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清明引(279) 眾生劫-問鼎劍道5

作者:云簡
在夕陽下習劍之人。(shutterstock)
  人氣: 255
【字號】    
   標籤: tags: , ,

第八章 問鼎劍道(5)

曾經滄海映明月,浩光萬里照桑田。浮生塵夢銷千載,今朝始覺是他鄉。

沈太常四處尋仙訪道,以登歸途,無一結果。廟中無真佛,觀中無真道。所剩者,只有貪酒好色之人;只有追名逐利之人;只有為赤衣黨奮鬥終身之人——身披袈裟道袍,壞亂曾經神聖之廟宇殿堂。烏煙瘴氣,人聲嘈雜,腌臢銅臭,惡業滾滾。

乘舟南下,穿越紅場,突然發現一地,山清水秀,人傑地靈。

棄舟登山,雲煙繚繞,曲徑通幽,淨台仙蹤。

抬眼一望,山門之上,四個鎏金大字:「翰林天下。」趨步登門,立時有一個書生打扮之人,迎上前來:「家師久侯,請先生移步蘭軒。」

「多謝。」沈太常隨其人上山。

雲階霧漫,登臨古意。

「好久不見,未知老友悉心,建此一處仙境佳苑。」景陽道,「吾觀亭台樓閣,宮宇陳設,頗具古意。」

稽世予拱手道:「不過搶救經典,傳承正統,或有一日,後人祭祖,尚有一處,可以尋根。」

「老友此舉,功在千秋。」景陽道。

便在此時,又有二人入內:「周院使,屈大學士。這位景陽老兄,可還記得?」稽世予道。

「久仰久仰。」周津霖,屈晨銘拱手,景陽回禮,四人落座。

付陵悅領了沈太常入內:「夫子,貴客帶到。」說罷,退去烹茶。

周津霖拱手道:「太常藥師,久聞大名。」

「幸會,幸會。」五人拱手致意。

稽世予道:「此番邀請二位來此,乃是吾有一物,十年尤未可解,請諸位幫助參詳。」

「那還等甚,快些拿出來吧。」屈晨銘道。

「好。」稽世予走近八仙桌,掀開簾布,現出一只圓球,徑直十寸,晶瑩通透,隱隱泛著微光:「這一顆龍珠,乃是雪國守護神龍之物,交予吾保管,以解開雪國之謎。」

「雪國?」沈太常、景陽異口同聲。

屈晨銘道:「二位知曉,世間有此一國?」

景陽道:「如今為禍中原之玄沙,在徹底玄化之前,便是雪國。」

「噢?」屈晨銘捋著鬍子:「這一顆龍珠,必然有重大干涉。但是,又該如何才能打開呢?」

「誒,不急。」景陽道,「既然有關雪國與中原,吾等先將各自知曉,略述一二,如何?」

「也好。」沈太常道,「既然此事關涉重大,吾也知無不言。」唯一沉吟,將深山遇見絕鳴之事,並雪國侯門歷史,講述一番。

周津霖捋著鬍子,皺著眉頭,道:「這緣何埋下去的人,便能沒有了。」

稽世予道:「景陽先生修仙有術,想必知曉。」

「好友謬讚。」景陽道,「此為道家羽化之術,又稱蛻解。」轉向沈太常,道:「藥師可曾發現諸如竹竿、鞋子之物?」

沈太常一驚,道:「是有一隻草鞋。」不禁拱手道:「先生所言不錯。」

景陽笑道:「這便是那障眼法。」忽地一愣,一動不動。

「先生?」沈太常見其無語凝神,伸手探問,豈不料觸身之間,身形虛化,變作一灘茶水,散落於地:「啊?怎會如此?」眾人大驚。

忽地聽聞笑聲:「山人在此。」眾人望去,廊柱之後走出一人,正是景陽。

「先生真乃神人也。」沈太常道,稽世予等三人亦嘖嘖稱奇。

景陽緩搖羽扇,走至殿中:「不過雕蟲小術,比起修行大道,相差甚遠。吾這裡也有一首詩,請諸位幫忙參詳。」說罷,臨空寫詩,殿內登時金光燦耀。

四人閱畢,仔細思量,不解其意。

景陽飲了口茶,道:「天地清明,盛世再開。這首詩,正是預言五弦現世,祛除毒患。」

「果真有此八個字。」屈晨銘道。

「預言?」沈太常沉眉細思,道:「夜氏一族,亦曾有『九劍斬禍』的預言流傳。」話音未落,忽聽一聲朗笑:「景陽先生,為何發笑。」稽世予道。

景陽道:「吾笑,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既有侯門變異,人心魔變。又有九劍斬禍,天地清明。」羽扇指著桌上龍珠:「就不知這龍珠之內,所藏何種祕密?」

稽世予道:「吾苦思冥想十年,不得結果。日前突然回憶起來一事,遂請景陽先生前來。」

「何事?」周津霖道。

稽世予道:「天降神龍之時,不飲不食。吾曾突發奇想,《滿庭芳》 既然能感得百花盛妍,想必也能與神獸溝通。於是當即撫琴一曲,神龍不僅有了回應,而且言聞此曲,感到親切。於是乎,吾再撫琴於龍珠,但是卻無聲息。只好請來作曲之人,景陽先生親自彈奏,希冀有所響應。不知,先生可願賜教?」

「吾輩之願。」景陽道,落座展琴,雲紋游龍,四弦熠熠,看得眾人目不轉睛。

音如洪鐘,聲若雷鳴。充懷入耳,卻如畫卷一般:清泉流淌,風行山谷,晴空碧雲,錦繡江山……

一曲已畢,眾人聞之如醉。

景陽收琴,便在此時,龍珠閃耀,珠光滿閣,一道光柱,自內而出,直衝霄漢。光柱但如摺扇,四方鋪展開來,銀幕環繞八方,五人驚奇之間,歎為觀止:

曠宇深處,混沌初開,天地成形,萬物生長。銀色柔光灑滿天地,冰原上開滿凌霄花,晶瑩通透,冰玉無瑕。雪國仙子,長袖善舞,凜香扶搖,羽衣過處,水珠凝結冰凌,一個一個,自空中落下,觸地之刻,生化出一個一個小人;瑩梅香瓣,飄散虛空,化作江河瀑布,流雲山岫。

晶日初升,大地開始繁忙,冰原上的小人們,蓋房建屋,播種收割。日復一日,雪國子民按照仙子所傳技藝、文化,創造出一個一個燦爛文明。

雪國冰庭旁,仙子遺然獨立,低眉俯瞰大地,慈眉暖笑,善目憫悲。年復一年,日行久遠。仙子化作石像,日以繼夜,看護著雪國眾生。

雪國子民在神之照耀下,過著太平盛世,未知過了多久。一日,天邊飄來一塊烏雲,陰暗無比。風沙遍地,赤霧滾滾。遠方征塵漫漫,雪國身受強敵蹂躪,子民橫遭荼毒。雪王帶領人民,朝拜仙子,以期獲得力量,克敵制勝。

日復一日,雪國非但沒有取勝,反而被強敵占領。曾經繁華的國度,失去了歡聲笑語,只有終夜哭泣。雪王匍匐於石像腳下,懇求護佑,然則冰庭還是被敵軍攻破。雪王氣急敗壞,用惡毒之言語,詛咒雪國仙子。便在此時,黑雲猙獰狂笑,鑽入雪王心中。

蒞日,雪王帶領臣民,無視石像留下的眼淚,推之倒地,又以鐮刀斧頭,劈砍作沙礫。霎時之間,雪國一夜玄化,陷入漫漫黑霾,不見天日。

銀幕八方收起,光柱再現,復歸龍珠之內。

「這……便是雪國真正之歷史……」沈太常道,「然則,為何雪國罹難之時,雪國之神,袖手旁觀?」

景陽嘆了口氣,指著庭中落花枯萎,道:「時間之流逝,生命之衰敗,人心之壞亂,罪業之積攢,又有誰能可力挽狂瀾?」

周津霖捋著鬍鬚,皺眉道:「老夫尚有一事不解。緣何《滿庭芳》 一曲,能可解玄毒、心毒?」

「古人云,樂者,藥也。」稽世予道,「大概便是如此罷。」

沈太常道:「藥者醫理,扶正祛邪,大抵同理。」

周津霖不解,續道:「此言不錯,然則古今不曾聞,樂音能有如此奇效,遠勝醫藥數倍?」

景陽搖了搖首,道:「吾亦參詳不透。」取出一本書冊,道:「此為《滿庭芳》 之心法,可供參閱。」

「多謝。」周津霖道。

「告辭。」景陽拱手作別。

「先生保重!」四人作別,送至山門。

景陽轉身行至山下,正欲登船,忽見沈太常匆匆而來:「請先生教吾修仙之道。」說罷,雙膝跪地。

「請起。」景陽扶起沈太常,道:「先生為何想要修道?」

沈太常道:「不想人世渾噩,想登仙途,從此解脫輪迴之苦。」

「呵。」景陽道,「既然志同道合,請隨吾來。」

二人一路,乘舟爬山,到得一處村莊,景陽道:「此處名作無極村,先生且在此小住幾日。」說罷,轉身欲走。

沈太常道:「先生何時教吾修道之法?」

景陽回身一笑,道:「先生若閒來無事,也便學此心法,或有所悟。」說罷,轉身離開。沈太常欲追,卻見景陽於峰迴路轉間,消失不見。(本章完,全文待續)

點閱【天地清明引】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楊麗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Heaven
    這個組織進不得,它沒有一點人性,非常殘酷無情,很多人都豎著進來,橫著出去。我們參加進來,今後是被敵人殺死還是被自己人害死是個未知數,因此後悔莫及。
  • Heaven
    以後世人才知道,殺人放火搶劫活埋船工的,原來是經過改頭換面偽裝成土匪游擊隊的共產黨武工隊。
  • Heaven
    這次開辦的江南集訓班目的是派更多的共產黨人潛入江南發動群眾,為推翻國民黨政權作準備,所以只學習二個月便結束,立即把他們派到江南,坑害江南眾生。
  • 現在形勢不同了,階級鬥爭辦法不能用了,所以改用民族仇恨辦法,發展武裝擴大地盤,現在我們的口號是,日本不侵略,我黨怎發展,日寇不掃蕩,我軍無兵源。中央的抗日政策很明確,就是一分抗日,二分應付,七分宣傳,十分準備奪取政權。
  • 西北角黑鴉鴉的烏雲預示暴風雨要來臨,趕回南岸可避暴風雨的襲擊,船在湖中遇上暴風雨太危險了,十有九死...
  • 春夏秋冬四季的花應有盡有,陣陣花香美不勝收,使人陶醉。花開過不久,宅前宅後的桃李梅杏棗柿等樹就結出各種鮮美可口的果子,遠處看去好像掛在門前後院裡滿天的大小燈籠。
  • 共產黨在江西和其他根據地的肅反運動中,被殺害的人不計其數,他們都是被誣陷的好人,都是上當受騙,積極跟著共產黨叛亂造反,為建立共產主義天堂而來的革命者,但卻被共產黨扣上莫須有罪名而殺害。
  • 更可惡的是共產黨還要把他們掃地出門,教唆逼迫民眾用棍棒(翻身棍)打、繩索吊、開水澆、冰水凍、河水淹,以活埋和四馬分屍等極其殘忍的酷刑折磨殺害他們。凡搬不動的土地房屋和傢俱等,就假扮好人,分給窮人。凡能拿走的都進了共產黨的口袋,當作它叛亂謀反的經費,美其名幫助農民翻身。
  • 年初一清早聽不到鑼鼓聲和唱春,看不見舞獅子、打花鼓、遊湖船和晚上的調龍燈。孩子們也無心再聽老鼠做親,在寂靜悲傷憂慮中過年。江南人民真正嚐到了國破家亡做亡國奴的滋味。
  • 家家戶戶的中堂不論是窮是富都掛上了漂亮的詩畫對聯:有掛喜鵲報喜、臘梅迎春,還有掛三星高照,而六十、七十壽星家都掛壽星圖。在中軸畫兩邊,還掛著幾幅長長的紅色吉祥對聯。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