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對雙胞胎被神奇挽救的故事

人氣 954

【大紀元2020年05月18日訊】編者按:為迎接5月13日第21屆世界法輪大法日,大陸法輪功學員響應明慧網的徵文活動,寫下了自己的修煉故事,以見證法輪功的神奇和美好,以及李洪志師父對眾生的慈悲付出。下文是其中的一篇,發表在明慧網上。

2019年10月份,我度過了一段非常痛苦的日子。然而我在這苦難中,從默念「法輪大法好」開始漸漸走入了大法修煉。期間丈夫也開始真誠地默念「法輪大法好」。這個過程也是我的兩個早產雙胞胎外孫從幾乎被放棄轉為重生的過程。我把這個過程寫出來,借「5.13」這個歡慶節日,衷心地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救了我的兩個外孫的命,給我家帶來如此大的福份。

我的女兒在2019年夏天婚後自然受孕,懷了雙胞胎。在懷孕22週做四維檢查時,她被查出宮頸機能不全,宮口已呈U型開放,意味著要流產。醫生建議她在家臥床靜養一週。

一週後,她複檢時,胎兒的胎位越來越低了,流產的風險更大了。醫生建議女兒馬上住院,連夜給她做了宮頸環扎手術,並讓她頭低、腰臀高倒控臥床,住院保胎。女兒的一切日常生活都在病床上進行,吃喝拉撒都靠女婿或者是我的幫助完成,對她來說自己翻個身就算是活動了。

當時婦產科主任說即使做了宮頸環扎手術,最多能保半個月,胎兒依然會自然掉下來的。我們懷著無比恐懼的心情艱難地過一天算一天。

我的母親和我的兩個姐姐都修煉法輪大法。她們告訴我和女兒,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化險為夷、平安無事的。我的大姐還給我的女兒送來了裝有大法弟子創作的音樂的播放器,讓她聽。

於是,在女兒保胎期間我就開始默念姐姐告訴我們的「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大法師父保護我女兒和腹中的胎兒。

女兒艱難地保胎一個月後,在2019年10月19日那天,女兒宮縮明顯頻繁。產檢時,醫生說胎兒的頭已經出來了。這就意味著女兒只懷孕不到28週的胎兒要出生了,而正常出生應是42週加6天。

醫生和護士緊急地把我女兒推進了產房。在推進產房的瞬間,醫生大聲地問:胎兒是27週+6天,生下來如果有呼吸、有哭聲,家屬同不同意搶救?這時我的女婿連想都沒想地回答:「孩子太小,沒發育好,以後會面臨腦癱痴呆的風險,我放棄搶救。」

其實,女婿有這樣的想法也不是沒有道理的,因為這兩個孩子在母體裡孕育的時間是27週加上6天,這是臨界於流產和早產之間,時間太短肯定存在著發育不全的問題,而且本來他就家境貧寒。女婿覺得根本就無法承擔從經濟上到精神與情感上的這種沉重負擔。但是想到即將到來的兩個小生命,我實在無法接受這樣的現實。

醫生把女兒推進產房後,迅速把環扎術後的手術線小心地拆下來。第一個外孫出生了,體重1.8斤;7分鐘後,第二個外孫也順利地出生,體重2.2斤。

這時醫生說,孩子出生順利,過程中沒有缺氧,哭聲清脆,值得搶救。醫生讓把孩子的包被拿來,給孩子包裹上。我讓女婿去樓下車裡拿,催促了三次,半個多小時過去了,他仍然沒動,他還是堅持放棄這兩個孩子。

這時,我丈夫也和女婿意見一致,放棄搶救。丈夫對我大喊大叫,說:「孩子爸爸都放棄搶救了,你幹嘛還要堅持搶救?以後孩子有問題,你擔得起嗎?你不落埋怨嗎?你花得起錢嗎?這兩孩子救活了沒有百八十萬,也得五六十萬,你有錢嗎?」

看到眼前一心想要放棄孩子的父親與在我身後一直發怒的丈夫,再想到在產房內剛剛來到這個世上光著身子無人顧及、哇哇哭叫著的兩個小生命,此時的我已經接近崩潰。

說服不了他們的我,泣不成聲地給我大姐打電話,說清了過程。修煉法輪大法的大姐在電話裡大聲地對我說:「那是孩子,是生命,你讓醫生把哇哇哭叫著的孩子給扔到垃圾筒裡嗎?必須得留下孩子!」大姐又給我丈夫打了電話說:「那是孩子,是生命,是兩個活生生的人呀,怎麼能放棄他們生存的權利?人必須要善,必須要救孩子!」

這時醫生又催要包被,說產婦要求對孩子進行搶救,趕緊把被子拿來,把握住搶救時間。於是他倆(女婿和丈夫)才不情願地把孩子的包被拿了過來。

此時新生兒科的醫生和護士已經來到產房接診這兩個新生兒了。辦理了住院,孩子住進了保溫箱,這時我的兩個姐姐也已經來到了醫院,對我丈夫說:「心誠意誠地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大法師父的保祐,一定會沒事的。默念『法輪大法好』,從而遇難呈祥、起死回生的實例多得數不勝數。」姐姐讓我們一定要相信大法的法力。

隨之而來的就是花銷問題,孩子住院的第一天,一個孩子就花了1,4萬元。女兒的婆家經濟條件不好,是很窮困的家庭,我家是工薪階層,巨額的醫療費對他們新婚夫婦來說,是個莫大的壓力。

每天還要頂著醫生傳來的壞消息的各種折磨。醫生交待,因為孩子太小,各個臟器功能都不完善,還都沒發育好,隨時都有死亡的可能:不會自主呼吸,即使用呼吸機都可能出現呼吸驟停;不會吃奶,只能插胃管餵奶;不會排便,靠灌腸排便;貧血,血小板低,每週都要輸血、輸血小板……

面對這些折磨,還要解決錢的問題……修煉法輪大法的大姐,早就看出了這個問題,在她自己經濟很緊張的情況下,給了我1萬元錢,說這錢不用還,拿去給孩子救命吧。在我大姐的帶動下,我大哥、二姐及我八十多歲的老母親每人都給了我1萬元,我兄弟姐妹6個及許多親朋好友也都伸出了援手,這樣就解了我們的燃眉之急。

孩子住進了保溫箱後,我每天都會想著兩個孩子的模樣,按姐姐的囑咐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祈禱大法師父保護這兩個孩子,能讓我們把這兩個孩子平安抱回家。

插著各種管子的兩個小生命,每天被通過插管餵極少量的奶,就這樣熬到孩子出生32天的凌晨3點時,醫生打電話給女婿說馬上到醫院一趟,說老二呼吸困難,需要拍片檢查。

我和女婿急忙趕到醫院,給孩子拍片,同時醫生交待,說老大、老二都是肺內感染,老大不嚴重,老二感染很嚴重,同時老二還有肺出血、貧血嚴重、血小板減少、腸道功能不全、雙腎分離,這些都很嚴重,隨時會有生命危險,讓家屬做好放棄的思想準備。

那晚,我一夜沒睡,第二天我給兩個姐姐和我的母親打電話,請她們幫助這兩個孩子。大姐對我說:「小妹呀!我跟你說,咱們家都是普通的工薪家庭,沒有家財萬貫,沒有那百八十萬的,即使咱們現在能拿出來一百萬元錢,你給醫生,讓醫生保證讓這兩個時時都危在旦夕的孩子能平安健康地活過來,哪個醫生能給你這個保證呀?你本身就在醫院工作,咱們家裡有好幾個醫生,誰都不能做這個保證呀,也不是有錢就能換來健康的。你就心誠意誠地念『法輪大法好』吧,就求大法師父救這倆孩子吧,只有法輪大法才能救命,只有法輪大法才能創造奇蹟。」

聽大姐這麼說,也就堅定了我的信念,我雖然知道家裡親人修大法都挺好的,但是,這事落到我身上,又關係到兩個小生命的生死存亡,真有點茫然不知所措。那就聽信姐姐的忠告吧,於是,我就每天心誠意誠地頌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孩子在保溫箱期間,家屬是不允許隨意探視的,只有每週二、週五下午給孩子們送必需品時,有幾分鐘的隔窗相望的所謂的「探視」。但是每天我都會去醫院,站在孩子住的新生兒重症監護室門前,專注地默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希望讓重症監護室裡的所有小生命都能感受到我為他們祈福,包括我的兩個小外孫。

有時候,我站在重症監護室門外,因為是玻璃門,護士能透過玻璃門看見我在外面靜止不動地站立,就會開門問我:「你有事嗎?」我忙說道:「沒事兒、沒事兒,我在等醫生。」就這樣,我虔誠地不斷地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這段時間,我的母親和我的兩個姐姐及我的女兒,就是靠著對法輪大法的信念走過來的,每天就不停地默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字真言,盼望著奇蹟的發生……

奇蹟真的發生了!老大在保溫箱裡住了69天以後轉入普通病房,由1.8斤長到了4.2斤;老二在保溫箱住了78天後,也轉入普通病房,體重由2.2斤也長到了4斤。老大有腹股溝疝氣,當時這兩個小生命都不能自己排便,靠灌腸排便以外,其它功能都很正常。老大在住院73天後出院,老二在87天後也出院了。

出院後醫生建議隨時觀察老大的疝氣情況,只有手術才能治好。關於老二的排便問題,我們被建議帶他去瀋陽或北京專院治療。因為臨近過年,後來又發生武漢肺炎重大疫情,封城封村,沒能再去北京給孩子看病。

這次出院後,他倆都是靠灌腸來排便。大姐告訴我,給孩子放法輪大法師父的講法聽。我的女兒就每天給孩子放大法師父的講法。

如今,兩個孩子都能自己排便了,老大的疝氣好了。現在兩個孩子壯實、可愛。孩子的爺爺奶奶看著兩個白胖胖的孫子,也是喜不自禁地、合不攏嘴地樂。當初兩個孩子的爺爺奶奶都強烈地表示要放棄搶救。大法的奇蹟和師父的慈悲保護,讓兩個孩子免去了很多痛苦,我們也省下了很多的錢。

到了2020年3月22日,老大的體重已經長到了12斤半,老二的體重只比老大少2兩。最近去醫院複檢,兩個孩子的各項指標都很正常,身體都很健康。

這是法輪大法創造的生命奇蹟,把不可能的事情變成了現實。我由衷地感謝大法師父救了我的兩個小外孫的命,感謝大法師父救了我們這個貧困的家庭。我要誠心地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責任編輯:李潔思
相關新聞
法輪功修煉者見證生命的奇蹟
法輪功創偉大奇蹟 墨爾本集會獲各界聲援
法輪功紐約遊行 傳遞救世良方
了解法輪功:見證奇蹟 解開生命奧祕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北戴河傳八精神?備打仗備糧荒
【西岸觀察】美國還原孔子學院真面目
《珍言真語》答謝10萬訂閱特別報導
【珍言真語】港府打壓傳媒 盧俊宇:加速制裁
【一線採訪視頻版】前軍報記者:黎智英被捕 港人創3奇蹟
【十字路口】中共九大威脅 利用網紅當外宣?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