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全球搜刮後 抗疫物資都去哪了

人氣 16332

【大紀元2020年04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史軒之綜合報導)自年初中共病毒(俗稱武漢肺炎)在武漢爆發時起,中共就通過央企、海外中企等對各國抗疫物資發起洗劫式搶購,幾乎是掏空了很多國家的「家底」。然而,這依然無法滿足中國抗疫一線的需求。直到2月末,湖北一些地方依然物資奇缺。疑問接踵而至:中共從全球搜刮來的防疫物資究竟去了哪裡?處於疫情中心的武漢和湖北又被分配了多少?

數據顯示 進口雖多 湖北所得卻很少

從大陸媒體的報導及官方公布的信息中,大紀元記者發現,中國抗疫一線的醫療物資主要來自國內企業的生產、一些企業的「出口轉內銷」、海外的大宗採購(包括央企、海外中企等的採購),而這一切都在中共政府的主導下進行。

自1月疫情爆發的初期,中共即發起海量的全球性採購。然而,到1月底,甚至2月中下旬,作為抗疫前線最緊缺物資的醫用防護服,在武漢和湖北一直都很緊缺。事實上,直到2月中旬,湖北省仍主要依靠正在艱難恢復的國內產能。

據中新網1月27日報導,當時湖北省每天需要10萬件醫用防護服,而全國可以生產防護服的企業僅40家,總產能為每天3萬件。但受中國新年的影響,每天產能僅1.3萬件。

工信部稱,還有一部分「出口轉內銷」的生產商,產能為每天約5萬件,但從出口地區的標準轉換為中國標準許可,還需要一些時間。

1月20日,國家衛健委牽頭成立了應對疫情聯防聯控工作機制,工信部在其中被設為醫療物資保障組組長單位,負責物資的統一調配。

一、2月初至2月中旬數據的對比

據中國海關總署公布的數據,1月24日至2月2日,共進口防疫物資2.4億件,其中防護服252.9萬件。同時,工信部的數據顯示,截至2月2日,向湖北累計發放醫用防護服15.45萬件,這些均由國內被徵用的企業生產。

而據湖北省防控指揮部公布的數據,截至2月3日12時,累計接收社會捐贈的醫用防護服共有21.87萬件。

可見,海外物資長達9天的進口後,工信部分配給湖北的防護服數量還不到一個零頭。即便加上社會捐贈的21.87萬件,與進口的252.9萬件相比,差距依然很大。

而據大陸第一財經1月29日報導,當時,在距武漢不遠、疫情嚴重的黃岡市,物資短缺非常嚴重,一些醫務人員不得不穿雨衣當防護服,用垃圾袋當鞋套。

2月3日至9日,工信部調配給湖北的數量大幅上升至28.7萬。但同期湖北省獲得的防護服總量與海關總署公布的進口數據相比,差距依然驚人。

據澎湃新聞2月10日報導,湖北多地醫療物資仍然「告急」,如孝感市、黃岡市、隨州市等,而醫用防護服即為緊缺物資之一。

據海關總署統計,1月24日至2月11日,全國海關共驗放防控物資8.7億件入境,其中防護服達741萬件,口罩達7.3億隻。

但2月11日,湖北衛健委的官方微信公眾號「健康湖北」發文稱,武漢一線醫護物資仍然告急。在此文中,武漢同濟、協和、中南等二十多家醫院再度發出求助信息,求助物資即包括醫用防護服、防護口罩等。

二、2月中旬至下旬數據的對比

2月13日,工信部消費品工業司副司長曹學軍也稱,最緊缺的仍是醫用防護服。

而工信部2月20日才公布數據稱,截至19日,已累計向湖北運抵醫用防護服151.2萬件。但這些均來自國內企業的生產。

另據新華網報導,湖北省防控指揮部2月18日通報,截至17日12時,該省累計接收社會捐贈的醫用防護服68.88萬套,醫用(外科)等口罩類2450.3萬個。

儘管此時湖北獲得的醫用防護服總量比起2月初有了大幅增長,但與進口的741萬件相比,差距仍然懸殊。而據湖北省防控指揮部公布的信息,醫用防護服、防護口罩等仍是最急需的物資。

央廣網報導,據海關總署統計,1月24日至2月24日,全國海關共驗放防控物資20.2億件入境,其中防護服1862萬件,口罩16.3億隻。

據工信部公布的信息,截至2月24日,協調運到湖北的醫用防護服已達257.9萬件。

工信部黨組於《求是》雜誌撰文稱,截至2月25日,醫療物資保障組累計向湖北省供應醫用防護服達到283.64萬件。

儘管工信部發放給湖北的醫用防護服有了更大幅的增長,但同期湖北獲得的防護服總量與海關總署公布的進口數據相比,差距更加懸殊。

雖然工信部稱湖北一線醫護人員所需的重點醫療物資此時已基本得到保障,但據央廣網3月2日報導,江蘇弘陽集團通過僑商華人集團在澳洲採購的1萬套醫用防護服,於1日運抵湖北,支援孝感、鄂州、漢陽等地的抗疫工作。報導引述華人集團董事局主席鄺遠平的話說,孝感防疫一線的醫療物資依然十分短缺。

進口物資大多去向成謎

人們不禁要問:進口的大批抗疫物資都去了哪裡呢?

據中國海關總署公布的數據,1月24日至2月11日驗放入境的8.7億件抗疫物資中,僅17.8%屬於捐贈物資,其餘82.2%均以一般貿易方式入境。而官方要求,所有捐贈物資都必須通過紅十字會。這表明,進口的抗疫物資大多都未進入紅十字會等的統計名錄,而是進入了政府採購的「信息黑洞」,去向成謎。

知情人士向端傳媒透露,民間組織更傾向於點對點的捐助,指明受捐助的醫院,辦理定向捐贈手續,過程雖冗雜,但「有跡可循,有證可查」;官方的大筆採購則歸聯防聯控機制進行全國統一調配,而「調配機制公開程度還很不夠」。

大紀元記者訪問了工信部網站,在「工信數據——統計分析數據」的網頁中,並未見到任何與抗疫物資有關的統計。

工信部網站「工信數據——統計分析數據」的網頁中,並未見到任何與抗疫物資有關的統計。(中共工信部網頁截圖)

人們只能不時從官媒的零星報導中,看到關於工信部調配抗疫物資的統計數據。

梳理數筆的海外大額採購後,端傳媒發現,大部分抗疫物資在入境後,去向就再無跡可尋,但指出,可以明確的是,中共在壟斷疫情信息的同時,也幾乎壟斷了物資。

多數進口物資的可能去向

一、扣押、囤積甚至倒賣?

大陸《每日經濟新聞》2月1日報導說,發現武漢市紅十字會一個數百平米的倉庫裡堆集了不少物資,有醫院人士久等卻遲遲領不到物資,4日又報導說,一邊是武漢一線醫院物資緊缺,一邊卻是武漢市紅十字會庫存積壓現象嚴重。

武漢市紅會分發物資不公的問題也被媒體曝光。有報導說,2月1日,一名駕駛政府車輛的男子被發現從該紅會的倉庫中搬走一箱3M口罩,在眾人的質問下才供出是「給領導的」口罩,引發網民極度不滿。網民起底車主,發現該車輛屬於武漢市政府辦公廳。

「黑歷史」重重的紅會,在疫情不斷升級之際,再度因工作不力而飽受詬病。

在輿論的壓力下,2月4日,湖北省紅十字會3名領導被問責,副會長被免職。同日,武漢3名官員因市防疫應急物資儲備倉庫違規發放口罩被問責,武漢統計局副局長被免職。

另據《新京報》2月13日報導,廣州市紀委監委通報,1月28日至2月6日,廣州市疾控中心副主任醫師陳建東因與社會人員黃某某共同倒賣口罩謀利而被查處。

2月13日,身在紐約的中國資深公益人士楊占青,在美國之音《時事大家談》節目的採訪中表示,雖然偶爾會有體制內的糾錯或者說個別這樣的案例被媒體曝光,進入公眾視線,看起來像個案,但其實並非個案,因為中共官員貪腐是個普遍現象,中國缺乏公眾監督的渠道,政府根本不透明,能曝出來的才是個案。

遠在大洋彼岸的美國華人,也發現當地疑似有倒賣捐華物資的現象。大紀元3月31日的報導說,南加華裔反映,當下在多個微信群中,有人在賣無包裝、無檢測標準、無生產日期的散裝口罩,而賣家中就包括早前曾呼籲民衆募捐的南加某地的華美協會。

當初,很多人都將錢捐給了該協會,讓它統一購買物資,再通過天馬物流運回大陸。而該協會購買的口罩被曝光質量極差。協會領導層在群裡說,目前所賣的部分口罩是從大陸購買的。

3月23日,有人在微信上晒出一個對話截圖,顯示了一批貼著「中國加油」的口罩、防護服在美國開賣的帖子,這批物資是由洛杉磯和華盛頓州的湖南同鄉會早前捐贈給中國的。但同鄉會對此表示否認。

二、輸出國門,用於「口罩外交」?

近期,隨著疫情在全球擴散,多國亟需抗疫物資之際,中共又突然來個轉身,四處輸出醫療物資,大玩「口罩外交」,但卻遭遇巨大尷尬。多個國家抱怨,來自中國的口罩和病毒快速測試試劑質量不合標準,從而接連引發退貨潮。

中共此舉的動機也引發歐洲媒體、官員及專家們的廣泛質疑,被認為是別有用心。

法國《世界報》等外媒以及歐盟官員把中共的「口罩外交」形容為有圖謀的「慷慨政治」,批評中共是為了爭奪地緣政治影響力,有乘人之危之嫌。法國官員告誡中共勿將疫情援助用於政治「作秀」。

外界質疑,當初中共從全球搜刮來的抗疫物資,如今是否又被其用於這種政治圖謀?中共是否早已胸有成竹地策劃好了這一切?

中共當局宣稱已經控制住了疫情。這似乎可以為中共輸出醫療物資提供合理解釋。然而,中共公布的疫情數字再度引發外界的嚴重質疑。

儘管目前美國疫情非常嚴重,但香港獨立評論人吳俊偉向大紀元表示,中美兩國的疫情無任何可比性,原因在於美國所有案例都會在第一時間公開,而中共的所有數字都嚴重造假。事實上,中國的實際疫情嚴重程度,很可能是美國的幾十倍。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上海男殺妻藏屍冰櫃逾百日 凶手受死刑
【一線採訪】22名中國留學生歸國受阻
牡丹江市委書記易人 疑與疫情加重有關
【靖遠快評】美國騷亂:中共輸出革命借船出海
最熱視頻
【直播】白宮簡報會:抗議持續 暴力緩解
【珍言真語】從六四倖存 林洋鋐為反送中辯護
【有冇搞錯】網傳李克強檢討信 習李之爭表面化
【胡乃文開講】牙不好原因在腎?中醫2招保養 牙齒不鬆動
【新聞看點】美警港警六大不同 中共趁亂大外宣
【思想領袖】中共屢用藥品短缺威脅美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