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凰」重生 西澳華人露茜的快樂與感恩

人氣 1725
標籤:

【大紀元2020年05月21日訊】(大紀元記者夏墨竹澳洲珀斯採訪報導)在西澳珀斯北橋的大街小巷上,年近古稀的華人婦女露茜.戈經常來這裡的唐人街買菜,碰到認識或不認識的華人,她都熱情地打著招呼。在她笑瞇瞇的眼中,別人都像親人孩子一般,問候一下,心裡沒有芥蒂,送出去的祝福,實心誠意。日子久了,這裡的很多人都認識她。她拉著購物推車,手腳麻利,幫別人時,還可以一路小跑。

連露茜自己也沒想到,15年前生命曾走到絕境的她能活到今天,還活得這樣神采奕奕,快樂開朗。兩年前她的一位澳洲朋友從大陸回來時,特地送了她一枚鳳凰別針:銀色的鳳凰,熠熠生輝,展翅欲飛。而露茜就如同這隻浴火重生的銀鳳凰。

要強的苦命人

露茜是江蘇人,1954年出生在一個貧寒的大家庭裡,兄弟姐妹8人。小時候辛勞的母親用鍋鏟子打過她,到現在,眉框上的疤還在。

她從小肯吃苦,又特別要強,18歲就當上了婦女隊長,收稻子,她總要比別人挑的多,肩膀被扁擔磨破了皮,也不吭聲。後來嫁了人,家境沒有多少改善,生活的擔子卻更沉了。

「我老公對我不好。裡裡外外的活都是我幹,為了掙錢謀生,有時幹到夜裡2點。挑糞走3里多路,還要做飯,餵牲口,我的身體也不好,我老公也不同情我,家務活什麼都不干幹,我就吵他。我前面的兩個小孩都流掉了。女兒是第三個,最後生了下來。」露茜用帶著吳音的普通話訴說著往事。

「懷這個孩子的時候,老公還打我。我真是氣得不行,總跟他吵,罵他。我婆婆是婦女主任,看不起我,嫌我窮,對我很凶,她對她這個兒子也不好。我收稻子,他們翹著腳吃飯,也不幫我。婆婆說,老公不幫老婆,活該。老公也不敢幫我。有一次婆婆罵我,我辯解了一句,婆婆公公一起上來打我。我這個咽喉炎就是氣出來的。」

「我那時身上有十幾種病都治不好,天天吃藥,要命的病就有好幾個。我有萎縮性胃炎,不能吃飯,有的時候喝水都吐,到醫院掛鹽水,掛完了,就吐出來。一個星期人就瘦了17斤。氣管炎、咽喉炎,整天咳嗽,講不了話,咳起來一口氣喘不上來,真是生不如死。」

「專家看沒用,找祖傳看喉嚨的中醫治,也沒有效果。關節炎、坐骨神經痛嚴重得不能走路,夏天給膝蓋戴護膝時,能聽見骨頭啪啪響,站起來得撐著腳才能慢慢站起來。更嚴重的是尿不下來,我脹死了,有時感覺好像尿被憋到了胃裡,馬上要吐出來,比死還難受,我對生命絕望了,我感覺快到生命的盡頭了。」

即使這樣,要強的她還在撐著, 「我有一點力氣,就在外面撐著。一點力氣沒了,才趴在床上。後來,我的眼睛也睜不開了,身體難受得睡不了覺,我覺得我要死了。那時的我就是個廢人,臉灰灰的。我的女兒從小很懂事,總摸摸我問我你哪兒疼啊。那時她大概10歲吧,不知從哪裡弄來一個小橘子,她把這隻小橘子供在廚房的灶王爺像下,恭恭敬敬地求灶王爺:幫幫我媽媽病好吧,幫幫我媽媽吧。」

最終,絕望的露茜不想活了,身體和精神的雙重痛苦使她完全失去了活下去的希望。「我想喝農藥死。拿起農藥瓶子,被老公發現搶下來了,沒死成。大年初一的時候,老公帶孩子回娘家拜年去了,我就跑了,離開了家,走了3里路,我想撞汽車死吧。後來路過一戶人家,聽見哭聲,那家有人死了,家裡人都在哭。我想,我也尋死,他也死了,人家哭一哭也就完了。可我家的小孩怎麼辦哪,想了又想,還是回去了。」

頓了頓,露茜紅了眼眶:「我不修大法,早就死了。」

柳暗花明

也許天無絕人之路吧,後來一次偶然的機會,露茜認識了一位法輪功學員。

「她看我又吃保健品又吃藥,建議我學法輪功。可是受中共電視宣傳的影響,我那時對法輪功有誤解,就拒絕了。」這樣又捱了兩年多。2005年她才抱著嘗試的態度,決定學學看。

「當我學煉第二套功法——法輪樁法時,我剛抬起手做頭前抱輪,立刻感到一股強烈的能量流在兩手臂間流動,上來下去,我十分驚訝,心想,這功太厲害了!」 露茜又詢問了多位親朋好友,還有不認識的人,人家都講法輪功祛病健身效果好。

因為心裡還有些顧慮,擔心法輪功搞政治,她開始讀法輪功的書籍《轉法輪》,看完後,這才看明白了。「書上沒有一句搞政治的話,相反,都是叫人怎麼樣做個好人。是政府在撒謊。法輪功是被迫害的。」

明白真相的露茜在學法煉功後驚奇地發現,那些糾纏她多年的病沒多久都神奇般地好了。她能吃東西了,不管鹹的生的,都能吃了,還能吃水果了。人也不咳嗽了。全身的關節也不疼了,尿尿也正常了。過去因為風濕,被孩子戲稱為雞爪子的手竟然也好了。肩周炎、婦女病、膀胱炎、美尼爾綜合症也不翼而飛。過去手臂有皮膚病,怕光,因為癢,總是被她抓得血淋淋的,坐車上,人家都不敢靠著她坐,怕傳染。現在手臂的皮膚也全好了。露茜看著煥然一新的自己,簡直不敢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

年過半百的露茜終於體會到了身上沒有病是啥滋味。她掉著眼淚,在法輪功師父法像面前,燒了九柱香,磕了九個頭,「這麼多年,誰也沒有讓我的病好,也沒有藥讓我好起來。我的命就是法輪功給的,即使中共迫害,誰也干擾不了我煉功。」

秧兒好,稻兒好

法輪功不僅讓露茜的身體恢復了健康,也打開了她的心鎖。在大法中重獲新生的露茜,再也不是那個病懨懨一肚子怨恨的女人了,她對誰都笑呵呵的。

她的婆婆首先體會到了她的改變。「我通過學大法,認識到,碰到什麼事情,都不是偶然的。」 露茜放下對婆婆的怨恨,開始關心她,有好吃的都先讓她吃,幫她掃地、晒被子,實心實意地對她好。

有一次,她發現婆婆的房門敲不開,這才發現婆婆在裡面說不了話了。婆婆住了醫院,露茜照顧她,扶她去衛生間,尿完給她提褲子。有時婆婆拉屎拉到地上,褲子、鞋子裡都是穢物。露茜也不嫌棄,給她洗身子,洗衣服,洗地板。旁邊的人問她,是你媽媽嗎?她說是婆婆。那人嘖嘖稱奇,說從來沒看到這麼好的媳婦,這兒哪有媳婦來照顧的。看到的人都說,這個媳婦對婆婆真好。

婆婆也問露茜,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露茜笑著對她說:「師父叫我們對人好。法輪功是佛法,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也會得福報的。」婆婆點點頭,她親眼看到了二兒媳的變化。明白真相的婆婆還退出了原來加入過的黨團隊,不再與謊言和暴力成性的中共為伍。

家裡的兒女輪流照顧婆婆。露茜發現小兒媳一家照顧婆婆的時候,竟然10天都沒有給婆婆倒馬桶,馬桶裡的穢物都快溢出來了。她自己照顧時,是每天都幫婆婆倒馬桶,並把馬桶裡裡外外沖洗乾淨。

露茜只好拎著沉甸甸的馬桶去倒,穢物一不小心就濺了出來,潑在她的身上和鞋上。露茜想到婆婆平日對小兒子、小兒媳最好,這讓她感到心裡不平。她記起了師父的話,修煉人沒有敵人。她對自己說,我要對婆婆好,對誰都好,聽師父的話。以後每次輪到她照顧婆婆時,她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倒馬桶。

露茜2013年離開中國來到澳洲後,婆婆很想她,哭了一個禮拜,給她的兩個女兒說:「你們都沒有她好。」露茜的女兒有一次回國,去看望奶奶,給她洗頭時,她的奶奶就念叨了:「媽媽好,女兒好;秧兒好,稻兒好……」

婆婆曾經那樣熱切地盼望她回來。然而中共對法輪功殘酷的打壓,讓老人的願望落空了。在她去世時,她身邊沒有這個她曾經最瞧不起,然而後來又是她最放不下的二兒媳。

第二個受益的親人是露茜的丈夫。修煉後的露茜不再像原來那樣罵丈夫了,這連村裡的人都看出來了。

「沒修煉前,我對老公的怨恨很大,老罵他,罵他懶,什麼都不幹。有一次我囑咐他到時候把簾子放下,防止蚊子進來。可我幹完活回到家,看到他簾子也沒放下,倒是點了兩個蚊香熏蚊子。我氣他懶得連簾子都不放,又心疼蚊香錢,就罵他。他衝上來打了我兩個嘴巴。我一邊哭,一邊罵,我正懷著孩子,他還打我,我就一直罵他,鼻涕眼淚往他身上甩。罵了他一晚上,他也睡不好。我一晚上也沒睡,白天又要去幹活。」想起往事,她不好意思地自己都笑了。

「我修煉後,知道不能這樣對他了,要為他著想。」有一次她的先生在門口罵她,聲音很大,左鄰右舍都聽得見。露茜沒還嘴,也不吱聲。村裡的人說,你看人家現在煉了法輪功了,以前她罵老公,現在她老公罵她,一聲也不吭了,煉得真好。

心中的囑託

露茜修煉後,無病一身輕,「師父救了我,我太幸運了!」她說,「我就想,我怎麼不早點得法呢?」她十分懊惱,當初自己聽信了中共的電視謊言,白白多受了兩年罪,還耽誤了得法。

她清楚地知道,共產黨這次搞運動,栽贓陷害法輪功,編造了「天安門自焚」偽案,嫁禍佛法,這是滅佛的大罪。世人被謊言毒害,跟著它在無明中辱罵佛法,傷害修行的人,這不是在毀自己嗎?她決心讓更多的人明白法輪功的真相。

「我就到外面街上,給那些善良無辜的人講真相,勸他們趕緊退出中共的黨團隊(三退),讓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災難面前能自保。

「過年的時候,我到集市上講真相,看到生意冷清的攤位,我就給攤主講三退保平安,他明白了真相,同意三退。我還沒講完,很多人來買他的東西。我告訴他,法輪功是佛家法門,這是你剛才念法輪大法好,同意三退,給你帶來的福分啊。攤主激動地說:真的,真的,我今天碰到活菩薩了。」

「我還碰到過一位公司的女會計,有文化,是黨員,我告訴了她真相,她馬上就退了。」後來露茜在街上再看到她時,她高興地說,「我相信法輪大法,我天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念得很舒服。」

「還有一位得中風的人,是個女的,走路就這樣掄胳膊,掄的動作特別大,一個腿還伸不直,一瘸一拐的。我告訴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報。她記住了,不僅自己三退,她還告訴家人,全家都退了黨團隊。等我再見到她時,她走路好多了,胳膊不甩了,只有腿一點點瘸。」

「我還認識了一個年紀不大的四川人,在縫紉廠工作,他得了很嚴重的胰腺病,工作也不能做了,身子很消瘦。我給他講了真相,並送給他一個印有『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護身符。我告訴他,你一定要念啊,你會好的。」後來露茜再次碰到他的時候,他高興地說,他的胰腺病好了。

露茜把這九字真言也告訴了她小姑子的婆婆。老婆婆70多歲了,天天念,也得到了福報。她有一次騎三輪車摔了,三輪車都翻了,可她那麼大歲數,只是手上擦破點皮。她說:真的有人在幫我。

露茜的姐姐也明白了法輪功的真相,冥冥中也得到了上天的護佑。有一次她騎三輪車,下很陡的坡,一時剎不住車,連人帶車衝到了水溝裡,車子壓在她身上,她臉朝上被壓在下面。「因為我念『法輪大法好』,大法師父幫我了,不然我早臉朝下淹死了。」她說。

就這樣,露茜講真相送出去的護身符,不知有多少了。有時在街上,露茜再次碰到那些善良的有緣人,就問我給你的護身符還帶著嗎?那人從身上掏出來,露茜說,「掏出來的護身符邊角都磨了,還戴著呢」 。

飛到澳洲的鳳鳥

來到澳洲後的露茜,看到受大外宣影響的海外華人對法輪功也有誤解,心裡很難受,每個週末她都放下手裡的家務,去唐人街,或者車站、公園,走一路,講一路,她向他們講述著發生在中國和自己身上的故事,希望身邊更多的華人能夠明白真相,選擇正義良知。

「有一個大姐,我碰到她8、9次,乘車、去超市,總能碰到她,看來是有緣啊。路上我給她講真相,她一聽,臉色就變了,狠狠地說:『你是法輪功?我看到你們法輪功,我一個個殺掉他!』我看她完全不接受,就不吭聲了。後來又碰到她好幾次,她再看到我時有點不好意思,畢竟她那樣罵過我。我不放在心裡,先給她打招呼,跟她講真相,她還是不接受。這樣好幾次後,我就想放棄了。」

「後來在車上又碰到她。當時我們坐在一起,我跟和她同行的另外一個男的聊天。那個男的我以前認識,他以前已經做過三退,但他對我們還是有些誤解,他當時問我,『你做這個你有錢嗎?』我明白他為什麼這樣問。因為中領館到處給我們造謠說我們是掙錢的,10塊錢一小時。我笑著告訴他,『你給我錢,我就有錢。』他聽了也笑了。

「那個大姐在旁邊一直聽我們的對話,眼睛笑瞇瞇的,笑得紅光滿面。我想到師父的慈悲,我和這個大姐真是緣分吧,還是不能放棄她的。我就轉過頭對她說,『大姐,你還是退掉吧,災難來時保個平安。』她馬上笑著大聲地回答我,『好啊!』」

露茜上英語班,在班上結識了好幾位華人同學。這些朋友在大陸都是社會上拔尖的人物,要文化有文化,要地位有地位。露茜幹了一輩子農活,沒有多少文化,不善言辭的她,講普通話都還費勁,可是她有一顆金子般善良的心。她把法輪功的真相一一講給他們,這些同學最後都退出了黨團隊。

其中一個同學從大陸回來後,特地送給她一枚鳳凰別針,並說:「你上次送我的護身符,是能保平安的。我這個禮物沒有那麼珍貴,沒法保平安,就算是我的一份心意吧。」

走在街上的露茜,是一位重獲新生的老人。在匆匆聚散的人流中,她毫不起眼,在冷漠的流言中,她的心始終是熱的。15年來,她帶著也許是上天賦予她的善意和囑託,願把這份熱度分享給她身邊的人。遇到的中國人,不管認不認識,她都打招呼,用她的誠摯對待有緣人,如同她濃濃的吳語鄉音,伴隨著她,從未曾改變。#

責任編輯:高敏

相關新聞
一對雙胞胎被神奇挽救的故事
「眼見為實」的母親親歷神跡
逆流而上 大陸高中教師成「學校功臣」
二娘修法輪功 窮棒子村有福了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梁家傑:大流行揭中共致命威脅
【有冇搞錯】抓黎智英抄蘋果 兩個人最高興
【現場視頻】中共不兌現承諾 失獨父母維權
【珍言真語】袁弓夷:抓黎智英 中共將挨美打趴
【重播】白宮簡報會:中共報復美國無意義
【重播】川普8·10發布會短暫中斷 白宮外槍擊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