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採訪】上海銀來暴雷 受害人血本無歸

人氣 18360

【大紀元2020年05月25日訊】(大紀元記者洪寧採訪報導)上海銀來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銀來資產)於2018年11月暴雷後,造成全國各地投資人血本無歸,有的老人因承受不了打擊離世。投資人堅持維權遭到當局打壓、推諉,至今沒有結果。

記者從受害人處了解到,銀來資產投資者超過1萬人,來自上海、江蘇、山東、無錫、常州,福建等省市,涉及款項超過30億(人民幣,下同)。

《每日經濟新聞》報導,天眼查顯示,銀來資產是上海銀來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子公司,後者持有銀來資產40%股權,銀來集團的大股東是蒲曉東,持股比例為40%。

受害人涉及大學教授、商人及政府官員

中共官媒在3月17日的報導中稱,自2013年8月起,在未經有關部門批准的情況下,「銀來公司」設立「小袋金服」線上平台和「銀來財富」線下門店,以承諾支付6%至13%不等的高額收益為誘餌,銷售「企來貸」「易收益」等各類理財產品的方式實施非法集資非法活動。已追繳現金2800萬元。

從受害人提供的資料顯示,銀來資產曾獲得官方頒發的多個將項。

銀來資產曾獲得的獎項。(受訪人提供)

王豔(化名)於2011年以應聘的形式進入了徐州銀來公司做業務員。她說,起初因為看到銀來的宣傳介紹,比如:公司有國家發的執照,老闆蒲曉東每年都跟著習近平、李克強出訪,就覺得這個人可信,感覺很正規,許多老年人也正因為這個而相信了。「後來我看到(官方)報導說是不合法的。但是當時他們沒說不合法啊。就是圈錢的。」

江蘇徐州做服裝生意的李明(化名)也稱,自己於2018年逐批投資共計110萬元,還介紹了一位朋友也加入。「當初去公司考察時,宣傳內容中就有蒲曉東跟國家領導人的照片,工商證明,營業牌照,還有很多的榮譽證書,所以我們放心了。我才放心大膽地放錢。」

「這是我多年積累的心血,全部家當。」李明說,他有三四位生意場上的朋友都有投資,他們當中有開旅館的,也有做服裝生意的。在維權的客戶中,最高有投資四千多萬的,有二千萬、三千萬的,其中還有一名礦業大學的教授,也投資了一千多萬元。

李明說,投資人中,位於徐州市的礦業大學是重災區,教授、退休的老職工、老幹部,還有政府官員都有投資。他的朋友告訴他,鹽城已有兩位老人跳樓自殺。

傾家蕩產 老年人崩潰淒慘離世

王豔本人也將全部的家當70多萬元投了進去,不僅如此,她還介紹了5名客戶,如今錢拿不回來,「感到很對不起他們,現在就想著先把客戶的錢要回來。」王豔說,「客戶在我家鬧,讓我去要錢,我父母身體也不行,80多了,這個錢要不回來,命都沒有了。」她說,「基本上都是老年人,受了打擊了,就一病不起,死了。」

銀來資產暴雷後,各地投資人開始維權,非但未得到解決,還遭到當局打壓。

今年5月6日,約100名投資者到上海浦東一處派出所請願。他們高舉標語,要求當局重判犯罪嫌疑人,為受害債權人追討損失。

2019年8月23號,王豔曾經去上海市政府信訪辦上訪,但遭到政府找來的一群人圍毆。此外還有的受害人收到過恐嚇信。

上海銀來公司爆雷 受害人血本無歸老人慘死
投資人簽訂的協議書。(受訪人提供)
投資人簽訂的協議書。(受訪人提供)

老闆被抓 親信仍拿高工資

雖然銀來董事長和總經理等9名高層早前被正式起訴,但受害人認為,這並不代表問題已獲得解決。

王豔指,老闆雖然被抓進去了,但他的手下親信仍在開工資,「你這錢是從哪來的,開的都是高額工資,一個月五六萬,七八萬的都有。」

「如果老是這樣,我們註定是血本無歸的,所以我們大家都組織起來去找。」王豔和李明均表示,大家主要的訴求是要求返還本金,其次將蒲曉東詐騙集團的其他親信也要繩之以法,三是投訴上海方不作為。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袁斌:P2P暴雷背後藏驚天黑幕?
中共鎮壓耒陽 分析:地方債暴雷危及民生
銀豆網暴雷4個月後 傳二十餘難友面臨判刑
金言:展望2020 中國經濟從暴富到暴雷
最熱視頻
【新聞第一現場】軍疫嚴峻 習近平怯步軍營?
【重播】川普聽「強力緝毒行動」匯報並講話
【珍言真語】袁弓夷:中共自曝其醜 引美英制裁
【羅廚尋味】櫛瓜扣花菇
【珍言真語】鄭達鴻:保全港人自由意志 黑暗中前行
【紀元播報】反中共滲透《外國代理人法》成熱點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