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瘟疫災禍是長眼睛的

父親說這瘟疫災禍是長眼睛的,他說親眼看見的。(Fotolia)

人氣: 258
【字號】    
   標籤: tags: , , ,

文 | 蔡伊

蒙特利爾疫情嚴重,確診感染人數占了加拿大的4分之一,新聞裡看到魁省政府在不斷推出各種措施,禁足在家,保持社交距離啊,但數字還是每天將近1千地增加,讓人憂心。

家裡人很緊張,買菜縮減到一週一次,出一趟門如臨大敵,回來就酒精消毒,換洗衣物。不過聊天的時候,大家也都說,病毒這東西,其實防得了一萬,也難防萬一。

這麼大規模的流行病,要在過去就叫瘟疫。最近和朋友聊天時聽到一個了故事,到有點啟發,記下來和大家分享。以下是她的敘述:

我父親在世的時候,在非典(SARS)流行的那年,一家人坐在一起聊天,從非典聊到瘟疫,之後又聊到蝗災。我父親說,這瘟疫災禍是長眼睛的。我聽了很好奇,問父親怎麼知道災禍有眼,他就講這是他親眼看見的。

那是上世紀40年代初,在我父親的老家發生了蝗災,老家在河南省內黃縣後河鄉,村名叫後河村。那年我父親7、8歲。父親說,蝗蟲那個陣勢啊,走路都碰在臉上,都沒法睜眼睛,密度就那麼大,看不見天日,蝗蟲飛過來的時候,真的是把光線都遮住了。

父親說,凡是蝗蟲飛過的地方,莊稼全成了光桿。正是收割的季節,損失很大,村民們那個哭啊。可是你說奇怪不奇怪,村裡有個大財主,真實姓名記不得了,就他家莊稼沒事兒。

有一天,父親和奶奶出門,走到村口,就看到一大片蝗蟲黑壓壓地飛過來。蝗蟲發出一種很響的聲音,那個聲音的頻率很有意思,像唱歌似的,我父親聽出了音,唱的是 「不吃晃三晃家的莊稼」,我奶奶聽的是這個。父親講的時候,竟然還記得那個調,還用河南話唱給我聽。

據父親說,那個大財主是個大善人,遠近都知道這個人心腸好。有窮人揭不開鍋的時候,向他借糧食。不管誰跟他借,說東家我借糧食,他讓家裡下人拿出一個大斗,給人量。回頭人們打下糧食來還時,他拿出另一個小斗來收。人一看,怎麼還完還有剩下的呢,不對呀。他說,對的對的,借的就是這些。其實他家有2套斗,大的出,小的進。

他往出借的時候,還叮囑下人,不要舀完就倒給人家,一定要晃三晃,抖摟抖摟,裝滿了再借給人。因為這樣斗裡裝的糧食就更多更實沉。

那次蝗災,別人家的莊稼都受到損失了,程度不等,就他家的莊稼完好無損。村民們看到這個情境,再聽到蝗蟲的叫聲,想一想這就是說他嘛,他借人糧食都是晃三晃。那次蝗災以後,十里八鄉都知道「晃三晃」,一提這個名字,人人都知道。

聽父親講這些,我瞪大眼睛問,這麼神奇,真的還是假的?父親說,這是千真萬確的,我親身經歷的,記得很清楚。所以他說瘟疫災禍是長眼睛的。

這裡還有一個讓我驚訝的,在中國從小受的教育都是說地主剝削長工,都是說地主家小鬥出大斗進,父親村裡的財主怎麼倒過來了?!直到後來我讀了《九評共產黨》,才恍然大悟,共產黨顛倒黑白、欺騙全中國老百姓,簡直太邪乎了。萬萬不能信這個邪!

責任編輯:顏永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