐女士說。

「確實沒有想到一夜之間,被動地突然就沒了。真的難以接受。」唐女士說,現在是整個行業都很灰心,大家在群裡說,以後要怎麼辦?

收入歸零 經濟不堪重負

「現在大家都處於零收入狀態,很多人要養孩子、養車、養房。房貸是最大的一部分,對整個家庭來說是一筆很大的開支。」唐女士說。

中國房價很高,很多人的房貸和他們的工資收入不成比例。唐女士說,很多人80%的工資收入用在房貸上。如果工資收入1萬,房貸就要還8000。一旦夫妻同時失業,不僅房貸還不起,連日常開銷都困難。而且很多人因為房貸壓力大,日常開銷很少,基本上沒有存款。

唐女士慶幸自己沒在國內買房,否則,遇到這種情況,肯定支付不起房貸。「在中國,只要買了房,不管在哪一個單位工作,生活質量會有一個大幅度的下降。」

唐女士談起周圍的同事,目前幾乎都處在經濟困境中。有一位領隊,剛生了小孩,又遇上失業,經濟比較困難。他在朋友圈求助,希望其它行業公司的老闆能提供工作機會,不然真的要崩潰了。這位領隊還建議政府建一個口罩工廠,讓旅遊從業人員生產口罩。

唐女士的另一朋友是做旅遊博主的,現在完全沒有收入。還有2個同事,夫妻倆同時失業,養不起孩子。目前依靠父母的資金來維持。「這不是所有的人都有這個條件,而且只能是暫時,不可能保證維持多久。」

唐女士發現有很多同行在微信上賣小商品。「這種市場太小了,即使能掙點錢,相比他們以前的收入,微不足道,遠遠支付不了房貸、車貸及日常開銷。」

也有人給客人開闢在線旅遊,看網絡紀錄片。唐女士認為,這種和實際旅遊吸引率相比而言很低,收入多少很難講。

轉行難 就業前景堪憂

旅遊業分好幾個等級,最低的就是普通團。高級的是定製部門,為客人單獨設計旅行,甚至包私人飛機。當然不是所有人都有這個機會。

「要想讓整個旅遊業者都轉移到其它行業,基本不可能,除非在內部轉。」她說,因為從來沒有嘗試過其它行業,如保險、金融等,不太可能。當然,旅遊公司的財務從業人員、市場人員,有可能轉行。

唐女士是做綜合業務,屬於私人定製部門,涉及綜合內容,沒有單獨的版塊。要轉其它行業根本不可能。除非在內部轉。如從事簽證的,可以轉成移民留學。但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轉,有的和移民留學有些關係,有些完全沒有關係。自己會訂機票、酒店,還可以轉到移民留學這一領域。但目前移民留學這一領域衝擊挺大,現在各國使館都關門了,簽證做不了。沒有簽證,往下操作很難。

旅遊業同行找同行結婚很普遍。一是行業相通,可以相互照顧。唐女士說:「這個行業有個祕密,就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如一方是訂機票的,另一方是做簽證的,客戶可以相互轉過來。但現在疫情來了,夫妻雙方全部失業,這種情況非常普遍。」

中共政府正在不惜代價推動復工,熙熙攘攘的人群開始流動。到底會造成第二波疫情爆發,還是企業逐漸恢復運轉,很難預料;但旅遊業復甦,卻難見曙光。

唐女士一家現在全靠過去積累的現金過日子,沒有任何其它收入。她希望未來轉做留學移民。她表示,已經感覺到,通過這個疫情,中國的情況正在發生改變,很多人想把孩子送出來。一些老客戶正在計劃讓孩子先出來留學。目前至少有10個老客戶找她代辦留學移民。她認為這不是少量,很大一批人有這個想法。

責任編輯:岳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