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曾焯文:天下圍攻 要求中共賠償

人氣 3962

【大紀元2020年04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黃采文、梁珍香港報導)中共肺炎(又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延燒全球,防疫抗疫的種種措施已在美歐引發失業潮,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4月3日表示,疫情大流行已導致全球經濟活動停滯,並使全球陷入衰退,這將比10年前的全球金融危機「嚴重得多」。IMF正在與世銀及世衛組織共同呼籲,要求北京當局和其他官方雙邊債權人暫停讓最貧窮國家償債至少一年,直到疫情消退。

香港時事評論員曾焯文博士接受《珍言真語》節目主持人梁珍專訪時表示,中共散播病毒令全球受害,各國死傷慘重、經濟遭受巨大衝擊,全球經濟大蕭條恐再現之際,還有消息指中共正趁機在拚命收購美國、歐洲大公司、股票等,妄圖等挨過這場瘟疫之後,統治全世界。「所以現在全球有可能會發起天下圍攻,就好像100年前庚子賠款那樣,要求中共負責。這個是很需要的,當然中共是不會賠款的,怎樣制裁呢?一是出兵,或者最起碼各國一起加中國的關稅,加到四成或十成,還有欠中國的國債不用還了。總之要它負責!要麼賠錢,要麼割地。」

歷史如明鏡,人應從中吸取正面教訓。借鑑1918年、1919年的西班牙病毒大流行,曾焯文認為從中可學到三點:第一,要保持資訊的透明,中共掩蓋真正的疫情數字,危害深重;第二,要封城、封關,美國當年很多封了關的城市和州,死傷的數字最少、(人民)最安全;最後一點,就要預備後果。做好應對瘟疫、經濟、人命和衛生的準備。

以下是訪談內容整理。

記者:由於疫情的關係,全球金融(市場)都開始下跌得很厲害,未來的貨幣走勢會怎樣呢?

曾焯文:沒錯,過去一個星期美國聯邦儲備局每一秒鐘印了一百萬美金,過去一個星期美國已經印了5860億美元的貨幣。這樣印下去會有什麼後果呢?大家都很擔心。

3月27日川普總統宣布了2萬億美元的援助計劃,援助受疫症災情影響的國民與機構,川普說,這個「潛在的6萬億美元」緊急救濟法案將刺激美國經濟快速反彈。6萬億美元怎樣分配呢?4萬億美元用來做貸款,貸款給一些有需要的機構、企業、財團、銀行等等。2萬億美元援助貧民或者平民或者病患者之類。人類有史以來沒有印過這麼多美金的。

美國聯邦儲備局明尼阿波利斯(Minneapolis)的主席尼爾·卡斯卡利(Neel Kashkari)3月23日於電視上說:「聯邦儲備局的天職是印鈔票」,主持人問他最多可以印多少呢?他說是無限量。無限量印鈔票是很恐怖的,結果會怎麼樣呢?恐怕會變成像1923年德國的威瑪共和國(德意志國,Deutsches Reich)。1921到1923年德國就經歷超級通脹,1923年一美元可兌換500萬億馬克,是很恐怖的。那時候馬克就變了牆紙,像現在委內瑞拉要拿一疊鈔票去市場買不了一棵菜,這樣的情況。後來德國怎樣渡過那個難關呢?就是美國大量貸款給德國,幫威瑪共和國渡過難關。

瘟疫加劇全球經濟蕭條 危機源於政府干預市場

曾焯文:但是到1929年,美國本身經歷經濟大蕭條,全球都經歷經濟大蕭條,美國也自顧不暇,自身難保,沒有辦法再借錢給德國,結果德國的經濟再次崩潰。於是希特勒就乘機上台奪取政權,其實他也經過選舉,他就說要保護國民,去侵略其它國家,也找些代罪羔羊,像屠殺猶太人,正如中共在過去9個月以來的「時代革命」中,專門找香港人開刀,當我們是「港英餘孽、亂臣賊子」之類。

1929年的經濟大蕭條比較現在這個經濟危機,可能現在這個經濟危機更加恐怖,因為更加無限量地印鈔票。1929年正處於通縮時期,而現在也是通縮,現在美元仍然是最強勁的,但是通縮過後,按照現在的環境,通縮過後就會變成通脹。剛才所說的超級通脹,因為全球的經濟大蕭條幾十年來已經有這個趨勢,不是由現在這個瘟疫開始的,現在這個瘟疫好像是催生了、觸發了,像駱駝背上最後的一條稻草而已。

過去幾十年甚至可以追溯到1933年經濟大蕭條。1933年美國奉行凱恩斯的經濟哲學,凱恩斯經濟哲學是認為政府要干預市場,要大量注資入市場救市,政府也要大量興建基建工程來製造就業機會,刺激消費和減息,不斷減息,讓大中小企業可以做生意。由1933年開始美國的美元已經與黃金脫鉤,那時候是羅斯福總統下令的。原本美元是與黃金掛鉤的,就是以黃金做抵押,有支持。那時候為了應付經濟大蕭條,就開始與黃金脫鉤,脫鉤了就可以拚命印鈔票、拚命注資,一直到現在都在做這件事。

到1971年尼克遜總統下令外國政府不可以在美國用美元換取黃金,進一步脫鉤,變成不是自由經濟。自由經濟的一代宗師海耶克認為政府不應該干預市場,儘量讓它自由浮動,最小干預為之最佳。

記者:如果美金出現危險的時候,港幣與美金因聯繫匯率的關係,港幣能否守得住?

曾焯文:這個就很難講了。以下不是專業金融意見,不是建議投不投資某一樣東西,不過如果穩妥起見,我個人意見,建議你需要有一筆現金在手,應付未來半年的瘟疫(中共病毒)情況,另外有餘錢可分別投資在黃金和白銀上。

散播假消息又趁機收購歐美股票 天下圍攻要求中共賠償

記者:現在全球的金融市場受損,幾乎處於停擺的狀態。如班農(Steve Bannon)說病毒源頭是中共,他們要找中共作賠償。當許多國家找中共索償的時候,未來的趨勢會怎樣?

曾焯文:美國有位保守派,即是共和黨的律師叫萊曼(Larry Klayman)已經發起訴訟,控告中共散布病毒、傳播假消息,令美國人傷亡慘重和財產損失,要求中共賠償2萬億美元。他說,美國軍方情報局已經掌握了確實的證據證明中共散播病毒。

另外,英國保守黨前黨魁施志安(Iain Duncan Smith)也說過了這個瘟疫之後,要找中共算帳。有一位叫彼得·羅夫(Peter Rough)的政論家,他是美國哈德遜研究中心的研究員,他最近在《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這本外國雜誌上發表文章說「China cannot be allowed to win」,即是說這次瘟疫不能給中共贏,因為如果中共贏了就要出大事了。

現在中共在不斷散發假消息,比如說武漢肺炎病毒(中共病毒)是美國軍人在武漢舉辦的世界軍人運動會上散播出來的,他們有個片子,有一個白人搭地鐵時摸著自己的口鼻,然後不斷摸地鐵的設施,但已經給人揭露出來,大紀元也有報導,那個片子不是在中國拍的,是在比利時布魯塞爾拍的。中國不斷散發假消息、散播病毒令全球受害、各國死傷慘重,如果中共經過這次瘟疫死不了的話,中共不亡的話就有大問題了。因為現在有消息說中共正在拚命收購美國、歐洲大公司、股票等各樣東西,如果它挨過這場瘟疫,就可能統治全世界。

所以現在全球有可能會發起天下圍攻,就好像100年前庚子賠款那樣,要求中共賠錢。這個是很需要的,當然中共是不會賠款的,怎樣制裁呢?一是出兵,或者最起碼各國一起加中國的關稅,加到四成或十成,還有欠中國的國債不用還了。總之要它負責,要麼賠錢,要麼割地。

現在中共除了散發假消息,還在挑撥歐美各國的關係,比如現在美國有些「左膠」(不現實的左翼分子)竟然相信病毒與中共沒關係,是美國搞的;歐洲也有「左膠」這樣想。我問過一些意大利人,他們竟然也有這個想法。它們(中共)的反宣傳相當成功,也相當恐怖。

中共高價回售物資給歐洲 小國需清醒拒被收買

記者:你覺得這個時候,全球是否都要反思共產主義的起源和它的終極目的是什麼?

曾焯文:現在中共送很多所謂的物資,其實它是收錢的,它運了很多物資去歐洲各國,收買他們,包括荷蘭、意大利、希臘等等,甚至塞爾維亞,這些都是一路一帶的國家。

其實他們之前去了歐美國家把那些醫療物品,如口罩、眼罩或者是呼吸機搶購一空,然後再賣回給他們,說是中共在救全世界,還要多謝它(中共)。可能有一些歐洲小國,很窮的小國可能真的會上當的。比如意大利現在已經是(中共病毒)重災區了,意大利的收入主要是靠旅遊觀光,(以前)他們保育好那些古代的文物,如羅馬鬥獸場等,坐在那裡便可收錢,但現在沒有遊客,糟了;另外因為意大利依靠時裝出口賺錢,現在工廠都停工了,他們全國的收入越來越少,GDP越來越低,是非常悲慘的。他們怎麼樣才能應付好這一場疫情呢?可能最終會成功被中共收買,也都說不定。希望他們覺醒一點吧。

共產主義是一種社會主義 百年來沒有成功過

記者問:為什麼共產主義走到今天這一步,在人類社會中會扮演著這個角色,怎麼看共產主義制度?它的本質是什麼?

曾焯文:其實共產主義也是一種社會主義,不過他們所謂的共產就是共了你的產,就是它自己在那裡享福,就是這樣。共產主義在過去100年以來在無數個國家試驗過,沒有一個成功過的,由亞洲的越南、柬埔寨、中國,一直到歐洲的蘇聯,東歐各國,如波蘭、捷克、愛沙尼亞,南美洲的委內端拉等等,其實沒有一個成功過的,全都弄得焦頭爛額、損失慘重。

當然美國那些「左膠」說,「不是這樣的,其實北歐各國正在實行的是社會主義,都很成功的,那些國家的國民福利很好。」但是北歐的那些(國家)比如說芬蘭,或是瑞典、丹麥,他們各國都否認了,他們說「我們實行的不是你們所講的社會主義,不要冤枉我們!」

參考1918西班牙流感 資訊透明和封城最有效

記者問:人類應該做一些什麼反思?

曾焯文:我們可以對照1918年西班牙流感,看看我們今天可以學到一點什麼?或者參照一下那次的經驗,來解決今天的危機,這個瘟疫的問題。

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其實是冤枉了西班牙的,因為當年那個病毒不是從西班牙那裡來的,根據加拿大的歷史權威馬克·漢弗萊斯(Mark Humphries),據他考證,這個病毒應該叫中國病毒,那是還沒有中共。為什麼這麼說呢?當年中國運輸了9萬6000個勞工,經過加拿大去到英國、法國那些戰場幫忙,然後就將這個病毒從中國傳過到加拿大和歐洲各個國家。

講回這個西班牙流感,馬克·漢弗萊斯說當時最大的問題就是隱瞞疫情,當年不是中國隱瞞疫情,是英國和法國。因為那時候正在打第一次世界大戰,所以大家都不知道,不想讓別人知道自己的國家有多虛弱,被那些病毒害得多慘,所以都隱瞞那個疫情。唯有西班牙沒有參加戰爭,所以他的數字就最真實、最透明;結果他就被冤枉了,變成了西班牙病毒,所以西班牙是很無辜的。

我們從1918年、1919年的西班牙病毒學到什麼?第一,要保持資訊的透明,不要像中共這樣掩蓋著真正的疫情數字;第二,就是containment,就是說要封城、封關。當年有人考據過美國有很多的州,很多的城市,如果封了關的城市和州,死傷的數字就最少、(人民)最安全。這是有據可查的。最後一點,就要預備後果。就是說瘟疫、經濟、人命和衛生的後果,比如經濟會進入大蕭條,要怎樣去應付?怎麼樣去挽救這個市場?還有一點就是要去照顧那些在污染環境下、貧民窟裡生活的平民,要去照顧那些人的生死、福利,就算瘟疫過去了,也都要小心監護好那些嬰兒,留意在瘟疫期間(出生的)嬰兒,他們的身體會不會變弱,或者有什麼缺陷之類的。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珍言真語】何俊仁:中共禍害世界 人民要覺醒
【珍言真語】潘東凱:敲響中共喪鐘 英澳美聯手與中共脫軌
【珍言真語】桑普:切割中共 世界形成民主陣營
【珍言真語】鄺士山:疫情是警訊 地球正在養生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怒斥中領館的議長:中共非中國
【新聞第一現場】一國兩制終結 香港浴血反抗
【現場視頻】廣西百色降暴雨 那坡縣遭遇洪災
【直播回放】5.25疫情追蹤:香港抗議國安法
【直播】川普總統參加陣亡將士紀念日儀式
【現場視頻】鞍鋼冷軋廠突發大火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