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系列連載】進化論是怎樣被判死刑的(四)

作者:張維克(DNA解碼科學與信仰聯盟)

科學家發現,人的意念能改變DNA的狀態,可能影響癌症病情。

科學家發現,人的意念能改變DNA的狀態,可能影響癌症病情。(pixabay)

人氣: 32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20年05月02日訊】

五.誰是歐洲人的祖先?

在尋找祖先方面,進化論者的思想方法和認定北京猿人是中國人的祖先是一樣的,都是從頭蓋骨之類的化石的測量來決定的。

1856年在德國杜塞爾多夫(Dusseldorf)附近的尼安德特河谷(NeanderthalRiver Valley)的一個山洞裡,發現了一具類似人的骨骼化石(包括頭骨和部分體骨),尼安德特人由此命名。以後在歐洲各地,發現了更多同類型的骨骼化石。在很長一段時期,考古學家認定他們是歐洲早期智人的代表,是歐洲人的祖先。

怎樣確定他們的血統呢?以「形體比較」的考古學,在確定血統關係上是不可靠的,不能做出血統關係的準確判斷。與其相反,DNA解碼在這方面有著絕對的優勢。

根據上百萬的歐洲居民和居住在美洲的歐洲移民的DNA樣本測試,他們的父系祖先是M168標記的男人,他們的母系祖先是L3標記的女人,如我們在本系列文章(一)中的分析,他們都是Y染色體亞當和線粒體夏娃的後裔,無一例外。這就使得尋找歐洲人的祖先有了目標。

1. 尼安德特人不是歐洲人的祖先

2000年3月,由英國的格拉斯哥大學(University of Glasgow)等研究機構的科學家們,在自然期刊上發表了題為「北高加索地區尼安德特人的DNA分析」的文章,用線粒體DNA的分析,確定了尼安德特人與現代人沒有關係。

該研究團隊分析了兩組尼安德特人的DNA樣本,一個來自俄國高加索地區的Mezmaiskaya,該樣本經由碳14檢測,確定為2.8萬年前尼安德特人的遺骸;另一個樣本來自德國尼安德特河谷的Feldhofer洞穴。

將這兩個樣本的線粒體DNA序列與人類的劍橋序列相比較,發現有很大的差異,他們的結論是:「系統譜系的分析把德國和高加索兩處的尼安德特人合併為一個支系,他們有別於現代人,表明他們的DNA類型對現代人類的線粒體DNA庫沒有貢獻。」[1]。這就是DNA解碼給出的結論。

那麼,在過去曾經生活在歐洲過的古人或古猿人,他們是什麼類型的人呢?那些克羅馬農人是歐洲人的祖先嗎?所幸,通過DNA的解碼,這些問題都給出了明確的答案。

2.克羅馬農人是歐洲人的祖先

(1)考古發現的克羅馬農人

1868年,在法國西南部的多爾多涅區、萊塞濟鎮(LeEyzies,Dordogne, France)附近,一個名叫「克羅馬農」的岩崖裡(Shelter Cro-Magnon),發現了5具人類骨骼化石,其中包含了2具男性、2具女性和1具小孩遺骸。與人類化石一起發現的還有大量的石器和海生貝殼,其上有打穿的孔洞,顯然是作為裝飾使用的。以後還在歐洲多處相繼發現一些類似的化石,他們在骨骼形體比較上十分相似,統統被稱為「克羅馬農」人。

在英國、英格蘭島南端的托基鎮(Torquay),有一個古老的洞穴,名叫肯特洞(Kents Cavern)。1927年,該地的托基自然歷史協會的考古學家,在洞中發掘出一個人類的上頜骨化石。經比對分析牙齒的結構,確定為克羅馬農人的遺骸。2011年進一步的研究結果,估計他們是生活在4.42到4.15萬年以前,這是至今發現的最早歐洲現代人生存的證據。

(2)克羅馬農人線粒體DNA解碼

非常幸運,克羅馬農人留下了他們的DNA樣本。在義大利南部,有一個名叫裡尼亞諾·加爾加尼科小鎮。小鎮的附近,有一個非常出名的考古遺址,佩格利斯洞穴(Paglicci Cave)。在洞穴中,發現了大量的舊石器時代的工具、人和動物的遺骸以及壁畫。並在這裡建立了裡尼亞諾·加爾加尼科博物館。

2003年,在洞穴中發現了兩個人的骨骼。經鑒定,這是一個小男孩和一名年輕女子的遺骸,他們都戴著鹿骨或鹿牙齒製作的裝飾品。經考古學家的鑒定,確定他們是生活在2.8萬年前的克羅馬農人。更令人興奮的是從遺骸的一片脛骨中,成功地提取了線粒體DNA的樣本,這個樣本被命名為「Paglicci23」。從這個樣本中,得到了線粒體第一高變區HVR1的DNA序列。2008年7月,義大利的佛羅倫斯大學、費拉拉大學等研究部門的科學家,發表了一篇論文,標題是:「一個沒有被污染的2萬8千年前克魯馬努人的mtDNA序列」[2]。

在線粒體高變區HVR1的330個位點上(從16,037到16,366),僅僅只有8個點的突變差異。這樣的差異和現代人與劍橋序列的差異也是非常接近的。結論是:「這個遺骨個體攜帶的mtDNA序列仍然普遍存在於現代歐洲人中,它根本上不同於那個時代的尼安德特人的mtDNA序列。這個序列展示了從克羅馬農人到現代歐洲人、跨越2萬8千年的連D續性家譜」[3]。

一個困擾著考古學家幾百年的問題,就這樣被輕易地解決了。由此可以看到,在人類學研究中,DNA解碼是最有力的武器。

3.尼安德特人哪裡去了?

尼安德特人是曾經活躍在歐洲的石器時代的人,在30萬年到6萬多年前的漫長歲月裡,他們曾經是歐洲最強大的主「人」。大約在6萬多年前,由非洲遷移到歐洲的現代人,其中包含了克羅馬農人,與尼安德特人相遇。他們兩者之間,發生了怎樣的征戰,我們只能進行猜測。

有些善於想像的人,根據他們的猜測寫出了不同版本的故事,電影「火之戰」(英文Quest for Fire,1981年製)和電影「最後的尼安德特人」(Ao,the last Neanderthal,2010年製作)就是它們的代表作。無論如何,事實是自從現代人來到歐洲之後,尼安德特人逐漸縮小了他們的活動範圍,而後退到了歐洲的西南部,最終在2萬年前,完全地消失了。

4.歐洲人來自非洲的DNA編碼的見證

2005年,啟動了一項多國合作的龐大項目:「基因地理工程」(Genographic Project)。這項計畫由美國國家地理學會等10個研究機構參與了研究。到2010年,他們在全球範圍內收集10萬人的DNA,並基於這些資料,描繪出了人類的遷徙地圖。從非洲以外地區現代人的DNA看到,最早走出非洲的是:DNA標記M168子孫、M130和M174的後裔。他們離開非洲的年代,大約在8萬年前。有關遷徙的年代和路線,請看網站:「依據DNA編碼的物種起源學」[4]。

參考文獻:
1、Igor V. Ovchinnikov, et. al., Molecular analysis of Neander- thalDNA from the northern Caucasus,Nature, Mar.30 2000
2、David Caramelli, et. al., A 28,000 Years Old Cro-Magnon mtDNA Sequence Differs from All Potentially Contaminating Modern Sequences ,PLoS ONE ,July 2008
3、http://www.bydnacoding.org/CHT4-P1.html
4、http://www.bydnacoding.org/index.html

責任編輯:喬亓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