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全球追責 中共還面臨另一大清算

人氣 12933

【大紀元2020年04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穆清編譯報導)近日,全球越來越多的聲音呼籲對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大流行的根本原因進行調查,要求對中共政權掩蓋疫情真相追責,甚至提出刑事起訴。此刻,犯下另一個與醫療相關的暴行——被稱為「中世紀酷刑者」的中共,還將面臨另一場大清算

截止4月29日,全球確診感染病毒人數3,152,557,病亡人數218,491。國際社會提出追查:包括中共讓舉報人禁聲, 對染疫死亡人數和感染率的真實情況缺乏透明度等。來自阿根廷的相關刑事起訴,指控中共犯下 「病毒性種族滅絕罪」,引發「危害人類罪」,導致全球數以萬計的人因病毒而死亡。

與此同時,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的聯合創始人兼副主席本尼迪克特‧羅傑斯(Benedict Rogers)提出:「如果人們要使中共對其在瘟疫大流行中的(掩蓋行為)承擔責任,就不應該忽視另一個與醫療相關的暴行,那就是(中共)從良心犯身上摘取器官的報導。」

羅傑斯也是《香港觀察報》的創始人兼董事長。 近日,作為人權活動家和作家的他在UCANEWS網發表文章列舉了今年3月,倫敦獨立機構、獨立人民法庭(Independent people’s tribunal )——中國法庭發布的一個「終審判決」。

判決內容的開篇就令人震驚。

「十多年來,中共一直受到公開指責,其殘忍和邪惡的行為與中世紀的酷刑者和劊子手不相上下。如果這些指控屬實,那麼成千上萬的無辜者被殺,他們的生命,身體的完整性——在活著的時候被切開,以便將他們的腎臟、肝臟、心臟、肺、角膜和皮膚摘除,並變成商品出售。」

獨立人民法庭由英國御用大律師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主持,他曾主導國際刑事法庭對前南斯拉夫總統米洛舍維奇(Slobodan Milosevic)的起訴。法庭的任務就是提出一個問題:這些恐怖的指控是否屬實,如果是真的,這在國際法中將意味著什麼?

這個由來自不同司法管轄區的七名成員組成小組,其中包括四名經驗豐富的律師、一位著名的醫學專家、一位學者和一名商人。此前,他們沒有參與過有關強摘器官的事宜,只有一名中國問題專家,所以沒人可以指責他們是競選活動家,激進主義者或是詆毀中國的人。

羅傑斯表示,他們是真正獨立的人,他們運用他們的技能來評估提交給他們的證據,他們還獲得其他律師的支持,這些律師此前也同樣沒有在中國的經歷,他們還諮詢了另外兩名獨立法律專家。

在2018年12月,人民獨立法庭發布了一項臨時判決,根據他們收到的證據,他們「肯定地、一致地、毫無疑問地證明在中國,強摘良心犯器官的做法已持續很長時間,涉及大量受害者」。

此外,在發布臨時判決時,他們給予中共政府提起訴訟的機會,請他們提出相反的證據,但該邀請以及其他五項要求北京進行調查的請求,都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2019年6月,最後的總結判決發布,該判決書重申了中共犯下強摘器官罪行結論,「構成反人類罪」。判決認為,那些與中國共產黨政權打交道的人,必須知道他們是在「與一個犯罪國家互動」。

法輪功學員成目標

今年3月發布的完整判決書長達160頁,但包括所有書面證據的附錄總計562頁。 判決書提供了法庭如何得出結論的詳細說明。

判決書還引用了祕密調查電話的內容,指出中共前總書記江澤民發布了書面命令,專門從法輪大法修煉者身上摘取器官,在電話中,中國領先的器官移植醫院的醫生近乎承認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可用。

法庭聽取了28位證人的陳述,他們分享了與強摘器官有關的親身經歷,還收到了16份書面證人證詞,並研究了數千頁專家們的更多材料。 所有這些都在法庭的網站上公布。

法庭對中共提出了兩個核心問題:如何解釋在中國進行的移植手術數量與註冊捐贈者數量之間的差異?以及如何解釋在驚人的短時間內能為患者提供匹配的器官?

終審判決指出:「大量的器官移植手術在中國進行。」 「法庭評估,可以確信在2000-2014年期間每年有6萬至9萬次手術完成。 然而(根據官方數據)截至2017年,合格註冊捐助者的人數增至5146名,相比二者數據之間的差異,令人難以理解。」

此外,「為了實現移植手術的數量——最近的估計,在2017年前後——必須存在一個器官組織配型的另一個來源或其它來源。」法庭得出結論,「中國的醫院可以接觸到一群捐贈者,他們的器官可以根據需求來提取。」

根據證據,法庭補充說,「強摘器官的收集在中國的多個地方、不同場合發生,至少持續了20年,直到今天。」

羅傑斯表示,儘管法庭沒有直接得出種族滅絕的結論,但「毫無疑問,這些行為已經表明(中共)在實施種族滅絕罪」特別是針對法輪功和維吾爾人的行為。

毫無疑問,強行摘取器官構成反人類罪。 根據法庭的判決,這是「盡其所能的剝奪人權」,也是現代世界上「最嚴重的暴行」之一。

如何在幾天內配型進行雙肺移植?

2月29日,中共宣布了一項重大醫療突破——在緊急情況下對冠狀病毒受害者進行了雙肺移植手術。 瘟疫大流行期間由於Covid-19感染肺部(中共肺炎)而導致的肺移植案例,以及肺供體的等待時間非常短,引發了人們對這些器官來源的高度懷疑。

「如何如此迅速地找到捐贈者,是需要嚴肅重視的問題。」羅傑斯說。

從那以後,至少有其它三例雙肺移植手術的報導,等待時間約為幾天。 同樣,這怎麼可能?羅傑斯質疑。

對於雙肺移植,不僅需要血液和組織匹配,而且還需要匹配供體和接受者的體格大小。 儘管它們有所不同,但在世界大部分地區,等待時間至少應在3到6個月之間,而不是幾天。

「因此,必須再次問中共當局一個問題:如何如此迅速地配型並進行雙肺移植?」

「悲劇是,在Covid-19(中共肺炎)造成的所有的死亡與其它器官衰竭的情況下,這很可能會加劇中國器官採集市場的殘酷性。 中共肺炎的重病患者通常會報告器官功能衰竭,尤其是肝臟衰竭,因此對器官的需求將會增加。」 羅傑斯呼籲:「世界不能再無視人民法庭的判決了。」

追責的途徑

那麼,應該怎麼做? 有許多途徑可以追尋。

人民法庭指出,途徑之一是聯合國大會向國際法院提出要求,針對在中共強摘器官是否構成種族滅絕,對法輪功、維吾爾族或其他任何目標人群提供諮詢意見。 中共不必同意這一要求,但問題是否有足夠的會員國有勇氣就此通過一項決議。

可以引用聯合國於2005年確立的防止種族滅絕,戰爭罪,種族清洗和危害人類罪的「保護責任」原則,要求政府干預以制止這些罪行。

羅傑斯表示,當然,這將受到中共對聯合國安理會否決權的限制,但即使是呼籲,這也將有助於使國際社會警惕這些指控的嚴重性。

他說,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可以審議這個問題,或授權一位特別報告員調查在中國發生的強摘良心犯器官的情況。 中共最近被任命為人權理事會磋商小組成員,負責監督聯合國人權任務負責人的遴選,這會有些阻礙,但這也值得一試。

「國際機構應敦促中共允許一個國際、獨立的視察小組進行暗訪、不受限制的進行訪問調查。 如果他們沒有什麼可隱瞞的,為什麼拒絕? 現實是,我們知道他們會拒絕這樣做,但這將再次有助於進一步指出該問題。」羅傑斯說。

法庭判決中提出的其它選擇包括在國內法院主張普遍的刑事管轄權,或允許個人原告提起民事訴訟。

加拿大前司法部長歐文‧科特勒(Irwin Cotler)提議,針對馬格尼茨基的有針對性的制裁,目前已在幾個國家的立法中實行,可以對中共政權中負責器官採集以及掩蓋Covid-19(中共肺炎疫情)的官員實施制裁。

正如緬甸樞機主教查爾斯‧博(Charles Bo)勇敢地呼籲,中共政權要為中共肺炎疫情擴散到全球而道歉,並為世界做出補償一樣,我們也應該呼籲採取行動,為強行摘取器官的野蠻罪行進行懺悔。

羅傑斯表示,與中共從事器官移植的機構有聯繫的醫療機構應研究人民法庭的判決,並考慮斷絕這種夥伴關係。

醫學專家——無論是醫生還是學者都應停止與中共從事移植領域工作的人員交流。 世界衛生組織(目前正因其與中共的關係而受到越來越多的抨擊)和移植協會應徹底審查其立場並追究責任。

此外,普通民眾可以向政府施加壓力,要求他們認真對待這些指控並採取行動,普通公民也可以行使自己的抵制權,抵制那些被人民法庭稱其為「犯罪國家」政權的商品

羅傑斯表示, 儘管一些政府正在研究法庭的判決,世界各地越來越多的議員發表了演講,但到目前為止,政府表現出令人震驚的不願採取行動。 也許Covid-19(中共肺炎)——它造成的所有痛苦——只是一個警鐘。

「但至少,人民法庭對(強摘器官罪行)收集的證據(要利用起來),絕不能它躺在架子上堆積灰塵(被擱置)。 如果要像一些人所主張的那樣,在這一瘟疫大流行病爆發後對中共政權進行「清算」,就必須在這一清算中考慮加入對中共強摘器官的指控。」他說。

4月28日,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USCIRF)發布2020年度全球宗教自由報告。報告說,中國的宗教自由狀況繼續惡化,中共繼續大規模強摘法輪功學員器官。

責任編輯:葉紫微#

相關新聞
專訪加拿大國會議員:推動人權 不要怕中共
數學公式的騙局 中共偽造人體器官捐獻數字
政界名流:為什麼全球醫療機構要信中共?
【瘟疫與中共】中共借西班牙器官移植界洗白
最熱視頻
【薇羽看世間】天選之子?阿米什人罕見投票
【重播】美大選 川普拜登首場辯論十大話題
【新聞看點】蓬佩奥王毅輪流轉 歐亞須選擇
【重播】美眾院:對抗中共 必須果斷行動
【十字路口】美次卿向習喊話 黨媒呼「一起加速」
【珍言真語】美禁中共黨員入境 律師:趕緊退黨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