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疫情如何傳入舊金山灣區 基因圖譜分析揭密

運載有3500名乘客與船員的至尊公主號郵輪(Grand Princess)週一(3月9日)中午抵達北加州奧克蘭港(Oakland)。屬於公主郵輪公司(Princess Cruises)的「至尊公主號」。(Shutterstock)
人氣: 138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0年04月06日訊】(大紀元記者周鳳臨綜合報導)最初發源於武漢的中共病毒武漢肺炎,COVID-19),由於中共政權的欺瞞、謊報,已經傳遍全世界。從舊金山灣區的角度來說,病毒是通過何種途徑傳入的,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UCSF)病毒基因圖譜分析揭示,什麼途徑都有。

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的此項研究顯示,病毒並非是由單一途徑侵入灣區,故也無法確定所謂的0號病人。目前加州已有超過1萬人感染中共病毒,有近250人死於這種致命的疾病。

不同渠道將中共病毒帶入灣區

根據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的基因圖譜分析,在今年2月到3月初,疫情開始發生之際,至少有8個病毒毒株傳入舊金山灣區,這就意味著,在疫情爆發初期,有多個相互獨立的渠道,將這種病原體帶入灣區。

領導此項研究的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實驗藥理學教授查爾斯‧邱(Charles Chiu)表示,到現在,毋庸置疑地,已經產生了許許多多的病毒變種。邱教授表示,比較來自灣區9縣的病毒基因組,就像是看到不同來源的多個火種進入加州,引發了一系列的多個大火一般。

這一研究的發現,對於加州的公共衛生政策,將產生潛在影響,該研究揭示,在過去數月,即使在實施「居家防疫」令以延緩病毒傳播之際,由於舊金山灣區對外往來甚密,這相當於灣區一直處於危險之中,因為新的毒株隨時有可能被進入灣區的人帶入。

研究得出的結論是:如果病毒繼續跨越邊界,那麼,停止一切非居民的國內旅遊、遠距離的國際旅遊,恐將成為阻止病毒輸入到加州所必須採取的步驟。

邱教授表示,可以確定的一點是,病毒並非以單一途徑入侵灣區的。這項研究有多所大學、縣衛生局,以及美國疾病控制及預防中心(U.S.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參與。

與人一樣,病毒毒株也呈現出多樣性的特點,並不是單一的毒株在人與人之間傳染擴散,而是有多個來源,研究顯示,來到舊金山灣區的病毒毒株,有從歐洲來的,也有與紐約的商業會議有關的,當然也有直接從病毒源頭中國境內來的,其中有許多毒株與華盛頓州(Washington)的病毒有關,華盛頓州的病例,被認為是美國本土的第一個案例,此外,也有從郵輪傳入的。

即使同一個地點,如聖塔克拉拉縣(Santa Clara County)一個未被透露的大型建築內,3名感染了中共病毒的員工,基因分析顯示有不同的特徵,而這3名患者不屬於同一家公司,在該建築的不同位置上班,彼此間亦無社交接觸。

自從這些發現之後,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的這一研究,開始擴展和深入,最終落在了探究聖塔克拉拉縣120個早期病例之間的聯繫之上。

有的病毒種子像野火般爆發

這些病原體,是隨著人的旅行,國際、州際旅行,乘坐郵輪、飛機,並隨著轎車四處擴散開來。

在灣區的家中、工作場所、社交場合,幾個早期的病毒毒株,有的未等擴散,就因為縣公共衛生官員的及時隔離而滅絕。典型的一個例子是,聖貝尼托(San Benito)的一隊夫婦,從中國旅遊將病毒帶回,但由於及早隔離,病毒僅侷限在他們的家中。另外一個索拉諾(Solano)縣的病例,也僅僅感染了幾個醫護人員。

而其它的毒株就不一樣了,它們四處傳染,持續至今未歇。

傳染學家們認為,該實驗室的發現,符合灣區與世界其它地方不可分的密切聯繫。

病毒毒株幾乎同時全面進入舊金山灣區,這可能是灣區疫情爆發之初,病例快速增加的根本原因。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UC Berkeley)傳染疾病及免疫學臨床名譽教授約翰‧施瓦茲伯格(John Swartzberg)表示,這一研究讓學界開始理解到,每一次毒株的引入,如何變成了一個個「熱點」(hot spot)。

施瓦茲伯格表示,其中一些熱點悶在那兒,一些開始傳開了,有一些導致疫情像野火般爆發。

限制州際旅遊 有著積極意義

其它地方,如紐約市、康乃狄格(Connecticut)州、華盛頓州和其它病毒肆虐的州,也在進行類似的研究。紐約與加州的情況類似,也經歷了來自全球的多個毒株的引入。

華盛頓州的毒株,可以一直直接追溯到中國國內,這是華盛頓大學(University of Washington)弗雷德哈金森癌症研究中心(Fred Hutchinson Cancer Research Center)副教授貝德福德(Trevor Bedford)研究認為的。

康乃狄格州的毒株,與華盛頓州的幾乎相同,目前是如何傳入的,謎底尚未揭開。

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的研究,幾乎是對2月底到3月初的兩三個星期內,舊金山灣區疫情的一個縮影,這段時間加州超過50%的確診病例,是旅遊所帶來的輸入型病例。

在對北加州29個病例的研究中,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的研究團隊,將幾乎相同的毒株,分組成為一個簇,每一個簇的病毒毒株,在現實中能夠找到彼此的聯繫。

這些被此項研究揭示的聯繫,包括聖馬刁(San Mateo)縣的一對夫妻,是在中國國內某個地方被感染的;一名舊金山人在紐約參加一個商業會議時,被來自歐洲的與會者所感染;索拉諾縣的一位居民,是由聖塔克拉拉縣一位居民傳染的,而聖縣這位居民繼續傳染了2位索拉諾縣的醫護人員;另有一名聖馬刁縣居民是到瑞士旅遊被傳染的。

9位在至尊公主號(Grand Princess)郵輪上被感染的乘客,其毒株與華盛頓州首例患者的毒株幾乎一模一樣。假定郵輪上感染是上一次郵輪造成的,那麼這一毒株隨著乘客回到舊金山、索諾瑪、聖塔克拉拉及其它縣,繼續造成社區傳染。

邱教授認為,UCSF的研究指出一點,即限制州際旅遊,對於避免那些尚未立足的毒株不侵入,有著積極的意義,尤其是現在還沒有全國實施「居家防疫」政策的時候。

但邱教授同時表示,更嚴格的旅遊禁令,必須是在考慮到其對經濟、對社會的巨大衝擊之後,才能做出的決定。

「如果這麼持續地讓更多火苗進入的話,是無法擋住病毒進入的缺口的。」邱教授說:「目前仍然有航班往返紐約、芝加哥和歐洲,由於來往人流巨大,根本沒辦法檢測所有來往的旅客。」◇

(此文發表於1285A期舊金山灣區新聞版)

關注我們facebook主頁,及時獲得更多資訊,請點這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