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敏:中共定向降準難奏效 疫情重災戶群起求償

【大紀元2020年04月07日訊】中共央行4月3日宣布,定向降准1個百分點,分兩次實施到位,共釋放長期資金約4000億元。

這次降准已是中共央行今年以來的第三次降准,也是第二次定向降準。而本次定向降准目標對象,是在銀行體系中家數占比為99%的4000家中小銀行,而這些中小金融機構的主要客戶群是中小微企業,也就是本次疫情衝擊經濟的重災戶。

關於中心銀行,先從一則值得注意的新聞說起。4月1日,港股上市的甘肅銀行一天跌成仙股(股價收於0.65港元,跌幅高達43.48%)。甘肅銀行是日股價重挫,質押爆倉雖是導火索,根源卻在資產品質惡化。

甘肅銀行年度財報顯示,2019年甘肅銀行淨利潤驟降了85%。甘肅銀行2018年H股市值300億港元,目前僅剩68億港元。甘肅銀行H股市值2年多縮水近8成的背後,是香港股市的內地中小銀行股正逐漸被邊緣化的現實,其背後原因又是內地中小銀行股的不良率惡化。可以說,甘肅銀行是H股中小銀行的典型縮影,也是中國中小金融機構(無論上市與否)的普遍畫像。

2019年經濟未遭疫情衝擊,中小銀行壞帳率不是這次疫情一蹴可幾。根據中共央行2019年發布的金融穩定報告,對銀行的壓力測試結果,在GDP增速小於4.1%的情況下,大銀行的流動性超過一半未通過測試。同時,4千多家中小金融機構當中,被列為「高風險」的占比13.5%,同比攀升3.5個百分點之多。

今年疫情衝擊之下,各界分析中國GDP的增速預計,已經遠小於去年4.1%最差的情況,也就是今年大銀行都如履薄冰,中小銀行就更週轉不靈了,甚至可能比中小企業還難過。如果不調降準備金,這些中小銀行首先面臨崩潰,引發金融危機。但放水4000億元,平均每家中小銀行不過獲約1億元,對這些中小銀行本身來講都是杯水車薪,也就直接影響了對中小微企業的放貸意願。

其實,現在經濟面臨的關鍵問題,還不在於資金,而是沒有訂單。代表性例子紡織企業上中下游,國內延遲復工復產的第一波壓力未平,又迎來了國外疫情延燒外銷訂單推遲甚至取消的第二波壓力。公開信息顯示,隨著全球疫情進一步嚴峻,國外相關訂單消失8成,多省多地紡織廠無單可做,啟動無截止日休假模式,同時鼓勵員工主動辭職。與此同時,各地相關商戶頻傳遊行維權求紓困。

大紀元新聞網一線採訪《株洲老闆:沒消費沒訂單招工難》報導,在株洲服裝批發大市場門外,大批民眾舉著標語高喊「維權免租,減租半年」,這堪稱中國大陸紡織企業──製造和零售業大受疫情影響的真實寫照。

在這新聞底下的一則留言,反映現況是中國西北最大的服裝批發集散地──西安康復路商戶,全部面臨倒閉,可憐的集體吶喊:「今年目標,國家賠。」

貨幣再寬鬆,無助於企業訂單需求。全國中小企業是這次疫情的重災戶,而疫災之罪在中共,疫情之初,為了兩會維穩,封殺吹哨人,封鎖疫情,欺騙全國可防可控;人傳人疫情失控時,不得不防疫封路封城,國內經濟大停擺。病毒又向國外傳播,拖累外銷生意。現在疫情對各行各業的中小企業的影響,才剛剛開始而已。西安康復路批發市場商戶的訴求很正確,是應該集體向中共政府求償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分析:中共央行突降準背後的經濟含義
展望2020大陸經濟:「三駕馬車」全癱
大陸中小企業內外交困 中共將巨資投向基建
中共對中小銀行定向降準 釋放4000億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美政府應在大學保障言論自由
【現場視頻】成都一男子持刀被警開槍擊傷
【直播回放】4.6疫情追蹤:歐洲疫情現緩和跡象
【直播】4.6紐約州疫情發布會 確診逾13萬
【紀元播報】楊寧:替中共撇罪 美國病毒獵手確診
【現場音頻】援鄂醫療隊:武漢比之前更危險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