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女設計師:我為何不顧壓力走進法輪功

人氣 2207

【大紀元2020年05月25日訊】(編者按:阮妹(化名),26歲北京某公司廣告女設計師。由於中共的洗腦宣傳,她對法輪功不理解甚至害怕,但真正接觸了法輪功學員,她徹底改變了。以下是她的口述整理。)

剛開始聽說「法輪功」,我嚇壞了

上大學時,一位姓于的年輕老師給我講了一些事,我都沒聽清他具體講什麼,他一說「法輪功」三個字,我腦子裡就一直在重複:他是法輪功,他是法輪功……後來我跟男朋友說,以後咱離這個老師遠點,太可怕了!他一定是學法輪功的!

之後于老師問我要不要「三退」?我說「退」,因為面子嘛,還有,我擔心如果不退,他會不會傷害我啊?!其實我當時幾乎什麼都沒有聽見,光剩下害怕了。「法輪功」三個字是一個禁詞,我一懂事就知道了。

這位老師是黨支書,人特別好,據說高校管招生的老師,招生一年下來就是一套房。但我們校長就找他管招生,知道他不會幹這種事嘛。專業方面,他也能講很多別人不知道的事情。所以後來我還是想跟老師多接觸,多學習,別的就不想那麼多了。

後來我偶然看了那本禁書《轉法輪》,覺得挺好啊,我就跟于老師說我想學,老師說:學這個功,不能讓你提高學習成績,也不能給你帶來什麼好處,而且,也不是我想讓你學你就能學的,要看我們師父要不要你。

我聽了挺羞愧,老師可能覺得我想學法是要和他套近乎吧。可是能怎麼辦呢,那時自己確實是這樣一個人啊!我是個乖孩子,耳根子軟,沒有分辨能力,家人和親戚都和我說:「上了學你要會來事,你要和老師搞好關係啊!」他們還要我入黨,「以後工作的時候對你有好處啊!」

只要我還在位,就不會發展一個黨員

一上大學我就積極要求入黨,交了入黨申請書,我就跟我爸報喜:「我可能會被選上呢!」

大學三年級,我和于老師學了法輪功,那時我21歲。

一天,于老師跟我說:「你成了預備黨員了?」因為他是我們學校的黨支書記,所以提前就知道了。接著他說:「只要我還在位,就不會發展一個黨員。」他提醒我處理一下這事。他說要找一個合理的藉口,比如,以後可能會出國啊,如果是黨員,美國是不歡迎的,是不給辦綠卡的。

然後我就去找輔導員了,我說,我不想入黨了,我可能會出國。輔導員就讓我寫個材料放進文檔裡,證明不是她不讓我入,是我自己主動放棄的。輔導員說:「這麼多年,學生都是單獨來找我說想入黨,你是第一個找我說不想入黨的。」

真的,開始我也是擠破了頭都想當黨員。其實我並不清楚共產黨到底是什麼東西,也不知道入黨意味著什麼。後來了解了共產黨的真正歷史,我才明白它是多麼邪惡,手上有數不清的人命,它是會吃人的!

回過頭來看,當時自己挺傻的,還覺得自己很精明、不吃虧呢,其實和魔鬼做交易,那能有什麼好果子吃嗎?這個體制裡能做到潔身自好嗎?不站隊不腐敗都會是異類吧?這讓我覺得特別恐怖,為了利益什麼都能幹,什麼都能出賣,沒有是非,只講利弊,人不是越活越沒有人性?我不想這麼活,我一定要遠離它。

知道我煉功,我媽開始極力阻止

放假回家我跟我媽說,中央台播的法輪功都是誣陷造謠,開始我媽還挺認同,後來聽說我煉功了,她氣得摔了自己的手機,然後衝進廚房,拿起菜刀就要砍自己。長這麼大,我都沒見我媽這麼生氣,她是一個特別溫柔的人呀。

我爸呢,馬上問我,誰教你煉的法輪功?我不敢說。我爸覺得我太天真,容易被人騙,覺得我學了法輪功,就會對父母家庭都不在乎了。之後我爸很長一段時間都不跟我同框照相。

我跟他們說,如果法輪功不好,我能去學嗎?我也不是不懂事的人呀。我媽說是,她其實也相信。但是她說,就像我做生意一樣,別人覺得我人好,就會來我這買東西,不用我怎麼跟他說,我人有多好,他才會來,你也一樣,你也不用怎麼跟我說,你就自己做好你自己就好了。

因為國家不允許,我爸就覺得自己女兒這樣特別沒面子,在別人面前抬不起頭來。但無法阻止我,他們也就默許我修煉了。他們很害怕。一天找不到我,他們就會找遍我所有的朋友,非常焦急。

我覺得這個理挺好的,您覺得這個理不好嗎

大四那年,我回老家看姥爺,姥爺快不行了。我一路坐夜車渾渾噩噩,一直做夢。夢中,我看到姥爺好像被小鬼纏著。我知道他為什麼會被小鬼纏上,因為姥爺是黨員嘛。以前我給他聽過法輪功師父的講法錄音,這次我下決心,一定要儘快和姥爺說「三退」的事,但我真的挺害怕。

當時村裡很多人都過來看我姥爺,當姥爺的面,他們討論人死了應該準備什麼東西啊這些事情。

姥爺那時也就剩一口氣了吧。我趴在姥爺耳邊,跟他說:你要記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會有一個好去處的。

在場很多人聽到了我這些話,他們圍在一起說我、推搡我,還打我來著,就那麼捶。當時真害怕,現在想起來還挺害怕的。

我不理解,為什麼法輪功這麼好,因為聽了謊言,他們就不再聽我說什麼?就這樣對我?我難過得說不出話,強忍著,不想讓自己哭出來,但最後還是哭了,我覺得自己挺沒用的。

我大妗子後來說我:你上了這麼好的大學,怎麼還相信這些?我說:真善忍難道不好嗎?我覺得這個理挺好的,您覺得這個理不好嗎?她就不說話了。

我覺得愛情的意義和以前不太一樣了

我的男朋友後來也修煉了。如果不修煉,我倆很可能會分手,可能像普通青年一樣,考慮的物質條件多一些吧。

開始他父母沒有那麼喜歡我,覺得我這個小姑娘挺機靈的,怕兒子受騙,慢慢接觸下來,就覺得我沒有壞心眼,還挺懂事的。

給我媽買過一個泡腳桶,泡了之後我媽說很舒服,我就想也給阿姨買。知道阿姨腰不好,倒水不方便,我就挑了可以下排水的,寄到之後,阿姨一直沒用,因為衛生間有台階,不方便接水。我又在網上查,發現有帶軲轆的可以拎著走的,就解決了上下台階的問題。我男朋友很多問題都想不到,所以我就想著,我要讓他父母體會到有女兒的快樂。我給我父母買東西時都會給他父母買。還是下排水,這樣就很方便了,現在阿姨用著覺得挺好的。

後來他們就很喜歡我,每次他們都拿最貴的水果給我吃,走時還讓我帶走好多好多。

大學時我和男朋友經常一起看書、煉功,畢業後,我跟他一直是在異地工作,平時也互相提醒,自己哪裡做的不對了,怎麼做會更好,我們經常互相切磋。用社交軟件聊天,敏感詞就會編一些我倆能看懂的小暗號,方便交流而不被監控。

修煉讓我覺得愛情的意義和以前不太一樣了。以前患得患失,芝麻大點小事,就吵吵鬧鬧,控制不好可能會變成大吵大鬧,其實那很傷感情。學法後知道忍是必修課,生氣時慢慢學著控制自己儘量不發脾氣,多為他考慮,想著想著就真不生氣了,還會想到他的不容易,很多矛盾就化解了。這時我最開心,因為消化掉對他的傷害,比發出去那個脾氣更讓人痛快。

也是因為修煉,我們彼此非常信任,從不會在男女關係方面互相猜忌,他是不是會喜歡別的女孩兒?是不是不喜歡我?等等,這些從來從來我都沒有懷疑過,我們有超越普通愛情的那種感覺。

如果他工作中和女同事搭檔,我就告訴他如何對女同事更紳士一點。因為我知道他不太體貼人嘛。我倆還會一起商量,怎麼做讓那女同事感覺更好。想起來也得挺有意思,如果沒修煉,我倆可能不會這麼想問題吧。

之前男朋友身體特別不好,就是個藥簍子,煉功之後,他身體好了,我對他沒有什麼擔心的。相處七年了,我倆也快結婚了。

老闆竟讓我上台領獎

上班閒暇,同事們玩遊戲、上淘寶,我就看書。開始他們不理解,現在的年輕人還有看書的呀!我就把對自己有幫助的書推薦給他們,他們有問題,我還會給他們上「小課」,推薦好用的技巧,他們當然愛聽。公司有好幾個設計師,一般都不太願意分享,因為懂得多就能得到老闆的賞識嘛。但我到哪個公司,都會建一個分享群,把我會的東西分享給大家。

有位同事工作不上心,大家都不願與他合作,不喜歡他。只有我與他合作,起初我也默認自己可以不喜歡他,有時對他態度欠佳。還想跟老闆抱怨他的工作問題。後來覺得,我怎麼能這樣?他妻子懷孕七八個月,馬上就有孩子了,如果我和老闆說了,也許他會失去工作啊。

做廣告設計的人會比較自我,都覺得自己設計的好,如果不被認可,就會抱怨客戶不懂審美,提出的要求難以理解。但我儘量滿足對方。其實每個人都沒有錯,能理解別人,換個思路,就可以找到最合適的解決方案。

比如做一個海報,對方想讓logo放大一點,背景變成紅色。如果只是單純放大logo,可能並不是最好的解決方案;如果背景變成紅色,搭配起來可能真不好看。我理解,客戶說這話,並不一定表達了他的本意,他可能想說現在的logo不明顯,想突出一點。因為他不懂專業,描述就不是很清楚。

我理解他的心,這是食品海報,他想要的是希望看起來有食慾,於是我選擇了一個更加合適的暖色,很好看,客戶也非常滿意。這讓我明白,要善意理解對方,人就會有智慧。就會有很多方式解決問題。

年終開會,老闆講了好大一段話,說和總監們一起商量,要發一個獎。沒想到最後,竟讓我上台去領獎!我特別震驚,我剛來這家公司還沒幾個月呀。老闆說我很努力,有想法,為公司做了很多貢獻。後來老闆順道送我回家,說除了這個獎,還給我準備了年終獎,真是想不到啊。

現在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疫情期間,老闆選效率高、經驗足的人上全天班,有的同事每週只給安排兩天工作,一個月只有兩千的工資,連房租都不夠。我卻天天很忙,沒受疫情影響。

即使我害怕,我還是要說

以前,我被說是一個典型的小女生,現在我關心政治,經常翻牆,我身邊朋友也會跟我要翻牆軟件。

在公眾場合,法輪功是一個比較危險的話題。一次大家聊天,同事說:應該抓法輪功,抓他們沒什麼不正常。一聽他提法輪功,我先就一激靈,但我說:很多宣傳都是假的,都有破綻,你們都可以去看看。如果只是因為他們有信仰,就可以把他們抓起來,就可以把他們的器官賣給別人嗎?

你可以不信法輪功,但是學法輪功的人沒有傷害別人,我們怎麼能有權利這麼說他們呢?那同事覺得我說得對,他還也提醒我不要出去隨便跟不熟悉的人講,小心被「請去喝茶」。

我認為觸及到人的善良本性,人們最後還是會明白的。即使我再害怕,我還是要說,因為事情就是這個樣子的。

口述:阮妹(化名),文字整理:尚雲天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大疫期間 大陸各地法輪功學員傳真相遭綁架
香港青年:法輪功反迫害講真相影響巨大
夫妻修煉法輪功26年 講真相盼世人明白大法好
陳思敏:法輪功學員廣傳真相 幫助世界看清中共
最熱視頻
【珍言真語】黃偉國:中共孤立 香港成國際焦點
【重播】蓬佩奧:自由世界聯合應對中共威脅
【重播】川普疫情發布會:整體趨緩
【新聞看點】習打壓香港 促蓬佩奧組滅共聯盟
【思想領袖】布萊克伯恩:讓美國人告中共
【薇羽看世間】中共竊國 蔣介石開啟反共大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