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松絮語:孩子的勇氣

作者:青松
我們成長過程中學到的智慧,行事要小心,而這樣的智慧有些時候恰恰消減了我們的勇氣。(fotolia)
  人氣: 125
【字號】    
   標籤: tags: ,

帶孩子去公園,開闊的場地上設了一些平緩的斜坡,估計是給小朋友們玩滑板用的。

公園裏空空的,沒多少人,女兒到小坡上,沒有滑板,她也玩出很多花樣。她跑上跑下玩累了後,開始轉身倒著走,倒著上坡、倒著下坡。我看得著急,怕她摔倒,但幾次提醒,女兒都置之不理,說「沒是兒」。

後來,女兒改了策略,對我開始用激將法:「媽媽,你敢不敢來倒著走?」經孩子這一問,我倒想起之前聽說過,偶爾倒著走走對身體是有好處的。於是,我開始和她一起倒著在斜坡上走。

女兒見我加入,非常高興,很關照地告訴我:「我慢點走,等著你。」我笑,告訴她我不用照顧,自己可以的。坡不大,倒著往上走,還算容易應付。只是,上到坡頂往下去的時候,我明顯感覺到不適應。

每往下走一步,都感覺要摔倒似的,身體平衡不好把控。所以,我下意識地老往後回頭,想確認那一步邁下去是否是安全的。女兒見我接二連三回頭,開始哈哈大笑。相比之下,我的舉動很幼稚,女兒倒是大無畏,絲毫不回頭,每一步都邁得十分堅定。

笑過之後,女兒問我:「大人為什麼沒有小孩兒勇敢呢?」我聽了,一時無法解釋。女兒描述的是事實。在倒著走下坡這件事上,我的確沒有女兒勇敢。女兒熟練地往後倒著走,而我瞻前顧後,眼神裏估計也少不了惶恐。所以,我回應說:「這個問題問得好。」

小孩兒的勇敢,也許是因為不怕摔,甚至不考慮會不會摔。大人左顧右盼,是因為習慣了走穩妥的路,儘量避免磕磕碰碰。這是我們成長過程中學到的智慧,行事要小心,考慮問題要全面,而這樣的智慧有些時候恰恰消減了我們的勇氣

在這眼前緩緩的斜坡上,並不會那麼容易摔倒,即使真摔倒也沒有什麼嚴重後果,而我還是戰戰兢兢地走。也許,在有些情況下,我們大人需要跟孩子學學,需要一點孩子的勇氣……@

責任編輯:方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代英主李世民他以極大的毅力、睿智的目光,將自己戎馬一生的征戰經驗、勵精圖治的治國之道,用流暢的文筆、深邃的智慧、成功的範例一氣呵成,撰著《帝範》十二篇,作為對太子李治的訓誡之辭。寫完此書第二年,太宗即與世長辭,《帝範》便成為他的政治遺囑和絕筆之文。
  • 在(有文獻記載的)中國古代女藝術家中,管道昇是位才藝傑出又福慧雙全的女子。她不僅擅畫梅竹蘭、工山水佛像、精翰墨詞章,而且是大書畫家趙孟頫的溫婉賢妻、知音伴侶,同時也是一位循循善誘、言傳身教的慈母。
  • 教育界有句話說:教育一個男童,就只是教育此一人;教育一個女童,教育的是一個家庭與下一代。人們也傳說:上帝無法照顧每一個人,所以祂創造了母親。有媽的孩子像個寶,沒媽的孩子像根草。每個人在最脆弱、痛苦、無助的時候,唯一的吶喊呼救,就是「媽呀!」
  • 「不!」夏完淳斷然否定,說:「大明兵部尚書、薊遼總督洪承疇早已為國捐軀。他是何人?竟敢冒充先烈,貪功掠美,侮辱忠魂!假如果真如此,洪承疇豈不成了欺世盜名、十惡不赦的叛逆?」
  • 王維不僅是詩人,也是個畫家和音樂家。在繪畫、音樂和書法等方面,都有一定的造詣。他的詩歌則古、律、絕句,眾體兼長。他的古詩往往從大處落墨;近體詩也不求辭藻華美,淡淡數筆,卻形象生動,意味深長。他的作品,多是寫山川壯麗、邊塞風光以及田園詩,著重於表現大自然的幽靜與恬適。
  • 12月14日晚,「共產主義受難者基金會」在華盛頓D.C.舉辦影片「血刃」首映式,導演李雲翔(Leon Lee)和主演林耶凡(Anastasia Lin)受邀到場與觀眾互動。該影片榮獲第51屆「加百列獎」(Gabriel Awards),林耶凡獲加拿大「雄獅獎」(Leo Awards)、最佳電視電影女主角和加拿大溫哥華亞洲電影節最佳女主角獎。活動吸引了當地多家主流媒體、國會工作人員和智庫學者。許多觀眾表示除了對影片的內容感到強烈震撼,還對演員精湛的演技讚不絕口。值得一提的是,這樣一部低成本的獨立製作影片,以中共網絡防火牆和活體強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兩條線索同時平行又交叉地展開故事,其跌宕起伏、真實緊湊的故事情節和優美感人的配樂,引人入勝、扣人心弦,比起很多好萊塢大片在故事展現和影片製作上甚至更勝一籌。
  • 雖然「死亡」是人生必經之路,但是巴哈特先生之遽逝,仍是個人電腦史上觸目驚心之一頁,令人扼腕嘆息。不過至少他所遭到的痛苦是劇烈但短暫的,我的好友姜大衛可是被柏金森症折磨了十幾年之後才離世的。唉,「死亡」只是一種歸宿,還是「長痛不如短痛」比較適合我的人生觀罷。
  • 衛子夫(?—前91年),名不詳,字子夫,河東平陽(今山西臨汾)人。她出身寒微,母親是漢武帝姐姐平陽公主家的奴婢,後來衛子夫也成為平陽公主家的歌女。
  • Jan Kath,過去25年來全球最傳奇的地毯設計師之一。他設計的地毯享譽全球,包括紐約、柏林、溫哥華、多倫多等多個城市。(Jan Kath提供)
    一名當時只有20歲出頭的德國年輕人,卻在地毯時代眼見就要終結的時刻,「天真地」接手了一家位於尼泊爾的地毯工廠。但就是這名年輕人,在短短數年內一手扭轉了整個地毯業的頹勢。他的理念,不僅打造出了一個橫跨各大洲的地毯商業王國,而且引發了整個地毯界的「文藝復興」。他就是Jan Kath,過去25年來全球最傳奇的地毯設計師之一。Jan Kath地毯,在柏林、紐約、溫哥華、多倫多等全球多個城市有展示廳。
  • 國子監,稽世予下朝,一路行來,多處人群聚集,百姓圍觀,正自詫異間,國子監已至。付陵悅打轎,稽世予步出,便要進門,瞥見門口告示欄,貼著刑部告示:「禁曲《滿庭芳》蠱惑人心……景陽現已服誅,昭告天下,百姓嚴禁再彈,免受其蠱惑。」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